让灵魂附在另一个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个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陆离,那些都是你不曾拥有,却极致渴望的世界......
当前时间:2017-10-20 13:17:34
  1. 爱阅小说
  2. 都市
  3. 宁静的夏天
  4. 第三章 遇见

第三章 遇见

更新于:2017-04-21 17:49:32 字数:2429

字体: 字号:
  记忆的末梢已渐渐发黄,这一页终该翻过去了,我早该将林夏抽离我的生命,虽然他曾是我的阳光,我的氧气,但是那也只是曾经,也只能是曾经。

  捏着爸爸给我的入学通知,我开始了人生的另一条路。“宁静,加油!”实在是不知道该怎样为我新的起点呐喊,只能选择走矫揉造作的路径,拖着早已收拾好的行李,辞去了御林轩的工作,我推开了另一扇门,在这个世界上有可以挽回的和不可以挽回的事,而时间的流逝和记忆的丧失就是不可挽回的,既然不可挽回,又何必留恋?

  我默默地去校长办公室办理了登记手续。“哼,从头到尾就只有你一个人,永远只有你一个人”角落里的小丑冷哼。爸爸这个时候应该在家里和张晴,宁安开香槟庆祝才对,庆祝他们终于不用再整天面对我这张衰神脸,我猜爸爸对死去妈妈的愧疚又少了不止一点,毕竟他又让她的宝贝女儿回到了市里最好的学校念书。想到妈妈,我心里最柔软的地方还是不觉抽搐了一下,虽然我恨他们----她还有爸爸,自从爸爸身边躺着的人不再是我的妈妈,妈妈身边躺着的人也不再是我的爸爸,这种恨就一直存在,慢慢地渗入我的骨髓和心脏。“宁远,我谢谢你全家!”

  “宁静,等一下!”安静的转身,我准备再次接受校长的审判,“你知道我让你回来的原因,我希望上次的事情不要再次发生,好了,你可以走了,回去按照课表好好上课去吧”,“是的,叶校长!”我感觉此刻的自己就是一无是处的垃圾,无能为力,只能接受大家的鄙夷和唾弃。我想起了离家前一天收拾行李时爸爸和阿姨的争吵,“干嘛又让她回去上学,你是暴发户啊你,小安的学费都快成问题了,你知道吗你,天天往她身上砸钱,到头来谁管你养老啊,还不如施舍给乞丐呢”张晴的声音听起来永远像狗吠惹人心烦,“干嘛呀你,小静不是咱女儿吗?像什么话你”,“谁女儿呀,说清楚是谁女儿,不知道是哪个野货的,也不知道领回去,就是走丢了一只狗,这么多年也该来找回去吧”,我看了看坐在电视边吃哈根达斯的宁安,默默地反锁了我的房门,或许学校真的是我最好的归宿,顺着门框,我的身体渐渐滑落到地板上,“为什么,为什么,为什么,为什么”,眼泪不争气地落下,一滴,两滴,三滴.........“东西收好了没,难不成还等着我来伺候你呀”门外传来了张晴的怒吼声,“不劳您费心了,您又不是丫鬟,干嘛呢这是”我反手甩开木门,去他娘的,忍受真不是最好的解决办法,“明天你爸就不送你去了,你认得路的,我没说错吧,你也好歹争点儿气呀,像咱们安安........”“你又不是我妈和我费那么多话干嘛,说完了吗,我还忙着呢”,“嘭!”木门关上了她那张虚伪的老脸,“给脸不要脸的小贱货,安安,可千万别学她”听着她渐渐远去的脚步声,我内心无比欢畅,我不是我妈,你更不是我妈。

  站在林荫路上,我决定不再想张晴那点儿破事,不然就太不幸福了,人可以不幸福,但不能加剧自己的不幸福。“嗨,同学,请问高三女生宿舍在哪一区啊?”我随便拦住了路边的一个“眼睛哥”,“哦,你是问紫竹轩吗,直走到下个路口左拐就到了”,“谢谢啊”我看看了看注册单,“紫竹轩六栋119”,什么烂名字,不就是个寝室搞得像文艺部似的,没有再理会“眼镜哥”,我继续向前走,现在的我只想快点安顿下来,其他的一切都和我没有关系。

  “嘿,你就是老师说的插班生”门里的可爱女孩已经打量我有一刻钟了,但她的眼睛依然闪烁着新奇的光芒,“小艾,快让她进来吧,不然累死了可有你受的”一个短发女生走过来把门拉开,“我叫邢研,你呢,介绍一下吧”,“宁静”我握住了短发女孩伸过来的手,“真是的,干嘛呀,邢研你老是抢我风头,讨厌死你了,我叫张艾佳,大家都叫我小艾”可爱女生赶忙把我扯进了宿舍,“看,看,小静,这边是你的床,这边是我和邢研的,还有一张空床,本来是.......”“张艾佳!”邢研的呵斥吓坏了小艾,她赶忙拖过我的行李箱,闪进了储物室,“她就是一张贱嘴,别理他,对了,为什么要在这个时候插班过来呢”邢研接过我手里的被絮,“我之前也是这里的学生,所以现在不能叫插班生,只是中途被勒令退学了而已,可以说现在我又回来了”,我不明白为什么要叫“插班生”,这个称呼像一道无形的屏障把我和他们远远隔开,让彼此平行永不交错。“为什么退学?”“忘记了,等我想起来再告诉你”。邢研帮着我一起把东西理好,“张艾佳,死哪里去了,滚回来”墙边的残留的一颗钉子牢牢挂住了邢研的牛仔裤,看得出她很暴躁,“我来吧,她在清理杂物呢”我小心的扯了扯裤子的边角,“痛,痛,慢点”邢研哇哇大叫,“不会弄伤了吧,这下糟糕了,裤子扯不下来,腿也伤了”,“没有的事,腿是昨晚上不小心撞的,快别磨叽了,帮我把裤子弄下来”邢研一脸不耐烦,“嗯,好!”我抓过桌上的剪子给了她裤子一下,邢研从床上蹦了下来,带着她的破牛仔裤,“反正是要烂的,这样起码时髦点”我满脸无所谓,反正她没伤着,再说那裤子也不是我的,“啧啧,这性格我喜欢,老娘非常喜欢”她一脸的惊喜和不可思议,“彼此彼此”我抬起眼角,窗外的阳光正好,照的我们一脸粲然明媚,像极了梵高的鸢尾。

  “怎么了,你们收拾好没有呀”张艾佳灰头土脸地从储物室钻出来,她的卷发上落满了稀稀落落的灰尘,看着我们的“渣滓工程”,她明显的受挫和无奈,“好了好了,今天的晚饭姐包了,张大小姐,怎么样,您只管吃”,邢研顺道给了我两眼神,“嗯,小艾,赶紧洗洗澡,待会宰她一顿”,“这个我喜欢,你们俩等着啊”。看着欢天喜地的张艾佳,邢研舒了口气,“她就这样,阴晴不定,哄哄就好了”,"那是因为你在乎"一句话脱口而出,然后我们陷入了死一般的沉寂。当然,这不只是个开始——无边黑暗的开始。

  在我似水的年华,遇见你——邢研;遇见你——张艾佳;上天待我不薄,即使没有了林夏,但人生若没有舍弃就不会有获得,用一个林夏换两个,我是愿意的,虽然我们陷入了无边的的黑暗和漩涡,我们的命运交错纠结,支离破碎。但那个阳光明媚的午后成为彼此心中最温暖的邂逅,我们爱了恨了,遇见又分离。庆子说——女人的恨也是爱。

字体: 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