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灵魂附在另一个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个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陆离,那些都是你不曾拥有,却极致渴望的世界......
当前时间:2018-11-22 19:22:02
  1. 爱阅小说
  2. 奇幻
  3. 魔法动乱
  4. 第一章第一节 幕月之城

第一章第一节 幕月之城

更新于:2018-03-17 18:42:50 字数:3118

字体: 字号:
  皎洁的月光洒在彩色的琉璃瓦上,华丽的院落中各种艳丽花朵即使在深夜中依旧绚丽多彩,一棵苍翠的柏树静立在院子的角落。微风拂过,一阵沙沙声却打破这仅有的祥和,倒显出一种阴森与寒冷来。华丽的屋室里,一位身着烫花白衣的俊逸少年静坐在榻,精致的五官上,一颗淡淡的红痣印在眉心,紧闭的双眼下诡异的笑容挂在嘴角,一丝怨毒与阴冷浮在脸上“白昊······哼,这次,我看你怎么死······。”窗外,有一阵微风拂过,欲要吹散这阴霾之气······

  炙热的阳光下,昏黄的土地上一批瘦弱的独角马懒散的拉着一辆华丽的马车,一位身材匀称,穿着打扮一丝不苟的中年人笔直坐在车前,一道细弱的光线在手中明灭不定,并时不时地抽在前方那慵懒的独角马身上,引来阵阵不忿的嘶鸣声······

  少年盘膝坐在车内,手里捏着一张薄薄的彩色丝绢,细细地回忆着这几日所发生的种种事情,‘原来,这么些年是你······呵呵,真以为我是如此好欺么?看在同宗的份上,便再最后放你一马······想要白家?那便去争吧!我的好哥哥······不过,怎么感觉还有哪里不对?’

  白昊,九域联盟白家嫡系子孙,因不喜阴谋,遭人暗算被发配祖地自生自灭······

  就在前日凌晨,管家的声音在门外淡然地响起,“少爷,你又被人暗算了······这次,夫人那边有点招架不住了。”一阵光华涌动,被施了魔法的紫檀木门自动向两边打开,“我说,你家少爷被人暗算了,你就不能有点情绪上的波动么?”一阵颇显无奈的声音响起,一袭白衣的白昊淡然地从屋内走出,扬了扬手中的镶金白玉方匣,强烈的魔法波动隐隐的环绕着那雕工精美的盒子,“说吧,到底是谁把那白家禁物放在我床上的?据我所知,这白家也就那么十几个人能把它拿出来。”望着白昊手中的玉盒,一丝凝重在管家眼中闪现“这,据属下的调查,是白恒少爷让他的属下干的。。”说罢,一挥手,四周涌现出无尽红色光芒,疯狂地笼罩在那精致的玉盒上······

  白家刑堂,家主白离翁闭目坐在正中的椅子上,这是一位看起来六十多岁的老者,磅礴的气势在身周涌现,下面的一些族人虽不知道老人为何召集他们到刑堂来,但也不敢向人询问,只能静静地端坐在椅子上等待老人的动作。

  少顷,白昊被几名白家侍卫带上,看着白昊被带上刑堂,几个白家的人目光隐晦地相交一下,复又面色平静地看着白昊。

  静静地站在刑堂中间,环顾了一圈,向坐在家主下方的父亲露出一个放心的微笑,最后把目光放在了端坐在前方的家主身上,等待着自己爷爷如何惩罚自己。正当白昊打量老者时,老者睁开了双眼,看着白昊道:“为何善动族中禁物?”“好奇。”白昊没有一丝犹豫的回答道。“哼,你倒是挺坦然,不知道的以为你是族中长老呢?你到底把不把家主放在眼里?”白昊一位堂叔哼道。“白殒,你算什么东西?在这哪有你说话的份?”坐在白昊父亲下方的一人道。“哼,你不也···”“够了,都闭嘴。”那名叫白殒的人刚想反驳,白离翁便打断了他,看着白昊道“你可曾看过那盒内的东西?”“额···没有。”白昊回道。“嗯,念在你是我白家子孙,可免你死罪,明天你就去看管祖地吧。”“这,父亲,你······”“行了,我意已决,今天你就去收拾一下吧”下方一些人错愕不已,本以为要费一番口舌呢,哪想能这么顺利。白昊看了一眼自己的爷爷,并没有说些什么,坚定地回身走出刑堂······幕月,白家祖宗发源地,虽然说得好听,但他也只是白家先祖的出生地罢了。自从白家成名后买下了整座房子周围几万里作为纪念,并盖了一座小城,以白家先祖的名字命名,以便纪念先祖。平时只派一些护卫守护很少有人会去山区里溜达,所以,白离翁看似放了白昊一马,实则断绝了白昊争夺白家的权利。

  回到自己的小屋,白昊看了一眼自己生活了十五年的屋子。便转身去拜别父母。白昊的父亲白离风,现任家主第二个儿子,掌管白家财务,本身又是八级魔主级魔法师。所以在白家很有地位。母亲,慕容婉香,慕容世家的二女儿。这些都导致了一些人,尤其是白家的一些人千方百计的要陷害白昊。

  正当白昊陷入回忆中时,车外的管家出声打断了白昊的回忆,“少爷,幕月到了。”看了看手中的丝绢,小心地放在身上,慢慢的下了车。

  抬头看了一眼城门,虽然是一个小城,但因为白家的地位等因素,幕月城的防御与风景并不比其他一些高等城市差,反倒因为四面环山导致这里风景更胜别的城市。

  带着管家,向着白家庄园走去,“我说管家,你是怎么把白家禁物打开的呢?”白昊转身看着这名从小便跟着他的管家。“那玉盒连族中的魔帝级长老都打不开,你为什么······”“少爷,有些事日后你便知道了,现在少爷还太小。”白昊没有说些什么,只是静静地想着什么。

  ‘看来我白家不是那么简单啊,还有我这管家到底有什么来历呢?’白昊甚至感觉到刚才他说到魔帝时管家眼中闪过一丝轻蔑与笑意。‘算了,现在我就算知道也改变不了什么,最重要的是爷爷他叫我来做什么呢?’不过片刻一丝笑容出现在白昊脸上,摸了摸怀中那张丝绢,一切日后自会分晓。

  刚欲转身,突然想起了什么,装过身来,“我说,管家啊,你跟了我这么多年,我还不知你叫什么呢。一直管家管家的叫,你总该有名字的吧?”“白玉堂。”“江洋大盗?”白昊瞪大眼睛问道。“呃,属下不才······”“虽然感觉你没说真话,我以后就叫你白管家吧。”“是,少爷。”白管家躬身应到。回身向住处走去,“少爷,属下有一事禀告。”“说。”“少爷虽说被罚来看守这祖地,但按照规矩来讲,少爷从进入城门那一刻起便是这幕月城的新主人了,所以······”“你是说,这里的人会对我不利?”“那倒不是,毕竟少爷是家族的嫡系子孙,如果出了事,这里所有人都脱不了干系。所以,他们可能会让少爷难做。”一丝冷笑挂在了嘴边,“哼,他们的人?”“回少爷,是的。”“呵呵,那就全都换一批吧······”言罢,团团黑色雾气弥漫在白昊身体周围。“少爷的意思是······”“先看看,如果谁有问题,那么······”白昊做了一个杀的手势。“是,少爷。”白管家脸上浮现出淡淡的笑容,“少爷又长大了。”看着管家的笑容,白昊周身黑雾四处飘荡,险些散掉,一滴冷汗从眼角滑落,“你哭什么······”“······没什么,少爷我们快走吧。”

  幕月城本就是白家的,又加上平时没什么人到这里,所以街道上只有一批批巡逻的侍卫,反倒白昊被反复盘查多次才在侍卫奇怪的目光下离开。

  这是一座巨大的庄园,要是飘在空中观看的话,甚至可以看到一片小森林,光是栅栏便十几米高,即便这还是因为外面有更加巨大的城墙的缘故。这座庄园占了整座幕月城的三分之二,想在里面行走要么需要巨大的实力,要么,便需要风系法师来施展飞行术,但如果两项条件都没有那么便需要一些魔法工具或飞行魔法兽,但魔法工具在这个世界上和魔法兽一样稀有,在外面最便宜也要几万金币,这可以轻易让一个普通家庭倾家荡产。

  来到庄园门前,早已有一些守护庄园的高层来迎接,淡然地走到这些人前,拿出一块白家独有的身份徽章,对那些人晃了晃,道“你们谁是这的队长?”“回少爷,我是。”一位身着银色锁子甲的年轻人面色平静地站出来恭敬答道。“你叫什么名字?”“回少爷,我叫白屠”侍卫队长如是答道。看着这位比自己大不了多少岁的年轻队长,白昊眉头不动声色地皱了一下,‘若是这队长贪婪、狡猾或是阴险便好,处理起来也方便,但他这言行······要么,他真便如此,要么,他便更加善于伪装自己,如此,便有些难办了。’心里虽如此想,但白昊还是笑着与这些人一边交谈一边乘坐一种白家特有的光轮向着庄园中的城主府飞去。

  在与白屠交谈时,白昊看了下这庞大的幕月庄园,这,还是惩罚么?爷爷,你叫我来是做什么呢······

字体: 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