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灵魂附在另一个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个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陆离,那些都是你不曾拥有,却极致渴望的世界......
当前时间:2018-12-13 11:48:11
  1. 爱阅小说
  2. 科幻
  3. 狂暴之刃
  4. 序 文涛的能力

序 文涛的能力

更新于:2018-11-29 19:24:11 字数:3594

字体: 字号:
  城郊一栋居民楼的天台上,文涛迷迷糊糊的睁开了双眼,空气中弥漫着浓浓的血腥味,令其微微皱了皱眉头。

  过了数息之后,文涛终于完全清醒过来,也终于发现了自己的处境:他被人绑在了铁栏杆上,而且身旁还有一个同样遭遇的“同伴”,和他不同的是,这个“同伴”的头部已经被一根满是铁锈的钢管刺穿!

  暗红色的鲜血缓缓从钢管的尖端滴下,发出滴答滴答的声音,就像是死神的呼唤,让文涛不禁打了个寒颤!他满脸惊恐的挣扎了两下,却发现自己根本无法挣脱!

  “醒了的话,就快点离开这里!”楼梯间出口处突然传来一个女人的声音,文涛猛的抬头,发现这女人不过二十几岁的样子,她将双手插进白大褂的包里,两眼惫懒的盯着他。

  令文涛感到奇怪的不仅仅是她身上的白大褂,还有她那副略带荧光的淡蓝色眼镜,而最让人感到不解的,还是她那淡然自若的神情:一个年轻女子,在面对如此血腥的场面时,竟没有半点异样的神情!

  “你……杀了他?”文涛再次挣扎了几下,却还是无法挣断绳索,只能一脸戒备的盯着那女子,哪怕他的戒备根本就是徒劳的。

  那女子并没有回答,只是微微皱了皱眉头,随即便从包里掏出了一把手术刀。

  文涛见此情形,顿时亡魂大冒:这女人难道是个杀人狂?!回想起这半月来的遭遇,他逐渐肯定了这个猜测,毕竟在这个丧尸肆虐的世界里,能活下来的大概都不是正常人了吧?

  有为了面包而自相残杀的;有为了逃命而推倒同伴的;还有不问理由便肆意杀人的……

  想到这里,文涛惊慌的心渐渐平静下来,他的双手已经染满了鲜血,他已经失去了所有的一切,又何必再眷恋这个毁灭的世界?何必再苦苦挣扎呢?

  文涛忽然间觉得轻松了许多,大出了一口气之后,他便一脸坦然的看向对方,然后轻轻闭上双眼,等待着属于他的终结——如果有来生的话,他会试着挽回一切!

  最后的时刻,文涛想起了他的家人,他的朋友……来生若相见,必生死不离!

  嗖!

  细微的破风声划过,文涛只觉身体一轻,绳索竟脱落下来!他诧异的睁开双眼,不解的盯着眼前的女人。

  “你是谁?!”远处突然传来一声大喝,文涛侧头一看,对面的天台上竟也站着几个身影,其中有男有女,尽都拿着些造型奇特的武器,一看便知道他们并非普通人。

  对方显然是在问这个穿白大褂的女人,文涛再次将目光移回这女人身上,发现她竟微微翘起了嘴角,然后悠闲的走到天台边上:“原来是凯森的猎狗……”说话的同时,她的右手已再次掏出了银光闪闪的手术刀,而且还是四把。

  文涛的心突然提了起来:这女人的飞刀可是很准的!正犹豫着是不是要提醒一下对面的几人,没想到那领头的男人突然一声冷哼,竟纵身飞了过来!剩下的四人也不甘落后,尽都飞身而起!

  这难道是武侠小说中的轻功不成!?文涛瞪直了双眼,心里突然羡慕起来:他如果有这种匪夷所思的能力……或许就不会失去家人和朋友了吧?

  不等文涛多想,那女人已挥手掷出了手术刀,带着一丝轻微的破风声,瞬间射到了后面四人的身前!

  好在几人早有戒备,纷纷举起武器挡在身前,但随着一连串的金铁交鸣声响起,四人尽皆色变!

  “噗!”四人几乎同时狂喷了一口鲜血,随即便如断翅的雄鹰般,划着弧线飞速冲向大地!

  “啊——!”领头的男人怒喝一声,手中的黑色镰刀瞬间划过十余米距离,血刃直指那女人的脖子!

  血光一闪而过——当!

  火光迸射,血刃竟在那女人的身前霎时止住!

  文涛定睛一看,那女人竟空手挡住了对方的镰刀!不仅如此次,她甚至稳稳的握住了刀刃,紧接着用力一掷,镰刀便如电光般飞向了仍旧在半空中的男人!

  那男人顿时脸色狂变!双眼死死的瞪着飞旋而来的镰刀,却根本无法做出反应!

  下一刻,飞旋的镰刀如流星般轰击在那男人身上,发出了一声诡异的咔嚓声!那男人惨嚎一声,顿时如炮弹般倒飞而回,在剧烈的轰鸣声中撞进了对面的大楼!

  半空中的血雾未散,战斗便已结束。

  文涛惊骇的盯着眼前的女人,不敢有丝毫举动,毕竟他可不想和身旁的尸体作伴!

  “你的能力,可以改变一切的。”那女人并未转身,话音刚落,身形便已消失在天台上,仿佛从未出现过似的。

  “我的能力?”文涛依旧紧盯着那女人消失的地方,她就那么诡异的凭空消失了!这难道就是她所说的“能力”?还有她那刀枪不入的身体,也是“能力”的一种?

  愣了片刻,文涛终于忍受不住身旁的血腥味,他活动了一下麻痹的手脚,正准备从楼梯间离开,身旁突然又传来砰的一声,顿时吓得他身体一颤,慌忙中转头一看,竟是之前那个领头的男人!

  那男人的情况实在是凄惨无比,不仅失去了左臂,胸前甚至还诡异地凹陷进去了!而其握住镰刀的右手也微颤着,鲜血顺着刀柄迅速流淌下来,立时在地上积起了大片血迹!

  “咳、咳!”猛的咳出一口鲜血,那男人拦住文涛,双眼坚定道:“小兄弟!我需要你帮个忙……”

  文涛警惕的退后两步道:“你是谁?我没什么可以帮你的!”

  “咳……我是位面管理局的执行者……我们来这里是为了避免这个世界的彻底毁灭……但是你也看到了……我们遇到了强敌……咳、咳……”那男人突然摇晃了一下身体,整个人歪歪斜斜的靠在了一旁的入口处,大大的喘了两口气之后,他才从包里掏出一个满是鲜血的腕表道:“戴上这个……我授权你成为六度分站的新队长……它会指引你如何离开这个位面……你要把这里的情况带出去……”

  “位面管理局?!执行者?”文涛被这些陌生词汇给吓到了,随即他的脸色突然阴沉下来,冷声道:“你说那个女人是敌人?难道这些丧尸是她……”文涛想起了他的家人,他们惨嚎着被丧尸撕下血肉,就在他眼前!他想起了他的死党,是他亲手终结了对方的生命!

  文涛瞪着血红的双眼,泪水止不住的湿润了眼眶,虽然已经过去了数天,但他脑海里依旧浮现着那些逝去画面,他所珍惜的一切,全都被夺走了!

  “是的!虽然我不认识她……但她绝对是邪恶同盟的人……是他们……毁灭了这个世界……”那男人一激动,忍不住又吐了一口鲜血,脸色更加苍白了:“你必须尽快离开这个位面!”

  复仇的烈火终于彻底燃烧起来,文涛咬牙切齿道:“如果你说的是真的,我会试一下!”说着他便走上去接过那略带温热的腕表,然后在裤脚上擦了两下,确认只是一个腕表之后,他果断将其戴在了手上。

  “小兄弟……这腕表提示你也是个能力者……说明你……肯定有机会活着离开这个位面的,相信我!”那男人露出了一个比哭还要难看的笑容,由于满脸的鲜血,甚至笑的有些狰狞,但文涛依旧看出来了,他是在笑!

  “对了,你和那个女人都提到了‘能力’,能解释一下么?”眼看对方就要不行了,文涛终于再次询问起来。

  “咳、咳……”那男人无力的摇了摇头,似乎是在驱赶倦意,过了数息之后,他才虚弱的回道:“每个能力者的‘能力’都不一定相同……你的能力……需要你自己去寻找……”

  “自己寻找?我要怎么……”文涛正说着,忽然发现对方没了动静,他知道自己已经得不到回答了。

  “叮!您已获得位面管理局——六度分站的队长权限!目前主要任务目标:尽快到达位面传送点,返回六度分站!”

  听到腕表上传来的柔和女声,文涛终于将注意力收回,他稍一思量,便决定按照腕表所说的去做!不过,在决定行动之前,他必须先知道所谓的位面传送点在哪里才行。

  好在他手上的腕表是高智能电子产品,对于一些常见的问题均能迅速回答,这也使得文涛对于平行位面以及位面管理局的了解多了许多。

  根据腕表的解释,这世界存在着许多平行位面,而位面管理局则是负责位面间各种事务处理的庞大组织。无疑,执行者便是负责处理各种事务的工作人员,而且他们均是由能力者组成!

  “又是能力者?”文涛皱眉拾起地上那满是鲜血的巨大镰刀,随后小心翼翼的走进楼梯间,确定没有丧尸出没之后,他便找一户人家躲了进去。

  将防盗门锁紧,文涛双手紧握着镰刀,迅速检查了一下这几间凌乱的屋子,发现里面并没有人之后,他这才彻底松了一口气,随后便冲到厨房,仔细翻找起能吃的食物来。

  这家人逃难时非常匆忙,冰箱里的食物都没有带走,虽然有些食物已经变质,但文涛依旧找到了几瓶啤酒,再加上柜子里的几个鱼罐头,也够他好好享受一顿了。

  吃饱喝足之后,文涛略有些疲倦的躺在沙发上,安静的听着街道上传来的低吼声,那是丧尸们的声音,在半月之前,他只在游戏和电影里听过而已!

  文涛忽然有种不真实的感觉,他难不成是在做一个噩梦?真是一个漫长的噩梦!

  烦闷的坐起身来,文涛终于将思绪放到了正事上:他的能力到底是什么?这决定着他是否能活着离开这个位面!

  腕表对能力由来的解释很简单:每个人的心中都有着强烈的渴望,这种渴望在一定的契机下便能促使能力的觉醒!

  我的心中到底渴望着什么样的力量?文涛皱眉沉思着,许久之后,他终于微微翘起了嘴角,他想起了小时候,当他听老爸说炼金师可以炼出金子的时候,他幼小的心灵里便一直有着一个可笑的梦想——成为一个炼金师!

  这一刻,他冷厉的眼角终于落下了半月来的第一滴眼泪。

字体: 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