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灵魂附在另一个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个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陆离,那些都是你不曾拥有,却极致渴望的世界......
当前时间:2018-11-16 03:06:46
  1. 爱阅小说
  2. 灵异
  3. 死魂录
  4. 公交车

公交车

更新于:2018-03-17 20:45:16 字数:2617

字体: 字号:
  赵克生和老总两人在公交车站牌等了一会,215路公交车终于慢悠悠的开了过了。

  为什么堂堂老总没有车接车送呢,老总的回答是油贵。

  在等车的过程中,赵克生和老总闲聊了会,便将老总这个称呼改为雷哥。由于相同的人生经历,让赵克生对老总的亲切之情油然而生。

  老总姓雷,叫做雷明德,今年45岁,尚未娶妻生子,照他的话说是:祖国尚未统一岂能儿女情长,这事按下不表。让赵克生感到亲切的事是,雷明德同样也是孤儿,至于双亲因为何事丧生,雷明德并没有细说,只是说当时年纪小,不记得了。正说到公司发展史的时候,公交车停在了二人的面前。

  公交车上除了司机,并没有其他人,二人挑了后排的位置坐了下来。

  一上车,雷明德就一言不发,只是盯着车上的一个座位,赵克生看着脸色阴沉的雷明德,有些不知所措,不知道是不是自己刚才的某一句话惹恼了老总。

  “雷,雷总?”赵克生小心翼翼的叫了一声。

  雷明德示意赵克生不要说话,抬手看了看手表,啧了一声,12点整,难怪会出现。

  赵克生忽然眼睛一黑,看了一眼窗外,发现窗外的天色正在逐渐变得墨黑,而215路公交车似乎停止了运作,停在了马路中央。

  雷明德从衣服的口袋中拿出了一瓶眼药水,“小赵,闭眼!”

  赵克生感到一抹湿润的东西黏在了自己的眼皮上,“看吧!”听到老总的命令,赵克生缓缓的睁开了眼,奇怪,虽然乌漆墨黑一片,但还是能看清周围的物件,咦,车上什么时候多了一个人?

  赵克生疑惑的看着雷明德,“雷总,这什么时候多了一个人啊?”

  “人吗?我看不像吧,你再仔细看?!”雷明德声音带着些许蛊惑,令赵克生不由自主的朝着那边仔细看。

  “哐当”一声,只见那坐在角落里的人的头突然掉在地上,并且在地板上滚动,赵克生身子顿时软了,像条泥鳅一样从座位上划了下去,要不是雷明德手疾眼快拉了他一把,恐怕赵克生便被吓成了地上的一滩软泥,虽然现在也差不多。

  赵克生结结巴巴的说,“那人,那人的头。。。”

  雷明德一副少见多怪的样子看着赵克生,然后悠悠地开口道,“这就是我们公司的业务啊!”

  赵克生瞳孔瞬间变大,这是惊恐的症状,雷明德心里回想道,最近看的那本心理学的书看来的确有点真才实学的,“雷哥,你不是在开玩笑吧,这算哪门子的业务啊!”

  赵克生的哭丧脸在雷明德看来很是滑稽,他不禁回想起自己第一次接触这个行业时,自己似乎比他还要恐惧。

  那时师傅怎么说来着,哦,对,师傅说,“鬼不可怕,只要心正”

  雷明德当时挺无所谓的,这句话老生常谈,但没经历过事情,谁会放在心上呢?想到这里,雷明德眯了眯眼,啊,还真是想念师傅呢。

  感觉到自己的袖口被赵克生紧紧的攥着,雷明德觉得挺好笑的,想再逗一逗他,但看到赵克生已经惨白的脸,雷明德还是叹了一口气,算了算了,现在的年轻人啊真是胆子太小了。

  雷明德板了脸,开口道,“小赵,我可没跟你开玩笑,我们公司的确是与他们打交道的啊!“雷明德感到一丝欣慰的事,赵克生虽然一开始表现的极为恐惧,但现在除了脸色惨白,还是蛮镇定的坐在椅子上的,想起前几个面试的早就哭天抢地的想要出去,有个人居然拿了车上的就生锤直接砸窗了,要不是当时雷明德拦着,公司又要出血咧。

  赵克生还有一个优点就是脑子转的极快,虽然平时第一次见到鬼,但他扫了一眼雷明德,发现老总及其镇定,心下稍微放宽,但也不敢掉以轻心,心里默念了十几遍佛号,抖了抖身子,抬手把救生锤取了下来,雷明德看到他的动作,不由得嘴角抽搐了一下。

  “小赵啊,我们公司的业务就是收集鬼魂,管理鬼魂,让它们安安稳稳地消失在这世间!“雷明德说道,“你要是怕了,我们下个路口就散了吧,要是不怕了,我们可以谈一谈薪水问题了,保证让你满意哦!“

  赵克生一听可以下车了,心里高兴的不行,哪里顾得上薪水不薪水,连忙说道,“雷总,您受累,就在那个路口把我放下吧,不是兄弟我不仗义,一看您就是有手段的,必然能够逢凶化吉的,小弟我先回去考虑考虑,明个儿给您答复如何?”

  雷明德似笑非笑的看了眼赵克生,点了点头。

  这话音刚落,门就打开了,透过一丝丝光亮,赵克生看到了门,他腿也不软了,刺溜的就跑出去了,哎呀,外面的阳光太刺眼,扎的赵克生眼睛一时间不能适应,他心里直犯嘀咕,明明刚才在车上是黑夜,怎么一出车门便是白天了呢。

  公交车继续稳稳的向前开了,留给赵克生的一股刺鼻的汽车尾气,但赵克生此时丝毫不介意,脑中久久回荡着四个字“活着真好!”

  公交车上。

  车里依然被黑暗笼罩,雷明德却不慌不忙的坐到了那个无头鬼那边,轻轻一抬手,只见那原本在地上的泛着幽光的惨白头颅安安稳稳的回到了无头鬼上,那被接好头的鬼还抬起手正了正,理了理发髻,若不是那惨白的脸色和透明的身子,恐怕大部分人会将她认作是一位七老八十的老太太,忙不迭的让个座。

  “韩婆婆,怎么又去看孙子呀?”雷明德微笑着韩婆婆交谈着。

  “是啊,那天不是鬼节吗?我那儿子女儿烧了点纸给我,还让我保佑小孙子身体健健康康,我这心里放心不下,想着去看看。”韩老太急忙辩解,深怕雷明德阻拦了自己。

  “这。。”雷明德虽知老太心里焦急,但公司规定,只有指定日子才能与亲人接触,所谓的接触也只是让逝去的人们通过香烛的媒介和家人的索引在门口望望亲人,听听他们的诉语,而这指定日子一年中也就那三个:清明,鬼节,冬至。

  韩老太知道自己偷偷跑出来不对,但自从过世以后,每次祭祖小孙子都会在香烛前讲好一段子话,这次没出现韩老太心里七上八下,但香烛一灭,韩老太只能回到墓园,越想越担心,韩老太便趁着今日12点时阴气最盛,冲破结界,没成想,却在公交车上遇见了雷明德和赵克生二人,雷明德示意自己吓吓赵克生,还特地设了一个黑暗结界,自己只能牺牲头颅,让自己的头颅在地上滚来滚去,破坏了发型。

  “你?冲破结界?”雷明德脱口而出,这结界现在薄的跟纸片一样了吗?魂力几乎等于零的韩老太也能冲出去了?!韩老太并不是今天的任务,但既然撞见了,也可顺手抓回去,只是这结界本是雷明德与他师傅在十年前布置,正常鬼魂不经允许根本无法冲出,即使借助12点阴气最为强盛的这个时刻。

  大部分人认为12点日头最猛应该是阳气最为强,但实际上,这个时刻阴已经全副武装积蓄的力量让阳气节节败退,因此,对于鬼魂来说,12点正是他们力量最为强盛的时候。

  韩老太面对雷明德有些疑惑的神情,说道,“老总,我说了能不能不抓我回去啊?”

  雷明德急于知道结界的问题在哪里,便同意了。

字体: 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