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灵魂附在另一个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个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陆离,那些都是你不曾拥有,却极致渴望的世界......
当前时间:2018-11-14 10:45:03
  1. 爱阅小说
  2. 武侠
  3. 大宋英豪
  4. 第三章 小卤蛋

第三章 小卤蛋

更新于:2018-03-18 11:29:25 字数:8095

  小卤蛋走来走去,一点不烦,一点不累,突然间觉得怪怪的,哪里怪?一下子说不出。

  突然间,卤蛋恍然大悟,「不可能吧?」卤蛋心中呐喊!他鬼灵精怪,平日见多「骗」广,赌钱中看了太多人性,尤其是「脸」的细微变化,他总能把握。

  宴会开始时,无论是守卫,或接待贵宾的知客,人人脸带微笑,热情洋溢,酒席到了一半,笑容变得勉强。

  不错!笑容是堆出来的!「是假的!」更奇怪是:原来熟悉的人不见了,一个个换上的全是陌生脸孔,三、四年来从未见过,岂不可疑?

  稍起疑心,自然用心细想,不知不觉中冷汗直流。厨房旁堆积如山的柴火,也未免太多了,一直堆到厅堂边;并且酒瓮放置厅堂走道,虽然主人大方,准备大量美酒,但十次宴客恐怕都喝不完,卤蛋酒一沾口,便知这些全是烈酒。

  并且二更未到,街道上没有半个行人,虽然瑞雪纷飞,但这可是金陵城中最热闹地方啊!小卤蛋脸色不变,仍然嘻皮笑脸的跑腿,但可是更用心、眼、耳去体会!没错!远处仍有嘈杂的声音,除了人声,更有马嘶,似乎一大群。

  「怎么办?」厅堂大门守卫众多,他身穿杂工衣服,不可能混进去,若是大吼大叫,马上被制伏!若想找人传消息,又要找谁?

  急中生智,计从心起,本想咬破手指,在手绢上涂抹,但怕手疼,于是就用鸡鸭血代替。然后装出一副老实、畏惧、含羞模样走到厅堂大门。

  果然,守卫立即挡住,「什么事?」

  卤蛋手塞一两银给守卫,一手拿出手绢,轻声说道:「我拿手绢给春花姐!请给我个方便。」

  春花正是小仙女的贴身ㄚ头,小卤蛋经常站在沙家大门边偷窥,早将小仙女三个贴身丫环:春花、秋菊、夏荷,个性、爱好打得清清楚楚。尤其是春花爱财,小卤蛋牢记在心!

  只因为爱财者最容易动心,「有钱能使鬼推磨!」正是小卤蛋的座右铭。

  守卫哪让他进去,小卤蛋用尽三寸不烂之舌,再将身上「所有」银两共二两余交给守卫,所谓「君子有成人之美!」而且总算「银」老爷面子大!

  守卫找端盘子弟子将春花姐找出来,卤蛋欣喜,背对守卫一面眨眼,一面将手绢拿给春花,以蚊子似的声音说道:「你把手绢拿给小姐就是!快!快!包你还有大好处」

  春花一见便知是小仙女的手绢,而且手中一沉,立刻知道是一钿十两银子,眼见的是经常在门口偷看小姐的傻蛋,那诚恳、着急面孔,让春花也想帮上小忙!

  加上耳朵听到还有大好处!尤其是「还有大好处」五个字最能打动春花的心,拚将被骂也要一搏。

  「快!否则来不及!」小卤蛋轻声道。接着提高声音,刚好让守卫听到的声音:「我在外边等你!不要让我等太久哦。」

  守卫听此,正是小情侣的言语,不禁莞尔。

  小卤蛋心理狂笑:你可上我的当了!大爷的银两可会烫你的手!

  不一会儿,蔡定石走到大厅外,说道:「小卤蛋你跟我来!」说话平平淡淡,若无其事。这几年小卤蛋和定石下过几次烂棋,勉强可算是棋友。

  「是的!蔡大爷!」小卤蛋心中万分佩服,「这些大人物见过大场面,竟然如此从容不迫!我也不能让他们小看!」于是恭恭敬敬跟随在后头,不卑不亢、平淡自如的神情,定石一瞧,心中暗道;「也是个好角色!」

  一到里边,四下皆是心腹,为了不让龙门兄弟起疑,沙老太爷请杜氏兄弟一同参详。

  沙若海拿着手绢问道:「这是什么意思?」口气略有怒意。

  只见手绢已展开,雪白的丝绢上头两个鲜红大字:「小心!」字旁还有一大团血迹,尚未凝固,颇为骇人!

  小卤蛋本想写「小心诡计!」,但「诡」字和他陌生,越写越错,只好涂成一团。想不到一团血更收成效!

  废话少说,小卤蛋眼一瞄心上人,要言不繁,一下子把疑点说得:沙老太爷不知所措,若山、若海差点暴跳如雷!

  一线拳焦躁得眼皱成一线,冷面佛依然冷面,不同是加上冷汗直流!

  龙门兄弟耳朵被这些话震得差点成为「聋」门兄弟了!

  沙老太爷四顾一看,三徒弟铁臂神拳侯平到外头巡视,早就不知去处,更令人心疑!

  玉凤凰不愧是女中豪杰,一手轻抚沙太爷的背部,一手轻拍桌面,说道:「夫君!该如何处置?请下令吧!」

  沙老太爷也是个老江湖了,在玉凤凰轻抚之下,立刻回神,「大家勿慌张,免得中敌人奸计!」转身对李师爷,说道:「你看该如何是好?」

  小卤蛋看在眼里、笑在心头。

  心想道:「叫别人不要慌,自己慌得手足无措。还好意思问别人?看来倒不如问我。」

  李师爷心思细腻,立即分派人手,不动声色检查天然居地板和天花板,果然塞满硝石、硫磺、油料等易燃之物,一着火便不可收拾,想要有活口绝不可能。派到四周探查的弟子,全知难而回,只因所有路口戒备严密,再远一点,聚集大批军马,人等不准进出!

  「这绝不是帮派活动!似乎是要歼灭敌人的军事行动!」李师爷推论道:「敌人心狠手辣,联合官方要把我们一网打尽!」

  小卤蛋心想:「这全是废话,本小爷早说得一清二楚了,还要你罗唆!再不行动,要上火焰山当红孩儿了!」

  众人看着沙老太爷,等着他下令。沙老太爷腰一直、胸一挺、头一抬,雄纠纠、气昂昂说道:「冲出去,杀他个措手不及!」

  「不可!」小卤蛋急忙说道:「这样正中敌人诡计!」

  一时大家的眼光全聚集在这年轻人身上,只见这年轻人长得气宇轩昂,眼神慧黠,说起话来思绪分明,虽然穿着杂工衣服,但不能遮隐他过人的神情。

  「小兄弟!你意下如何?」李师爷问道。

  「如果我是对方,那么你们冲出来可正中我意!」小卤蛋以赌维生,最会猜测对手心意。眼神一转,当然最重要是看一眼他的小仙女。

  只见小仙女满脸专注,加上又是赞许的模样。

  小卤蛋精神抖擞,说道:「你们杀出来,我将把你们当反贼,通通抓了!杀了!」笑了一下,说道:「谁叫你们跳下我的陷井!」

  众家英雄久闯江湖,深知江湖风险恶,经卤蛋一点,哪有不明?

  小卤蛋深知赌徒心理,话该说则说、该止则止。

  李师爷不愧为师爷,能屈、能伸、又能捧,「小英雄!今天你是大功一件!」手拿一张百两银票要交给卤蛋,说道:「你先拿着,日后还有重赏!只是不知小英雄有何妙计?」李师爷急着问道。

  小卤蛋大大方方接过银票,一眼不瞧的拿给春花,说道:「她冒险通报,才是大功一件!这银两该给她。」春花喜出望外,不敢接过,只见小姐点头才收下,果然是「还有大好处」。

  小卤蛋道:「首先宣布宴会到此结束,让无关人员离开,尤其是士绅富商们,还有不会武功的丫头和杂工等,以免伤及无辜!」小卤蛋停顿一下,又说道:「接着让其他小帮派退席,这次行动应该与他们无干才是!」

  说到此,正经八百对着龙门杜氏兄弟说道:「这可要委屈你们了,请贵帮派找两个人乔装帮主、总镖头,喝得大醉,由贵帮几个不重要伙计搀扶出去,看看是否全身而出?」

  小卤蛋又瞄了一眼小仙女,只见小仙女全神贯注,两耳倾听。

  小卤蛋精神大振,接着侃侃而谈:「如果贵帮能全身而退,表示这次行动是针对沙家堡。那么天塌下来,由沙家堡撑着,贵帮不用淌着浑水!」

  小卤蛋叹一口气,老气横秋说着:「可惜是:如此大阵仗!定是想一网打尽!将所有地盘一把抓!不过试试也无妨,只是希望不大。」

  说完小卤蛋恭敬面对沙老太爷与杜家兄弟,说道:「小的大胆猜测、信口胡说,若是说错话,请大人大量,多多包含!」

  众位英雄你看我、我看你,老江湖了,大家心知肚明,讶异的是:眼前这无名小子,看样子才十七、八岁,竟然有如此见解,面对剧变,在生死关头竟有此胆识,难道…。

  想到此,沙若海一步向前,说道:「多谢小英雄!」接着轻握卤蛋双手;可怜小卤蛋感觉像烙红的铁夹子夹住一般,只轻轻一下,卤蛋脸红、脖子粗,若不是小仙女在旁边,早就叫爹、叫娘!跪地球饶。

  小卤蛋虽强忍着,但眼泪也夺眶而出!

  「若海!不可造次!」玉凤凰见此,立即叫道,接着慈祥地抚摸着卤蛋双手,问道:「你没学过武功?」小卤蛋只觉得一股真气像清风吹拂,穿过双手,一直到达心坎里,手也不疼了,全身有说不出的舒服。

  小卤蛋手不疼了,尤其是心中温暖极了,就像以前祖母爱抚一样舒服,突然,心念急转:「不是祖母!是亲娘、是丈母娘!」

  于是沙老太爷依着小卤蛋建议:二更整,将宴会结束,请宾客逐渐离席,派人变装龙门杜家兄弟,并派五批人马乔装宾客,二、三十步为距离,跟随在后,若有变化立刻放烟火为信号,天然居中众位英雄好做应变。

  李师爷运筹帷幄,天然居中有一百六、七十位高手,其中至少三十人,全是以一敌十、敌百的顶尖人物,只要稍有动静,立刻往南杀出,向沙家堡撤退,还有谁挡得住这群出柙猛虎?

  小卤蛋一听,大大觉得不妥,问道:「请问对方有多少人马?」

  李师爷听出弦外之音,立刻说道:「小英雄有何高见?事情紧急,不妨直说!」

  「依我猜测:对方上得抬面最多三、两百人,加上乌合之众至多千人,想要动摇沙家堡和双龙门是不自量力!」

  小卤蛋接着又说道:「可怕的是官兵势力,金陵城中有多少官兵我是不知,但估计总有万人以上。」

  「如果将万人四方围住,一边约两千五,沙家、龙门诸位高手一冲,他们也难挡得住?就算挡住了,但双方死伤定然不轻!」

  「因此,如果让我来筹划:放开一、两面虚张声势。以乌合之众驻守,使各位不往这方面冲。」卤蛋缓一口气接着又道:「然后设个大陷井使各位往里面鑽。若各位迟疑不出,才一把火将各位烧得一干二净!」

  「正是如此!」大家异口同声。

  李师爷说道:「往南是必经之地,定有重兵;往北是龙门地盘,一定也有埋伏;往东是精锐禁军驻防地,又有官衙,马鸣萧萧,正是龙潭虎穴。看来往西较为妥?西边过去三里外尽是稻田,不容易隐藏军马,似乎较为安全!」李师爷分析完了,抬头看一看沙老太爷和龙门杜家兄弟。

  沙老太爷头一点,说道:「就往西方撤退!大丈夫能屈能伸!君子报仇三年不晚!」

  但见小卤蛋头一摇,「西边是不错,但是,一大片稻田,你们也不易隐藏行踪。如果我是敌人,就在西边设下几百个弓箭手埋伏,你们到了稻田中,一无隐蔽,正是个射猎好地方!」

  「我想东边最为理想!我猜他们弄巧成拙,一定猜不着我们往东!」小卤蛋道:「一者:东边是官府衙门,又是禁军驻防地,对手料想我们不会由此撤退。二者:敌人故意在此安排喧哗声,配合着马匹鸣叫声,告诉我们,这不是『虚则实、实则虚』吗?三者:为何其他三方寂静无声?只有东边显示出军马喧哗?更令人起疑!我想这正是此地无银三百两!」

  「如果我料想不错,东方对我们而言最为有利!」

  小卤蛋解说到此,顿了一下,笑着又说道:「何况东边大半是金财神地盘,顺便闹他一闹,让他享受个城门失火,池鱼之殃也不错!」说完哈哈大笑。

  「想不到大祸临头,他面不改色,又分析得合理合情,真是难得!怎么以前没有发现他这个人才。」蔡定石心想,不禁起了爱才之心。

  沙老太爷一方面派两位徒弟准备送客,一方面分配兵器,龙门兄弟前来祝贺,只带有贴身匕首、暗器等,长家伙皆未携带,而沙家人手也几乎如此,分支舵本藏有兵器在密室,但已全数不见,密室中只见易燃之物罢了。

  众英雄暗暗叫苦,但也无可奈何!

  于是由沙老太爷分派:第一批人手三十人,由沙若山、沙若海兄弟率领,皆是擅长暗器与轻功高手,手执短兵器准备杀个措手不及,并且抢下兵器由第二批人手使用。

  第二批由沙老太爷亲自率领沙家堡其他高手,中军押阵。第三批则是双龙门殿后。

  第三批人马是否加入厮杀,依乔装龙门帮主是否安全离去才做定夺!

  「小兄弟!大恩不言谢!你先从大门离去,以免惹祸上身。」众人一时忘记小卤蛋存在,还是蔡定石心细,拍拍卤蛋肩膀,说道:「山高水长,希望有再见时候!」

  小卤蛋面对定石,心存感激,说道:「东边地头我很熟悉,必要时可以带队绕路!况且东边是我猜测,真实情况不明,我怎么可以临阵脱逃?」

  小卤蛋昂起头,又偷瞄一眼小仙女,义正辞严说道:「古代圣人说得好:『临财母狗得,临难母狗免!』这个道理我可清楚的很。」

  此言说出,读过书的英雄好汉想笑又不好意思笑了。只因小卤蛋将:「临财毋苟得,临难毋苟免!」的「毋苟」说成「母狗」了。但卤蛋的豪气干云,人人佩服!这是无庸置疑的。

  事在危急,众人多言无益!小卤蛋安派在第一批,定石轻声对小卤蛋说道:「你紧跟在我后面,千万小心!」又拿一支短剑给卤蛋,这把短剑长只一尺二寸,锋利异常,是定石贴身之物。

  「必要时可吓吓对方。」明知卤蛋不会武功,短剑可能也派不上用场,但关怀之情溢于言表,卤蛋如人饮水,冷暖自知的!

  小卤蛋看一眼龙门帮送来大礼:一箱箱的白银和黄金,笑着说道:「这一大堆的『暗器』,倒是可以好好使用!只是用起来有点心疼罢了!」

  一语惊醒梦中人!众英雄不觉心里叫好!于是众人将金银放入怀中。

  小卤蛋毫不客气,拿了二、三十钿一两重金子,笑道:「一两重对我较顺手!哈!哈!今晚来当个阔气、散财的大员外吧!」

  二更一到,众英雄依计划行事。

  沙老太爷和玉凤凰厅口送客,由商贾员外们先行,小帮派人员随后,沙家派得力部下乔装混杂其中,向前一探虚实,龙门帮也找了两个身材相似手下换上龙门兄弟衣服。其余众为英雄磨刀霍霍,准备大展身手。

  宴会一般而言在二、三更交界,宾主尽欢才会结束,甚至畅饮到三更半夜者,也不在少数。今夜,沙老太爷六十大寿,何等盛大!竟然出乎意料,二更一到就送客。

  金陵城中商贾富豪不明原因,当然不会多问;其他百来个小帮派,眼尖的早瞧出端倪:沙家堡和龙门帮议论纷纷,虽强颜欢笑,但眉毛半锁,一定发生大事!

  心想:「各人自扫门前雪,莫管他人瓦上霜。」何况平日沙家和龙门势大、财大,小帮派难免受委屈。今日若是杀杀两家威风也是不错!另外不长眼的、喝醉的,一听送客,当然意犹未尽、依依不舍的离开。

  只一会儿功夫座上贵宾几乎全数离去,但见四个人端坐筵席,毫无离去之意,沙若山与梅花剑蔡定石一瞧,其中一人年约三十出头,气度不凡,英姿风发,大眼浓眉,身材高大,是熟悉面孔,只比以前多留了胡子。啊!正是呼延璧!

  「兄弟!我找你好苦呀!」蔡定石虎步一前,用力紧抱呼延璧,其他也不用多说了。但见其余三人:原来是正气门门主铁剑郭一堂和夫人鸳鸯剑高子柔,还有一位是帮主妹妹「郭巧巧」。

  正气门门众只有三、五十人,在金陵城中势力微不足道,平日以充当保镳或护守庄院维生。行事倒是「正气」,前些日子帮众酒后与呼延璧一言不和,大打出手!呼延璧未用全力,赤手空拳连续撂倒七八位,其余赶紧报告门主。

  郭一堂倒也识英雄,见呼延璧手下留情,只伤部属皮肉,未伤筋骨,心怀感谢;但人在江湖,也只好与呼延璧动手过招,呼延璧见他招式如名,招招光明磊落,而且只用五、六分力,正是以武会友!

  于是两人不打不相识,呼延璧暂留在正气门中,每天和郭一堂夫妻切磋武艺,功夫相互截长补短,倒是颇有进展。

  郭一堂有一小妹,闺名巧巧,喜好武术,武功高强,更胜大哥一筹,一套「空灵剑法」得自峨嵋女尼,也算是因缘际会。

  「空灵剑法」剑走空灵,力用三分,对敌留情三分,从不赶尽杀绝,正是佛门慈悲剑法!又善使「渡厄金针」暗器,一招「漫天飞花」,一次百只银针,威力惊人。但未在江湖行走,少有人知晓。

  面清秀,心思细密,个性外柔内刚,年二十二,尚未谈及婚嫁,对呼延璧一见倾心,也时常找呼延大哥研讨武学。但呼延璧四海为家,虽知落花有意,流水却不敢有情!巧巧兄嫂看在眼里,哪有不知之理?两人有心凑合,心想:「火候到、猪头烂。这么好的妹婿!哪找?」

  于是,呼延璧在郭一堂夫妻盛情之下,一留再留,也留了一年有余。慢慢地,呼延大哥被巧巧妹柔情所化,想离也离不开了。

  正气门接到沙老太爷六十大寿请帖,门主夫妇当然参加。呼延璧想起五年前往事,与沙家亦仇、亦恩的过节,若想长久立足金陵,总要有个了断,于是也要前往,呼延璧要去,巧巧当然也跟随;铁剑郭一堂夫妻更愿意,筵席中,逢人便介绍这个准妹婿,巧巧又娇羞、又欢喜是不用说了!

  呼延璧见沙家堡有难,一心留下帮忙,呼延璧留下,郭巧巧哪肯离开?于是郭一堂夫妻也留下。

  才要叙旧,忽见前方烟火四起,正是约定报警信号!跟从乔装龙门帮主的密探,纷纷紧急回报:「出去的人不论身份全数被抓,若稍加反抗,则当场格杀!」

  「我方已有数位被杀,包括乔装龙门帮主的弟兄!」「对方黑鸦鸦一片,至少千余人,虽有江湖人氏,但多数是官兵!」

  沙老太爷一听,心知肚明了。「冲出去吧!」一声令下,第一批人先悄悄出发,准备杀个措手不及,忽延璧自愿加入,郭巧巧怎么说也要跟随。

  第二、三批人马合为一批,先放火烧天然居,随后往东撤退,龙门兄弟亲自断后。

  第一批潜行不到五百步,只见约有二百之众,守在前方五十步远街口,个个身穿白衣,手执各式兵器,杀气腾腾!由五位身穿黄衣者率领。往前观看,还有数百名官兵守着第二关卡,更远就看不清了。

  「小英雄猜得不错!这边实力较弱。」沙若山、若海心念一动就要杀出,郭巧巧轻声说道:「诸位稍慢,待我与大嫂先行前进,抽冷放个暗器,伤个几个人,各位才杀出,不知可否?」

  郭一堂深知妹妹「渡厄金针」的威力,夫人鸳鸯剑高子柔亦可自保,点头说道:「小心!」呼延璧本想反对,但郭一堂已经答应,他也不好再说什么,只是关心写在脸上。

  巧巧一瞧,早和呼延大哥心意相通,头一点,已代表一切。事有巧合,今夜赴宴,巧巧怕呼延璧与沙家恩怨难解,甚至动起手来,所以平时只带一包百只金针防身的她,今夜全数带上,共有十包,而且针上浸上麻药。

  大嫂一招「刘海撒金钱」,一手金钱镖,十分管用。而且铜钱取之不尽、用之不绝,倒也十分方便!

  众英雄躲在暗处,姑嫂二人缓步前进,守卫一见两位美女走向前来,猪八戒所见全是美女!何况郭巧巧长得清秀、标致。

  黄衣者率人向前,正想轻薄一番,忽见巧巧纤手一扬,一招「漫天飞花」金针闪闪,漫天而至!高子柔双手连撒,也施舍了二、三十个铜钱。

  活该这帮人倒霉!只因色心起,戒备心大弱,前进者二十来人,包括黄衣人无一幸免,一时哎叫声四起。众英雄立刻冲出,抢下兵器,快步冲向前去,一会功夫,如秋风扫落叶,二百人伤的伤、逃的逃。沙家英雄只有三个人挂彩。

  抢下一大堆兵器,众英雄各取所需,呼延璧手执长枪,枪花一抖如虎添翼。沙家兄弟一想:「果真是乌合之众!绣花枕头,草包是也。」

  「小卤蛋猜得真准!但愿前方官兵也是如此!」

  沙家兄弟一瞧前方官兵,约有三百之余,心想既然行踪已现,不用再躲躲藏藏,一声令下,众英雄往前杀去,这批官兵虽非精锐,但也是久经沙场的老油条!动起手来比前一批江湖人士碍手碍脚多了。

  此时,忽见前方紫色焰火四起,众英雄明白这是对方联络信号,事不宜迟,大家奋勇杀敌,但对手人数是己方十倍,又非乌合,倒颇费一番手脚。

  这时,一批生力军加入,正是沙老太爷率领沙家堡其余高手到达,这下官兵可遭殃了。官军个个武艺平平,靠的是人数优势,以十打一,加上平时所练习的小组攻击与防守技巧,尚可支撑片刻。

  但沙家堡百位高手到达,个个生龙活虎,不一下子官兵溃不成军。沙家堡也伤了十多位,两位伤重命在旦夕。

  沙家堡众英雄趁胜追击,一直往东前进,势如破竹。小卤蛋和三位高手一路上随手放火,只要是金财神产业,势力,一个也不放过!倒也制造不少混乱。众英雄心知:再冲个二、三里路,过了东门「潮音桥」,一切海阔天空,对手无可奈何了。

  众英雄往前过了数个街口,个个停下脚步,神色严肃盯着前方百步远,静待沙老太爷指挥。

  沙老太爷仔细一看,心也冷了大半,真正棘手的就在眼前:一百位弓箭手排在前头,分成两列轮射,手持的是强弓,射程至少百步远。

  一百位盾牌手,手拿大砍刀,配合身边百名长枪手,联手威力加倍。更利害是:最后方五百步远,有二百铁骑,连人带马全是厚重盔甲,刀枪难入!这五百人正是禁军精锐,最是难缠!

  突然,铁骑后方绿色红色焰火大起,直入云霄,任何人皆知:这是通知大队人马到达的信号,不要多久,其余三方面精锐必然合围,到时插翅难飞了!

  事到临头,如马入狭道,不容回头了,众英雄一手持兵器,一手执门板、桌面、板凳用以敌挡弓箭,究竟身体是肉作的,可挡不住强弓、利箭!

  沙老太爷面临生死关头,英雄本色毫不含糊,正要下令带头冲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