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灵魂附在另一个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个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陆离,那些都是你不曾拥有,却极致渴望的世界......
当前时间:2018-12-13 12:44:35
  1. 爱阅小说
  2. 都市
  3. 科学者之我就是天才
  4. 契子 父母的泪

契子 父母的泪

更新于:2017-09-04 21:11:44 字数:2603

  闷热的八月,知了扯着嗓子在叫喊着。

  这一天晚上,仍旧很热。但对王涛来说,他的心在这一年早就凉透了。

  王涛坐在叔叔的车子里,望着车窗外闪烁的霓虹灯,一言不发。不仅如此,车子里的其他人也不吭声,车里的氛围此时显得很尴尬。

  两个月前,王涛参加了高考,原本他以为他能考个很不错的成绩,考前,家里的亲戚都过来给他送考。

  考试结束后,他疯玩了好几天,只等着成绩出来,甚至他从来没把这次考试当回事。但现实却给他当头一棒,他,只考了四百多分,除去其他因素,这不是他的水平,况且,这次他连本科分数线都差几分。

  高考出榜的那几天,拿到成绩的王涛把自己所在屋子里,什么话也不说,不吃也不喝,好多人都来劝他,但是他依旧如此。

  三天后,父亲怕他出了什么事,不得已,用钳子撬开了房门,他躺在床上,卷缩着身体睡着了,眼睛肿得像馒头一样。

  后来,父亲打算让他在复读一年,但是他拒绝了,没有一丝考虑,因为他不想走初三的后路,他不想历史重演,更不想因为复读在给家里增加负担。

  再后来,他选择了上专科,而今晚就是坐火车前往学校的日子。

  宿城,一个小的不能在小的城市,;南昌,一座英雄城市。一个在北方,一个在南方,想隔着几百公里,此时,王涛就把这两个城市紧紧的联系在自己的身上。

  叔叔的车子还在来着,王涛依旧一言不发望着车窗外的景物,整个车里仍就没有人说话。

  十分钟后,车子已经停在了宿城火车站的车道上。

  火车站的照片广场,十几个大妈随着音乐的跳动扭动着身体,广场两边的座椅上,人群三三两两的坐在椅子上,有的在聊天,有的在看着大妈跳舞,有的在玩着自己的手机,全然的全神贯注。

  车里,车已经停下,在停下的那一刻,母亲打破了无言的尴尬。

  “涛涛,你真的不让你爸和你一起去学校吗?这么远的路,你一个人行吗?”母亲担心的说到。

  王涛没有马上说话,半晌,王涛没有说话,不多时,他拉开了车门说道。

  “妈,真的不用了,我自己一人可以的。”

  说完,王涛下车朝后车厢走了过去。

  母亲听到后没有再说什么,而是把眼光投向了车里的父亲,她希望父亲能说几句话,但是父亲无言,只是在叹气。

  母亲话比较多,而父亲则沉默寡言,但在那一次撬开房门看到王涛如此伤心的后,母亲在他面前话变少了,而父亲则更加沉默寡言。

  收到大学录取通知书时,全家人都没说什么,没有激动,没有兴奋,也没有朋友的祝贺,更没有亲戚们的夸赞。

  按这边的习俗,家里有小孩考上大学,家里会大办酒宴,并且邀请亲朋好友一起庆贺。家里人提出来时,王涛拒绝了,他感觉这很丢人,没什么好办的,而父亲则极力要办一次酒宴。

  酒宴那天,王涛在家里没有去,而父亲则喝的酩酊大醉。因为他心里真的很高兴,他一直再喝,谁都没办法拦着,那天,面对喝醉的父亲,王涛一言不发。

  王涛拉开了后备箱,一件一件的往外面搬行李,父亲也走下车,帮忙搬着行李。

  之后,叔叔把车停到了停车场,在车里等着父母。父亲什么也没说,直接搬起最大的行李朝检票口走了过去,母亲跟在后面,王涛也跟了过去。

  到了检票口,王涛出示了车票和身份证之后,走进了候车室,而父亲和母亲却被挡在了外面。

  “对不起,没有车票你们不能进去。”

  “我儿子上大学,我们送他上车,很快就出来。”母亲听到慌忙说道。

  “不好意思,这是规定,我们也没办法。”检票员说道。

  此时,母亲想要再说,就听见父亲开口说话。

  ““麻烦你通融一下,我们很快就会出来,我儿子上大学,又是第一次出远门,还拿了这么多行李,我们送上去,马上就下来。””父亲笑着对检票员说道。

  检票员看了父亲一眼,又看了我一眼,说道。

  “好吧,但是你们不要太久。”

  “好的好的,我们送上去很快就出来,谢谢你,谢谢你。”父亲依旧笑着,并且不住的对检票员道谢。

  候车室总共两层,往北去的在一楼,往南去的在二楼,由于通往二楼的电梯坏了,父亲只能扛着行李,一步一步的往二楼走,母亲则跟在后面。

  八月下旬,大一新生开始往学校赶,这里也一样。

  二楼人山人海,一点下脚的地方都没有,而且大多都是学生,没办法,父亲母亲只能站在楼梯里,显得很吃力。

  “尊敬的旅客,开往南昌方向的K***次列车已经进站了,请乘坐K***次列车前往南昌方向的旅客准备检票进站,进站后请通过天台到3站台检票上车。”十几分钟后,广播里面响起了王涛要乘坐的列车信息。

  “爸,妈,你们把行李给我,你们回去吧,送到这就行了。”

  父亲扛着行李在楼梯口站了十几分钟,身上的衣服都已经湿透,心里有些心疼了。

  “没事,要上车了,有吧。”父亲话不多,说完就径直的走了过去。

  “走吧,涛涛,就让他把你送上车吧。”母亲说完跟了上去。

  王涛没有说什么,走了过了。

  不一会,三人已经到了车厢门口,这里,父亲已经没办法进去了,王涛接过了行李。

  此时,一阵无言。

  王涛想说什么,却没说,转头走向车厢,刚到车厢前,王涛转头对母亲说道。

  “妈,我走了,你和爸保重好身体。”

  “放心吧,你不用管我们,你自己照顾好自己,多吃点东西,别不舍得花钱。”此时的母亲留下了眼泪,哽咽了起来。

  王涛没有和父亲说话,转头走进了车厢。

  专科的通知书发下来很晚,使得王涛买票的时候车票已经不多了,所以王涛只买到了硬座票。幸好座位靠近车窗,使得深夜他能靠在车窗前小睡一会。

  车厢里人很多,王涛拿着这些行李很费劲的一步一步向前挪动着,寻找着自己的座位。

  没多久,王涛找到了座位,放好了行李,望向了车窗外的父母。

  父母没有离开,依就望着车里的他,而母亲依旧在哽咽。

  突然,他透过车窗的灯光,看到了父亲脸上的泪光。

  这时,车厢里,座位上,他终于忍不住,眼泪一颗接着一颗往下流,他擦了一遍又一遍,可是越擦越多。

  从小到大,父母对自己付出了太多,不仅仅是他们的清楚年华和梦想,更多的机会他们都为了自己放弃了。现在母亲两鬓已白,父亲背部佝偻,父母对自己的期望很大,而自己却一次又一次的让他们失望。

  高中三年间,王涛经历过全校第一的辉煌;经历过选错课业的遗憾;更是经历过浪费时光的无为。三年他经历了太多,也失去了原本的大好时光。

  火车缓缓开动,父母的身影渐渐消失,王涛依旧在流着泪。

  “爸,妈,你们等着。我一定会让你们过上好日子的。”王涛擦干眼泪心里暗暗发誓。

  车子往南行使着,王涛靠在车窗前看着看着,睡着了。

  PS: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