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灵魂附在另一个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个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陆离,那些都是你不曾拥有,却极致渴望的世界......
当前时间:2018-11-18 11:38:28
  1. 爱阅小说
  2. 奇幻
  3. 岚的轨迹
  4. 第三章 事端 第四章 秋水

第三章 事端 第四章 秋水

更新于:2018-03-17 11:06:19 字数:3362

字体: 字号:
  第三章事端

  已经很晚了,岚诀和雨溪单独走在贵族区的玉石小道上。就在三个小时以前,岚诀从梦中醒来,发现雨溪已坐在他旁边看着他,他也不好意思的起来和她一起去萨摩家。

  至于雨峰早早的就去了,萨摩说会好好款待这帮挚友们。

  “你在想什么?你醒来之后就好像没怎么说话。”雨溪挡在岚诀前面问他。

  “没什么呀,估计在水晶那睡觉影响不好,有点晕晕的。”

  雨溪眼里一阵柔和,回到岚诀身边,又靠近了他一点,牵着他的手腕。夕阳的余辉洒在她美丽的脸庞上,就想那在微弱阳光下的娇宠的花儿,岚诀看了也不由的牵住她的手,他们从小就是青梅竹马估计以后也会结婚的吧。

  火红的夕阳照在这对小情侣身上,地上的玉石泛着红光,真是够浪漫的的。

  可是岚诀,他现在想的和他刚才说的完全不一样,他很在意麟诀那熟悉而又陌生的脸庞,他那高贵而又亲和的气质,就像是从自己身上所散发出来的一样,似像非像,只有麟诀的话他是怎么想也想不起来了。

  “你们可真够慢的,我已经等你们很久了。”萨摩亲自在家门口等待岚诀他们,他现在看起来不像以前,毕竟加入了骑士团,又是贵族,气质上有了很大改观。

  “都怪他睡着了呀,要不是我去找他,他估计就要在那一堆水晶里过夜了”雨溪撅着嘴,抬头看着岚诀笑着。

  “那你们还牵着干嘛,应该打一架然后再拥抱在一起。”雨峰随后跑出来嘲笑雨溪。

  雨溪顿时脸红了起来,松开岚诀追着雨峰,萨摩跟着进去叫他们小点声,岚诀站在后面,看着这朋友们其乐融融的场面,不由得放松了微笑。

  晚饭时,大家像往常一样聊天,拼酒量,不过大多时候岚诀都是滴酒不沾,虽然他酒量惊人,但一喝酒就会被老姐骂还是少惹麻烦好。

  突然,家里好像来了客人,萨摩也被叫去了书房,好像是他的兵长来了,每个骑士团的新员都有一个兵长待其磨练。

  过了很长时间,房间里传来了瓶子的破碎声,岚诀他们赶到楼梯口,看到萨摩脸色惊恐坐在台阶上。就在这时,白川在后面笑着对萨摩说了几句悄悄话,藐视的看了岚诀他们,走下楼,回去了。

  岚诀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他们跑上去把萨摩扶起来。

  “萨摩,白川是你的......”雨溪颤抖的声音敲在台阶上

  “对,我简直不敢相信,我爸爸竟然会去找大主教,要求白川做我的兵长,这...”

  “你先冷静下萨摩,我们都先回去吧,你应该和你爸爸谈一谈,这倒底怎么搞的,白川.....。”岚诀冷静下来看着这三个人说。

  回去的路上,雨峰先行回去了,雨溪跟岚诀在商业大道上,即将分别时,雨溪抱住岚诀,小声的说“岚诀,我们会和白川扯上关系吗?那种人...”

  “不会的,萨摩应该会处理好的,他很有头脑不是吗?”岚诀打断了雨溪。把她搂在怀里,他隐隐约约感到些许不安,一直以来他的直觉都超准,他嘴上没告诉雨溪麟葵说还有三个星期竞技大赛就开始了,这是比剑术大赛还要大的比赛,来自各个领域的人都会来参加,岚诀心想他或者雨峰可能会和白川对决吧。

  把雨溪送回家,岚诀独自走在商业区里,月光照射下的他格外修长,突然一个黑影闪过,岚诀迅速回头看,那个身影果然站在自己身后。

  “哈哈,不愧是里鬼的优等生,我一直很欣赏你,岚诀。因为我相信你才是有资格与我相争的人。”

  岚诀眼里顿时闪过一道尖锐,他向前走了几步,身体周围迅速膨起一丝剑气,显然这种剑压也被那人感觉到了。

  “别这样嘛,岚诀,我不是来找你打架的,还不是时候呢。”那个黑影也感觉到岚诀的剑气非同小可,如此微弱也能消去周围的树叶,下意识退了一步。

  岚诀放松了身体,眼里的杀气也消散了去,不过他眼睛与生俱来的厉光却直向那个黑影。

  “白川.....”

  第四章秋水

  时间转眼过了三个星期,对于那晚与白川的邂逅,岚诀一直耿耿于怀。白川向他发出的挑战书逼迫着他这三个星期刻苦练习,雨峰以及其他人都觉得岚诀怎么变得这么认真,连雨溪也时常询问岚诀,得到的答案都是他长时间的沉默以及无所谓的笑容。

  “呦,小子,你来了啊,看我为你专门打造的剑怎么样。”眼镜蛇从房间里拿出一个不同于普通剑长度的东西,要略显短些,外面用粗麻布包裹着在。

  岚诀接过眼镜蛇手里的剑,打开粗麻布的一瞬间,他傻眼了。这仿佛是他活到现在见过最独特的剑,不,更像一把刀。钢琴黑的外表下透着一种高贵,护手处很短,剑柄头处是弯下去的。

  “不错吧,我集合了很多国家的剑的风格锻造出来的,材料也是亲自去找的,我甚至....”眼镜蛇突然顿住了,他眼睛里闪过一丝亮光,恢复到原来表情,接着问“给个评价吧,岚诀,难得我亲自打造的咧。”

  “大叔,太感谢你了,这真是……太棒了。竞技大赛,我会拿它取得成绩的。对了,你取名字了吗?”

  “名字呀。就叫,“秋水”好了。“

  “秋水?黑刀秋水?哼哼,有内涵呀。好了我走了,这次可是偷跑出来的。”岚诀心想自己获得了一把不得了的剑,对付白川的信心又增加了不少。它离开了店里,迅速奔回了学校。

  眼睛蛇望着岚诀渐渐离去的背影,心想着把毕生的精力和剑灵全注入了这把剑,甚至把自己的佩剑也熔了去打造秋水,他似乎很清楚岚诀的事情。他回到房间,看着放在桌上的老照片,照片里那个红发的英俊男子勾起了他无限的思绪,他那笑容仿佛对这里的人们来说是非常异常的。

  他拿掉眼镜,顿时一种灵压回荡在周围,那双眼睛不像是常人,一种正义感,就像那圣光般的力量。

  学院里,麟葵简述此次竞技大赛的情况就解散了大家。

  回家路上,雨峰追上岚诀,问他剑的事情。

  “是一把好剑,真感谢大叔了。对了,你怎么样,最近都没问你的情况呢,还有,嗯…..帮我跟雨溪说一下,最近我脑子里全是与白川对战的画面,所以……….”

  “哎呀,我知道了,姐姐会理解的,嗯?她昨天还说会去看我们的比赛呢。我呀,反正随便玩玩咯,主要是你呀。”

  “这样啊,嗯好。我一定会努力的,秋水呵呵。”岚诀一想起秋水,心里就一阵兴奋,他也说不好为什么看着把剑如此亲切。他与雨峰道了别,回去了。

  雨峰在回家的路上心想岚诀自从拿回了秋水,人又变回了原来的样子,看来那把剑的确不简单。

  家里已经冒着炊烟了,岚诀心想姐姐肯定烧了好吃的。回到家看到爸爸坐在沙发上清理账单,岚涟在厨房里忙碌着。他掩盖了下剑,打了个招呼回房了。

  “他手里拿着什么?这么神秘。”岚缘把埋在账单里的头略抬起望着岚诀的身影,问了岚涟。

  “哦,哦。估计是剑吧,竞技大赛不是要开始了吗,呵呵。爸爸回去看吗?”岚涟抽着脸回答道。

  “不去。有他的比赛没什么意思。”岚缘重新看着账单,眼里充满的无所谓的感觉。

  “那我会去咯,您不去就不去吧,他要是拿冠军了,看您怎么说。”

  “冠军?岚诀?那我们就赌赌吧。”

  这些话岚诀在房间里听得很清楚,不过他已经习惯了爸爸的蔑视和无所谓。他打开纱布,望着秋水。就在他拔剑的瞬间,一道黑红色的剑光“嗖”的喷了出来,岚诀下了一跳,整个房间充斥着光芒。

  楼下的岚涟吓了一跳,连岚缘也惊讶的望着楼上。家外的人们也议论着。

  岚诀赶紧将剑闭合上,又偷偷打开一点点,这次没什么事了。全部拔开后,秋水仿佛变了样,变得更有光泽。可奇怪的是钢琴黑的秋水,竟会发出黑红色的剑光,似乎带着魔气。岚诀觉得眼镜蛇瞒了他什么。

  岚涟这时冲了进来,看着岚诀拿着一把极具特色和神秘的剑,不由得往后退了一步。大喊道:“你想干嘛呀,毁了这个家吗?不过你房间没什么异样嘛。”

  “额…这个是眼镜蛇给我的剑,怎么……样,很厉害吧,呵呵。”岚诀有点紧张的说。

  “吓死我了,你这个臭小子。不过这把剑真的很特别呢。”

  “嗯,会用它比赛的。”岚诀眼里顿时充满了温和的光芒。

  岚涟走后,岚诀收起了剑,心想等比赛完后,一定得去问问眼镜蛇这把刀的事。不过他还是为秋水的异常惊到了,你比赛还有一星期,这段时间可要好好熟练这把剑,能驾驭它是一件再好不过的事了。

  深夜,萨摩家。

  “就这么说定了,公爵先生。放心吧,您儿子会没事的。”白川对萨王亲公爵说道。

  “好,只要萨摩可以登上巅峰,再怎么样都无所谓。”公爵笑着看着白川。

  旁边的座椅上,萨摩好像被折磨了一番,被“界灵锁”绑着在。白川走到跟前,悄悄告诉他:“傻孩子,跟着我你不会差的,骑士团早晚会是你的。你的那些朋友们,我会一个一个解决的。

  萨摩吃力的抬起头,怒视着白川与父亲。嘴里念叨着:“岚诀………

字体: 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