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灵魂附在另一个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个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陆离,那些都是你不曾拥有,却极致渴望的世界......
当前时间:2022-05-28 12:54:37
  1. 爱阅小说
  2. 武侠
  3. 英雄传奇之初逐鹿
  4. 第01章 秘密(1)

第01章 秘密(1)

更新于:2017-09-22 08:32:02 字数:2504

字体: 字号:
金无畏放下手中卷宗,离开了将军府。

几乎与此同时,燕飞云一脚踏出了客栈的大门。

长安古城与往日没有什么不同。

老实而有些贪心的商贩,努力讨价还价的小媳妇,嬉戏喧闹的顽童,步履匆匆的行商,下学归家的学子,以及闲散的游人,构成一幅日落前的都市画卷。

这千年不变的风情,显得如此平凡,甚至人们脸上的欢笑,都是熟悉而毫无特色。

金无畏在默默地感受着,尽量将内心与这种氛围融为一体。

他深深知道,平凡才是人生的真谛。在这平凡的表象之下,往往孕育着蓬勃的生机,恰是人生最真实而奇妙的写照。

他忽然停下了脚步。

街边那个小女孩终于拿到一个喜欢的糖人儿,似乎舍不得吃,攥在手中,看了又看,脸上浮现出甜蜜的笑容。

于是他笑着招招手。

小女孩立刻钻到父亲背后,又好奇地探出头来,大大的眼睛一闪一闪,望着这位陌生而和气的叔叔,一边吐出舌头做个鬼脸,一边得意地晃动手中的糖人儿。

小女孩的父亲或许见过些世面,粗糙的大手抚摸着孩子的头发,同时向金无畏点点头,脸上的笑容充满善意。

温暖的感觉冲上心田,这种感觉几乎有些陌生。

金无畏不免感慨起来,原来人生处处充满温馨,自己应该多在外面走动了。

然后,他就看到了燕飞云,燕飞云也看到了他。

四道目光交错而过。

金无畏没有回头,

他在这个年轻人的目光中,看到了恳挚的光芒,看到了奔放的活力。不过,他还是没有回头,只是迅速地在脑海中勾勒出年轻人的形象。这个形象将在很长的时间内,存留在他的记忆中,绝不轻易遗失。

燕飞云看到的是坚毅和智慧,那两道锐利的目光逼迫他几乎不能直视,这种特别的感受让他的心里很不舒服,同时感觉很怪异。于是,他将目光投射在金无畏的背影上,试图寻找出其中的原因。

无论从哪个角度去观察,只能得出同样一个结论。

——这个年轻人,必定出身于某一世家。

那种世家的风度经过历代积累沉淀,才自然形成。言行举止流露出的优雅自然,以及衣着服饰散发出的品味,绝不仅仅用金钱和地位就可以衡量。

原来这个年轻人的震慑力不是来自武功,而是来自天生的气度。

燕飞云微微笑了一下,他了解这种世家名士,清高的气质和崇高的名望,正是这种人的标志。江湖人物绝对不喜欢招惹这种人。

这种特殊的地方势力,虽然自身没有强大的武力,却有很多方法迫使官府去对付所谓的不法分子,招惹他们就等于得罪了官府。

任何一个非官方组织,从立足江湖到发展壮大,必然经过官府的暗中首肯,否则便被划为邪教,立即遭受灭顶之灾。

所以,世家与江湖日行渐远,形成了两个完全不同的世界。

这时,有人挤了他一下,力道十分强劲,绝对不是出于无意。

燕飞云的身体忽然受到压力,自身的内力自然而然激发而出,予以反击,将来人挤了开去。出乎意料的是,那人根本没有报复的念头,甚至没有再看他一眼,继续向前走去。

燕飞云疑惑地扫视一下周围,再没任何异样,难道自己的紧张是多余的?当他继续远望的时候,就发现了一个异常的现象。

那个年轻人的步伐并不快,所走的路线也很平常,奇怪的是,他的身影仿佛时时处于遮掩之下,让人无法靠近。

这一发现,大大激发了燕飞云的好奇心,于是饶有兴致地研究起来。

他很快就发现大街上隐藏着一个绝妙的阵法,比起以前在书本上学过的任何一个阵法更复杂、更多变。

这个大阵居然是活动的,至少由五十人构成。这批人所走的路线,融合了多种阵形的特质,随着那年轻人的前进步伐,他们在不断调整阵形,形成对潜在威胁的钳制。所有局外之人,都被巧妙地阻挡在有效攻击范围之外。

燕飞云赞叹地点了点头,难怪刚才有人使劲挤他,原来用意就是要让自己远离那年轻人的身边。

大阵的另外一个特点是隐秘,除非像燕飞云这样经过严格的学习、训练,才能有所察觉。因为在这批人身上,没有一点点凶悍的味道,他们与长安城平凡而沧桑的特质早已融为一体,成了长安城密不可分一部分。没有他们的存在,反而会让人觉得缺少了什么。

这又说明,这些人一定每天混迹在街头,采用不同的方式,在这条街上已经走过上千次,日复一日,才能形成这种特质。那么,他们并不一定是专门调动出来,保护那年轻人,而是保护任何一个需要保护的对象。

燕飞云每多看一眼,心中的激赏之情就增加一分:“了不起,设计这个方案的人真是个奇才!有机会的话,我一定要结识一下。”

设计这个方案的人确实费尽了心思,不仅有效利用了街道上的平凡特质,掩盖住大阵的杀气,而且将生死门户颠倒变化,随时变易,让人难以测知谁是真正的保护对象;偶然还会故意露出破绽,引诱潜在的敌人发出主动攻击。

若非如此,怎能引起燕飞云极大的兴趣?

燕飞云的思路非常敏捷,他已经转换了一个方向,怎样破解这个大阵?换句话说,假如他想要刺杀那个年轻人的话,应该怎么下手?

不可能,没有人能够一举攻破那道精心设计的防线。

无论从哪一个方位下手,都会有六到七个人阻挡在年轻人的面前,使用的兵刃可能是暗器,甚至是身体。这些人一定不会隶属某一帮会,应该是来自官府或者军营,所以,他们经受过最严格的甄选和训练,可能具备多种不同技能,而最重要的一点,就是随时可以为保护对象牺牲生命。

更加不好对付的当然还是尾随其后的披甲精锐骑士。

这批骑士,应该有两百人。

平时,长街上偶然会出现这样的大批军队。他们有着不定时巡街的任务,辅助官府维持地方治安,一旦发现意外,可以立即投入战斗。单凭马背上那些特制的连弩,任是绝顶高手,也将瞬间化为齑粉。

假如这批军队是有意安排的话,就更加可怕。

双重的防护,几乎排除了所有危险。

燕飞云长吁一口气,不再抱有试图击破大阵的幻想。

落日的余晖,倾洒在闪亮的铠甲上,反射的光芒依然刺眼。他略微转移自己的视线,去欣赏长街上的景致。

于是,他看到了两名丫环打扮的少女。

两个小丫环,其中一个恰好用手指指向他,两人笑得花枝乱颤,不知道笑什么,他急忙用袖口拭一下脸面。

两个小丫环一见“呆头鹅”发现了她们,急忙提起花篮,衣袖掩住口鼻,嘻嘻而去。

燕飞云愣了一会儿,才又想起来那个恼人的问题。

“今天是龙大侠六十寿诞的大喜日子,我究竟应不应该趁此机会见见他?”

字体: 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