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灵魂附在另一个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个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陆离,那些都是你不曾拥有,却极致渴望的世界......
当前时间:2018-11-22 18:35:09
  1. 爱阅小说
  2. 历史
  3. 学府风云
  4. 第一章:重要会议(一)

第一章:重要会议(一)

更新于:2018-03-16 13:13:27 字数:5539

字体: 字号:
  开会,谁也不喜欢开会。

  “我今天不批评你,咱们谈谈题外话。”

  “你们在大学一年过去了,明白大学是干嘛的么?”

  “你们最崇拜历史上的人是谁?谁可以告诉我?”

  在一个肃穆威严的会议大厅内,正中央摆着一张长条形的白色木桌,木桌并非油漆涂制,而是通体白木头所制成,桌面和桌腿全部镂花,显得极为雅致,桌头前坐有一个身体略显得佝偻,面色萎靡,头顶谢发的老头。他牙齿脱落,一脸无奈的从漏风的嘴巴里说出了这几句话。

  老头伸手用力的推了推眼镜,他鼻梁上带着的是一副金边红褐色的眼镜,经他自己说在他不曾近视的时候就带上了这幅眼镜。镜片的厚度至少得有五毫米,最后感觉实在是不方便,就干脆拿了下来放在了桌子上,露出一双还算精神的眼睛,开始逐步扫过长桌两边的人。

  白色镂花的长桌长度大概略有五米左右,两边恰恰好坐满了八个人,这八个人清一色的全都是年轻人。不过,却都是一个个身穿正服,有的是黑色西装,有的则是青年中山衣,再加上全是正襟危坐的模样,眼神凝聚一处,到底也没有一丝青年人的感觉,再看着阵势,竟然多少有一些成熟老道的感觉。有诗曰:少年颇有老来识,是福是难说不清。

  老头眼见众人一个个的沉默不语,立马摆出了一副头疼的模样,闭上眼睛伸出右手在自己太阳穴上一直揉个不停,不一会睁开眼睛再次环顾四周,发出一声哀怨的长叹。

  “哎------。“老头一脸沧桑的看向两旁的各位年轻才俊,哀怨声道:”你们说说九州学府把你们给摧残成什么样子了。“

  他慢腾腾的站起身来,本来显得佝偻矮小的身躯出人意外得挺直起来,而且这谢顶在掉牙的老头子,身高居然在一米九多左右,他有力的端起自己面前一个轻柔细腻的青花瓷茶壶,开始给在桌的各位一个一个的倒上茶水。

  “我记得你们刚来到这里的时候,一个个天真活泼,机灵聪敏。“老头刚给靠着自己座位的一个长衫少年斟满茶水,结果那少年猛然的站了起来,严肃的说道:”谢谢徐教授。“

  姓徐的老头先是被这青年虎的一愣,接着耸了耸肩,无奈的笑说道:“行了行了,到我这里还玩这一套?”接然伸手在那少年肩膀上轻轻按下,结果在少年坐下的时候突然加大手上的力气,猛烈的在其肩膀上抓了一下,老头手法虽然简单,但可却是力道十足,谁冷不丁的被抓一下,至少得疼的嘶哑咧嘴,不过这少年却依然面不改色,更是淡然的端起来自己面前的刚刚斟满的茶水,细细的品味。

  “寒食前后摘取的碧螺春,味道纯美,鲜嫩厚重,少旗谢徐教授赏茶。”身穿长衫的少年面目极为白嫩清秀,五官细致,更为奇特的便是一双虎目顶上面的两条眉毛,此眉毛细长如刀,几近鬓角,被人称作为“刀燕”。他在刚入九州学府的时候就被当时的学生会副主席一面相见之下大为赞赏,称其有左丞右将之风,更是直接封官许愿,许诺只要他加入学生会,就打破职务限制,直接让其担任一部之长。学生会的一部之长,通常由能力出众,切学龄较高之人担任,毕竟手下管理几百人,年龄太小,难以维持管理。

  刚刚进入学生会的孙旗,顶住内部外部的所有质疑和诋毁自己资历不够的传言,凭着一个人的能力,将当时几年之间毫无建树,且在各个部口之间毫无威信可言的自律委搞得风生水起,更是用雷厉风行的霹雳手段将所有违纪犯规,但却无人敢查的部长全部拉下马,最为厉害的在去年年末,扳到了身兼副主席的办公室主任,一时之间在学生会之内权势滔天,在九州学府之中声名鹊起,被定名为十大新生风云人物之一,外再加上习得一手极品书法,人送称号黑面银钩。

  所谓黑面倒不是说他长得黑,只是他办事手法极为霸道凌厉,且平时不苟言笑,所以才将这黑面与铁画银钩之中银钩搭配,倒也是极为相符合。

  “入口甘醇,细品悠长,这碧螺春多少倒是跟黑面银钩是绝配呢。“徐老头松开发力的手,轻轻的在孙旗肩膀上拍了几下,略有思索的说道:”在学生会一年的试炼多少也有点长进。不错不错。“

  徐老头不再理会坐下的孙旗,踏步走向一个身穿淡绿色旗袍的女生,不等他说什么,那女衣旗袍少女自己笑殷殷的就站起身来,伸出纤细白嫩的双手缓缓端起来面前的茶盅,婀娜的捧到胸前,娇声盈语道:“哪敢让徐教授为学生斟茶。”

  绿旗袍少女身材修长,长相更是白皙精致,不过只是眼角上扬,绝美的脸上挂着一丝不属于青年人的妖媚。唇红齿白,似乎一开一合之间就能将男人迷乱的颠三倒四一般,一双杏目琉璃放彩,笑殷殷的模样实在是让人痴迷。

  不过来人是徐老头则另当别论了,徐老头对着此女微微颔首点头,抬手端起茶壶,慢慢往少女胸前的茶盅之间倒茶,不过眼神却不在茶壶与茶杯之间,他盯着这少女绝美精致的脸庞,略有严肃的说道:“郑袖,这一年在社团联合会干的还算不错。”

  那名叫郑袖的绿色旗袍少女听闻此言当时心花怒放,立即笑说道:“多谢徐教授夸奖……哎呀!“

  突然的一声娇呼把在场所有人的注意力全都吸引了过去,原来说话之间,郑袖也没将注意力放在自己胸前的茶盅上,又难得听到徐教授对自己的夸奖,心中惊喜万分自然也将倒茶这件事给忘了,哪能想到这徐老头却也自己倒个不停,茶盅浸满,却还没有定点收手的意思,直到茶水撒了出来,溅的郑袖旗袍上面全是茶水,并且这壶茶水略有些滚烫,郑袖拿不住茶盅,只好任他摔碎到了地上。

  郑袖面带惊恐和疑惑的看着徐老头,然而徐老头则还是一脸肃穆和平淡,他盯着郑袖细细的说道:“茶盅只能容纳这么多水,多出来的则会烫伤你。“

  “茶水不甚可惜,大不了从新泡即可。“徐老头看看地面碎成一地的青花瓷茶盅,淡淡轻叹道:“只是如此之好的茶具,你没将他拿稳,未免有些可惜。”

  说话之时,不少人都将眼神和注意力集中了起来,即便是先前那“黑面银钩”的孙旗,也不由得皱起了眉头。

  徐老头摇摇头,端着手中的茶壶走向下一个人,只留下郑袖一人面色通红的站在原地,不知是羞愧亦或者是愤怒,接而转身,甩手而去,远远没有了先前优雅和含蓄的气质。众人看郑袖远去,一个个的都没说话,只是有一个身穿唐服的胖子不屑的哼了一声。

  郑袖是谁?你倘若在九州学府这座全华夏国最为优秀并且没有之一,学生数量最多的并且没有之一,科学技术最为领先并且没有之一,全炎黄国乃至全球都极度重视并且没有之一的高校之中询问,没人会知道她是谁,一方面是没有理由知道,另一方面则是九州学府有近一百万的学子学生,叫郑袖的人多不胜数,敢问您问的是哪一个?

  可你若是要打听“青蔓紫罗”,恐怕你所问之人就会顿时恍然大悟,接着就是对你一番善意嘲笑:“社联青花不做草,问君恐怕醉其颜。”

  郑袖其实也才入校一年而已,虽然外貌惊为天人,不过在这九州学府的盛开的百花丛之中,她这一朵青花,尽管青涩美丽,却也算不上什么。更何况比她年龄大,且成熟的女子多不胜数,等她出头,还得个两三年熬。

  不过任何事都有例外,一段九州大学军训时候的小插曲,直接把郑袖这个新生推到了风口浪尖之上。因为在仅仅入校几个月之后,她就被当时社团联合会的会长表白了,这段消息直接像是在锅热汤之中放进去一颗大石头,直接就炸开了锅。

  九州大学有学子近百万的数量,所以其所拥有的兴趣爱好社团更是多如牛毛,细数之下尚有名声和成就的至少不下两千个,然而管理这种所谓的社团的任务,实在是一个麻烦,不仅仅是杂务繁多,及其不容易管理,九州大学的教学还曾经一度因为社团的原因出现过极大的问题,不过学校没有权利阻止和取缔学生的兴趣爱好,但出现的问题又火烧眉毛,两厢困难的高压之下九州大学便设立了社团管理队,目的仅仅在于维持各个社团之间的安稳,尽量减少起摩擦,保持学校的安定和谐。

  所以第一批社团管理队的成员多是从军事学院,以及体育学院收纳过来的人员,因为尽管九州大学的学子素质水平很高,但有的时候尤其是因为利益原因而争执的时候,讲道理是没用的,所以校方秉持管理暴力,尚需暴力的原则,计划成立了社团联合队。

  或许如此进行下去,社团管理队永远只是一个小队,永远不会突破一百人,永远不会在九州学府的组织名单上出现,并且也不会成为手握千百社团,实力地位仅仅次于学生会以及青功组校园第三大组织。

  天有意,给这个单纯的小队送来了三个人才。此之谓:天公作美,君子抬头。

  商学院,陈孝。当年还只是一个入校新生,但是报到第一天就惹出了不小的麻烦。陈孝虽然学习的是经济商务运行,但却有着一副让体育学院学子都羡慕的强魄身板,并且此人性格倔强,仅仅因为迎新学长有些狂妄,就出手狠狠教训了其一顿。

  机缘巧合之下,正好当时社团管理队的队长带着两人吃饭路过,眼见有情况自然而然的出手,三人联手废了好大功夫才将陈孝制服。眼见陈孝实力如此之强,当即起了爱才之意,向其抛去了橄榄枝,陈孝也是性情之人,觉得不打不相识,当即表态加入社团管理队。

  候的队长仅仅以为社团管理队吸纳了一个有力的执行人员,但却万万没想到这一次可当真是捡到宝贝了,陈孝虽然体格强壮,性格倔强,但却极具商业管理天赋,他花费了一周的时间去了解解了社团管理队以及全学校社团的基本概况,再接着只用了一天的时间就为社团管理队以后三年的发展方向和途径做出了及其详细的规划。

  当陈孝讲这些计划讲给队长的时候,队长两只眼睛没有眨过一次,当即决意要倾尽所有一定要把陈孝的计划实施,计划实施总指挥,就是陈孝本人,如此一招,就是将队长之位决意传给陈孝,不过被陈孝沉默拒绝。

  第二个人,名字叫做张寒,这人没有其他特点,仅仅是不怕死不要命不要脸。刘邦说:但凡能成大事之人,除了要出色的头脑,还要一副厚如城墙的脸皮。

  计划第一步,必须要让那些有名气有学生和校方支持的的几个社团签署商议协定,当然绝非霸王条款,管理队需要让他们支持管理,另一方面则尽量给予他们活动的维护,明面上看无甚了了,但却是有极大的隐藏,所谓支持管理,先前只是口头约定而已,校方并没有明文规定,最多只是让社团管理队维持秩序,实际上社团的任何活动管理队都是没有权利插手的,陈孝的第一步,就是让这些社团认可管理队的地位,不过这些社团自然也有明白人,不过不影响他们的既得利益,并且能给他们不少实惠,几番讨价还价之后,基本上都同意了。

  然而,不论做什么事都得有些刺头,张寒就是最刺的一个。

  寒当时并非新生,学龄和年龄上都要大出陈孝一年,如此来讲,张寒考虑问题自然要比陈孝稳重和全面的多,这也是陈孝所想,所以他觉得单纯谈条件他们是没有理由在利益面前拒绝条款的。

  实证明,一个人的成熟跟年龄是没有关系的,张寒的表现实在是让陈孝的心寒了一半,不过一分钟以后,另一半则红热似火。

  九州棋社是最大的棋社,张寒则是九州棋社的一个负责人,当陈孝带着条款找上门的时候,张寒则是暴怒相向,好不给面子。陈孝也是很不明白,经了解才知道是曾经执法的时候管理队有人曾与其有过矛盾。

  陈孝看看眼前这个刺头,思虑片刻,吩咐将管理队不多的资金一千块拿出来,再加上自己身上仅有的三百块,买了三瓶高度数的白酒,他与张寒说道:“能力资金有限,一瓶敬给兄弟,其他随意。”陈孝说话声落下,打开一瓶猛然灌下去,直愣愣的喝了个干净,喝完之后眼前一黑,直接躺倒了地上,昏迷不醒。

  张寒面容耸动,心想此人如此豪迈,自己未免有些小肚鸡肠,绝不是大丈夫所为。当即说道:“看来是兄弟我斤斤计较了,该罚!”接着拿起桌下剩下的两瓶子,学着陈孝的模样一口一瓶的喝个干净,半途之中也有受不了的时候就吐了,不过即便是脸色发青,也得爬起来接着喝。

  张寒是文学院的,但脾气却不甚很好,没什么文人的优雅和儒雅也罢了,倒是有一股李白的豪气。因为他喝酒再多,却头脑永远清醒。“千杯不醉”,张寒是也。

  陈孝做人爱面子,张寒更爱面子。陈孝喜欢性情直爽之人,张寒则更是如此。

  从此莫逆之交,张寒也加入了社团管理队,多少冲活累活,为陈孝贡献出了不少力量,那一次与其他社团谈不拢,只要张寒出马,绝对能办成。

  第三人,名叫程柳。他是毛遂自荐才加入的,当陈孝询问为何而来,程柳的一句话,就坚定了陈孝留下他的决心。

  “自己打下的江山,坐着才舒服。”程柳喜欢抽烟,并且喜欢抽好烟,当他说完,立刻点燃一根开始吞云吐雾。

  陈孝皱着眉头站起身来,走到窗户边,将窗纱打开,缓缓说道:“我不喜欢有人抽烟。”

  程柳则笑呵呵的将手中的抽到一半的烟掐灭:“那我就不抽了。“

  “可我喜欢有能力的人。”陈孝扭过头来,伸出手掌,欢迎程柳的加入。

  程柳此人心有韬略,腹有良谋。多少次与社团,与学生,与校方领导打交道,全是他一手策划的,更是在上学期结束之时一招将七个大型社团的领导人全部拿下,手段之硬,令人咋舌。

  如此一个团队,有陈孝这样的领头人,也有张寒这般能打能拼的将领,更有程柳这般出谋划策的军师,三人仅仅用了三年,就将上下打点,不仅仅是社团,官方也承认了管理队的地位,所以才正式改名为社团联合会,开始拥有管理社团一切事务的权力。三人成了当年校园风云榜的前三人,人称“三杰”。

  茶水无所谓,茶杯却可惜,茶杯茶杯,说的就是社团联合会,如此优秀的一个组织团队,若是给人毁了,难免通痛心可惜。

  史书记载:红颜祸水多是劫,英雄难过美人关。

  即便是再严密的组织,再情比金坚的兄弟情谊,一旦加进去女人这种东西,似乎一切都变得不一样了。

  不知是什么原因突然向新生郑袖告白,然而郑袖拒绝之后依旧加入了社团联合会,接着不过几日,张寒也迷恋上了郑袖,并且与程柳产生了矛盾,陈孝急在眼里,郑袖却当着众人的面说自己爱上了陈孝,如此颠倒如此麻烦,实在是让人琢磨不透。

  不过,可以明确的是,社团联合会这个江山,恐怕会因为一个女人而风雨飘摇了,不然徐老头也不会如此教训提示郑袖。至少他不希望这个为校园安定提供保障的组织烟消云散。

  徐老头摇摇脑袋走向那个郑袖走后冷笑不已的胖子,笑呵呵的说道:“崇虎,该你小子了!”

字体: 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