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灵魂附在另一个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个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陆离,那些都是你不曾拥有,却极致渴望的世界......
当前时间:2018-11-14 10:28:28
  1. 爱阅小说
  2. 二次元
  3. 暗夜公理式
  4. 第一话 我们的洛凡枫

第一话 我们的洛凡枫

更新于:2018-03-17 20:51:37 字数:3904

字体: 字号:
  “洛凡枫同学,在全省作文竞赛中,荣获第一名。请大家用掌声来鼓励我们的学生会长。”一个戴着眼镜的中年男子向右退去,双手鼓掌,用赞许的眼光看着座位上的某一个人。

  洛凡枫站起身来,不紧不慢地走上讲台,推了推鼻梁上的眼镜。“感谢诸位的掌声,这次比赛的荣誉,不仅仅是我一个人的,也要感谢班里的老师与同学们......”

  “加油啊,学生会长。”

  “洛凡枫,你真是帅呆了。”

  洛凡枫挥手示意大家静下,同时慢条斯理地将手中的稿子读完,之后三步并作两步地退回座位上。

  讲台上的老师面带笑容地开始了一天的课程。

  刚才演讲的主角却抽出了另外一本笔记,在上面奋笔疾书。

  他写的是那么的认真,以至于所有人都不好意思打扰他。

  真是严谨的学习态度啊!如果仅仅是远远望那密密麻麻的笔记,相信每个人都会这么想吧。

  可事实却并非如此,只要你走近去看,你就会发现,他所谓的笔记不过就是在打小说的草稿。

  明明是这样的家伙,成绩却依旧从未掉出年部的前十名,甚至评选学生会长也选中了他。

  这真是十分的不公平!

  今年的他十八岁,刚刚高二。按道理说,高中的三年理应是发奋图强,刻苦读书的时候,但是他却从不。

  只要他一回家,要干的事无非就两样。

  睡觉,打字。再要么就是玩单机游戏。

  偶尔也能在网吧撞见他,如果不出意外的话,一定是家里停电断网,或者是他的老妈看不下去了。

  家里只有他和他的妈妈两个人。老爸曾经在一个据说很是神秘的组织任职。甚至让洛凡枫一度认为是邪教。但是十年前,他的父亲出了车祸,掉进海里去了。

  接下来便是不知哪里来的同事给他们家寄钱。陆陆续续的,那是一笔很可观的财富,足够两人一生吃喝不愁了。

  管教洛凡枫本来就是老爸的职责,因为老爸消失了,所以洛凡枫也就更加肆无忌惮了。至于母亲也选择了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只要他的成绩不跌出前十就可以了。

  “那家伙纯粹就是个变态。你见过十几种单机游戏玩得精通,却对网络游戏一窍不通的怪胎吗?”

  十几种单机游戏被洛凡枫玩得应心得手,无论是《街霸》,《红警》,《星际争霸》还是《侠盗飞车》。这些游戏洛凡枫似乎自打开始玩之后就从没输过......哦,不。输过一次,最开始玩街霸的时候差一丝血被他老爸KO了。

  对于网络游戏,洛凡枫竟是基本碰都没碰过。因为他老爸说过一句非常经典的话:“你敢去玩我就敢把你的电脑拆了。”

  纵使他去喂鱼了,但是这威慑力还是在的。洛凡枫不知是出于什么心理,竟真的没有碰网络游戏一下。

  现在想来,也许就是这句气话造就了这位有瑕疵的游戏天才。也许学习方面的基因真的遗传自他老爸呢。顺便说一下,他不喜欢学习。

  “喂,洛凡枫。放学后陪我去切两盘星际去。”一位将头发染成蓝色的中二少年偷偷向洛凡枫说道。

  “没问题啊,谁输谁付网费。”

  洛凡枫闭上他那双淡青色的眼睛,浅浅一笑。

  李维,洛凡枫的死党。尽管说外观看起来像一个中二少年,但是他真不是......兴趣是和洛凡枫切磋各种单机,虽然是一直被虐,但是却死不承认的万年留级生。

  毕竟腹黑才是王道。表面上说不用你请,可是事实上怎么能真的不用你掏钱呢?洛凡枫心道。

  他老爹也是这么教育他的:“男人不能贪小便宜,但是吧,白拿的东西咱可不能不拿。”

  这句话,被洛凡枫奉为自己的人生准则。

  天,这简直是真理啊。

  “叮叮叮”

  下课铃亦或者是放学铃就这么响了。洛凡枫收起画了一天的笔记本,将它整整齐齐地塞进书包里,反手背上书包就打算开溜。

  “喂喂喂,等一下啊,会长大人。”那个要和洛凡枫切星际的家伙紧跟其后。

  洛凡枫轻车熟路地带着李维穿过一条条嘈杂的街道,来到一家名为“环球网咖”的网吧,转头对李维说:“麻烦你帮忙开两台机器吧。”

  “没有问题,老大。”

  他轻轻锤了洛凡枫一拳,似乎心有不忿。但还是乖乖去下楼付款。

  哪怕是让眼前这个混蛋付钱,一会还是要还给他,倒不如自己先付了。

  洛凡枫就这么端坐在网吧的椅子上,两目望天,开启了电脑。

  在网吧打游戏真是不容易。洛凡枫嗅了嗅空气中烟草与汗水的混合气味,剧烈地打了个喷嚏。

  真是的,就不能设一个无烟区吗?

  突兀的,没有任何前兆的,一股好闻的紫罗兰清香突然飘进洛凡枫的鼻孔,他不由多闻了闻。

  花香?是谁会带花来网吧?某个想要向女孩求爱的男孩?

  这座网吧是很隐蔽的了,他选择这家网吧就是怕同校的学生发现,那样可就不好了。

  洛凡枫看了看四周,周围全是叼着烟卷的大老爷们。再要么就是还在酣睡的大学生。如果是求爱的话会去求谁啊。

  李维带着两瓶可乐走上楼来,看到洛凡枫身后,呆住了。

  “老......老大,这家伙是你的女朋友?”

  女朋友?我什么时候多出来个女朋友?拜托,本人是个从没有谈过恋爱的主啊......不过这么说......

  在洛凡枫转过头去的同时,他的头上就挨了一个爆栗。

  “啊......痛啊,你丫的谁啊?干嘛打我?”

  洛凡枫扭过头去去问那个罪魁祸首。

  “身为学生会长却不洁身自好,居然到网吧来上网。传出去可是要有失声誉的哦,会长大人。”

  那个罪魁祸首,轻灵声音的主人逐渐浮出水面,是个银发少女。

  “这......这是我的私事,要你管。”

  洛凡枫扫视了一下女孩身上穿着的服饰。

  见鬼了,正是他所在的学校的校服。

  在洛凡枫正想办法稳住眼前这个家伙的时候,那个银发少女却从背后拿出两张纸来。

  “洛凡枫,18岁。父亲在十年前的一场车祸中丧生,与母亲相依为命。去年考上本市重点高中,通过选举成为学生会长,近日又获得全省作文比赛的一等奖......”

  这是......我的资料?

  “说这些东西有什么意义?那张纸是我的资料?那么请毁掉它,别用那种自以为很了解我的语气与我说话。”

  “好吧”

  少女径直撕毁了那两张薄薄的纸片,将它们全部放入垃圾箱。向洛凡枫眨了眨她那对琥珀色的大眼睛。

  这家伙想干嘛?撕完了就赶紧走啊。

  洛凡枫已经打开了电脑,点入了游戏选单。将鼠标悬停在星际争霸那个红色的飞机图标上。

  “那个......我可以和他打吗?”

  少女用哀求的眼光看着李维。

  “可以......可以......老大加油,我看好你。”

  他临走之前还不忘冲洛凡枫挑挑眉毛,对此洛凡枫很想对他竖一根中指。

  暗示你妹啊,给我扔了这个大一个烂摊子想一走了之吗?

  “喂......我说,你到底想要干什么啊?想要公布丑闻就去啊,就说学生会长在网吧里上网。还有,你不仅仅是想和我打星际吧。”

  “在网吧遇见不务正业的学生会长,于是......”

  “说关键。”

  少女收起了她的微笑,声如细蚊地说出了洛凡枫难以忘怀的三个字。

  别想歪了,那三个字是:“洛天羽。”

  洛凡枫怔住了,因为那是他老爸的名字。

  “我叫洛亚维尔,但是在学校大家都叫我诗韵......真是个好名字。”

  “你要我做什么?”

  “加入LDOA吧,遵循洛天羽的遗志。”少女挽了挽自己的头发。

  遵循老爸的遗志?掉进海里去喂鱼吗?

  LDOA就是老爸曾经任职的那个神秘组织吗?这个东西是干什么的?能吃吗?

  “你既然是这座学校的学生会长,想必行动起来也十分的便利吧。更何况,你的父亲是组织评级为S的优秀猎者,你拥有公理式的几率也很高。”

  陌生名词实在是太多了。他感觉自己正处于一个遥远的国度,一个银发少女正在努力地与他沟通交流,但他却永远无法理解对方的意思。

  “感觉你现在和我的对话就是鸡同鸭讲。我完全听不懂你在说什么。”

  “......”

  “我老爹是出了车祸掉进海里的,一个淹死的连遗体都下落不明的中年大叔居然会是你们口中的S级猎者。”

  洛凡枫是竭尽全力去想他老爹厉害的一面,不过可惜的是能够证明他的强大的事例竟是一件没有。

  老爹给他的印象就是一个神秘的留着小胡子的中年大叔,没什么特别的。

  “果然是不行吗?让你相信真是困难啊......洛大会长。”

  洛亚维尔将一个黑色的如同车钥匙一般的东西扔到洛凡枫手里。

  “这是......”洛凡枫此时竟有些不知所措。

  “回家让你老爹去告诉你去,我是没办法跟你说清楚了。”洛亚维尔摆了摆脑袋,转眼间便消失地无影无踪。

  老爹?真是个奇怪的家伙,已经逝去10年的人了啊。

  不过......

  洛凡枫放在红色飞机图标上的手突然剧烈地颤抖了一下。

  “如果是小枫的话,一定没问题的吧。看好了,虫族的基本套路......”

  真是像鬼魂一样纠缠不休呢。明明早就是个死人了,为什么脑中老是会想起他?

  洛凡枫用手支撑起他的脑袋,不断地敲打着键盘。

  “还能想起来吗?昔日和老爹最喜欢呆的地方?”

  一个模糊的环境慢慢从记忆深处抽出,8岁的他与那个中年人的脸上都洋溢着幸福的微笑。

  是车库吗?这也难怪。明明不开车的老爹却特地弄了个车库,再笨的人也能明白这里面有玄机吧。

  可是......自己就是这么笨啊。

  洛凡枫甩下耳机,头也不回地离开周围的嘈杂,向家里奔去。

  同样是在那片夜色中,网吧的后门。

  银发少女银铃般的轻笑在空气中回荡。

  “大姐头,这么早就拉老大入伙是不是有些欠考虑了?他连公理式的力量都没有展现出来过。”

  那个除却少女的身影,竟是那个叫洛凡枫老大的李维。

  “不,在我看来一点也不早。我们的下一个目标危险度数是A,单凭我们是根本打不赢的吧。”

  “所以......”

  “所以我们需要洛凡枫。需要那位阴影中的王者的儿子。”

  这次的声音不再轻灵,反而带着些许冷厉。如同一位严格的指挥官。

  洛亚维尔琥珀色的双眼蓦地变得蔚蓝。

  没有一丝嘈杂,少女蔚蓝的双眼望向漆黑无垠的天空。

字体: 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