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灵魂附在另一个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个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陆离,那些都是你不曾拥有,却极致渴望的世界......
当前时间:2017-05-28 09:04:35
  1. 爱阅小说
  2. 玄幻
  3. 月尘星雨
  4. 第一章 兄弟分离,各自新的旅程

第一章 兄弟分离,各自新的旅程

更新于:2017-04-21 08:23:08 字数:4238

  泫冥狱星,位于浩瀚的北晷星系领域内,以其极高的死亡率而闻名四方,据有关组织统计,该星球每年死亡率平均在98.5%以上。

  每一分钟,这颗狱星上都有成千上万人因为杀戮饥饿恶疾等原因相继死亡,但同时每一分钟,有更多的犯人从其它亿万星球流放到这里,极高的迁入人口和超高的死亡率,使这颗星球的人口维持着在一个特定平衡状态上。

  该狱星某个幽暗湿冷的地下室,一个身材精悍,年约16岁的青年人站在台前,台下是十来个不到十岁的少年,所有人都身披一套深黑色的外套,每一位少年的脸上挂着与其年龄极不相符的冷峻之色。

  “从三岁开始,你们来到这里,开始接受我关于杀手的训练。如今五年培训期已到,在一万名孤儿中生存下来的你们,已具备踏入这个世界斗争中的资格。”

  青年人说着扫视台下所有人一眼,并无发现有人露出兴奋之色,满意地点了点头。

  “强者生存,是这个星球的唯一不变定律,哪怕是小孩也不例外!外面世界的阳光很灿烂,但赤裸裸暴露在阳光下的争斗和杀戮,对于尚为年幼的你们而言,可能这里才是天堂!”

  听到这台下几位小孩心中的激动和希望顿时消散,巨大的生存危机感重新覆盖心头,但对这种生存压力早已习惯的他们并无失态。

  “你们的任务就是,靠自己的力量,在外面的世界生存五年,并在五年后,完成杀死一位至少离阶修为的武者。逃亡者,未完成任务者,一律诛杀!听清楚没有?”

  (本书修为分“乾坤兑巽艮震坎离无”共十阶;最高级为乾阶,最低级为普通人,即无阶)

  “清楚!”台下少年一致喝道回应。

  没人怀疑青年的话,“天使联盟”要杀的人,无论他们躲到天涯海角,都是无济于事,唯一生机就是完成任务回来。

  “很好!最后再重复提醒你们一遍,杀手十大法则,无论何时何地都要牢牢记在你们脑海里,它们是你们想要生存下来所必需遵守的法则!”

  “是!”

  “很好!地下室的门已打开,现在,解散!”

  随着青年右手挥下,十来个少年立即转身,齐捷地朝地下室大门走去……

  青年凝视着众少年的背影,似有所思。

  “不知道我带的这一批,有几个活下来?但愿不会是全军覆没的结果……”

  正思考之时,青年旁边的地上,突然忽然一个人缓缓从地面升起来,直至完全站在地面。

  来人年龄与青年人相仿,不过身着一身暗血红的外套,脸部被一阵黑白不断变幻的雾气所笼罩着,其全身上下给人一种血腥神秘之感。

  “幻,你的潜地术越来越娴熟了。若暗杀的话,可能我一不留神也会中招!”青年赞同说道。

  “少来!在没弄清你的底牌之前,我哪敢动手?怎样,你的这一批中,有没有资质不错的?”

  “有两个比较突出吧!更巧的是两人还是兄弟,哥哥叫凌月尘,弟弟叫凌星雨。这两人的潜力还值得期待。”青年平静回答道。

  “能够被古痕你期待的人,不简单啊!我那一批就不行了,依我看八个人最多在外面只能活3个月就挂了,真是浪费老子这五年的培训!”

  幻说到自己负责的那批学生时,一脸的不爽,接着又说道:

  “听说我们第五区这一届出了一个叫翼寒的天才,资质非常了得,不到八岁就突破成为了离阶武者,我滴乖乖!只要他不是蠢到家,这次考核还不跟玩似的!这才是实力排行第五的区域,真不知道前三区里会是怎样的怪物和妖孽?”

  幻说完还看了古痕一眼,眼前的男子听说就是从前三区出来的,除此之外自己对其几乎一无所知。他想借此套取一些信息,哪怕再小的信息也好。

  当他转头看到古痕只是微微一笑,脸上略微失望,随即脸色又马上恢复正常并叹道:

  “每个带到这里的孤儿的资质,随便一个放到外面一些普通星球中都是佼佼者,普通人无比羡慕的存在!在这里居然第一道考核死去99.9%以上,剩下十来人,真不知道联盟从哪弄来这么多资质不凡的孤儿?”

  古痕看着幻,幻很善于沟通,在这里人缘极好,谁都知道这是他的一种伪装,但杀手之间也需要合作的时候,比如情报提供,比如联手布置完成任务……

  古痕来自这颗狱星上最神秘最强大的前三区之一,关于这颗星球的各种秘辛也知道不少。幻每次跟他说话时,都是想方设法地套取他的信息。

  以前泫冥狱星还没有人类存在,星球上是无数强大妖兽的天下。当后来这颗星球被发现并设为狱星时,这颗星球按照凶险程度被划分为24个区。

  数字越靠前的区便代表越凶险,但也往往意味那里的资源越丰富,那里的人越强大,而他们现在站的这个地方是在第五区的范围内。

  其实说穿了所谓的狱星就是利用犯人来星球“开荒”,茫茫宇宙中,种族无数,人类并不是唯一主宰,无数星球还在妖兽的统治之中。为了减少内耗,人类中几乎很少有判死刑的罪名,大多犯人都是通过阵法传送到实力相应的狱星去开荒。

  “这些孤儿大多来自外面亿万星球,岂能不少?”古痕难得回了一句。天使联盟走的是高端精英的路线,淘汰率怎么可能不低?若是通过的人数太多,内部培训人员也会忙不过来的。

  “竟然是从外面弄来的?!”

  古痕难得地透露的消息,让幻内心一阵意外甚至惊喜,天使联盟在这狱星之外居然也有这么大的势力!那么多年幼的孤儿肯定无法自己开启传送阵过来,说明是联盟的人带他们进来,那不也说明他们有能力从这颗星球出去。

  那是不是说如果他将来在联盟中的地位提升,很有可能走出这颗星球。这个消息太珍贵了!

  谁愿意一直待在这个混乱且食物极度匮乏的星球,在这颗狱星上甚至每天都有不少离阶修为的武者饿死,这事放到外面星球却是荒谬不可能发生的事情!在外面大多星球即使是普通人也很少有饿死的,何况更强的离阶高手?

  幻压下内心的兴奋,表明上继续若无其事地说道:“你看好的那两人呢,这次有没有可能被选中参加‘特级精英计划’?”

  “这两人身手确实值得一看,但能否活下来完成任务还不好说,至于被选入‘特级精英计划’,可能性很小!哥哥凌月尘还好些,弟弟凌星雨对于杀人,还有不少抵触。这种性子到了外面,无疑致命!”

  “抵触?身为杀手居然会对杀人产生抵触,你的培训也太失败了吧!”红袍青年一阵轻笑,接着继续说道。

  “不过当他在外面的生活被压迫得走投无路时,杀人迟早会变得像呼吸一样简单!严格来说在这颗狱星上几乎所有人都是杀手,只不过我们是更专业罢了!”…………

  这时十来个少年已来到地下室门口,曾经无数次幻想过外面的世界,如今触手可及的时候,却又彷徨了——外面,是怎样的一个世界?接下来即将面对的,又会是怎样的生活?

  习惯了地下室培训的他们,一时难以适应突如其来的改变!

  众人踌躇之际,凌月尘走了上去,暗暗深呼一口气,双手将那道关了他们五年的陈锈铁门缓缓推开……

  顿时一缕阳光进入幽冷的地下室,照在一群少年身上!

  习惯了幽暗环境的少年忽然眼睛一阵刺痛,众人纷纷用双手遮住眼睛。

  “这就是阳光,好奇怪的感觉,不过很舒服!”一名少年忍不住叹道,在他们的脑海里,还没有“温暖”这个词汇和概念。

  短暂的对光线适应后,一群少年纷纷从地下室走了出来,地下室的上方,是一眼望不到边的大森林。四周的环境极其地幽静,柔和的阳光和绿意黯然的花树,给人一种平静宁和的感觉。而广阔无边的森林,与以前格子般大小的地下卧室形成巨大的反差。

  温暖,平和,辽阔,自由……少年们顿时感受到许多以前感受不到的东西。

  “哥,接下来我们去哪里?”其中一位少年对着身边的哥哥问道。

  “不是我们,星雨,接下来我们各走各的!”凌月尘双眼极其坚定地凝望着远方,头转也转地冷冷答道。

  “为什么?这五年里每次我有危险,哥哥你不是都出手帮我吗?”星雨不解问道,刚开始到这时他才两岁,是一万名孤儿中年龄最小的一位。

  而哥哥当时四岁,若不是哥哥多次帮助,自己早就已经死去。哥哥的强大是所有的孤儿一致认同的。

  而这些年中,自己在不知不觉中对哥哥的依赖越来越强……

  “以前是以前,现在你必须靠自己的力量,在这个世界生存下去!”凌月尘坚决说道。

  “可是两个人在一起的话,不比一个人更容易生存下去吗?”星雨感觉到哥哥的坚决,不禁略微急切问道。

  “罗嗦那么多干什么?我就是嫌你拖后腿了!以你这种心性,在以前还好,但在这个世界,我告诉你,你只会拖累我!”凌月尘忽然大声咆哮道。

  顿时四周的少年纷纷望过来,听到凌月尘的话,内心皆是开始沉重起来……

  是啊,自己从未有过在外面生存的经验,除了当初进来前的一些模糊印象,其它的几乎一无所知,以后的路对他们而言是一片迷茫未知。

  见四周望过来的目光,凌月尘喝道。

  “以前为什么对你好?越阶战斗的勇气,精益求精的杀技,毫无破绽的伪装,这三者是身为一名杀死自身最基本也最重要的素质!前两者我明显都有,至于第三者……”

  凌月尘停顿了一下,

  “我告诉你,你我其实是同父异母,我心里最厌恶的就是弱者,懦弱的你没有任何资格跟我称兄道弟,以前照顾你并取得你的信任只是为了磨练自己的伪装,明白了吗?你再纠缠,我会立即毫不犹豫地杀了你!”

  说完,凌月尘朝着自己影子的方向快速跑去,不一会儿,其身影渐渐消失在茫茫的树林之中。

  其余的少年见到以往感情最亲近的兄弟,走出外面竟然也是如此结果!顿时纷纷打消了与其他人合作的念头,众人各自选一条路,朝着四面八方离去……

  四周很快变得空荡荡的只剩下星雨一人,这种孤单一人的感觉他从未遭受过,外面的新环境让他迷茫,而哥哥的决然离去让他不知所措……

  但自小起极为严峻的训练也练就他坚韧的品性,随着时间推移,星雨也开始平静下来。哥哥为什么会骤然之间变成之另外一个样子?他很难相信是真的因为自己拖累的缘故,更不愿去相信这一切只是伪装。

  “变强?变强!只要我变强,只要我活下去,将来就会有见你的一天!”星雨暗暗说道,“到时候,我一定要弄清楚,你真正的想法!”

  想通后,凌星雨站起身来,留恋地望一眼月尘离去的方向,接着一个转身,面对阳光,朝着与月尘相反的方向跑去……

  另一边,凌月尘一边跑一边低声咆哮道:

  “雷家!你当年所说的孽种,被你灭门的凌家后代,今天开始来复仇了!雷傲,你等着,杀我父母之仇,我凌月尘将倾尽一切手段,不将你千刀万剐,我誓不为人!”

  凌月尘用力疯狂奔跑着,借此宣泄压抑心中已久的仇恨,后边地面上因其用力过猛留下一个个深深的脚印……

  “小雨,你对凌家的事情不清楚也好,如果我失败了,凌家的至少还留有你这一脉!在这个狱星生存,你要学会独立,学会对敌人心狠手辣,未来的路,要靠你自己一人去走了!”……

  众人快速朝着不同方向离去,几刻钟之后,也先后走出这片森林,迎接他们的,是跟以往不同的世界以及各自不同的遭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