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灵魂附在另一个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个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陆离,那些都是你不曾拥有,却极致渴望的世界......
当前时间:2018-11-20 07:58:04
  1. 爱阅小说
  2. 科幻
  3. A区真实记录
  4. 第一章 一个不平常的人

第一章 一个不平常的人

更新于:2018-03-16 14:39:45 字数:2994

字体: 字号:
  “最近怎么样?”

  “我挺好的啊,吃的好住的好!”刘明的音调提高了一些,像是很高兴的。可是他的脸上看不见一丝,反而有些沉默。他就这么的站在五楼的窗户,看着地上形形色色的“小蚂蚁”。他们低着头,或抬着头,就这么慢慢的走出他的视线。他的目光追逐过去,却被一颗高大的树木挡住了。

  电话那头一阵沉默,而后传来个有点低沉的声音:“让你老妈跟你说吧!”

  一阵碎索的声音后,电话那头传来个中年妇女温柔的声音。

  “小明,我是妈。”

  “妈!”刘明的声音更低了。他低下头,在口袋里摸索着掏出一盒皱巴巴的香烟,那盒皱巴巴的红河里也只剩一根了,他迟疑了一下:“就剩这最后一根了!”

  “小明,最近怎么样啊?我让你爸出去了,有什么事跟妈说哈。”

  刘明使劲的眨了眨眼睛,好不容易将眼里的东西挤回去了“妈,放心吧,我挺好的!倒是你身体怎么样?记得按时吃药。”

  “哎,还不是你,气的妈这身体又……哎,你动我干啥,为啥不叫我跟儿子说!”

  电话那头的声音一阵嘈杂,变得细小而空旷,而后又清晰:“没事,儿子你啥时候回来?最近新闻上总是死人,你在外边安全不。”

  刘明咬了咬下嘴唇,他没注意手里的烟盒已经被攥成一团了。好半晌他才说“快了。我这没事,不用担心我。对了妈,我这手机快没电了,下次再给你打,你注意身体。”

  刘明挂了电话,狠狠吐出口气,如同泄了气的皮球,他退到床边,摔倒在了床上。

  “难道,真的是我错了吗?”刘明失落的望着苍白的屋顶,这只是一件十分破旧的小屋,顶上的白漆脱落的差不多了。周围也是破破烂烂的,可是胜在便宜,当时是想,挣到了钱换一间大的。可是这一住就是半年。刘明想的一阵脑胀,他抓住了头发,将头埋在被子里。

  一片黑暗,让人心安,刘明沉沉的入睡。

  刘明醒来,天色已经暗下去了。都市的夜空,被城市的繁华点亮,刘明却觉得失去了夜空应该有的色彩。

  刚开了灯,门被“哒哒”敲响了。

  开了门,乔平凝重眉毛,进门就问刘明:“看新闻了没有?”

  刘明一愣:“看啥新闻?”

  乔平一脸烦躁,点了根烟:“咱们东省,爆发了流感。”

  刘明从他兜里掏出一根烟,有些不以为然:“这有啥的,这年头流感多了去了。我妈还说新闻上总死人呢。”

  乔平脸上凝重并没有减少多少,他来回走着。

  刘明刚点上烟,乔平却忽然一顿,他坚定的看着刘明:“我要回家,回北陶镇,你走不?”

  刘明一愣:“你疯了?说走就走?你公司批你的假不?”

  “你别管,你走不?”乔平盯着刘明,眼睛都不眨。

  刘明看着这个平时都很冷静的老乡,这是从老家一齐出来的小伙伴,他比自己混的好,可以说顺风顺水,可从来都没见过他如此失态。“似乎真发生了什么事情!”

  刘明想了下,问:“现在给你答案?”

  乔平点点头。

  刘明却摇摇头,有些自嘲:“我没脸回去。当时我是发过誓的。”

  乔平烦躁的把烟一丢:“我走了。”

  他拉开门,真的要出去了。刘明忙喊:“你总得告诉我什么事啊?”

  乔平的脚步才一顿,他没回头,声音却传了出来:“我也只是猜测,没有啥把握,只是有些担心我女儿。你要想知道去网上查查资料就好。”

  乔平彻底的走了,刘明却有些发懵。地上乔平留下的烟屁股还好长,还在冒着青烟。乔平确实有个女儿,才1岁,可是健康着呢啊?

  刘明拿出手机,看到了时间7.30分,然后手机就黑屏了。这时候,手机又没电了。

  想查也没法查,而且7.30了,也该去上班了。

  刘明来到酒吧的时候,这里依然很沸腾。他心事重重的换了衣服,在酒吧里工作的时候,脑海里却还在想着乔平的事。

  可是酒吧里太吵了,他静不下心来想什么,匆匆忙忙的,总会忙碌的忘掉什么。他被一个客人吸引了。

  那是个身穿西服的中年人,他脸上的一道疤十分明显,而且一看还是刚添的。闪烁的舞台灯光又让那道伤痕显得狰狞。但是他很安静。可是在酒吧里,安安静静地,却又是格格不入的另类。

  刘明站在他旁边,只是不停的按他的要求添酒。很快的,那人喝醉了,也许没有,这只是刘明的想法罢了。

  似乎注意到旁边站的刘明在注意他,中年人淡淡的一笑,有些自嘲,有些凄凉。他到柜台上要了一件包间,指明要刘明作陪。在经理不自然的眼神中,刘明走进这个豪华的大包厢。

  最初找到这个工作时,只是个兼职。卑微的一个服务员。就像每个人都有自己的目标,刘明当时的目标是进入这种几万块钱的包厢去服务。可生活就像开玩笑,这就进来了?

  刘明静静地立在那里,有些卑微的说:“先生,请问你还有什么要求?”

  中年人并没有说什么,指了指桌上的酒示意一下。他似乎有些头晕,又扶住了脑袋。借着包厢里安静的灯光,刘明看到他头顶有一块连头发都没有了。像是被什么撕下来似的。

  刘明迟疑了下,开了酒。

  这可是几千块钱一瓶的啊,这小小的一瓶,相当于他一个月的工资了。

  倒满一杯,中年人又指了指旁边的空杯子。

  刘明一阵错愕,他并不觉得这人还有伴。

  “让你倒你就倒。”

  刘明没话说了,又倒了一杯。却见他端起那一杯酒递给自己。

  “对不起先生……”

  刘明的话被他的动作打断了,桌子上摆了一摞鲜红的人名币,人民币正面的头像就这么静静盯着他,刘明也看着它。

  “一杯酒……”中年人示意了一下,拿起一部分人名币,放在刘明面前。

  刘明的喉咙耸动了一下,他端起酒杯,将视线放到中年人脸上。这才发现,对方的左眼似乎有一些泛白,应该是看不见的。

  中年人露出一丝笑容,端起酒杯轻轻一碰:“干”

  就这样,几杯酒下肚,中年人哈哈一笑,有些癫狂:“你肯定猜不出我为什么要选你。”他凝视着酒杯,继而变的安静:“就如同我不知道,会碰到这样的事情。”

  刘明的酒量不怎么好,几杯酒下肚,有些头晕了。他扶着沙发坐下了。又添上了两杯酒,举起酒杯:“先生,如果您介意,这杯酒我请你。”他看也没看,一饮而尽,如同把自己的苦全部喝进肚里。

  中年人有兴趣的看着他:“我只是看你挺老实的。没想到酒量差不说,还有酒疯。”

  刘明揉揉脑袋,笑了笑:“我没酒疯,我只是借酒发疯。”

  中年人给他倒上一杯,自言自语:“能让我亲自倒酒的人并没有多少了,以后我想也不会有了。我霍青,这辈子风风雨雨也算过来了,走到头却是这般变化。呵呵,天意弄人啊!”

  刘明觉得这名字耳熟的紧,他知道大概是什么大人物罢了,多大?反正比自己大就行。他扯开了话:“然后呢?”

  霍青哈哈一笑,虽然面容残破,却尽显豪迈之色:“是啊,然后呢?真有意思啊!”

  刘明撇过一丝敷衍的笑意,但良好的自觉让他纠正了自己的笑容,他眯着眼看着霍青,脸上浮现浅浅的酒窝,像个人畜无害的小动物。

  霍青大笑:“你这小屁孩还鄙视我了!胆子不小啊!”似乎来了兴致,他悄悄的凑了到刘明旁边,他的眼神盯着刘明:“小子,见过丧尸没有?”

  刘明觉的他白眼珠子多的左眼有些可怕,悄悄的挪了挪:“电影上多了啊”

  霍青没在意他的小动作:“我告诉你,真正的丧尸可不像电视上演的那么夸张。他们的眼神有些空洞,不过他们的指甲会一直生长,而且他们还会磨指甲……”

  霍青正比划着,一阵短暂的敲门声打断了他的动作,他动作不自然僵硬一下。

  刘明看着他,霍青脸上生动的表情慢慢褪去,他似乎失去了兴趣,挥挥手:“去开门吧!”

  刘明正要动作,霍青的话又传来了:“将这些钱先收在身上吧!”

  刘明照样做了,他开了门,刚看到一大伙人,还没看仔细,身后却传来一声清脆的枪响……

字体: 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