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灵魂附在另一个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个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陆离,那些都是你不曾拥有,却极致渴望的世界......
当前时间:2018-11-20 00:10:33
  1. 爱阅小说
  2. 历史
  3. 废柴公子闯大明
  4. 第一章 蓝桥春柳重生日 钱塘夏雷魂飞时

第一章 蓝桥春柳重生日 钱塘夏雷魂飞时

更新于:2018-03-16 19:11:03 字数:5017

字体: 字号:
废柴公子闯大明目录
共128章
  “章台从掩映,郅路更参差。见说风流极,来当婀娜时。桥回行欲断,堤远意相随。忍放花如雪,青楼扑酒旗。”一只毛驴载着一个书生,迤逦从河对岸走过来。只见书生口中吟咏着这首李商隐的唐诗,若有所思。书生此番乃外出游历,以期胸中有丘壑,领悟圣贤书。此时乃明正统四年,社会呈现出一派盛世局面。很多读书人热衷科举,不愿仅仅闭门读书,多交游外地,增长见识。

  此时书生口中念着“桥回行欲断,堤远意相随”,心中默想,什么时候才能再和她见面,也许再见面时,她已经是有夫之妇了,忖到这里,一些伤感涌上心头。

  细细瞧去,这书生乃十八九岁年纪,留有髯须,头上裹一青巾,相貌端的周正。不觉间,书生已行至一块河石上,抬头一望,前面有一个古桥,桥边有块断裂的石碑,上书“蓝桥”。原来已行至陕西蓝田县西南地界。此间流水匆匆,灿灿花草,罗生桥边。远望云林,视野极阔,林间鸟语喜人,再加上时至暮春,万物阳气升华,书生不禁为之精神大振!纵声长啸,高声诵道“南风吹其心,遥遥为谁吐”,心下一扫忧愁,想到《周易》有云“天行健,君子以自强不息”,大声喊道:“柴宝臣,当自强,不要为小儿女事凄凄惶惶!”

  原来,这书生名叫柴宝臣,表字蒙正,是陕西承宣布政使司西安府人氏。父母早亡,家境贫困,但借书满架,非常刻苦,博学多才,早在十六岁时就参加院试获得秀才功名,被西安府典史魏庠聘为家教,魏庠家有一女,名唤魏苏,这柴宝臣专司教授魏苏一些粗浅科目。说来有趣,在明朝,尽管仍然奉行“女子无才便是德”的古训,可这魏庠却作着别的打算。魏庠年届不惑,在典史的位置上一干就是二十年。因自己学识浅薄,从父亲手中继承这么一个官位,可怎么也难升上去。于是,主意便落在了女儿身上。女儿魏苏已是豆蔻年华,身段苗条,天姿灵秀,模样可称如风拂玉树,雪裹琼苞,如梨花初绽,分外惹人怜惜。魏庠看着一天天长大的女儿,心里寻思为她找一个身居高位的上官,也好为自己仕途高升借一助力。

  柴宝臣倒也学识渊博,为了这份糊口的活计尽心竭力,可是他太用心了,时日一长,让待字闺中的魏苏仰慕不已。魏苏平素居于内院,很少见到男子,学习时尽管有丫鬟在一旁伺候,但也阻挡不了韶华之年的少女思春。这魏苏常常拿柴宝臣与自己的父亲比较,无论长相还是学识,柴宝臣都无比优秀。久而久之,魏苏心下满是幻想和喜欢。有一日,趁着丫鬟去内院庭中打水的空隙,魏苏对柴宝臣吟了一首诗,是李商隐的《无题》,并询问其中四句“春蚕到死丝方尽,蜡炬成灰泪始干。晓镜但愁云鬓改,夜吟应觉月光寒”作何理解。问罢,双颊绯红,低头不语。这柴宝臣满腹诗书,怎会不解?可不就是“相爱之人忠贞不渝、海誓山盟,感情如若不成,两人便会因不能相见而惆怅、怨虑,倍感清冷以至衰颜”的意思嘛。

  这魏苏还真是少女思春,非常大胆,竟然对教书先生施以这种暗示。说来也巧,柴宝臣也因与魏苏相处日久,而魏苏又极为聪明,不让须眉,渐渐生出一种爱意,但是柴宝臣极力克制自己,他明白当务之急便是老老实实教书,攒足银钱,也好刻苦攻读,参加乡试,仕途上有出路才行。而魏庠魏大人又是这般看重自己,所以千万不能做出有违君子之道的事来,让人耻笑是小,被县官大人格了秀才的功名,那就万劫不复了。

  柴宝臣此时心下如波涛翻滚,极难平静。长出一口气,叹道“小子贫寒,难当小姐厚意,小姐情思还是速速作罢的好。”

  若要人不知,除非己莫为。丫鬟恰好打水回来,听到了柴宝臣最后说的话,手中水盆一抖,“咣当”一声掉在地上,水花四溅。这丫鬟奔到庭院中便大喊“救命啊,救命啊,小姐要遭了!小姐要遭了!”丫鬟也未经人事,只记得老爷嘱咐过,让自己盯紧教书先生,莫要有败坏门风有损小姐的丑事出现。丫鬟并不知“丑事”作何指,但心里打定主意,不能让柴宝臣与自家小姐有什么亲昵的举动。当她听到柴宝臣说出“小子贫寒,难当小姐厚意”之类的话,又看到小姐脸颊绯红,还道柴宝臣轻薄了自家小姐,于是慌乱之下,便大声喊了出来。

  管家听到后,慌忙召集家丁,给了柴宝臣好一顿痛打,然后没有报告老爷便将柴宝臣赶出了门。对柴宝臣来说,当真祸从天降,没来由招来是非,却又无法向外人解释清楚。说并未轻薄过人家魏苏,可是心里动了念头,也是欣赏她的,那日偏巧丫鬟撞见魏苏娇羞的神情,当场叫破。怎么解释,别人也不会再聘用自己了。也是那魏大人不敢张扬此事,倒也没有继续追究,只要小姐无事就好。免去了柴宝臣当月的银钱,托人说以后不要再过来了,若是纠缠,便见一次打一次。想到那日情形,若是丫鬟晚一会儿进来,魏苏姑娘再多说点少女的情窦心声,说不得自己就会和她私定终身。也难怪,自己仅比她大四岁,郎才女貌,也可结为美满姻缘,他日再考一个举人功名,不怕不能光宗耀祖。想到这里,心里十分欢喜。

  “哈哈哈哈……”几声大笑打断了柴宝臣的沉思,“好一个自强不息的小子,大爷我今天就送你一程!也好让你了却世间的一切烦恼。”柴宝臣悚然一惊,探头望去,就在身边不远处有一巨石,巨石之旁草木掩映,依稀可辨一条山路直通山上,这巨石后突然冒出几个强人,为首的是一个腰粗膀圆的中年人,戴着眼罩,是个独眼龙,他身边有几个青壮,个个长得面目狰狞,绝对是打家劫舍、心狠手辣的歹徒。这一下不得了,柴宝臣慌忙之间没有坐好,从毛驴身上跌了下来。这一下摔得七荤八素,但是他却丝毫没有感觉到痛,赶忙爬起来,向强人打躬作揖,回道:“小子冒昧,冲撞几位大爷,不敢劳烦大驾相送,我自己还走得了。”说罢,慌忙抬腿骑上毛驴,可是没想到刚才摔得太厉害,此时腿疼得受不了,没骑上去便又坐倒在地,这一下把脚给扭了。内心暗暗叫“糟糕”。

  独眼龙三两步便走到柴宝臣身边,用脚踢了他一下,说道“大爷不跟你啰嗦,我们就是这山上的好汉,专做劫富济贫之事。现在我要跟你比一比谁身上的钱多,只要你身上钱财不超过我,那便是比我穷,我就放过你。如若不然,就只好取了你的财,还有,为了我这几个兄弟的安全,也只得结果了你。”

  柴宝臣一听,那还有这番道理,强人定下此等规矩,定然在身上不会多带钱财,自己游学在外,身家全带在身上,这一下是死定了。眼看独眼龙翻查驴子身上的背囊,自己即将性命不保,查看一下地形,此时身处河道之上,兼之河水汇聚桥下,水量充足,当即大喝一声,用尽全力,翻身滚下桥去。独眼龙和那几位青壮汉子一下子没反应过来,等到赶到河边,却看到书生被湍急的河水包裹着,身子时没时现,已在十几丈之外,此间河道里碎石极多,加之不远处就是一处瀑布,因此都不愿跳入河中追赶,只得任书生漂走。

  也是老天眷顾,柴宝臣运气不错,将要漂到瀑布的所在,顺着湍急的河水一起坠下去粉身碎骨之时,恰好被一粗大的树枝挂住衣襟,减缓了力道,他垂死中被树枝一撞,猛地睁开眼睛,竭尽全力抓住树枝并将衣带在树枝杈上打了一个死结,就晕了过去。

  水一直冲着柴宝臣的身体,使他有一种异样的感觉,他觉得自己做了一个很长的梦,梦里的世界自己既熟悉又陌生。他认识到也许自己已经死了。因为眼前出现了滔天巨浪,身边有很多女子在尖叫。怎么回事?

  就在此时,一个小伙子正站在钱塘江边观看大潮,他几次趁着潮水退却的间隙越过警戒护栏,兴奋地拿着手机站在江边自拍,引得很多美女尖叫。小伙子名叫汪乔年,没有固定职业,跟着父亲在家庭小作坊靠卷烟花为生。别看他现在混得不好,可他上学那会儿经常考到班里前十名,尤其喜欢历史,对中国古代史兴趣极浓,对明史更是熟悉。在家里看《女医明妃传》时还要不断地给老爸老妈讲一下明朝的历史。只因高考时给后面的女孩传小抄,被禁考了,这些日子只得帮家里卷烟花炮竹了。

  这些天,钱塘江大潮就要来了,汪乔年告诉父母出门散散心,和同学一起观潮去。父母一想,出去放松一下也好。在家就是废柴一枚,整天唉声叹气,还不如出去散散心。没多想,就答应了。

  汪乔年心中本来就十分郁闷,这一日,他来到钱塘江边,被声势浩大的自然伟力吸引住了,他迫切想要发泄心中的烦闷,朝着钱塘江大声喊道:“天行健,君子以自强不息。”一边越过警戒线,爬到护栏内侧拍照。本以为只要拉住栏杆就不会有事,谁知道,这时,一个巨浪猛烈地拍到自己的后背上,滔天大浪冲击到岸边激起巨大的浪花,呛得汪乔年一口气没喘过来,手上的劲一松,就被巨大的江浪卷进漫漫水中。这时,江边的游客都目睹了这惊心的一幕,几个女孩子吓得尖叫了起来。突然,一声雷响,瞬间下起了瓢泼大雨。江岸救援队也无法前往江中救援。汪乔年感到自己沉到了水底,接着水面裂开一道缝,一股巨大的引力把自己扯了下去,就什么也不知道了。

  许久,恢复了意识,睁开了眼,发现自己躺在一个茅草屋里,身子下面是软软的草垫,身上盖着一个小薄被。这是怎么回事?汪乔年挣扎着下了床,脚才刚一着地,一股刺痛传来,跌倒在地。这是,伴随悦耳的铜铃声,一个姑娘走进屋子,只见她走到汪乔年身旁,轻声说:“你的身子很虚弱,还需要将养几日,应该呆在床上别动。”说着,扶起汪乔年,帮他重新回到床上躺好。汪乔年在姑娘靠近的时候,闻到一股淡淡的幽香,格外让人神清气爽。这时,汪乔年仔细打量了一下姑娘,发现她高高的个头,一袭白色的衣裳,皮肤很白,脸蛋红红的,鼻翼柔和,两弯淡淡的峨眉,一张樱桃小口,看向自己,眼神温和,很是惹人怜惜。但她的气质又让人感到并不是弱不禁风,反而,很是坚毅,有大山一样的沉静。

  汪乔年很奇怪,自己去观潮,不是被卷进江中了吗,怎么会到这简陋的茅草屋中来,开口问道:“美女,请问我是在哪里?”

  “大胆,你,你怎的口出轻薄之言?”

  “我,我没有轻薄啊?”

  “还狡辩!我不管你啦。”说罢,姑娘跑了出去。

  汪乔年喊了几声没人答应,他这时神智清楚了一点儿。感到刚才那位美女举止很奇怪,像古代人。难道?汪乔年不敢继续往下想了。他低下头,突然看到自己的衣服是粗麻做的,不禁抓了抓头发,这一下可吓死宝宝了,自己竟然秀发及肩。怎么回事?他一瘸一拐地下了床,走到桌边,拿起铜镜一照,咣当,铜镜掉在了地上,自己竟然换了一副模样!

  他的大脑极其混乱,努力思索着这一切变故:潮水,窒息,茅草屋,姑娘,铜镜,长发……终于,他明白了一件事,自己穿越了!

  汪乔年不禁大吼一声:“我究竟死了没有?””

  “你没死!”那姑娘又回来了,身边站着一个汉子,满脸胡子,也是穿着和自己一样的粗麻衣服,看上去年龄有四十左右。“这是我叔叔,”姑娘指着汉子说道,“我们相依为命,就住在这山上。”

  “山上?”汪乔年听了之后,顿感疑惑。

  “是的,我叔叔在山间打猎,看到你在河中,眼见就要跌下瀑布,被河中心一只树枝拦住,他费了很大力气才把你救上来。”

  “那我怎么掉到河里去的?”汪乔年记得自己掉到江里。可之后怎么到河里去了呢?

  “这我们就不清楚了。看,这是我叔叔给你换衣服时,在你身上发现的,给你。”说着,姑娘递给汪乔年一个布袋。汪乔年打开布袋一看,里面有一个竹筒,竹筒还有点湿,打开竹筒的盖子,里面却是干的。把竹筒里的物什倒了出来,原来是一个路引。明朝有这样一项规定:凡百姓远离所居之处百里以外,都需由当地官府发给一种类似通行证之类的公文,叫“路引”,若无“路引”或与之不符者,是要依律治罪的。“路引”实际上相当于现在的临时身份证。由于汪乔年的历史知识丰富,尽管路引上写的都是繁体字,他还是能看懂的。路引上写道:兹有陕西承宣布政使司西安府人氏柴宝臣交游求学恳请沿途州府勘查。古代人写文章是没有标点的,这就需要有句读的能力。汪乔年心下想道:看样子我在二十一世纪时死过了,可是不知什么姻缘来到明朝,竟然远隔万里。但有一点,我和这柴宝臣都经历了溺水。阴差阳错,我的意识占据了他的躯体,而且这姓柴的公子看上去还很英俊,那他的意识呢?难道他的意识去了二十一世纪?他会不会跑到我家卷炮竹,别把我家房子给炸掉了!想到这里,不禁一身冷汗。但转念一想,这种可能性不大,二十一世纪的躯体早就沉到江里喂鱼去了,可怜我的双亲啊,不能对你们尽孝了。想到这里,汪乔年哭了出来。

  姑娘从汪乔年手中拿过路引一看,眉宇间露出一丝喜悦,道“柴官人,请你莫要伤感,再大的风浪,你尚且保有性命在,真乃可喜可贺。此间虽然简陋,然而山间野味倒也充足,将养几日,你的体力很快就能恢复。还望你平复心情,待足伤好了,我们便送你回家。”

  “回家……”汪乔年心里知道回不去了,对,我以后就做柴宝臣,既然上天给我一次重生的机会,我就要重新来过,活出精彩的人生,我以后就是柴宝臣!

字体: 字号:
下一章
废柴公子闯大明目录
共128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