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灵魂附在另一个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个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陆离,那些都是你不曾拥有,却极致渴望的世界......
当前时间:2018-11-18 12:31:40
  1. 爱阅小说
  2. 都市
  3. 梦潇潇路迢迢
  4. 第三章 牢记父命

第三章 牢记父命

更新于:2018-03-17 21:52:46 字数:3682

字体: 字号:
  舒婷拉着刘春林一起在外面的餐馆吃了饭,之后他便把舒婷送到了她的宿舍楼门口,然后独自离开。

  在回宿舍的路上,刘春林一直都在思考着一个问题:他是应该接受和舒婷之间的感情,还是该谨遵父亲的教诲,先把感情放在一边,全心全意以学业为重?

  此时的他,大脑是一片空白,显得有些心事重重。他感到很矛盾,不知道自己该作何选择?他的大脑像一部播放机一样,不断地重复着昔日的种种片断。

  一方面是父母深深的教诲和永久的期望,他绝对不能辜负,他是他们大山里第一个考上北大的大学生,他在学校的一举一动都会在老家奋受关注。他不知道刚入校就开始谈恋爱会不会影响到自己的学业?会不会遭到父母的反对或乡亲的不理解,而沦为别人谈论的话柄。他不能这样轻易就破坏了好不容易在乡邻之间建立起来的良好形象。想到此,他的意念似乎在他的大脑里占了上风,顿时让他变得坚定起来。

  另一方面,每当看到舒婷对他微笑的脸庞,看到她那一头乌黑飘逸的披肩长发,听到她那清脆悦耳的甜美声音时,他都会被她那似水的柔情所感化。这种柔情能够像水一样,绵绵地渗透他的骨髓,渗入他的血液,然后流遍他的全身,融化他的心灵。每每想到此,他那强烈的意念又会化作乌有,顷刻间在他的脑海里烟消云散。

  正当他为此事感到犹豫不绝,一筹莫展之际,他的脑海忽然又划过另外一些问题:他和舒婷之间真的那么相互了解吗?舒婷又是真心的喜欢他吗?她了解自己的家庭背景和成长经历吗?即使她喜欢,而她的父母又能接受自己吗?如果她知道自己来自偏僻的大山,而家里又很贫穷时,她会不会嫌弃自己呢?

  刘春林对自己提出的这些问题,连他自己心里都没有准确的答案,所以他决定还是顺其自然的好,不必过早的下定论。在自己的心结刚刚被解开之后,刘春林深深地吸了一口气,顿时觉得心里轻松了许多。

  刘春林回到宿舍,已经是下午快两点钟了。他随手推开门,发现洪强正坐在电脑桌前玩电脑游戏,而袁志清还躺在床上睡午觉。

  洪强见刘春林这么早就回来了,打趣地问道:“刘大帅哥,还是你有魅力啊,美女都主动找上门来请你吃饭了,兄弟我什么时候才有这个福份哦?”

  刘春林笑道:“你别泄气啊,说不定明天就轮到你走桃花运了,俗话说风水轮流转嘛。”

  刘春林一说这话,马上就把洪强给逗乐了,他立即接着说:“呵呵,这话我爱听,但愿我的爱情能早日到来!”

  他们两人的谈话,把正在睡午觉的袁志清给吵醒了。这小子最爱开玩笑了,他一看到刘春林进屋,就立马开起他的玩笑来了:“春林,美女请的饭一定很香,很好吃吧?我现在都还闻到了你身上的一股菜香味呢。”

  他说这话时,显得是极为幽默,语气中还带有特别搞怪的表情,而且还做了几个十分滑稽的动作,感觉特别好笑。他话音刚落,就把洪强逗得是哈哈大笑起来,只见他笑得是前俯后仰,半天合不拢嘴。

  此时的刘春林也被他的话给逗乐了,但他还是强忍着不笑出声来,回答道:“你小子真是卓别林转世,没事就会穷找乐,专拿别人来开玩笑。”接着他又话峰一转,继续说道:“你们怎么没去打篮球啊?”

  提起这个,袁志清就显得相当无奈。只见他立即转换了一种表情,故意降低了嗓音,唉声叹气地答道:“哎!我们没有美女陪啊,打个球也觉得没意思。”

  此人可真是个笑星转世,此话一出,又引来一阵哈哈大笑。

  相对于男生宿舍,女生宿舍显得却要安静的多。

  舒婷一走进宿舍,便倒在了自己的床上,只见她睁着双眼,脸上带有一丝喜悦,一言不发地躺在床上。

  萧静见她一回来脸上就挂着一些笑容,而且显得还有些不好意思,于是就半开玩笑地说:“舒婷,你怎么啦?看你进来一句话也不说,而且脸上还带着笑容,是不是有什么喜事啊?”

  舒婷有些心不在焉地答道:“我能有什么喜事啊?你可又别在这瞎猜哈。上次在教室你当着那么多同学的面还那样说,搞得我怪不好意思的。”

  萧静见舒婷又提起了上次的事,有些理亏地回答说:“哎呀,上次的事我回来不是已经向你道过歉了吗?就不用再提了吧。”说完,她又思考了片刻,脸上挂着一丝笑容接着问道:“舒婷,问你个事?你是不是真的很喜欢刘春林啊?”

  舒婷还没来得急做任何思想准备,见萧静又提起了这个问题,于是有些不耐烦地解释道:“谁说我喜欢他啦?我和他只是好朋友关系,并不是你们想像的那样,你们可不能乱说哦。”

  舒婷说这话时,可能连她自己都骗不了,又怎么能骗得过天天与她朝夕相处的室友呢?这也许就是很多女孩子口是心非的本能吧。

  听到她们两人正在谈论舒婷的事,室友王晓红也接过话来,道:舒婷,大家都是成年人了,你喜欢就喜欢罢,这有啥呢?有什么好害羞的呀。”

  见一般很少多事的王晓红也这样说,萧静就更来劲了,她继续说道:“是啊,我觉得晓红说的有道理。喜欢一个人,这本来就是很正常的事啊,况且我觉得刘春林还算不错。”

  听萧静也这么夸奖刘春林,王晓红睁大了双眼,连忙问道:“啊?萧静,原来你也喜欢刘春林呀?”

  见引起了大家的误会,萧静一下便羞红了脸,急忙解释说:“你在乱说什么呀?我才不喜欢刘春林呢,我只是随口说说嘛。”

  “我还以为你也喜欢他呢?看你们两个说起他来都觉得挺不好意思的,呵呵。”王晓红打趣地说道。

  一向爱开玩笑的萧静看到王晓红在拿自己开玩笑,于是不甘示弱地反问道:“晓红,咱们班的帅哥那么多,你看上了哪一位啊?”

  此话一出,萧静和舒婷同时将目光转向了王晓红,并露出了一脸得意的表情,用种很期待的眼神等待着王晓红的回答。

  王晓红见她们都眼巴巴地看着自己,脸不由的也红了起来,很不好意思地回答说:“我一个也没看上。”于是她转过身去,坐到了宿舍的椅子上,好像是在故意回避她们的问话。

  见王晓红坐到了椅子上,明显的是在回避自己的问话,于是萧静连忙笑着说:“切,我们才不信呢,你骗谁呢?呵呵。”

  说完,女生宿舍里也响起了一阵优美的欢笑声。

  在美丽的大学校园里,不管是在宿舍、教室、还是在学校的任意一个角落,到处都充满了同学们的欢声笑语,处处都洋溢着青春的喜悦与活力。那里没有忧伤、没有欺诈、没有剥削与压迫,有的只是一块纯洁无暇的心灵净土,即使在岁月的车轮辗过之后,留下来的痕迹里不再是那悲伤的泥泞,而是一段令人永远无法忘却的壮志情怀。

  在北大校园这块神奇的土地上,常年被众多美丽灿烂的光环所笼罩,这里每一粒播下的被精心挑选的种子,都能够在全国知名教授的精心培植下,健康成长为祖国的栋梁之才。他们不仅将成为祖国的骄傲,也将成为我们中华民族的骄傲。

  而刘春林正是那一粒被精心挑选出来的种子,他也将在北大这块肥沃的土壤里茁壮成长,并立志要成为祖国的栋梁之才。在得知自己考上北大的那一刻起,刘春林就曾在心里暗下誓言,一定要继续刻苦学习,努力掌握最先进的知识和技术,成为一名对祖国有用的高科技人才,不但为自己争光,也为父母和祖国争光。这就是他的伟大宏愿,一辈子都不会改变的宏愿。

  自从刘春林来到北大校园读书以来,他一刻也没有忘记为实现自己的伟大愿望而努力奋斗,一刻也不敢忘记父亲曾经对他深深的教诲。他几乎把所有的时间和精力都放在了学习上,所以他才能成为目前班里最优秀的学生之一。

  人们常说:有付出必有回报。而这句话已正好印证在刘春林的身上。从前他的努力付出,换来了他如今丰盛的回报,顺利的考取了北京大学;他也相信他现在的辛苦付出,必将换来日后更加丰盛的回报。所以他坚信,他的一切努力都是值得的。

  刘春林读书的刻苦,在他们全班那是众所周知的事情,不管在课内课外,只要他一有时间就会抱着书本在那里认真学习。正因为他的刻苦努力才换来了他如此优异的学习成绩,也换来了老师和同学们对他的信任和尊敬。

  因为刘春林来自大山,来自一个十分贫穷落后的地方,他从小饱受磨难,经历过生活的种种艰辛。以前在老家上学的时候,他每天都要背着那个沉重的书包,翻山越岭的走过二十几里的崎岖山路去上学。曾经他那双嫩稚的小脚,经常被磨出一个个又大又红的血泡,轻轻一动还会往外冒出许多鲜红的血丝,令他非常疼痛难忍。

  在开学那天,父亲送他来学校报名的时候,在一个不经意的瞬间,他曾仔细的观察过父亲。他猛然发现,父亲的额头上又增添了几道深深的皱纹,他的头上又不知不觉得添了许多亮闪闪的银发,他还是穿着三年前他五十岁生日时,母亲特意为他订制的那套目前看来有些土气的宗色西装。看起来,父亲显然已经苍老了许多,今年五十三岁的他,看起来足足有六十多岁。这本不该是属于他的年龄,是岁月的沧桑过早夺去了他的青春,让他提前步入了老年人这一行列。岁月的车轮在他的身上,留下了一道又一道深深的痕迹。

  俗话说:穷人的孩子早当家。正是有了这些非比寻常的经历,才让刘春林变得更加坚强起来。现在的生活是他从小做梦时都想得到的,他没有理由不好好珍惜这来之不易的学习机会。

  不论是在教室、图书馆、操场、或是校园内每一个安静的角落,都能看见刘春林孜孜不倦、刻苦求学的独立身影。从他的身上,折射出来的不仅仅是一份责任和孝心,更能体现出一种自强不息、勇往直前的宝贵精神。他这种无形的精神力量,正不断地鞭策着他向前奋进,也在不知不觉中影响着他身边的人。

字体: 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