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灵魂附在另一个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个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陆离,那些都是你不曾拥有,却极致渴望的世界......
当前时间:2018-11-16 02:47:21
  1. 爱阅小说
  2. 灵异
  3. 灵车漂移
  4. 楔子

楔子

更新于:2018-03-16 15:21:01 字数:3317

  今晚的娱乐之都,天气并不是很好。天空中隐隐有隆隆雷声,空气中充满着潮湿的水气,又是一副大雨要来的架势。

  但是,老天也阻止不了娱乐之都的热闹。步行街,坡子街,无数的青年男女享受这灯红酒绿的不眠夜。

  步行街的尽头,有一家小型的量贩式KTV。KTV的门口正坐着两三对少男少女的小情侣,一个个花枝招展,打扮怪异,玩着手机,吸着烟卷,时不时又拥吻到了一起。倘若凑近了细看,会发现这些少男少女也就十几岁的年纪,按理还在上中学。或许是因为厌倦了读书弃学,或许是因为放假了放松放松。反正,让传统观念的人来看,那就叫做不学好。

  一对少男少女站了起来,似乎是喝了不少的酒,走起路来踉踉跄跄,而且边走边干呕欲吐,少男和少女你拉我,我扯你,相互搀扶依偎地朝着小胡同走去。倘若熟悉步行街的,都应该知道,在一些个胡同或小区里,通常会有提供住宿的小旅馆,一般一晚上最多也就百八十。

  这对年轻人很明显是要去宣泄自己青春的亢奋和体验成人们的愉悦。

  二人走到一个路灯比较昏暗的小街处,喝大了的男生似乎实在是憋不住了,扶着墙开始呕吐起来,女孩子凭着自己仅存的一点意识,将早已空掉的饮料瓶递给男生,男生接过来扭掉瓶盖就喝,可是喝了一顿嘴里却还是恶臭和苦味,他一把将饮料瓶丢掉了一边,嘴里骂骂咧咧。

  这时,也不知是从哪个黑暗的角落里,走出来一个衣衫褴褛的老乞丐,老乞丐即使是夏天还依旧穿着破烂的棉袄,花白的头发已经长到打结,全身上下散发着刺鼻的骚臭味道,甚至还有几只蚊虫在围着他转圈圈。

  老乞丐将手伸入自己的破烂棉袄里,突然猛地抽出来一个物件。透过路灯可以看出是一个不锈钢的钢钵。老乞丐咧开嘴笑着,那口中的味道不亚于刚刚呕吐完了的男生嘴里的臭味。他有些尴尬却可怜,道:“行行好!行行好!我已经三天没吃饭了!给个零钱,好人一生平安!”

  男生睁了睁迷迷蒙蒙地双眼,接着摇了摇头,强行使自己清醒了一些,终于看清了老乞丐的模样,紧接着勃然大怒,骂道:“我草你大爷的,恶不恶心人!快滚!快滚!老东西,全家火葬场,灵车漂移,骨灰拌饭!哎呀……恶心的我又想吐了……喔……”

  女孩子也在旁边帮腔作势,骂道:“快滚!快滚!我给你个毛线!你个老东西。”

  老乞丐只能低头哈腰地赔不是,然后无奈地收回钢钵,到其他地方去另找好心人了。

  男生见老乞丐走了,依旧不依不饶地道:“什么东西!肯定是灵车漂移,死了全家,老东西……”

  女孩子也道:“就是!就是……”

  于是,二人继续前进,绕过没有路灯的阴暗胡同,眼看着就要到了小旅馆。

  “年轻人,行行好!给个零钱,好人一生平安!”

  背后又传来一声苍老的乞讨声。

  男生一股无名火暴起,扭头就往声音传来的方向走去,边走边骂道:“你个老东西,老子今天不扁死你老子就不是人!”

  可是等男生走到那里之后,发现根本就没有人。男生挠了挠头,觉得头皮快炸了,头疼得很,看来自己是真喝高了。

  然后他又回到原来的地方,可是发现自己的女朋友也不见了。

  “老公,我在这里,我们坐车回去咯!”

  男生听到身后又传来了他女朋友的声音,然后回过头去一看,只见他女朋友正在招呼着他过去。

  男生摇了摇头,感觉有些奇怪,不过可能是因为喝得太多的缘故,根本没有太去在意,也懒得去在意,只是踉踉跄跄地跟了上去,道:“怎么?打车去哪里?这里的旅馆已经很便宜了呀!”

  男生跟着自己的女朋友一直走到街上,然后觉得哪里不对劲,但是头疼地却一时半会儿想不起来,到底是哪里不对劲。

  不一会儿,一辆白色的公交车闪着亮白的灯光停靠到了路边,女孩子急急忙忙地从前面走了上去,还回头对男生道:“老公你快上来嘛!”

  男生掏出手机,摁了一下开机键,看着闪亮的屏幕,也看不到究竟现在是几点了,怎么还会有公交车啊?

  “喂,帅哥,你到底上不上来了,不要耽误老子的时间可以不?”

  穿着黑色衬衫,戴着黑色墨镜的年轻司机对男生嚷嚷道。

  男生见自己的女朋友已经找位子坐下了,也不再迟疑,走上了车。

  刚一进车内,男生便猛地一激灵,这么热得夏天,他竟然觉得车里很冷,怪不得那位司机师傅还穿着黑色的长袖衬衫。不过这公车也是真够下血本的,这得把空调的冷风调到多少啊!男生感觉车里的温度很有可能不到20度。

  男生想要掏出两块钱来投币,却发现竟然没有投币的地方,还是自己真的喝醉了,没有找到。

  年轻司机见他在那里磨磨蹭蹭的,便直接接过他的两块钱,道:“赶紧到后面坐着去,在这里傻呆呆地站着做什么啊?”

  男生“哦”了一声,然后往车后面走,来到了他女朋友的旁边坐下。

  因为行车的缘故,车内不能开灯,而且男生醉酒迷蒙,眼睛上像是被糊了一层纸一样,所以男生也看不到其他乘客是男是女,长什么模样。

  不过,或许是因为车内的冷气太足,过低的温度激得男生清醒了一些,他不时地往外张望,发现路的两旁一片黑暗。

  “这他吗的是什么路线,如果是在市里,不应该连个车和灯都没有啊!”

  男生越想越觉得不对劲,他正准备站起身到司机那里问一下,却被女朋友拉住。

  “老公……”

  黑灯瞎火的车内,也看不清女朋友的样子了,只能见到她那抹了荧光色唇彩的嘴唇慢慢地靠近。男生也不自觉地靠了上去,嘴巴印在了那片荧光色的嘴唇上……

  突然,男生猛地睁大了眼睛,满是惊恐与痛苦的表情!可是,在这黑漆漆的车厢里,根本没有人可以看到。

  男生呜呜地叫着,双手在空中乱抓,他想要引起前后座乘客们的注意,可是前后座的乘客却都像睡着了一样,一声不吭,整个车厢里只有男生的支吾声。

  男生这下子彻底清醒了,他只觉得一根长长地舌头从喉管直接伸进了自己的食道里面,他想要呕吐却无奈脱不开嘴。想要推开女朋友的身体,却发现她像被粘到自己身上一样纹丝不动。男生实在没有办法,只能瞅准前面乘客的黑影,然后右手用力地去拉扯前面的乘客,衣服也好,头发也罢,他现在已经管不了那么多了。

  触感上察觉到的是长发,前面的乘客应该是位女士,男生此时也不管会不会被骂或者怎么样,用力将抓到手中的头发向后一扯。可是,他却万万没有想到,前面那人的头像个被头发缠着的皮球一样,直接被扯了下来。

  男生看到自己手中抓着的头发,然后感觉着头发下面坠着的重量,顿时湿了裤子,急忙松开手,好像有什么东西滚到了地上。

  “可惜,可惜,不是了童子身……”

  一个声音不知道从车里的哪位乘客嘴里发出来的。

  男生直感觉自己害怕到了极点,想要昏过去,却苦于“女朋友”的那根深入食道的大舌头让他不住地干呕,想要昏迷都不能。

  这时,突然从播音喇叭中传出了一个女声。

  “欢迎乘坐七号地府公交车,灵车现在行驶在的是七号公路,终点站是地府。”

  紧接着,车厢内的灯一下子全部打开,男生第一眼先见到了还在与他亲吻的女朋友,可是她的脸全被长发给遮住了。男生第二眼则是恐惧万分地望向地上那团被长发包裹着的头颅。本来就已经神经脆弱的男生,却根本没有想到,车子一颠簸,包裹着头颅的头发散开一部分,映入眼帘的那个美丽的脸蛋,正是她女朋友的模样!

  男生再也受不了这样的惊吓与打击,他只觉得自己全身的血液都往头脑上涌,紧接着突然感觉到了什么地方破了一样,鼻子、眼睛、嘴巴、耳朵都往外流出暗红色的血……

  “下面播报一条本台最新收到的消息,今天凌晨5点45分左右,望城区公安局接到当地群众的报警电话,称在望城的跨江大桥上发现了一男一女,躺在那里昏迷不醒。目击者是附近早起晨练的群众,他们在大桥上晨跑时发现了二人,据目击者称,二人脸色惨白,一动不动,而且更令人不寒而栗的是还睁着眼睛。目击者们第一时间拨打了当地的110,望城区公安局的民警也在第一时间赶了过去。我们通过联系望城区公安局的民警们得知,这一男一女的死者都只有十六七岁的年纪,死因经过法医鉴定,初步确诊为是饮酒过度,导致突发性脑溢血。在此,我们也由衷地劝告广大青少年们一句,假期应当劳逸结合,但却不是过度放松以至肆意乱为……”

  我洗完澡后,关掉了电视,然后望了一眼挂在门边的那一串车钥匙,自言自语念叨。

  “天黑莫要独自行,身后唤者不是人。慎言敏行可安命,多言恶语遭杀身……”

  然后,我实在抵不住困意来袭,打了一个哈欠,一头倒在床上,昏睡过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