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灵魂附在另一个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个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陆离,那些都是你不曾拥有,却极致渴望的世界......
当前时间:2018-11-14 13:18:02
  1. 爱阅小说
  2. 玄幻
  3. 天剑神主
  4. 第三章 飘香院

第三章 飘香院

更新于:2018-03-18 07:18:26 字数:3139

字体: 字号:
  李峰寻着声音看去,发现说话的是个长得白白净净的少年,少年穿着一身鲜艳的华服,再配着他那张俏美白皙的瓜子脸,几乎都要让李峰以为他是一个女子。

  李峰在脑子里面回忆了一下,记起这少年乃是陵阳王家的一位嫡子,姓王名子桂,他姐姐王紫娇跟孙胖子还是从小订的娃娃亲。

  王紫娇的父母当时只是想和孙家攀上一点关系,不过实在没有料到,孙胖子长大以后居然变成了一个大胖子,这下可有点把他们女儿往火坑里推的意思了。

  然而孙胖子也没有轻松地抱得美人归,据说那个刁蛮的王紫娇和他订立了一个契约,约定除非孙胖子能把体重减到两百斤以下,否则她是抵死也不会嫁给他。

  不过想要让孙胖子变瘦,那几乎跟让他变成一个英俊美男子同样的有难度。

  李峰给孙胖子递了一个眼色,那意思是说,这人是你家的事,你自己来把他解决。

  孙胖子会意地上前,指着王子桂的鼻子,狠狠地骂道:“王子桂,闭上你的臭嘴,峰哥也是你能取笑的?你再敢多说一句话,小心我把你嘲笑峰哥的事告诉你姐,看她不好好地收拾你。”

  王子桂似乎有些害怕,转头看了冯天麟一眼,冯天麟对他使了一个安心的眼色,他才转头对孙胖子说道:“孙胖子,你别太嚣张了,现在你还不是我姐夫呢!你要想来教训我,等你把肥减下来,成了我姐夫再说!”

  话音刚落,跟在冯天麟身后的众人全都笑得前仰后合。

  孙胖子一张大脸气得通红,王子桂的一番话恰好戳到他的痛处,虽然他的话把他姐姐也给卖了。

  李峰见到孙胖子气急的模样,差点也跟着众人笑出了声,不过再想到自己的毛病,连忙收住了笑容,心里也变得很不是滋味。

  他用眼光瞟了一眼冯天麟,见他正向自己看过来,两个人相互对视了一眼,又很快地转移开去。

  李峰对着王子桂轻描淡写地说了一句:“你妈叫你回家吃饭呢!”说完不管众人疑惑不解的目光,带着孙胖子和李安踏进了飘香院。

  飘香院虽然没有城主府那般高大雄伟的气势,却也是修建得玲珑别致,红檐绿瓦,雕梁画栋,呈现出一派奢华富贵的气息。

  当李峰三人进到飘香院里面,便见到一群群相互搂抱亲吻的男女,女的清一色地穿着暴露的裙装,男的大多都是二十岁左右的青年,普遍的衣着华贵。

  李峰的目光在大厅里面扫视了一遍,居然还看到几个白发飘飘的老者,他们同样地怀抱美女,上下其手。

  很快就有一个搽着厚厚脂粉的**走过来,一边对着李峰抛着媚眼,一边笑着说道:“哟,这不是咱们李公子嘛!李公子你怎么今天才来啊,这可把咱们姑娘想死了!”

  李峰盯着那张不断掉粉的笑脸,见到她正往自己靠过来,忙向后退了一小步,同时嘴里说道:“老地方!”这是曾经那个李峰的常用语。

  **又会意地对李峰抛了个媚眼,然后便扭着她那条水桶腰上了二楼,带着李峰三人到了一处包厢。

  包厢里面装饰十分豪华,让李峰这个后来人都不禁感叹起古人的奢侈,他走到包厢的窗户边上向下看去,大厅里的一切便尽收眼底。

  李峰再抬头向对面看了一眼,便见到冯天麟几个人也进了一座包厢,两座包厢的窗户还正对着。

  **这时又笑着问道:“李公子,你和孙公子要不要叫几个姐儿过来说说话?我们飘香院可又新来了几个雏儿,可是还没被人开过苞的呢。”

  突然她想起了一些关于李峰的传言,连忙闭上了嘴,脸色也吓得变了几变。

  李峰倒是没怎么在意,反正说的人多了去了,他也不能每次听到都生气,那还不活生生地气死了。

  孙胖子突然插嘴说道:“算了算了,峰哥看不上那些庸脂俗粉,我们可是来你这儿选花魁的,你叫人弄点吃的来就是了。”

  **连忙点头哈腰地陪笑了几句,又叮嘱旁边的下人好好服侍,这才转身退出了包厢,临了还帮李峰他们把门给关上。

  李峰走到靠着窗户的位子上面坐下,然后便盯着对面冯天麟他们那个包厢打量了起来。

  孙胖子凑到李峰耳边小声说道:“今天我们怎么玩?是做托儿把价格给抬上去,还是直接下手把花魁抢过来?”

  李峰转头看了孙胖子一眼,心想我对你那些可没什么兴趣,于是敷衍地说道:“先看看再说吧,现在拍卖不是还没开始嘛,你着急做什么。”

  说完李峰又转头看向大厅,目光在那些寻欢作乐的男女身上一一扫过。

  突然李峰目光注意到了两个中年人,他们坐在大厅一侧的角落里,那两人身穿蓝色长袍,虽然他们是坐着的,但是依然显得身形高瘦,两对明亮的眼睛冷峻异常,就像两只在黑夜中窥伺的豹子。

  然而最令李峰感到奇怪的是,大厅里的那些男人身边或多或少都有女人相陪,唯独他们两个只是沉默地坐在那儿喝酒,偶尔有一两个女人上前搭讪,也会被他们冷漠地拒绝。

  李峰用胳膊肘捅了捅孙胖子,示意他向那两人看去,嘴里问道:“你能看出那两人是干什么的吗?”

  孙胖子望着那两人看了一会儿,对李峰说道:“他们具体是干什么的我不知道,但是一看那两人的作派,他们肯是某个门派的修炼高手,八成是到这里来等什么人的吧。”

  李峰满脸疑惑地问道:“修炼高手?某个门派?”他刚刚来到这个世界,虽然对这个世界有了一些了解,但是都是从李安他们几个仆人身上获知的,对于这个世界更加深入的认知还是一片空白。

  孙胖子疑惑地看向李峰,道:“你不知道?城主大人不就是一个下阶造士的强大高手嘛,我还以为他把这些都告诉了你呢。”

  李峰有些尴尬,他突然想起父亲曾经是有告诉自己有关修炼的一些东西,不过因为曾经的那个自己因为丹田受损的缘故,对于修炼的一切相当地排斥,所以对此也就没有留心。

  虽然李峰知道自己现在是没有办法修炼的,但是他坚信天无绝人之路,现在不行,并不意味着终生都没有机会,谁也说不准自己就不会有什么奇遇。

  孙胖子见到李峰露出感兴趣的样子,便继续说道:“我父亲告诉过我,说是在我们这个世界里,只要稍微有些资质的人就可以进行修炼,他们通过一些功法吸收天地的元气,再将其炼化为体内的元气,之后他们就可以用这些元气攻击杀人,如果实力强劲一些,甚至还可以呼风引雷,移山填海呢。不过我是没见过那种大场面。”

  李峰听了,点了点头,又接着问道:“你刚才说我父亲是下阶造士,这又是什么意思?”

  孙胖子端起一杯茶水来喝了一口,这才不慌不忙地说道:“那指的是修炼的九个等级,它们分别是良士、相士、造士、玄师、巨子、尊者、真人、圣人和神人,每一个等级分别对应了一种形态的元气,你修炼到了哪种元气,你自然就是哪个等级。城主既然属于下阶造士,那也就是说在他下面还有两个等级。”

  李峰点了点,突然想到自己父亲既然是一个下阶造士的强大高手,连他对自己的病都毫无办法,看来自己的未来还真是有些黯淡啊。

  孙胖子看见李峰的脸色一会儿红,一会儿白,知道他多半是想到了自己的病,便笑着宽慰道:“你的病城主大人没有办法,那是因为城主大人不是修炼中人,我听我爸说了,城主大人的一身功力可都是在战场上拼杀得来的。但是如果你以后有幸进入某个宗门,得到宗门的相助,要想治好你的病,那还不是举手之间的事。”

  李峰抬头看着孙胖子,感激地对他笑了笑,又转头看向下面那两个人,嘴里问道:“你觉得下面那两个人可能是什么等级的高手?”

  孙胖子睁大一双眼睛,再次仔细打量了一番那两个人,说道:“看不出来,不过应该不会比城主大人弱上多少,要不然也不会这样明目张胆地现身了。”

  就在李峰和孙胖子两人谈论下面两人的时候,飘香院的选花魁大赛已经正式拉开了帷幕。

  一个穿着紫色长袍,头戴软脚头巾的中年汉子走上了大厅正中的那座花攒锦聚的木台,先是对着下面一群鬼哭狼嚎的客人深深鞠了一躬,接着才神情激动的说道:“尊敬的各位贵客,咱们飘香院一年一度的选花魁正式开始。首先让咱们以最热烈的掌声有请咱们飘香院当之无愧的花魁梁师师登台!”

  然后李峰等人便见到一位身穿黄色锦绣长裙,并用一把团扇完全遮盖面容的女子扭着杨柳细腰,款款地走上台来,在她身后还有两个提着花篮抛洒花瓣的小姑娘。

字体: 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