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灵魂附在另一个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个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陆离,那些都是你不曾拥有,却极致渴望的世界......
当前时间:2018-11-15 17:01:06
  1. 爱阅小说
  2. 玄幻
  3. 激斗王者
  4. 第一章 富家阔少

第一章 富家阔少

更新于:2018-03-18 09:40:02 字数:2123

  清晨,繁华的张王城又迎来了热闹的一天,充满了和谐,而此时,个不和谐的点出现了,一群人正在围观六名壮汉对峙一名中年男人,六名壮汉穿着宽松,袒露胸膛,而中年男人却一身墨衣,留着八字胡。六名壮汉身后站着一个衣冠华丽,手拿折扇,年龄约十五六岁的少年,此时少年正一脸戏谑的看着被截住去路的中年男人,而中年男子自始至终从未有过任何动静!

  旁边的众人看着,纷纷小声议论道:“这人谁啊,竟敢顶撞张家小少爷?”

  “是啊,是啊,这人一定要完了!”

  ……

  原来,那六名壮汉是张王城一大王族张府的下人,而人们说到的小少爷便是王府的小少爷张鑫,因为张乃此城国姓,也看得出张府在张王城的地位举足轻重!

  而发生这件事的原因是因为中年男人走在街上,正好不偏不倚的撞上了张家小少爷张鑫,张鑫本就是张府最小的儿子,张府现任家主又对张鑫宠溺万分,所以出门也给了家里最强壮的六个壮丁,让他们去保护小少爷,而中年男人正好撞了一下张鑫,所以也导致纨绔不驯的张鑫怒火中烧。

  张鑫阴狠狠的瞪了中年男子一眼,并且阴狠的对着六名下人喊到:“阿福,阿九,你们怎么还不动手?”

  “得嘞,少爷,马上搞定。”那个名为阿福的下人笑着冲张鑫答道,并且抬手冲其他五人挥手,其余五人会意,并慢慢向中年男人靠拢。

  而在六人慢慢向中年男人靠拢的时候,只见那中年男人手臂微微抬起,掌心摊开,掌心处凝结出一丝肉眼难以察觉的绿色光芒,而后手掌猛的一挥落,只见绿色光芒落到地面,猛的一下膨胀起来,随后“嘭”的一声猛的炸开,化为六条绿色的火蛇窜向六名下人。

  而在六名下人发现六条火蛇正冲向自己的时候已经晚了,火蛇已经距离他们不足一米,只听见六声爆炸声,六朵异常鲜艳的翠绿的花朵猛然炸开,人们只看到六人全被击飞至半空,随着“扑通,扑通……”六声过后,只看到六人全部躺在地面,口吐白沫,抽搐不停。

  张鑫看到这一幕,也是吓呆了,两眼瞪的特别大,体若筛慷,望着中年男人,而中年男人依然如刚才般不动声色,只是他的脚步缓缓迈开了,慢慢走向张鑫呆立的地方,张鑫的目光看到中年男人慢慢走向自己,不禁慌慌张张往后退,突然扑通一声软坐在地上,折扇也顺手丢在了地上,而中年男人依然走向他那边,张鑫面容露出害怕的神情,直到中年男人走到张鑫面前,眸子寒光一闪,斜视了张鑫一眼,便绕着张鑫走了过去,慢慢走向远处……

  张鑫仍然坐在原地,满身冷汗,感觉到周围人正在看自己,急忙爬起身来,犹如见了猫的老鼠般逃了回家。

  张王府祖上五代才富裕起来,到现在的官商通吃,张王府现代家族族长为张震,张震膝下有三个儿子,大儿子名张泰,二儿子名张硕,三儿子名张鑫,也就是小少爷。

  回到家中,张鑫坐在张府大厅中,不多时,听到下人禀报的张震便和夫人急忙进入大厅,着急忙慌的问道:“鑫儿,你这是怎么了?”张震,年纪约四十左右,浓浓的胡须快把一张脸覆盖,而在张震身旁,正跟着一个风韵犹存的贵妇人,年纪约三十六七,虽年纪以大,但是依然肤白貌美,有种另类的气质。

  此时张鑫正羞恼不堪,看到父母来了,更是面红耳赤,便怒气冲冲的说道:“今天在街上遇到一个会修行的人,阿福,阿九他们都被打伤了,他的眼神真的好可怕!”

  张震和张鑫母亲一听,也是呆了一呆,随后紧张关切的问道:“鑫儿,你没受伤吧,没出什么事吧?别吓父亲啊!”

  而此时张鑫正独自发着闷气,便没好气的答道:“没事!一点小事而已!”还不待张震和他母亲再说点什么,张鑫突然说道:“爹,母亲,我要去找我大哥修行,我要不受别人欺负,我要欺负别人!”

  张震和张鑫母亲一听,也是惊住了,张震先回过神来,激动的说道:“鑫儿啊,你终于懂事了,以前百般劝你你都不答应,今日竟然答应了,好好好!明天我就派人送你去天罗山找你大哥。”

  “嗯,好的,父亲,母亲,我先去收拾收拾行李,明日就出发。”

  “好,好,快去吧。”张震和张鑫母亲激动的齐声说道。

  张鑫离开后,张震和张鑫母亲便猜想纷纷。“丹雪,你说鑫儿怎么会突然想到去修行,以前百般说,万般求,也没见他松口答应去修行。”

  “我想,应该是那个修行者吧,估计是把鑫儿刺激到了,不过鑫儿以为修行这么容易么,让他吃点苦也好,呵呵。”

  “是啊,也不能再由他胡来了,毕竟已经长大了。”

  告辞父母后,张鑫径直回到自己房间,开始收拾打点自己的行李。明天之后,我也要去修行了,别让我遇到你,哼哼。

  次日清晨,六匹马匹整齐有序的等在门口,后面一辆马车,马匹在不停的弹动前后蹄,似乎是想彰显自己的不凡。与此同时,内院,张鑫正面对父母,一脸平静之色,一些下人正在往马车上搬运货物,张鑫一脸平静,而张震与张鑫母亲却露出忧色,叮嘱道:“鑫儿,多带些银两,路上小心一点。”

  “行了,行了,您都说了多少遍了?有洪管家跟着,您还怕什么?”

  “好了,孩子,你要走了,第一次离家,你要多多注意啊!洪管家把你送到天罗山之后会回来,你自己一个人,要多加注意啊!”

  “行了,娘亲,您都说几遍了,我会多加注意的。”

  说完,张鑫踩着家丁放置在地面的板凳上了马车,马车徐徐走远,张鑫掀开车帘,头探出窗外,对张震及母亲挥了挥手,大声喊道父母再见,马车越走越远,直到出离张震和张鑫母亲以及一干家丁的视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