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灵魂附在另一个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个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陆离,那些都是你不曾拥有,却极致渴望的世界......
当前时间:2018-12-19 23:33:56
  1. 爱阅小说
  2. 都市
  3. 长发短发

更新于:2006-03-11 13:43:00 字数:2301

字体: 字号:
长发短发目录
共11章
  

  阿城说,你是个流氓。

  我“啊”地大叫了一声,然后很委屈地看着他。

  然后阿城续说下去。他说,你总是不停地用那种很浓很浓的伤感欺骗别人,让别人跟你一起受伤。

  然后我笑了。

  我总是把自己当做一个很爱笑的孩子。

  尽管我已站在20岁烟雨蒙蒙的太阳底下。

  我问阿城,我说旭儿现在好嘛?

  阿城很认真地看看我,然后笑了笑。

  他的笑容很好看,比我笑起来还要好看。尽管大多时候我笑得都很像哭。

  阿城的笑容很成熟,就像九月里满地金黄的稻穗似的,让人觉得很安稳,很有内涵。

  我说,城,你们什么时候结婚啊……~~~?

  阿城说,你怎么也变得这么俗了,动不动就说结婚啊结婚啊。

  靠!我轻轻骂了一句,你就不俗。

  阿城忽然叹了一口气,说,你不懂的,毕竟你还在学校,毕竟你还能拿着父母的钱纸醉金迷。可是我已经不一样了,倘若我连自己都照顾不好,又怎么去照顾一个想要托付于我的人?

  要么就说你丫才是一俗人儿。倘若旭儿真的那样在意钱,又何必选择你。

  是啊~~~~~~~ 阿城的声音里弥漫着倦意。

  银盘似的月从远方升起。

  把清冷的色彩投向被风吹过的草地。

  长长的草在风中轻轻挥舞,

  荡漾起幻海浮萍。

  一瞬间我仿佛看见旭儿正坐在月光下安静的草丛里,

  嘴角挂着一丝甜蜜的笑意。

  或许是月光太浓,

  银白色的夜空,

  似乎编织着一个新鲜的梦。

  只是那梦却是属于别人的,

  永不会降临到我头上的那片天空……

  “天若有情天亦老。

  或许在我们垂垂老矣之时我们仍有情,

  只是现在的我们,

  却早已迷失在惘然的狂潮。”

  镜子把这段话发进我的E—MAIL。然后在文章结尾发了一张照片过来。

  照片上的她正在电脑前擦掉眼泪。

  “既不回头,何必不忘。”我忽然想起这句很熟悉很熟悉的诗句。

  “何必呢。”我敲响键盘,把思想变做数码传递到电脑上去:“既然无缘,又何必说出那样淡淡的若有若无的誓言。又何必掉下那许多无辜的眼泪。”

  “半醉半醒间,

  秋叶飘落。

  顺一顺长发,

  原来对你的思念已度过春夏。

  而那记忆,

  却如,

  枫叶秋丝,

  消逝在指间……”

  镜子打过来的蓝色宋体字清晰地显现在我面前。

  我不禁苦笑了一笑。我早就说我的笑跟哭似的,甚至比哭还要让人忧伤。

  “头发的成长就像思念,

  当你被压的无法喘息的时候,

  就剪一点点,

  然后让思念蔓延吧。”

  E—MAIL信笺带着翅膀在电脑屏幕上越飞越远。

  我的喉咙却仿佛被什么东西噎住了似的,一口气徘徊在胸口怎么都不肯离去。

  好无聊啊~~~~

  我深深地伸了个懒腰。接着直接拔掉了电脑的电源。

  眼前尽是漆黑的一片。

  原来,

  夜已深了,

  我却忘记了点燃灯的明亮。

  暑假结束了。

  我又拎起大包小包重新踏上去往学校的路。

  下了公车环顾四周,然后恍然大悟似的“哗”了一声。

  路边的法国梧桐长得这样高了嘿,一株一株排列整齐,就像参加军训的新生似的。

  故地重游。

  我自嘲似的笑笑。

  “我第九流的大学~~~我又回来了。”

  我夸张地叫了一声。

  然后我听见很熟悉的一个声音从我背后传过来,“徐岩枫,快给本小姐滚过来。”

  当我认出声音的主人是刘丹的时候我偷偷叫了一声:“完了,这次我定要糟这厮毒手!”然后我转过身堆起满脸笑容特亲切地说,哎呀怎么是您老大人来了呀。您说您来怎么早跟我打个招呼啊我好开个大奔来接您。一边儿说我就一边念叨我说这一暑假我这脸皮可真是更厚了,说慌都不带脸红的:我要真有一大奔我还坐公车来干嘛,我真他妈有病。

  但是说慌不要紧,只要能保住小命我就是说再多的慌那也值得。果然等我一说完刘丹那边利马笑语嫣然,“我可不敢劳你大驾,回头仰慕你那群小妹妹可得来找我拼命。”

  “刘丹晴天大小姐明鉴,小人冤枉啊~~”我演戏般跟她搭了阵腔,准备往回走。刚走了不两步却又倒回来,提起她的行李,苦笑一下说咱们走吧。

  刘丹哈哈大笑,说你真乖。

  我一边频频点头一边心想:还不是被你压迫习惯了。我就是那苦命的小民工啊!!!

  傍晚镜子打电话来的时候我正站在教学楼顶听着音乐吹晚风。

  其实平时的我很简单,除了偶尔做梦开开大奔做做首长,平时一共就俩爱好,一个是坐在一个特安静的地方听着音乐写东西,另一个就是一个人站在风很大的地方吹风。

  从前镜子就曾说过我,说我是低智商生物,每天看着眼前一点点小小的快乐就忘了自己是谁了。

  每次听她说这话的时候我的特别心疼。但是我又不知道该怎么为自己辩白。

  镜子在电话的那一边特平静地对我说,枫,我在楼底仰望你,却只看见了淡红色的天空下盘旋在你身边很浓很浓的哀伤。

  我哦了一声。JAY的声音正在我耳边唱到那句“为什么这样子,雨还没停你却撑伞要走。”然后有一只白色的飞鸟从我面前从容飞过。夏末秋初的云总是飞得特别低,那只鸟就从重重叠叠的云层中间穿过去,消失不见。恍惚间我仿佛听见那鸟在离开前曾经轻轻叫道:“寂寞呀寂寞。”可是八楼的空气是那么高那么安静,似乎从来都不曾波动过。

  接着我听见镜子说,枫,倘若安静的路途你都已经走得厌倦了,那么请你回到我的身边,让我找到我的天堂。

  我说猫儿啊该忘的你还是忘不掉吗?

  镜子说,那么,你都忘掉了吗?

  我说,忘了,该忘的和不该忘的,我全都忘了。我已经忘了我是怎样认识你,怎样爱上,怎样丢了你,最后怎样忘了你。

  镜子说,倘若你真的都已经遗忘了,为什么,还记得你曾经遇上我爱过我?

  我无言。

  镜子说徐岩枫你再陪我坐一次公车吧。一次就好。

  

  起点中文网 www.cmfu.com 欢迎广大书友光临阅读,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起点原创!

字体: 字号:
长发短发目录
共11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