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灵魂附在另一个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个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陆离,那些都是你不曾拥有,却极致渴望的世界......
当前时间:2017-06-27 18:33:55
  1. 爱阅小说
  2. 玄幻
  3. 星空霸尊
  4. 第一章 回国

第一章 回国

更新于:2017-04-21 15:41:25 字数:2506

  “终于回来了!”天华市,华海国际航空机场外,叶辰站在马路边上,一米八的身高,身上的穿着奢华而不张扬,身后一背包,双目遥望远处,看着眼前这既熟悉又陌生的城市,充满了回忆。

  天华市是华夏国,g省的省会,由于近海的缘故,经济发达,是国际性大都市。

  叶辰,从小就没见过父母,被一个老人所收养。据老人所说,他是老人从人贩子手中救下来的,当时他只有一岁,身上带着一块圆形玉佩,玉佩上刻着一条龙以及叶字,老人将叶作为他的姓,取名叶辰。

  老人无儿无女,本就是低收入群体,靠着政府补贴的生活费度日。收养叶辰之后,靠着捡破烂以及邻居的救济,生活也过得有滋有味。

  不过好景不长,叶辰五岁时,老人去世了,叶辰再次成为孤儿。在邻居的帮助下,老人的后事得以妥善处理,叶辰被送进了附近的天心福利院。

  进入福利院后,叶辰因为老人的离世变得沉默寡言,与周围的孩子格格不入,每天独自沉迷于书的海洋中。

  叶辰天资聪颖,拥有过目不忘之本能,三岁识字,五岁已认得全部汉字,是一个名副其实的神童。

  叶辰因为不与其他孩子交往,经常受到他们的嘲笑、欺负。起先叶辰不理不睬,其他孩子见叶辰没反抗,更加得寸进尺。

  是可忍,孰不可忍,叶辰怒了。叶辰一怒之下将领头的几个孩子打进了医院,从此以后再也没人敢嘲笑、欺负他,他与其他孩子的关系更加疏远,几乎没人敢靠近他。

  不过这样的情况只维持了一年,一个女孩打破了他封闭的心。叶辰六岁时,福利院住进了一个女孩,与叶辰同姓,叫叶无双。

  叶无双的父母在车祸中双双去世,父母的亲戚朋友不愿收养她,因此被送进了福利院。

  叶无双天真、开朗的性格以及无微不至的关怀,打开了叶辰的心灵,使他逐渐走出了心灵阴影,恢复了原本的性格。

  叶无双比叶辰小一岁,被叶辰认作妹妹。叶辰对这个妹妹可谓关爱有加,好吃好玩的都让给她,叶无双也对这个哥哥无比依赖,叶辰走到哪,她就跟到哪,寸步不离。

  叶辰十岁时,一对年轻夫妇来福利院领养一个孩子,选中了叶辰,不过叶辰害怕自己走后,叶无双被欺负,所以拒绝了。

  年轻夫妇被叶辰的行为感动,领养了叶无双。叶无双临走时,与叶辰交换了信物,留作纪念,叶辰送了她亲手雕刻的狼牙,她送了叶辰一条手链。

  十岁的叶辰已博览群书,叶无双走后,他已然没牵挂,不愿再过寄人篱下的生活,逃出了福利院。

  可能是叶辰命里注定坎坷,逃出福利院没多久,他就被人贩子捉住,用船运往国外。幸运的是,船在中途靠了一次岸,叶辰趁此机会逃了出来。

  叶辰一个十岁的孩子,讨生活本就不易,更何况是在国外,人生地不熟的,很快他就饥寒交迫。

  可能是吉人天相,就在叶辰面临死亡之际,他遇到了一位生命垂危的华夏武者。华夏武者在离世前,将自己的修炼功法传承于他,并拜托叶辰找到他的女儿,照顾一二。

  叶辰凭借此功法,得以绝处逢生。从此之后,叶辰为了生存,用拳头开辟出一条血路,当过雇佣兵,做过杀手,打过黑拳,每一次都是九死一生。

  叶辰就这样在生与死之间挣扎,逐渐变强。他以强势的姿态横扫一切敌人,十年间,创建了自己的势力——杀魂。

  杀魂低调而不为人知,不露锋芒,但知道的人都明白杀魂神秘而恐怖,杀魂的掌控者——叶辰,更是神秘莫测。

  ……

  “先生,麻烦让一下!”身后传来悦耳动听的声音,惊醒了沉思的叶辰。

  叶辰这才发觉,自己挡住了路,连忙让出一边。

  刚才说话的是一位明艳不可方物的美女,二十岁左右,身穿粉红色的连体短裙,套着白色的休闲风衣,脚下是一双棕色的长筒靴,?一绺靓丽的黑发如飞瀑般飘洒在脑后,?白皙的鹅蛋脸上嵌着一双水汪汪的大眼睛,一眨一眨的,煞是好看。

  她微笑地朝叶辰点了点头,擦身而过,散发的体香沁人心脾。目视美女上了一辆红色的法拉利,叶辰走向傍边停着的银白色奥迪,坐了进去。

  罗飞,华智集团的行政总裁。华智集团总部位于天华市,资产近千亿,旗下公司横跨各行各业,是东南的商业巨头之一。

  不为人知的是,华智集团是杀魂在华夏国的一个据点。杀魂在华夏的势力不大,仅有两个据点,白道华智集团,黑道龙帮。

  叶辰回国之前已通知罗飞作了安排,不过他不喜欢张扬,吩咐罗飞派一辆车接他就行。罗飞是杀魂中的老人,他知道叶辰的性格,推掉所有工作,亲自开了一辆奥迪在机场外等候。

  “叶少,先去哪?”罗飞恭敬地问道,叶辰不喜欢被叫老板,所以杀魂中人都称他为叶少。

  “罗叔,你不用陪我,我自己要去走一走!”叶辰刚回天华市,想到以前的地方看一看。

  罗飞点了点头,将一份文件交于叶辰,上了另一台车,回公司工作了。

  叶辰打开文件,里面是驾驶证,身份证等证件,以及一把房子的钥匙。

  ……

  天心福利院位于天华市,华茂区,离华海国际航空机场不远。

  经过半小时的车程,叶辰凭借记忆来到了天心福利院的街道。将车停在街口,叶辰步行进入街道。

  街道变化不大,还是十年前的楼房,但户主都变成了生面孔。周围既熟悉又陌生的气息,使叶辰回忆起在福利院的日子,那个天真无邪的妹妹——叶无双。

  不知不觉,叶辰已行至天心福利院的位置,不过记忆中的福利院已不在,眼前是一栋焕然一新的商业建筑。

  经过打听,叶辰明白了原委。原来,天心福利院的院长在三年前去世了,之后福利院入不敷出,支撑了一年。两年前,福利院不得已解散,福利院中的孩子被其它福利院收养,职工也另谋出路。

  没想到,岁月不饶人,一转眼已物是人非,叶辰停留了一会,转身离去。

  叶辰五岁前居住的小区就在隔壁,他随便去了一趟。

  小区容貌不变,以前的邻居已十不存一。这个小区本就是贫困小区,居住在此的都是天华市的低收入群体,这里的户主一有钱就会搬离,因此人口流动非常频繁。

  在小区里转了一圈,没遇到一个熟人,叶辰到小区对面买了一束花,驱车前往安葬老人的公墓。

  老人在叶辰心中是重要的亲人之一,如果不是老人收养,他可能已经魂归地府,这个世上再无叶辰这人。

  树欲静而风不止,子欲养而亲不待。叶辰自小就立下志愿,长大后一定要挣很多钱,让老人过上丰衣足食的生活,但老人还没等他长大就已离世。

  站在老人的墓前,叶辰深深地鞠了三个躬,之后静静地注视着远方。很久很久,夜幕降临,他才转身离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