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灵魂附在另一个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个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陆离,那些都是你不曾拥有,却极致渴望的世界......
当前时间:2018-12-19 01:47:45
  1. 爱阅小说
  2. 玄幻
  3. 冰飞绝剑
  4. 第一章 启程(序)

第一章 启程(序)

更新于:2017-05-12 07:48:53 字数:2732

  血色的雨水不停的下。天是红色的,地是红色的,连带着仿佛这片天地都是红色。

  这是这个大陆几千年以来的第一次奇怪事件。

  他们说他是个不详的人,尽管他只有眼瞳的颜色与他们不同。

  他的眼睛是黑色的,黑色的头发,黑色的眼睛。

  然而,就算他的眼睛是红色,头发是红色都没有关系。只有黑色,被定为死亡之色。

  然后,他们找到了他,那年,他才两岁,流浪于一个街头。从小就被抛弃的他,尽管只活了2个年头,却也已经饱受了人间的疾苦。

  所以,当他问他愿意跟他走吗?

  他的回答是,好。他叫他老大。

  他想,也许是因为他不同的颜色带给了他这样的磨难,才能被选上这炼狱之路。

  但是,这无所谓不是吗?他,是个冷血的人。

  简单又明了。

  他叫莫槿离,是老大给他取的。

  代号,灵。是他自己取的。

  于是,为期10年的地狱模式开始了。

  最开始没有名字没有代号什么都没有,只有“喂”的叫法,现在也没有朋友,但是已经有了名字了,他已经很满足了。这个组织,只有2个人有活下来的权利,一个进入杀手部,一个进入信息收集部。

  还有一个小伙伴活了下来把,应该把。

  是伙伴吗?也许吧。

  他们分到不同的岗位。他是个杀手;而她,是情报收集员。组织叫做狼。

  狼意为,在最凶猛的时候,给你最致命的一击。

  不是你死,就是我亡,没有第三条路。

  如果失败,活着回来,只有接受组织惩罚。

  然而,并没有听到哪个人挺了过来。

  他,是活的最久的一个,今年14岁。

  现在,他要做的一件事,就是背叛。

  不是他厌倦了这样的日子,他很喜欢享受杀人的乐趣,仿佛他就是天生为此而生,他喜欢看他的长剑饮血的模样。

  但是他为什么要背叛了?

  是因为前几天遇见的一个女子吗?

  还是因为他真的已经厌倦了这样的日子?

  他不知道。

  他只知道,那个女子的感觉,很舒服。

  她喜欢穿一身绿色的衣裳,仿佛天底下最快乐的精灵翩翩起舞,有一双浅蓝色的宝石眼睛。

  本来不应该有交集的两人,因为一个碰撞而相识。

  后来,他常常会忍不住去看看她,给她带点吃的,她会很开心的接受,一点也没有吧他当奇怪的诅咒之人,也没有像其他女子般的虚伪。

  也许,正是因为她的态度改变了他。

  然后,有次看到一群人在欺负她,他直接上前,差点杀了他们,是她制止了,她说,不喜欢看到血的颜色,这应该是最神秘的颜色,应当好好保护它的神秘感。

  所以,他才会决定逃离组织吗?尽管,结局也许是死亡。

  也许他现在就要死了吧。

  血不停的往身外流,争先恐后。

  还是这么好看,这是多么美的一种颜色啊。

  他心想。

  看了眼天,他有多久没有这样静静的躺着了呢?

  为什么组织要告诉她那个女子是七色花的呢?

  也是个杀手组织,不同的是以女子为主,以外貌获取信息和想要的东西。

  不可能!

  他斩钉截铁的告诉自己,她是那么纯洁的一个精灵,怎么可能会是那么一个邪恶的组织,她明明那么讨厌血不是吗?

  怎么可能为了组织的秘密来接近自己。

  自己有什么好的?呵呵。

  “莫槿离,你还是不后悔吗?跟你说了多少次了,那个女子接近不得。虽然我很讨厌你,想你死去,可是你以这样的一种方式,我竟然宁愿你好好活着!活着看我超越你。那个女子只是个···好,你别这样看着我,我不说了,再问你最后一次,老大这么辛苦的培养你,给你好吃好用,让你不必一辈子活着唾弃之中痛苦而去,是他给了你新生。你确定要背叛我们?如果你愿意回头,组织还是接受你。”黑衣男子手中的剑滴着血,地上全是血液与尸体,只有他一个人站着。

  轻轻看了他一眼,莫槿离没有回话。

  “好,哎,我成全你,希望你下辈子可以好好活着,至少,别再进入杀手这个行业了。它,不存在于情感。”

  黑衣男子缓步走进,已经知道胜券在握的他却没有任何开心的感觉,不是因为地上满是他的同伴,只是因为这个男子,他,竟然死的那么窝囊。因为一个女子,值得吗?不是说了,她只是为了组织的秘密。

  “嗖。”一片树叶飞速闪过,黑衣男子偏过头,红色身影从身旁飘过,再转回头的时候,地上的莫槿离已经不见了身影。叹了口气,提剑追上,但他不急,看到红色影子的时候他就知道是谁了。

  “傻瓜。我说木头,你能不能不要这么蠢啊,就算你认为的那个女子真是个好人,你想脱离组织,跟我说,我帮你啊!”一个娇小的身影有些吃力的抱着他,嘴中碎碎念道:“我可以干嘛了?可以帮你追人,可以帮你逃离,可以帮你出谋划策,嘿嘿嘿嘿,还可以去看好戏。你说你要是就这样死了,我的好戏怎么办?以后谁给我欺负,谁让我打,谁让我···”

  “闭嘴,快走。”莫槿离道,语气没有任何的情感波动,仿佛他就是个假人。

  这个红衣女子叫薛灵芸,是他的伙伴,唯一的伙伴。

  同样的组织,同样的进组日期,同样的岁数;不同的部门,他是杀手,她是情报收集员,不同的性格。

  薛灵芸。

  在古代,有一个叫薛灵芸的少女,长得容华绝世,貌赛貂禅,他被当时的皇帝曹丕看中,欲召她进宫做宠妃。

  也许,她也是想做一个像薛灵芸一样的小公主吧。

  虽然不美,却也不丑,连胸也不算大,唯一拿的出手的是身高,刚刚好的身高,大概162,163的样子;天生的小骨架,小巧玲珑,和她的人一样,古灵精怪,总爱缠着他,他有什么好的?

  呵呵。

  最特别的就数她的眼睛里,闪闪发光的大眼睛,偶尔透露出几分狡黠,有时还能看到眼珠的转动,似乎在想些什么坏主意。

  哦,有谁又要倒霉了,哈哈~

  “木头,不行,我走不动了。你好重啊,呜呜呜呜。”像是一个没有长大的孩纸,真怀疑她是怎么活下来的,是伪装?或者···薛灵芸直接一屁股坐到地上哭了起来,莫槿离被她丢在一边,像不要的破布娃娃,她却像个不开心的小公主,大声叫道:“大胖纸,大胖纸,你胖死了,明明看起来没有肉,你个骗子,欺骗我的感情,我不要你了,你走,你走!我饿了。你去弄吃的,不弄我哭给你看。呜呜呜呜。”

  没有说话,莫槿离勉强站起身,她是来救他的不是吗?

  一顿吃的,他还是给的起。

  拖着剑,剑尖缓缓在地上拖动,留下厚厚的印记。

  这是吧好剑,但他不喜欢,他喜欢轻剑。

  “喂,大胖纸,你真的要去啊?别去啊,我开玩笑的,至少,至少带我去吧。嗯,咳咳,本小姐不是怕哦,绝对不是怕,是担心你,”抬头看了看周围,刚才怎么不觉得阴深了?

  死木头:“啊!对了,你说那个家伙会不会追上来啊,我是不是哭得太大声了,呜呜,怎么办?木头你说话啊。”

  “呵呵,不大声,”莫槿离轻笑,这是他第一次笑,尽管是冷笑:“没事,他不会那么快,因为,他觉得你弱。”

  “什么,我弱!”薛灵芸怪叫起来:“喂!那个谁谁谁,有本事你出来啊,本小姐就在这。嗯,不过先等本小姐吃饱,你再跟他打,没事,打死我负责,没死你负责。就是这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