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灵魂附在另一个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个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陆离,那些都是你不曾拥有,却极致渴望的世界......
当前时间:2019-11-17 20:53:38
  1. 爱阅小说
  2. 科幻
  3. 生化骸世
  4. 第一章:金属球

第一章:金属球

更新于:2018-01-30 15:16:55 字数:2852

  夕阳洒在C国边境一处贫瘠的山峦上,却没有一丝温暖的春意。灌木丛生的大山脚下,一座数十户农家的村庄此时正火光冲天,浓烟滚滚。火光照亮了半边天幕,还有不时传来的武器射击声,并隐隐带着绝望的哀嚎声。

  此时的枪声已经平缓了许多,不在象较早之前那么猛烈急促。

  已成废墟的村寨充满了死亡的气息,被血水染红的泥土上躺着十多具村民的尸体,不分男女老幼,皆被军用制式武器射杀而死。然而村中各处,更是七零八落地躺着许多军人的残缺尸体,不下百具之多。

  这些军人的尸体中,有被扭断了脖颈,有被撕裂了四肢,还有开肠破肚奄奄一息的士兵绝望地哀嚎着,任由生命一点点离自己远去。

  有士兵不堪忍受这种临死前的折磨,便把枪口对准了自己的头部……

  ‘轰、轰、轰’

  三声猛烈的爆炸轰然响起,惊得远处树林里的鸟儿扑翅乱飞。停在村外的三辆军用卡车,在一连窜爆炸声中腾起熊熊大火,炽热的高温很快就把四周的土地烤得焦糊一片。十多个全身着火的军人从车厢里跳了出来,他们狂乱地挥动着双臂,发出撕心裂肺的惨叫声,最后都倒在泥泞中一动不动。

  仅剩的一辆卡车不顾一切地向后倒着,宽大的车轮辗碎了一具焦糊的尸体。卡车调过车头,然后疯狂地驶向崎岖的山路出口。卡车颠簸着才驶出百十米远,便一头栽下半人高的田坎里,运载的药品货物也被抛洒得满地皆是,一片狼藉。

  不一会儿,变形的驾驶室里爬出一个浑身是血的上尉军官,他颓废地靠在一个金属医药箱上,惊惧地看着眼前的惨状,目光中流露出临死前的无助与绝望。

  数个灰色身影在颠覆的车体后闪了一下,又都消失得无影无踪,那些都是当地的村民农夫,身体矮小消瘦,而且露出的皮肤上布满了条条青斑纹,令人感觉诡异异常。

  上尉急忙拔出手枪,却不知道该向什么目标开枪射击。

  远处的军车仍在熊熊燃烧,火光照在上尉狼狈不堪的脸上,汗水卷着血污,顺着抽搐的脸庞流淌下来。

  上尉感到呼吸困难,他颤抖着解开了军服上的风扣。

  这个荒僻贫瘠的罗洛村突发一场病毒瘟疫,染病者行为怪异,具有较强的攻击性,还时常越境骚扰邻国村寨,引来外交抗议。此事自然引起了最高领袖的关注,所以他的连队奉命前来提取病毒样本,并‘医治’被病毒感染的村民,却不想竟被手无寸铁的村民屠杀殆尽,仅剩自己一人。

  上尉带来的士兵,可都是些训练有素的武装军人。

  ‘嗖’

  一个灰色身影突然出现在车尾方向,并以极快的速度扑向惊慌失措的上尉。

  ‘呯、呯’上尉惊恐中连开两枪,4.5口径子弹撕裂了灰衣人的腹部,却丝毫没有阻滞灰衣人的动作,更没有令灰衣人倒地身亡。上尉此刻才深切认识到,枪弹对这些被病毒感染村民,已经起不了致命的杀伤。

  灰衣人瞬间逼近到上尉身旁,不等上尉有所反抗,便抬脚猛地向上尉头部踩去。

  ‘咔嚓——’上尉的头颅象西瓜一样碎裂,红色的血水混着白色的脑浆流淌在医药箱上,渗过药箱上的一个熊猫图案,及图案下方的中文标字‘小熊猫药品企业’,最后渗入泥土之中。

  此时此刻的中国境内,西南某省的贵安市牛坡村工业新区,却是万家灯火,一派和平繁荣的景象。

  如今的牛坡村,已不再是从前那仅有数十户农家的牛坡村,居住在这里的人家,也不再是日出而作,日落而息的草帽农夫。经过十余年的快速发展,现在的牛坡村已是一座可容纳数十万人口的繁华之地。气派的高楼大厦,琳琅满目的商铺,直让人以为来到了上海的某一个市中街区。

  新区繁华的商业步行街,此时摆满了各种风味的小吃摊点,辛勤工作了一天的人们纷纷结伴而来,把步行街堵得是喧嚣连天,热闹非凡。

  这一处的烧烤摊点,围着手忙脚乱的人们,吃得是津津有味。那一处的火锅排挡,辣得人们是汗流浃背,吃得是呼天唤地。或一群亲朋好友,或一家三口,皆各自吃得欢天喜地,其乐融融。

  杀戮与毁灭,离这里的人们实在太远太远,似乎永远不会降临。

  平易人独自坐在临街的餐桌前,已经有了五分的醉意。

  身体瀛弱的平易人并不善酒,更不贪杯,只是近来他身上的伤痛愈加严重,每日只能借酒镇痛,苦不堪言。尽管医生再三嘱咐他远离酒精,但此时他已把半瓶白酒倒入了肚中。

  医生不需要借酒祛痛,而他需要。

  “清蒸大闸蟹来啦。”匆忙的摊位老板把菜盘放在桌上,笑嘻嘻地对平易人说道:“易人哥,还差什么?你只管吱声。”

  摊位老板是个年轻胖子,光着膘肥的膀子,仍还汗流浃背。而平易人却用夹克把身体遮得严严实实,生怕露出烧伤留下的疤痕。

  平易人很爱整洁,夹克和衬衣看不到污迹和皱褶。他那清秀的脸颊上,蕴含着男人的成熟与坚韧,特别是那充满灵气的双眸,总是散发出友善的信息。就连喝酒时的举止,都充满了儒雅之气。

  虽然此时平易人伤痛难忍,却没有露出一丝痛苦之色,仍笑着对老板说道:“韩二胖,这菜你是送错地方了吧?”

  “这是小弟特意送给你品尝的。”韩二胖肉嘟嘟的脸上堆满了笑容。

  平易人正要说话,韩二胖即收住笑脸,认真说道:“你一直都很照顾小妹,这是我的一点心意,你不能拒绝。”

  “那你闲下来时,陪我喝上一杯。”

  “好嘞,你自各先喝着。”韩二胖笑着又匆匆离了开去。

  食客们来来往往,穿梭如织,绚丽的霓虹灯把他们照印得光怪陆离,若即若离。平易人看着眼前的一切,感觉是那么的很不真实。

  他还依稀记得儿时牛坡村的样子,那时候牛坡村四周都是茂密的树林,成群的鸟儿满天飞舞。还有一片很大的果园,每到果树成熟的季节,他们几个小伙伴就会赶来大肆掠夺一番,那时候的空气和欢乐才是真实的。

  而现在!一切都已改变,再也没有成群的鸟儿满天飞舞,更没有可爱的动物在树林里穿梭。他现在坐的地方,也许就是那一片果林,但已不再是以前的清新空气。

  平易人暗叹一声,伸手就要去拿酒杯。就在此时,一个神色匆匆的中年男人穿出人群,向平易人疾步走来,然后把一个金属球迅速塞到平易人的手中。

  中年男人是个秃头,煞白的脸颊因为紧张而不停地抽搐着,他对平易人匆忙说道:“我认识你,我会来找你的。”说完后又匆匆离开。

  已有五分醉意的平易人楞了一下。

  “等等,哎——等等”当平易人站起身来时,中年男人已消失在熙熙人群中,不见身影。

  “易人哥,你还需要什么吗?”韩二胖听见平易人的呼喊,大声问道。

  平易人摇摇手,又坐回了原位。他纳闷地看着手中的金属球;大小犹如乒乓球,表面光滑铮亮,反射着合金金属的光泽。球体没有丝毫的缝隙,完全就是一个精致的整体,上面还隐隐刻着三个小数字;794。

  平易人又掂了掂球体重量,竟然轻得还不及杯中的三两白酒。

  平易人不知道手中之物是什么金属所铸?更不认识那个陌生的中年男人。此人虽然神色匆匆,却不像偷鸡摸狗之辈,其样貌倒多有几分学者气息,而且端庄和气,并不猥琐狼狈。

  平易人抬头看了看四周,过往的人群仍是那么悠闲地往来着,没有人关注他的一举一动,商业街依然还是那么喧嚣和繁忙。平易人急忙把金属球揣入裤兜里,心中反而有了偷偷摸摸做贼一样的感觉。

  平易人不知道金属球有什么用处,他在犹豫着该怎么处理这个来路不明的金属物体,他不想找麻烦,他自身的麻烦本就够多的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