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灵魂附在另一个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个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陆离,那些都是你不曾拥有,却极致渴望的世界......
当前时间:2018-12-20 00:32:10
  1. 爱阅小说
  2. 玄幻
  3. 旷世天妖
  4. 017 宝藏

017 宝藏

更新于:2016-01-16 13:22:04 字数:2247

  黑旋风已经出了狐族的地界,可是他此时却越想越觉得不对劲儿,自己明明比狐族中所有狐妖都厉害,比那小儿更是强大得多,结果却是自己输了。

  而且不但输了,输得还十分惨重,居住的灵泉洞府没了不说,就连自己的武器、储物袋以及全部家当都输光了。

  “俺不会是上当了吧?”黑旋风也疑惑起来:“虽然俺被夸成了盖世英雄,但是现在却一无所有了。”

  “可是要不要现在回去把东西都夺回来?”黑旋风思索了片刻,便放弃了这个想法。

  一来,他现在没有了武器,就算能打过狐族中两个同修为的妖修,但若是对方执意躲在山上,赤手空拳根本破不了狐族的护山阵法。

  二来,他如果回去讨要东西,那不真的成了那种没有信义的无耻之徒了吗?自己现在之所以如此落魄,可不就是为了洗脱无耻的罪名么。

  “不行,我也不能就这么离开,我还打算把赤月狐族的狐妖都收作属下呢。”

  这样一想,黑旋风停止住了前行的脚步,反而折回了一段距离,来到一处矮山,运转妖力,很快便开辟了一处洞府。

  这处矮山,正是之前与高胜寒比试时到达的那座,就在赤月狐族领地外不远处,黑旋风想着以后暂时就在这里修炼,一举化妖力为妖元,境界提升后,实力强大,到时候就把狐族收为下属。

  ……

  黑旋风在矮山定居下来的事情,很快便被狐族得知了,老族长嘱咐了大家要多加小心,同时又将迷雾法阵修补了一番。

  好在十几天过去了,黑旋风除了两次外出猎食,都呆在山洞里,也没有进入狐族地界,这让大伙儿安心了不少。

  狐山南面山脚的灵泉,被狐族收回以后,老族长就在洞口设置了简单的法阵,将灵泉暂时封闭起来,以恢复其灵气。

  这口灵泉被黑旋风十几年来糟蹋得灵气稀薄,据老族长推测,得再等五六年才能完全恢复。到时候,狐妖们就可以时常到灵泉旁边打坐,加快修炼速度。

  时光匆匆,又是半年一晃而过。

  高胜寒依然每天上午跟着赤月玉儿学习,他再次加快了学习进度,每天学习二十多个文字,还解释说自己通过与黑旋风的一番智斗,记忆能力似乎增强了颇多。

  如今他已经差不多掌握了四千文字,这速度着实让其余狐妖汗颜,就连赤月无双都不敢说“你小子颇有鄙人当年的风采”这种话了。

  到了下午,高胜寒一般自己练习赤月幻术,进步斐然,已经能够蒙蔽视觉和听觉,并且还掌握了好几种幻术妙用,例如隐匿身形,幻影形体等等。

  晚上,他每次花两个时辰修炼赤月心法,大部分新生妖力依然都被珠子虚影吞噬,让他郁闷的是,虚影的凝实程度目前连三十分之一都达不到,不知何年何月才能完全凝实。

  唯一的好消息是,他的神识比之前强大了不少,将神识放出体外,可以观察到周围两丈内的事物。

  至于其他方面,高胜寒将盐碱地的地点,以及炼制盐巴的方法都贡献了出来,当然制盐方法的来历也都归咎于觉醒的血脉记忆。

  有了足够的盐巴,高胜寒又教了赤月玉儿几道做菜方法,于是乎每隔两天大家都会聚集在赤月玉儿的小院,眼巴巴地等待着赤月玉儿做出美味的食物。

  可以说,如今大伙的伙食大大改善。

  时间就这样安静而平淡地过去,黑旋风这段时间似乎都躲在山洞中修炼,也没有任何异动,大伙自然不再战战兢兢,时刻提防。

  ……

  这一日,突然有八个身影出现在了狐族的领地。

  八人中,七名男子身披黑色袍子,面貌丑陋,身上有妖气散发,分明是化形的妖修。

  而另一人,是名中年男人,走在最前面,大概五十多岁的样子,头发杂乱,面容憔悴,衣服破破烂烂,上面甚至还有黑红的血迹。

  此时他正略微佝偻着背,手中拿着一张地图,似乎在探路。

  看他走路的时候一瘸一拐,身上明显负伤。

  行了片刻,中年男人在一处大树前方停留下来,左顾右盼,查探一番,脸上露出迟疑的神色。

  “就是这里了。”中年男人突然说道。

  “这周围都是树木,并没有山洞之类可以隐藏的地方,怎么会有宝藏藏在这里,你这人类,莫想要骗俺们。”

  一个黑袍男子开口道,听他的话,原来那个中年男人竟然是人类。

  要知道,距离这里最近的人类国度都在四百里外,也不知道这中年男人怎么会出现在这里,而且似乎还被七名妖修胁迫寻找宝藏。

  中年男人心中嗤笑,妖就是妖,即便开了灵智,也愚笨不堪,宝藏岂会藏在显眼的地方?

  “我确实没有骗你们,就在这里了。”中年男人外表落魄,语气却刚毅从容。

  “我们这里只有先生可以看懂地图,既然先生是按照地图的指示确认了这里,那我寂狂自然相信先生的判断。”

  说话的是站在最中间的一名黑袍人,他比其他黑袍妖修高出半个头,左脸下方有一条狰狞伤疤,一直延续到脖颈,如同长虫一般,颇为狰狞可怖。

  其余黑袍妖修都隐隐以他为中心,听他这般说,就都不敢多言了。

  中年男人内心冷笑,这张地图,以八卦阵型打乱顺序,岂是这些狼妖能够看懂的,他可以确认,自己这番苦苦寻觅的目标,就在自己的脚下。

  此时,他不由想起这次深入南疆探险,总共本来是有十二人,由一位相熟的一阶真元(对应妖元)境界强者带队,结果到了现在,却只剩下自己一人。

  “南疆妖物横行,不是我们人族领地,我等还是太小看其中危险,以为凭我们的实力,进入南疆区区四百里,不成问题。哪里想到,一路危机重重,不断有同伴伤亡,就连那位真元境界的前辈,也因为遇到一名三阶妖元境界的大妖,为了保护我等,最终丧命。”

  中年男人回想起最后,好不容易,剩下包括自己等三人,眼看就快到达目的地,结果突然又遇到了数名识海境界的狼妖。

  经过一番苦斗,由于本身有伤,加上疲惫不堪,另外两名同伴都被狼妖杀死,自己半真半假说出这次目的,这才没有被杀,而是被狼妖俘虏,前来为他们寻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