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灵魂附在另一个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个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陆离,那些都是你不曾拥有,却极致渴望的世界......
当前时间:2020-02-26 20:38:22
  1. 爱阅小说
  2. 玄幻
  3. 尊皇残梦
  4. 第一章:前尘引迷雾 今朝话定图(上)

第一章:前尘引迷雾 今朝话定图(上)

更新于:2017-03-25 21:53:19 字数:3681

字体: 字号:
尊皇残梦目录
共100章
  岁月浮影,蹉跎的事物,在某一刻宛如蛛网一般交织不清,分不清究竟谁是未来,谁是过去,消磨中最是光阴化浮沫。似梦中的事物,似传说的赞美,造就出一代梦幻的传奇。在某个时候,或许是千年之前,亦或是无数年之后。在片莫名未知的地方,演绎着一个国度的兴衰事变。

  在这片地域中,千百奇观令人叹为观止,一条似雄狮俯卧的山脉横跨天地,支脉无数衍生着万物的生死幻灭,盛衰转变随历史见证,中心的一座高山耸立,直插云霄九天之上,似要破开天地间的束缚寻求更高的存在。风云在山腰涌过,脚下云海翻搅苍茫无际,过云参顶却见山巅巨峰仿若一直怒吼雄狮,仰望苍茫万物,无声的言语直诉苍天百态。这座高山,无数年来除却鸟语花香,别无它物,一直不曾有过人迹的踏足。直到某一日黄昏,一男一女缓步走上山巅,伫立巅峰,两人各自沉默。

  女人一身素白长衫,在霞光下显得有些耀眼,衣带在清风中飘逸更显聘婷仙姿,一身冷傲的气息,烘托着那张冷颜无暇的小脸,冰冷淡漠的身前,仿若冰雪之洁。小巧的鼻子,玲珑的小嘴,合适而有当,一双令人读不懂的眼神不时地微眯,每当扫过身旁的男人,眼中便会闪过一丝冷冽的杀意。但在这份杀意中,却纠结着一份莫名的情绪。

  良久静谧无声,纠结中的女人眉宇间隐隐浸出细汗,乌黑浓密的发丝下垂三千,伴随着清风飘摇不定,好似她的心情一般,难以判定。

  一旁的男人沉默无声,好似在静静地等待着女人的声音。两人在沉默中看着垂暮的夕阳,各自心情有些莫名的阴郁难言,气氛在隐隐中略显压抑。不知道过了多久,天际已经布满星辰,星光洒下,烘托着一轮巨大的圆月,为天地洗去黑暗。

  “唉——”女人的一声叹息,最终打破了沉寂。她终于正视这一旁的男人,神色中有些无奈与迷惘道:“我本来是为了杀你才会与你相识,相识到现在我心中已经生出执念,却是无法对你动手。既然你决定放弃一切,想要找到冰雪的生机。但我也始终是要杀你的人,未来的路,我要与你同行。一直等到我能下定决心杀你的时候!”

  “血姬……”男人凝视着眼前的女人,神色一脸清明,轻声呼喊。好似在为女人所背负的东西怜惜感叹。可是,内心中另一件事情的纠缠,却是让他无法放下。

  男人正视着女人,上前一步将她拥入怀中。贪婪的吸取着女人身上的香味,在她耳边轻声道:“我答应你,血姬。在这个世界上,能够杀掉我的人只有你一个。”

  好似誓言一般,天空无云却响起了一声闷雷。一个承诺,让他们心中纠结的事情暂时放下。女人反手保住男人,感受着在他怀抱中的温暖。心中不想再去想任何的事情,静谧的气氛让山巅产生了一丝异样,山脚的云层被一股无名的力量压得更低了,仿佛是静待着暴风雨前的海面。

  “血姬,你始终都是我的人,就算是你是为了杀我而存在也是一样,我所能认可的人不多,答应我等我完成遗憾。”男人双手轻轻保住女人的面颊,轻轻地说道。女人闻言,原本冷若冰霜的脸色多出一丝红晕,再无言语。两人月下一吻,拓印在时空的长河之中,保留着某一刻的记忆。

  一朝欢喜,拂晓将之。两人各自离去,只是在女人走之前,她的身下的土地却长出了一朵血红色的莲花。不知道多久之后,两人从不同的方向再次来到这山巅。女人首先来到,她看到那朵莲花之后,取出一封信件放在一旁。然后,取出了她以为杀人的剑,一剑切入腹中,鲜血溅洒让血色的莲花更加艳红。紧接着,一声天降雷鸣,女人的身躯竟在冥冥之中化入莲花之中,一滴滴的鲜血在莲花的花瓣间滴落。

  不久之后,男人也到了。他看到更添血色的莲花,心中无悲无喜。拿起那残留的信件查看一遍之后,一掌将其震碎。再次将目光转向眼前这多血色的妖异莲花之上。看着眼前的莲花,男人心头愤慨,却无更多的责备言语。却听他喃喃道:“血姬,我知道这是你的选择。但是,为了承担。我愿让这朵莲花化为诅咒加身,等到哪一****真能下定决心杀我,就让这诅咒将我吞噬吧。不过,在此之前,我要寻回冰雪的生机。这诅咒,将是我为你做的梦,当梦圆满,我会让你们再次站在我的眼前。到时候,我不会食言。这个世界上,唯有你一个人能够杀我!”

  咔嚓——咔嚓——

  低声喃喃,天地好似有所感应。一道道雷阙在天际炸响,原本寂静的山脉躁动不已,山脚下的云层顿时风起云涌,宛如暴风压境激荡八荒,震撼着所有能够看到这一幕的一切生灵。忽然,他身前的血莲好似受到感应,绽放出异彩,将两者包容其中。不知道过去多久,色彩失去,男人也不知道消失在了何处,原地只留下了一滴妖艳的血迹,讲述着不曾被掩埋的故事。

  时间,是一个吞噬一切的兽。

  它吞噬着各种故事,有情,无情,悲伤,欢喜。各种幻灭的故事,在岁月中沉浮,流逝的时间无情的将一切掩埋。它好似不知温饱,没有丝毫停歇的不断吞噬着所有人的一切,直到人生的尽头,被一波巨浪将之淹没,随着历史拓印在不知道是过去还是未来的虚无之中。

  无数的星空,隐藏着无数的秘密。充满生命的星球,不断演化这各种各样奇妙的故事,一道虚幻不真的影子在岁月的河流中闪过,巨浪将期间的一切吞噬虚无,生命的演变,人迹诞生。千年不变的时间,促进着时代的进步。

  地球,一个倍受人类催促的生命母星,时代在历史中不断进化,二十世纪中期,随着时代不断的进步。各种工业产业开始兴起,在以往大航海时代开辟出无数联通世界的道路之后,世界上各种国家实力联系更一步的紧密起来。同时,伴随着第二次世界大战过去,各国开始了对自己国家的经济发展更进一步的重视。

  随着各种产业的不断发展,旅游业开始迅速兴起。为了更有效的得到收益,各区域之间开始不予余力的宣传自己的景区之美好与奇特……

  哗啦——哗啦——

  接近马尔代夫附近的太平洋,今天风和日丽。海波轻缓荡漾着扩散远方,暖暖的微风夹杂着海水中淡淡的咸味,别有一番风味。可是,许多人都知道,在这平静的背后暗藏着致命的危机。三天前,一场巨大的风暴席卷了这片看似美好的水域!

  广袤无垠的太平洋,分布着大大小小的岛屿。这些岛屿有火山喷发或是地壳运动而形成的,当然还有一些是由那些无数计的珊瑚虫死后累积而起的珊瑚岛。这片水域的某一处,一座在风暴之后突起的小岛不知不觉间浮出水面。

  小岛上,到处都是黄沙,偶尔会有几块散落的石头散布在小岛的各处。一个十七八岁的小伙子情绪低落的坐在沙滩的边缘看着苍茫无际的大海,希望能有船只经过,将他从这被困锁的地狱救出去。他是华夏的一位普通旅游者,本来是要去马尔代夫体验异域风情的他,却被三天前的风暴摧毁了他所乘坐的游船。索性,天无绝人之路,在风暴过去之后,他清醒过来发现自己已经身在这座陌生的荒岛之上了。

  这座小岛大约有十多平方公里的面积,可一旦涨潮就会缩水一半之多。这几天,他也都是靠着沙滩上偶然捉住的螃蟹冲击。他不敢下水,之前的风暴已经成为他这一生最大的阴影之一。在这无助的小岛上,他只能祈求有船只经过,然后将自己从这地狱中救走。

  这几天要不是偶然捡到了一些从破碎的船只中散落的淡水瓶子,恐怕他早就渴死了,虽然他以沙滩下的螃蟹暂时维持生命,可是淡水却是一点点的减少,若是再过一段时间还没有船只经过,他也只能困死在这里,成为历史洪流中无法记住的一页。

  少年无力的坐在海岸边,无奈的揉了揉自己饥饿不堪的肚子。眼看又是夕阳西下,他无奈一叹。将抓到的最后一只螃蟹吃下,然后转身向小岛深处而去。那里的海拔相对而言比较高一些,即使涨潮他也不必担心自己被海水带着;而且每到晚上这里风大,他也在那里用手挖出了一个小窝。

  重新回到自己的小窝,然后用沙子盖住全身,这才是他感到一丝暖意。海上昼夜温度温差很大,现在他也只能用这种办法保持不被冻死了。做好睡眠的准备之后,他再次习惯性的将目光投向大洋深处,这种时候他可不愿放弃任何的希望。

  “呃……那是……奇怪,这小岛上什么时候多出了两个人?”最后扫视小岛的一切,他不将发出一声惊异之声。顺着少年目光的尽头,刚刚他蹲坐的海滩上正有两人对立而站。他们的出现很突兀,令埋在沙中的人隐隐感到一股莫名的惊惧感。他不敢出声,静静地看着那两人的变化……

  哗啦——哗啦——

  海浪依旧不知疲倦的拍打着沙滩,随着夕阳临近,每一次海水都会向上攀爬几分,仿佛要将小岛吞噬其中。潮汐的韵律在此时也随着两位不速之客的突兀出现变得沉重起来,一声声,一波波,似蕴含着长久以来的怒火,一步步引动压抑的怒火爆发。

  浪潮的边缘,黄沙之上伫立着两个人,两个二十岁样子的年轻人。一人一身洁白着装,一人一身漆黑衣物。如果将两人比对之后,就会惊奇的发现,这两人除却头发以及眸子中的色彩不同之外,其它各处样貌近乎一模一样。

  静立中,两人身上发出一股无形的威势,海浪似乎在这一刻停止了喧闹。近乎样貌相同的人,散发着两股截然相反的气息。白衣人,一身浩然,银发飘逸,虽然一股浩然霸气,却隐隐有一股莫然千里的冷漠,白衣人身上气质流露让天地为之惊叹;他对面黑衣人,却是一身诡异,眸子中散发着极不平静的色彩,隐隐有股莫名的死气散发,淡漠中比那白衣人却是更加冷酷。

  两人对立,无形中散发的气息令万物止息,小岛周围所有的声音在这一刻似乎都被驱逐,仿佛是皇者的威仪,姿态令万物失色,唯有臣服。

字体: 字号:
下一章
尊皇残梦目录
共100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