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灵魂附在另一个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个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陆离,那些都是你不曾拥有,却极致渴望的世界......
当前时间:2018-11-13 14:43:53
  1. 爱阅小说
  2. 仙侠
  3. 修二代之纵横路
  4. 第一章 游历

第一章 游历

更新于:2018-03-17 07:55:18 字数:4616

  距地球东面四十八光年处,有一不知名的星系。星系中有一些生命星球,星球上生活着不同层次.不同种类.不同族群的人类。而有人类的地方,同样发生着和地球人类一样类同或不类同的历史演绎、社会进化、人文变迁。同样发生着恩怨情仇、爱恨纠结、油盐酱醋的诸多故事。

  我们的故事就在该星系中生命星球上生活的人类中展开······

  在中洲向震洲方向的一条大道上,正飞驰着一架两匹龙马牵拉的马车。在双龙马“得、得”的蹄声中,时而有”啪、啪“的鞭梢声响起。马车的前辕上坐着一位年老的车夫,花白的胡须,迷细的长眼,微红健康的脸庞上散落稀疏的皱纹。干净的蓝色短衫无不显示这是一个大户人家的车夫。而拉车龙马,和地球上的马略有不同,额上长有独角,身上有鳞,就象地球的马披上一层鳞甲。这种龙马翻山越岭如履平地,可日行千里不疲。

  ”黄伯,到什么地方了?这一觉睡得真好。”从车里传来一个年轻的声音。

  ”少爷,再睡会儿,再有两百里就到震洲边界的廖家堡了。“老车夫答道。

  “不睡了,睡得差不多了,干脆看看沿途的风情。“随着说话的声音,从马车门帘处分开处拱出一个年轻人,并排和老车夫坐在前车辕上。年轻人二十多岁的样子,两条漆黑的长眉,丹凤眼,高鼻。看去充满英气而智慧。

  马车匀速飞驰,大道两边的树木飞速向后退去,而远方的青山,则慢慢后退着。

  ”黄伯,廖家堡地处边镇,听说民风彪悍霸道,你来过吗?“年轻人看着两边的风景,忽而侧头问道。

  “来过,三十年前和门主经过廖家堡,停留过几天,廖家的家主廖庆西当时还是筑基期大圆满的修为,现在听说是金丹期了。廖家”玄阴功法“还是不错的,听门主说,可以直指元婴大道。而廖家的世俗武功心法”阴极功“偏重阴寒,外门家族弟子难免有阴沉霸道之嫌。所以,少爷、对于你现在的情况,如果没有特殊的情况,尽量多忍忍,少惹是非,好吗?”

  “好的,黄伯,我会注意的,爷爷给我说过,出门多听黄伯的。”

  说着说着,年轻人好象勾动了心中的某颗弦,陷入了沉思:

  唉,我丰歌的道路该怎么走呢?自从有记忆以来,就知道自己无修仙灵根。

  在家族逼迫下,五岁开始修炼世俗武功,炼皮、炼筋、炼骨、炼腑、通窍。逼迫吞食各种伐筋洗髓、增强功力的灵丹妙药,逼迫参悟各种武功招数。还有爷爷用仙术帮助打通任.督二脉。

  十八岁那年终于武功大成,达到后天巅峰,从此再无寸进。已经五年了,始终无法堪破那生死玄关,再进一步。连爷爷都毫无办法,这生死玄关只能靠自己体悟,外力无法作用,一切只有靠自己了。好在自己年轻,时间有的是。

  记得爷爷说过,灵根虽然是修仙的条件,但是没有灵根并不等于不能修仙,只要有一颗强者之心,同样可以修仙。一是以武入道,武功堪破生死玄关,进入先天;二是寻找五行之精,炼化而产生五行灵根;三是寻找天材地宝炼制逆天的启灵丹开启隐灵根;四是持之以恒.数十年如一日的修炼转化灵力,最终将内力全部转化灵力。

  但是最后这种方法太难了,谁知道数十年如一日的修炼能否感受到灵力,能否转化内力为灵力呢。还是考虑前面三种方法为上,不知能否有这样的机遇,要不然实在是辜负爷爷的期望了。

  记得五年前爷爷送黄伯到我身边的时候说,希望我有极坚韧的向道之心,持之以恒的走下去,不要象我父亲,仙路到头了,辜负了他的期望。其实,父亲也不容易,他在五行门的时候,虽然爷爷你贵为门主,修炼资源也丰富,但是,好的资质不是谁都想有就有的。父亲非常一般的资质,如果是一般人,修到筑基后期就到顶了,可他终究还是到了金丹后期。现在又被你派去发展和掌控丰家,大家族啊,劳心又劳力,还有多少时间去修自己的仙道。对于我这个亲生儿子,他除了狠狠地逼我修炼外,又有什么办法呢?何况连爷爷你都束手无策的事情。

  还有,你把黄伯派到我身边五年了,这是为何?听说他还是你昔日的长随,一眼看去,修为不高,筑基后期,人又年老,真闹出点事儿来,在这修界来说,又能起什么作用呢。不过,黄伯对我真的很好,事无巨细都非常关心,而且见识又广,到过很多地方,也许经历过很多事情吧。也好,这次游历,有他这个百事通在身边,倒是方便多了。不管了,顺其自然,且看机缘······

  “少爷,到廖家堡了,要不要下去看一下?“正沉思中,老车夫的话语传来,打断了年轻人的遐想。

  “要去,行万里路,当读万卷书,也许惊喜来自偶然间呢,黄伯,把马和车收起来”

  “少爷说的是,好,”说着,老车夫解下龙马,右手露出个黑色的镯子,手一挥,就不见了两皮龙马,又从腰间拿出储物袋将马车收起来。

  看着黄伯随手用驭兽镯和储物袋收起了龙马和马车,丰歌叹了一口气,很是羡慕。但自身无灵力,除了自己手指上那一牧特制的外,其他的储物之类都无法打开,也只能无奈转身走开。

  ”别叹气,少爷,问题会解决的。“黄伯慈祥的眼光看着丰歌的背影。

  ”但愿吧,天无绝人之路嘛。“丰歌幽幽而言,然后慢慢向前走去。

  廖家堡,其实是一个繁华的小城。城中间一条小河蜿蜒流淌,将小城分为东西两半。

  东边是修仙者和有钱人的聚居之地,大小街道两边店铺经营的都是和修仙者有关的物品。东半城靠近东极山,东极山是震洲乌木山脉分枝蜿蜒而来,支脉的落脉处,有一小型灵脉。山上灵气浓郁,从山脚到山顶有一排排环形的修炼洞府。除了山顶位置最好的九间甲级洞府,其他的乙级.丙级.丁级洞府都可以租给别人居住修炼,或是奖励给家族有功的弟子修炼。廖家的庄园就在山脚,靠山带水,往前一排排的建筑和街道就形成了东半城的修仙者居住区和交易区。

  西半城是外门弟子的居住和管辖区,也是不能修仙的世俗人居住区,由于不能修仙的数量比例大,所以这一区域人多复杂而闹热。稍远一点更是贫民区,这样西半城就形成了世俗的热闹混杂区。

  丰歌和黄伯走在东半城的一条大街上,游览着稀疏的行人和街两边的商铺。

  ”这位公子,请了。“丰歌二人正行走间,前面有人拦住去路,拱手招呼。

  ”哦,请了,有事么?“丰歌转过头来拱拱手。一看,前面之人文士装束,三十多岁。两道漆黑的断眉,一双三角眼,八字胡,瘦子,看其装束面貌,有些阴险狡诈、文而不类之感。而其人却悠然道:

  ”吾观公子面相,五岳朝拱,日月角峥嵘,龙骨贯顶,却又地库方圆承载之。加之脚动身稳,实乃龙行虎步之像,不为人间之王,定是仙者圣贤。不知公子从何而来?“

  ”阁下是看相算命的吗?我辈修者,逆天争命,我命由我不由天。阁下能算些什么?“丰歌笑笑道。

  ”天道无情,天道之下,芸芸众生皆蝼蚁。修者逆天争命,有几人能争脱天道的束缚,相见既是有缘,有缘皆可渡。公子请坐吧。“文士说着从旁边的摊位拉出一张竹椅,做了一个请的手势。

  摊位是一张竹桌,两张竹椅,一根竹杆插在一旁。上面挂着一块长方形的布,布上一付对联:”算尽阴阳五行,尽掌天下乾坤“。

  看着布上的对联,丰歌有点惊讶:好大的口气!

  回头看了黄伯一眼道:”黄伯,有点意思,如何?“

  ”少爷,随缘吧。“黄伯很淡然。

  丰歌想了想,看了那文士一眼,慢慢走过去在竹椅上坐了下来道:”那就随缘吧,阁下,请算吧。“

  那文士走了过来,先摸摸丰歌的头顶,再摸两耳后骨,又从两肩摸到肋骨后,再到两手十指,并在掌心捏了捏,还摸了摸两腿骨。站着沉思了一会,又掐指算了又算,才笑着自言自语道:”原来如此。“

  ”公子,适才看像时,吾心中乃疑。若说公子乃人间之王吧,但汝满身风尘,顶上有金色云气而非紫色云气,双眉长而且带煞,又掌生死之权而有寿。非也。“

  ”若说仙之圣贤,修为却又世俗巅峰,而非修仙者。实乃令人不解?适才摸骨,又用《六爻八卦》算了一卦,才悟到,原来是星主驾临唉。星主在上,请受在下一拜。“那文士说完,跪下大礼拜了一拜。

  ”唉,唉,阁下,请别开玩笑,到底何解?“丰歌站了起来抬手示意,见对方也拜完,想想又坐下,用怀疑的眼神看着对方道。

  “公子,且听在下道来。适才摸骨时发觉,汝顶骨方圆有九宫之象,既所谓'载九’。下巴方而齐,呈‘一’字,既‘覆一’。左边肋骨质重三分,右边肋骨质重七分,既‘左三右七’。若不信,自己摸摸,右边肋骨比左边粗大。再者,汝走路左肩前顷四分,右肩前顷二分,既‘四二为肩’。汝左脚板心,一定有八颗红字,右脚板心有六颗,既‘八六为足’。

  “《河图洛书》有云:’载九覆一,左三右七。四二为肩,八六为足‘此乃周天星体之缩影,天道星宿之运转轨迹。若吾未错,汝身负天道星宿之运转轨迹,若非星主,乃何?公子是否脱鞋让吾一观脚底有否红字?”

  文士说着一双三角眼睁得大大的,紧紧瞪着丰歌。

  此时,黄伯上前一步问道:“那他为什么不能修仙,还是武功后天之境?”

  此疑适才《六爻八卦》也有分辨:火龙临世爻,占五君位,乃君主之兆。木不足而生火,火气不足,龙腾乏力,还差功夫。此行汝等向着震洲而来,震洲属木,位居东方,木能生火,此事成唉!“

  文士说道,袖手负背,昂首向天。

  ”哈哈,阁下开的好玩笑“丰歌大笑之下,暗自思量:

  自己脚底的确有红字,这算命者所说的也许有其事,也许夸大其词。十个算命者,九个喜欢夸大,不管真假,都不能承认,否则落到有心人耳里,那就不好了。想着,眼珠一转又道:

  “我脚下可没有什么红字,你别胡扯了。看相算命,我也会,我给你也算算,你听着:你断眉带凶,双眼带煞,中年必有大凶。哈哈,既如此,遇着我这大贵人,你还不终身追随我,鞍前马后。我将保你无灾劫,享仙缘行吗?哈哈哈,玩笑,玩笑,全当取乐,黄伯打赏,走喽!”

  丰歌大笑着转身走了,黄伯一挥手,十块灵石飞到摊位桌上,转身跟着丰歌走去。

  黄伯跟着大笑的丰歌走了,那文士却没有在意桌上的十块灵石,还站在原地低头掐算,不时嘀嘀咕咕,自言自语。旁边有看热闹的人大声讥笑道:“算命子,你的星主已经走了,你还在算头算脑,还不赶快去追。”

  文士抬头不肖地说:“子非鱼,焉知鱼之知水否?”

  旁人都笑着摇头走散了,那文士却转身坐在椅上沉思:

  吾河洛仙门历经三十五代,因泄漏天机之故,除开派祖师外,历代祖师都未得圆满善终。不是半途身勋,便是修为难过筑基而寿终,从未达到金丹以上者。记得师父临终时所言:

  开派祖师曾预言,河洛仙门将在三十六代发扬光大本门。但徒儿你断眉带煞,两眼带凶,实非吉兆。若非你聪慧异常,悟性绝世,乃河洛仙门传承的不二之选,我真不想将你作为三十六代传人。唉,我河洛仙门历代单传,资质难寻。真但心传承断在你手里。所以,徒儿你得记住两点,一是修炼有成后,寻找有大气运、大机缘、大福寿之人以辅佐之,借其福荫佑你,并光大本门。二是若未碰到有缘人,你得极早寻觅悟性资质极好的弟子传下传承,免得本门传承断送在你手里。切记,切记。

  吾从坎洲之到震洲,虽说事出有因,但未尝不是途中寻觅‘有缘人’之故。

  动身时之卦象,龙虎风云会震洲,天乙贵人临世,乃吾于震洲遇大贵人之象。而天乙属木,廖家堡位于震洲边缘与中洲相接。中洲属土,木气不足受土反克,此乃天乙贵人未得其时、其地也。弱唉,嗯,如此看来,还真是我诸葛清之大贵人也。

  这位公子虽然不承认,但吾河洛仙门之传承岂是其余江湖门派信口雌雄可比的。不过,这公子真的很聪慧啊,隐瞒真相不说,还以玩笑忽悠过去。不过,你这玩笑还真开到点儿上呢,难道是天意。

  罢了,过了这村就没有这店了,现在正是吾追随大贵人之良机,我诸葛清岂能优柔寡断,错过良缘。想着,文士站了起来,挥手将摊位收入储物袋,冲着丰歌走的方向追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