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灵魂附在另一个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个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陆离,那些都是你不曾拥有,却极致渴望的世界......
当前时间:2018-11-20 19:29:41
  1. 爱阅小说
  2. 历史
  3. 唐朝娱乐
  4. 03章 说书人

03章 说书人

更新于:2018-03-16 17:14:21 字数:2245

字体: 字号:
  自古以来狗仗人势看人低,李途犯不着撂那两句狠话。更何况这个大唐虽然变了模样,没有记忆中一点颜色,让未来人无一点用武之地,但是李途自觉要做的,至少也是这大唐独一份的吧。

  到时候,吃亏的自然不是自己。指不定有些人后悔去吧!

  ‘醉仙楼’是之前李途去应聘的另外一家食铺,亦或者说是酒楼。好在不是每家小厮都是如此,一番通报李途安安稳稳的见着了酒楼的掌柜。

  这酒楼掌柜倒也好说话,也没上来就要把李途赶走。等李途一番描述说完,那掌柜的不由的笑了笑。

  “郎君说的倒是个好主意,也是个无本的买卖。倒也不无不可!”掌柜顿了顿道:“只是这银钱又该怎么算呢?”

  来了……

  就算掌柜的不提,这也是李途最为关心的地方。当然,这掌柜的提了更好,早在想到的时候,李途就已经考虑好要怎么做了。

  “掌柜的看这样可好,这一上来,小子分文不取,且看看成效!”抿了抿嘴李途继续道:“至于后面的…若是生意稍见起色,那茶水费分润小子两成可好?”

  “要两成?你倒是口气不小。”掌柜的忍不住笑了笑:“也罢也罢,只要你能让我这生意稍有起色。两成也不无不可!当然,只限这茶水费。”

  其实这掌柜也不信李途所说,在他看来光凭那嘴上的功夫,如何能从食客手里掏钱?不过好在终究是无本买卖,可有可无。对于掌柜的来说,生意若是好了,那皆大欢喜。若是不好,又不用掏钱,何乐而不为。

  只不过是尝试一二而已。

  何况能使生意起死回生,两成的茶水真的多吗?

  李途要的就是这种效果,听见这掌柜答应,也觉得欣喜!对他而言缺乏的就是一个机会,只要这机会要来了,李途就有十足的信心。

  此刻正值晌午,酒楼一片忙碌。

  李途而听着楼下的呼喝声,心中一动向着掌柜说道:“小子要的也简单,择日不如撞日,要不掌柜的咱现在就开始试试?”

  “唔?郎君信心十足嘛。”展柜的点了点头:“也好,就试试吧。”

  说完向着外面吩咐道:“来人,去搬张长桌放到楼下大堂里去。”

  值得一说的是,这桌椅板凳之类的东西在这个大唐早就不是什么稀罕的物件了,据说从鲁班祖师那就流传下来的东西。这一点让李途好不遗憾,反正不知道这个世界的鲁班从那弄的,这若是没有鲁班,咱也可以冒充一下鼻祖不是…好歹打个家具,也还能发财。

  掌柜说完话,这才回过头来看着李途道:“郎君看看,还缺些什么?”

  李途眼神扫视一圈,目光落在了桌子腿上道:“掌柜若不嫌弃,这垫腿的物件给我可好。”

  “又不是什么稀罕的东西。”掌柜轻轻点了点头:“且抽去就是了。”

  说完,帮着李途把桌子腿给抬了起来。

  拾起垫桌子的木块,李途行了礼这才推门出去下了楼。

  眼见李途离开,这掌柜的不由自言自语:“这郎君也是个妙人,一般人倒也想不出来这样的法子。罢了罢了,且看看吧,指不定也还能给我醉仙楼带来什么转机呢,唉…除了晌午,这生意一天不如一天了啊。”

  且说李途抄着木板下了楼,只见楼下食客两两,倒也不算少,但是若说与之前李途被赶出来的那铺子相比,还真相差甚远。当然也正因为此,面对李途的说辞这掌柜的才愿意尝试,不然说不定还没有这个机会。

  李途眼神扫视了一圈,眸子中闪现着自信。虽说这食客中大多衣着华丽不比李途这寒酸摸样,但是李途可没有一点羞于见人自行惭愧的心思。

  搭眼一瞅,就看见掌柜吩咐好的桌子,放在了大厅的空地上,桌上还放着一碗茶水。也难为小厮费心!

  李途信步朝着那桌子走了过去,来到那桌前端起茶水抿了一口,顿时只觉得身上暖和了一点。毕竟酒楼里虽然暖和不比外面,但是李途身上毕竟是衣衫单薄。

  一口茶水下肚,李途这才把茶碗放在了桌子上,这刚放下碗,忽然间拿起那垫桌子腿的木板,狠狠的砸在了桌面上。

  ‘啪’一声轻响,顿时间酒楼里一片戛然,几乎所有的目光都集中在了李途的身上。有几个眼见李途衣着寒酸,这眸子里还多有不悦。

  眼见这些人神情李途连忙道:“各位郎君贵人请了…惊着诸位还望海涵。”

  有食客不悦说道:“我等正在吃食,岂可让你这小人惊着。这酒楼倒是什么人都能进来,若不给你说法,少不得让你受点皮肉之苦。”

  “这位郎君海涵,海涵!”李途连忙赔笑说道:“动静大了些,还望勿怪!实在是小子之前偶然听到一番故事着实精彩,今天忍不住借着醉仙楼的宝地,想与大家分享一二。”

  “哦?什么故事,说来听听!”

  唐朝人生活匮乏,搁在这变样的唐朝也是一样。一听李途的话语,顿时有人来了兴致。

  也有人道:“可不要那家长里短的,拿出来信口胡诌!”

  这句话,顿时惹得众人一阵哄笑。

  李途也报以微笑,看看众人模样,却觉时候到了忍不住拿起长板又摔在了桌子上,这才张嘴说道:“诸位且听我言,话说贞观二年长安城外有一名寺,乃叫化生寺。寺内有一高僧,名曰:玄奘,俗家称:陈祎……”

  要说这无本买卖,光靠嘴就能挣钱,那只有这说书无疑了。而之前李途与掌柜谈的,也正是说书这个职业。

  纵然是这个大唐与记忆中的不成样子。但是依旧没有说书这个职业,把说书这个不符合时代的东西给搬出来可谓是老妪一言点醒。

  以李途的见识,相信在这个娱乐匮乏的唐代,说书绝对是一个有前途的职业。

  当然,在来到大唐之前,李途并没有说过书,甚至没能听过说书。但是后世信息那么发达,耳目渲染。做做样子,还是能作出一二的。

  何况,西游记这故事,那可谓是家喻户晓。李途自然能手到拈来!虽然多有出入,相信肯定能掀出一片别样的风采。当然,这张嘴说这西游记的时候,李途也多有思量二番。最终才决定拿出删改版的…

  也正因为此,这个别样的大唐,再一次发出了别样的声音。

字体: 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