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灵魂附在另一个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个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陆离,那些都是你不曾拥有,却极致渴望的世界......
当前时间:2018-11-18 01:56:59
  1. 爱阅小说
  2. 玄幻
  3. 武鼎沉浮
  4. 第002章:乌镇小武馆

第002章:乌镇小武馆

更新于:2018-03-15 18:18:32 字数:2606

  第002章:乌镇小武馆

  起床简单洗漱后,方痕抓起桌上昨天没吃完的半只漫头,这是他的早饭,实际一个馒头他通常晚上吃一半做,留一半明日做早点。边肯边到镇上找那些大户的管家,看看有没有散工做。

  从小方痕就是在乌镇长大,他只知神武大世界非常辽阔,大大小小的国家足有几百个,总人口千亿以计。而他所生活的地方属炎黄帝国离京城管辖一个小镇,一个普通得不能再普通的小镇。

  神武大世界人人崇武抑文,强者为尊,武风极盛,几乎无人不修练武技。上至国主,下至平民,只有那些毫无经济的下阶层百姓学不起,方痕便是这类人。

  修练斗技功法途径,多是上武馆或学院,有的乃是家传,但真正能学到东西的是那些雄据一方的宗会门派大巨头。不过这些地方招收弟子的条件十分苛刻,要想进入成为其中一员可不容易,一定是天才人物才有资格。

  就在这么个不起眼的小镇也有几家武馆,方痕爱武成痴,每回上街总要到真武阁去人偷看一阵。工作固然重要,可一经过真武阁时,就像烂赌鬼走过赌坊一样,被无形力量深深吸住。

  “哼```”

  “哈```”

  早市人不算多,真武阁内却传来不停,而又叫嚣有力的声音。方痕心中激动,可以相象到里面诸人演练斗技场景。他悄悄摸近窗口,从缝隙处往里面看,依旧是真武阁的习武场地,上百人在交流心得或切磋。

  这些学员家境算是好点的,但绝对不是富裕的,因为有钱都会上省城学院,皇家学院,甚至仙门五宗了。当然有钱还不行,还要看资质的。神武大陆钱非万能,权非万能,唯实力无所不能。

  所以在真武阁的习艺的人算不了什么,可对于没见过世面的方痕来说已经是震撼万分了。

  偷看一段日子,现在的方痕也会耍三招两式,竟也知道修士为武生、武师、武君、武圣、武祖、武尊、武皇、武帝、武神,而凡人境就是武生、武师、武君每一境界又分低、中、高三重。圣人境是武圣、武祖、武尊,每个层次也分三重,至于仙人境,神境,方痕就不知道分不分三重了。修练功法可以疑聚武之气,修练斗技既是攻击对敌的招式。功法和斗技息息相关,两者都要学。因为功法是疑练武之气,增强武之气的功法,有了武之气才能催动斗技进行搏击。

  对于真武阁的馆主,方痕当然更不陌生,此人名为叶子安,三十上下,身材高大,国字脸,给人一种威严气势,乃中级武师境的人物,在乌镇算得是极强的高手了。

  这时那真武阁的馆主叶子安居上首一站,把手一招,所有学员一切动作立即停止,马上靠拢,站列得整整齐齐,显然是平时训练出来。

  “武之一道,内练气,外练技,两者缺一不可。大家切记不要只重功法不练斗技,或者一味修习斗技忽略功法的紧要性。”叶子安的声音滚滚,传到每个人的耳里。

  身为馆主当然要言传身教的。

  “是!”所有的学员齐声回应。却有个别学员表情有异,好像不以为然。

  方痕心想:“难怪我偷学多时,只会一些粗浅的招式,怎么也疑聚不了武之气,原来得从功法着手的呀。功法修练根本不同于斗技,而是全靠打坐冥想来完成的,我压根偷看不到。”

  此刻方痕才知道功法是秘密传授的,不似斗技要一式式演练,有形可寻。

  “陈元、陆纪云、梁少仁你们三个出列。”叶子安电眼一扫,就看得出这三人对自己口服心不了服,于是点名叫出来,要让他们心口皆服。

  被叫到名的三人脸色稍变,从队伍行出,头垂得低低,生怕馆主发火,给自己苦头吃。

  出乎预料,叶子安并没有生气:“你们几个是否有话说,尽管提出来。”

  “馆主,我们其实不是那个意思,也没有不服,只认为功法不实用,斗技才是重中之重。”梁少仁抬头,但马上又压低,战战兢兢地道。

  叶子安点点头,明白怎么一回事了,当下也急首解释,只道:“好,你们三个就用自己最厉害斗技向我攻击,让你们看看功法的重要性。”

  “是!”师徒较艺是常有的事,平时也是师徒或学员之间相互拆招的,陈元、陆纪云、梁少仁应了一声,分据三个方位,同时向叶子安发起进攻。

  “松风拳”

  “虎爪小擒拿手”

  “混元无极掌”

  功法斗技分天、地、人三个等级,这几人现下使的都是人级斗技。他们不重功法,所以武之气并不高,但斗技方面却十分精练。

  这些斗技无一不是叶子安所授,应付三人卓卓有余,几下挪移,即泰然自若地避开。他不打算用斗技反击,想单凭自身的武之气征服陈元、陆纪云、梁少仁。

  “不愧是中级武师,面对三个人的围攻还这么从容不迫,他要是出手,只怕一招之间就能击倒陈元、陆纪云、梁少仁了。”方痕难得见叶子安亲自动手,兴奋至极,就像非常忠诚的“粉丝”见到自己仰幕已久的偶像。

  陈元、陆纪云、梁少仁三人一击不中,立即收住脚步,免得撞在一起。陆纪云反应最快,回身一拳拍中叶子安的肩膀。旁观者包括方痕内均是地惊,叶子安竟被自己的弟子,低级武生境的陆纪云击中,似乎是违背常理的事。

  被拍中肩膀的叶子安仍是写意轻松,好像陆纪元这一掌根本没对他造成任何伤害。原来他故意不躲的,当下运转体内的武之气,将陆纪元震退,并重重摔倒,痛得呀呀叫,半天起不来。

  这纯粹以武之气为杀伤力呀,陈元、梁少仁都知馆主厉害,却很少见他与人交手。这会看到陆纪元的斗技发挥不了作用,反而让人家的内气震伤,一下怔住,竟忘了出手,似乎开始明白功法的重要性。

  “陈元、少仁,你们来。”叶子安命令般的口吻叫道。

  “馆主,我们深刻地认识自己的错误了,不用再试啦。”陈元、梁少仁心下惧怯,不敢再动手,退回原来位置乖乖站好。

  那陆纪云也让人扶起,回去自己队伍中去。叶子安并不真的要伤他,下手分得轻重,拿捏奇准,收发自如,所以他伤得不重,服些丹药,擦点药酒就全好的。

  “你们三个轻视功法,专练习斗技,是错误的想法。当年为师从武之初也是这么想的,因此我不怪大家。但今日必须要让你们知道,练武先练气的道理。”叶子安对着众弟子讲解武道,俨然一派宗师的模样。

  方痕边听边想,获益非浅,这算得上是对武学一道的启蒙教育。

  “功法是根本,修练才能疑聚武之气,而斗技的催动和完善以挥则全靠武之气。也就是说练气为主,练技为辅。别看与交手使的都是斗技,可武之气不强便运不起精妙的斗技。陈元、陆纪云、梁少仁三人刚才所用斗技虽然熟练,但武之气不强,导致斗技的发挥不到原有的威力。武技修练到越高的境界,你就越能显示出功法重要性。”叶子安毫不保留,倾囊相授。

  “练气为主,练技为辅```”方痕嚼着这些话,似懂非懂。

  “什么人!”叶子安察觉到外头有人,暴喝一声,回头直接出手,径朝方痕方向抓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