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灵魂附在另一个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个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陆离,那些都是你不曾拥有,却极致渴望的世界......
当前时间:2018-11-20 16:19:58
  1. 爱阅小说
  2. 都市
  3. 重生小男人
  4. 第二章 重生的日子细水长流

第二章 重生的日子细水长流

更新于:2018-03-18 09:29:54 字数:3131

字体: 字号:
  晚上,杜妈妈做了粉蒸肉,这是杜小鹏最喜爱的菜,上一世杜小鹏也爱吃的,用自家晒的干菜做底,把五花肉拌上土制的米粉,放上盐,酱油,少许辣椒和蒜蓉等配料,在锅里蒸上个把小时端出来,五花肉引配料入了味儿,酥软可口,油脂都沥到下面的干菜上,不会太腻人,而干菜也非常美味。

  杜小鹏吃了两大碗饭,撑得不行。

  睡觉时,杜小鹏捏了捏自己的小胳膊,摸摸胸前的排骨,惨不忍睹。前几年买房欠的债,加上两个孩子上学,杜家一直是紧巴巴的过日子,而且这样紧巴巴日子还要持续两年的。在过去日子里杜妈做生意忙到了,杜小鹏就没法保证一日三餐了。但杜小鹏想着可不能缺了营养,咱当不了伟人,但小范围内小帅一把还是可以的。一定要加强营养,现在这几年可是决定身高的关键时刻,上辈子穿上增高鞋面试的经历,实在是难受,保证身高是第一要务,要把一切工作的重心转移到加强身高上来。

  星期日的早上,杜小鹏依然起床很早,但爸妈已经出摊了,今天有集,街上人会很多。

  杜小鹏要去剪头发,由于身体差,发质也很差,稍长一点便耷拉着,没精神。出门不远的巷子里有剪发的师傅,非正规的,很便宜,两块钱。杜小鹏让师傅把两边鬓角和后面的乱发用推子推掉,学校会检查的,不准留长发。上方剪成碎发,前面稍留长一点,剪完后,清爽多了。瘦脸颜色依然不太好,但鼻子眼睛很有神,总的来说,达到昨晚上定的“小范围帅一下”还是很容易的。

  中午做了饭,送给爸妈吃后,回家把剩下的作业搞定,杜小鹏已经完全适应了现在身份了。初中的知识实在没啥困难,高中可能稍微麻烦点,但跟着上,自己绝对没问题,杜小鹏这点自信还是有的。只是如何打发漫长的初中生涯以及如何改善生活达到保证身高的目的,这得好好想想了,金手指不是那么好开的。

  父亲是一乡下小学老师,母亲摆菜摊,爸爸这边的亲戚少,姑父是高中老师,大伯在务农,堂哥在念大学,堂姐也去打工了,三个舅舅都在务农,表哥表姐们多是在广东打工。以现在的状况看,实在是没有什么能骤富的手段,只能边走边看了。

  晚上就得返校自习了,现在还早,杜小鹏打开后门,走下几个台阶,便是他家的菜园,地势算高的,越往北边远处便越低,有一个塘堰,塘堰再往下是一大片农田,一直到远处的河边,河那边又地势渐高,一片丘陵过后便是一座座大山。

  周围还有很多菜园,每家之间都用矮篱笆隔着,杜家的菜园是买房时连带在一起的,很大一片。茄子和本地椒结得正旺。杜爸种的两棵桃树夏天很是结了一些,靠墙的宽扁豆密密麻麻,杜妈打算把它们煮过之后晒干的,估计要摘了。蒜苗抽薹后歪歪斜斜的躺在菜地里,很杂乱。白黄瓜很大一个个的挂在架子上,有些已经老黄了。

  菜园东边有个水潭,周围几棵柳树长得奇形怪状,杜小鹏经常上到树上玩的,盛夏时有鸟巢和知了。还可以看到隔壁家的后院,杜小鹏的发小周国栋家的。周国栋跟杜小鹏是小学同班,上初中后分到一(1)班了,两人关系很好。待会儿上学,杜小鹏会过去约他的一起。

  回到屋里,把要带的书本收好,和周国栋约的是三点半,快到了。电视机在爸妈房里,要是看电视的话,就听不到外面动静了。杜小鹏拿着小板凳在屋檐下记单词,这是唯一需要留意的,,杜小鹏的英语水平那是刚刚的,但那些越是简单常用词,越不用去拼写,而现在的考试全是当年杜小鹏碰都不碰的简单词。

  大概过了一遍,心里有数了,便收起来。

  院子的大门是破烂的木板拼凑的,主要是挡住鸡和猪。

  隐隐听到隔壁有争吵声。杜小鹏平时叫周国栋小东,小东爸妈都去广东了,他和他爷爷奶奶住,有专门人照顾,虽然爸妈不在身边,但是养的虎头虎脑的,个儿也比杜小鹏高。两家一个是前院,一个是后院,错开的。经常会听到小东和他奶奶口角。主要是周奶奶话多,周国栋现在大了,经不得念叨,祖孙俩就会吵。

  不过貌似之前的“杜小鹏”蛮喜欢听到自己的好友吵架,一个原因是他曾亲历过好多次祖孙吵架,理由搞笑,比如周奶奶让加一件衣服,而小东仍想穿单衣,小东想看电视,周奶奶让他早点睡等等,很容易就吵起来。另外一个原因是因为,之前的杜小鹏虽然内向,但是蔫坏,小东比他高比他壮,成绩比他好,所以呢,哼哼。

  “小鹏,走啦。”周国栋在院子外面喊。

  杜小鹏把门锁上,转身就冲出来,一个跨栏,跃过院子栅门。要见一班十三四岁的同学了,很期待哦。

  来到学校,教学楼已经很热闹了,家比较远的住读生,一周回家一次,有的来回还要坐车,一般中午就到了。初一共12个班,一,二,三,四班在二楼,五到十二班在一楼。小东便上二楼去了,杜小鹏走进教室,教室里的同学现在大多在赶作业,也没和同学打招呼,杜小鹏径直走到自己位子上,他坐在最里边靠窗户第五排,那里夏天比较凉快快。那个“杜小鹏”研究过的,等到冬天再尽量转到靠南那边。

  现在杜小鹏班里同学都还蛮朴实,大家才升入初中不久,都还没互相熟悉,但小团体的形成速度是飞快的,各村各乡小学聚到一个初中,被打散了分班,才军训完,大家找同班,同班找了找同一个村,完了再同一学校,河湾村的,李家湾的,杨家大湾的,还有闹来闹去还是亲戚的。虽然男女生刚开始泾渭分明,但一个星期下来,以班长李辉为代表的活跃男生已经和女生打的火热了,上周他办板报就拉了两个女生帮忙的。

  杜小鹏把晚上要交的作业放在一起,整理了课桌。便拿了一本字帖开始练字。

  现在的班主任姓吴,教语文课,听说能力还不错的,吴老师要求每周交五张练字,一篇周记,四篇日记的。杜小鹏中午无比郁闷的伪造了四篇“今天,我起得很早,然后就……”样式的日记。周记好写,把自家菜园及菜园以北的风景描了一遍,不要钱的比喻句排比句,再来一两句古诗,绝对好文。

  练字是长久事业不错,但自从穿过来后,发现笔锋明显有上一世的风格,那可是称得上“硬笔书法”的字,所以拿个字帖勤练,可以遮掩下。周日的晚自习一般都事儿少,再加上军训完才上一周课,老师都没什么讲的,班主任把作业收走就没来了,大家都在小声的说笑,学生放假后总有很多话的。杜小鹏同桌是位略显黑的农村女孩,短发,好像姓李。吃晚饭那会儿进来的,除了第一节自习在赶作业外,一直和后桌在讲话,都没有间断过。

  杜小鹏默默练字,但一晚上还是从周围的人交谈中知道了,同桌叫李玉,同桌的后桌,梳马尾的女生叫陈红霞,坐在自己后面的话不多的男生家沈家勇,前桌两个是男生,一个叫王永军,活跃分子之一,成绩蛮好的,进班前十的。另一个叫左飞,也一直和人在吹牛,杜小鹏明显听到他说话时有烟味。班长李辉坐在第三排靠中间位置,明显他周围几个男生上课回答问题较多,女生也都比较漂亮。杜小鹏听到同桌李玉说有一个女生被其他班男生评为我班班花,叫宋倩,晚上没来,学习很好的,全镇第二,她爸爸和咱班主任是同学,所以转到我们班的。

  21点10分喧闹的自习结束了,在打铃的时候,分明听到几声尖叫,大家收拾文具走出教室。

  小东在外面等着了,杜小鹏走过去,拍了他的肩膀,

  “怎么二楼的还这么快?赶在我前面出来。”

  “我们调位子了,我坐在第二排,又是边上,一打铃我就狂冲的。”小东往旁边一让,杜小鹏就打空了。小东再一勾,胳膊搭在杜小鹏肩上,把重量压在杜小鹏身上,杜小鹏可难受了,挣了半天,小东都笑呵呵的不理,走到校门外才把站直了,杜小鹏咬牙暗暗下决心,一定要锻炼身体。

  两人都各自说了下班里的趣事,都饿得急着赶回家,几分钟就走过街道,街上只有一两个路灯亮着,但现在还算夏天,很多人都在屋外乘凉,杜小鹏甚至看到几家支了床,撑了蚊帐在外面睡的。

  回到家,爸妈照例是早睡的,明天都要早起的。杜小鹏上初中以来,每天晚自习后,客厅的桌上会一碗炒饭或是面条。下午五点吃过晚饭后,到晚上照例是会饿的。小东说他奶奶会在九点才开始后做,他到家时刚好能吃上热饭,还要幸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