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灵魂附在另一个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个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陆离,那些都是你不曾拥有,却极致渴望的世界......
当前时间:2018-11-16 02:46:07
  1. 爱阅小说
  2. 玄幻言情
  3. 惊动
  4. 第一章 宿命

第一章 宿命

更新于:2018-03-17 12:45:47 字数:3466

  千万年来,原本隔海相望的两块大陆,由于天星异变导致地壳变化,至今合而为一,形成一个以东,西大陆为区分的珀苍世界。

  在东大陆浩大无边的土地上,大大小小数十省份,总人口已经超过了九十亿。是西大陆的几倍之多。这归于整个东大陆的文化气息厚重,国与国之间战争偃息,纷争堙没。

  无论是贫穷还是富裕,各个国家都以文为第一武为最末的思想作为教育理念。之所以,整个东大陆修炼界的人才凋零,远远弱于西大陆。

  东大陆,胡楠省,一个人口只有二十来万的小镇--后塘镇,小镇四面层层环山,里外里裹了有八九层,从高处看,小镇所处的位置就像一颗唐冠螺的旋部最低矮处一样,但这层层围绕后塘镇的大山之中,就有着东大陆很大一部分的修炼者。

  清晨,有点冷意的小风驱赶着一层轻纱似的浓雾渐渐拢上了山头,掩盖住了山与山之间形成的深渊怪谷。

  在一处不为人知的深处,林贺龙下意识捂了捂有些生痛的双目,感觉一阵舒服,多年来随着和毒品友谊的时间越来越长,这种真实的舒服感已经很久没有享受到了。

  眼前的一切,虽然他还能辨认出这里的草木品种。但他知道,这里不是他所到过的任何一个地方。他只依稀记得火车呼啸而来的那一刹那,他的脑海里浮现的全是刚出世的儿子和等待自己回家的老婆。怎么就到了一个陌生的地方了呢!

  挣扎着站起来看了看。自己竟然在一四面环绕的山谷内。而谷内风景一览无余。四面环山,花满香堆。嫣然一花海无疑。这寂静的空间里不时传来的几语鸟声,显得异常的明亮。山谷的中间有一园形小塘,塘水碧绿,仿佛在那彰显着它的深度。

  这时,林贺龙只感觉一阵口干舌燥。缓缓的移动到塘边,伸手正想捧起塘水解渴。突然,一陌生面影倒在水里。吓的林贺龙猛的后望,嘴里大喝一声“谁”?此刻,如空谷传音,只有四周不断的回声,谁谁谁谁谁,和一片被惊起的鸟鸣。林贺龙不禁双眼茫然的坐倒在地上。

  脑海里想着刚才水中的倒影,这是谁?自己怎么变了个样子?不过随后,他就清醒了过来。明明自己已经卧轨自杀了,死了都能复活,还有什么不可能的?呆坐片刻,他才仔细的观察这个明显不是以前的自己。一身长衫虽破,但布质上层,是个富家子。皮肤白皙,长脸尖颚。因此,贺龙判断或许自己已经发生了网络上占据他人身体重生的狗血桥段。

  没敢想太多,实在口渴难耐。贺龙起身喝了口水,自嘲的笑了笑道

  “咱也算的上是帅的了,比较掉渣的类型,这要是在过去,也就一个小白脸。”

  无奈的摇了摇头,他现在必须考虑的是怎么在这里生存?这里又是什么地方?对于死过一次的人来说:人活着就是继续为生活买单,无论过去还是将来,得一辈子。一定要想办法离开,这里虽是世外桃源,却难容他此刻他抱着对未知世界的七分畏惧,三分幻想。

  人生再次从来,希望将永久延续。失去的要一一拾起,这是一个承诺,也是一种麻醉。此时,贺龙相信自己会将没踏足过的人生精彩纷呈。

  贺龙休息了片刻,便感觉全身肌肉不再那么酸痛后。肚子倒是开始闹腾起来。恰好这塘里倒是有新鲜的鱼儿。唯一麻烦的是,得找个晚上睡觉休息的地方才行。

  环顾四周一阵。贺龙一步步的朝着一个凹陷的类似洞口的草丛走去,行动倒是轻松,没了起初的疼痛。好奇的看了看身上先前淤青的部位,此时,基本看不到有檫伤的痕迹了,只有摸上去还有一丝疼痛证明那里曾经受伤过。这说明,眼前发生的一切的确不是一场梦。这种感觉太神奇了,也不知道是不是喝了塘水的缘故?伤口恢复的如此的快速。抱着疑问贺龙拔草横行数十米。这才发现,前面果然有一个山洞。只是洞口的草太高挡住了视线而已。从远处不能看的太清晰。或许这洞里能通到外面也说不定,贺龙如是想到。只要有一线希望,此刻,贺龙都愿意尝试一翻。

  刚刚走进洞口,一股清新便迎面而来。贺龙不由深深的吸了口气,接着,又继续往洞里走去。这才发现,山洞从外到里,四周都是平整光滑的壁面,而中间是一条盘延的石路。从路面上洒满的灰尘来看,显然,这山洞里曾经有人住居过。只是那人早就离去罢了。越往里面光线越是昏暗。这时,一袭疲倦感油然而生。贺龙只能无奈的选了段石路就地躺下休息。没一会,就进入梦乡了。

  这一觉贺龙仿佛睡了了很久似的,过去的种种好像就是在梦中。直到第二天,贺龙才被梦里火车的轰鸣声惊醒。过去如此难以忘怀,那些个熟悉的面孔,都将永远陈旧。三个月大的儿子,似乎自己还没给他起好名字。带着浓厚的不舍,贺龙猛然觉得此刻的渺然一生是如此的孤独寂寞。

  疼痛的思念突然被一阵饥饿所打断。贺龙忙活了好半天才从湖里抓了几条生鱼。这对于乡下的孩子来说,显得得心应手。只是这湖里的鱼种,贺龙却着实难以辨认。

  草草的对付完空腹。贺龙觉得好一阵舒坦。而昨天的伤口,今天也已经完全消去。那受伤的地方用手轻轻一按,也不再感觉刺痛了。活动一下手脚,贺龙没有感觉到不适的地方。反而,此时的行动较之灵敏多了。

  吃饱喝足后,贺龙这开始打量起这个明显人工开凿的石洞。洞壁上似乎有不少雕刻,借着一丝光线,看的不是太清楚。但只是这仅仅的丁点通透,图案若隐若现的地方,就让贺龙全身的毛孔悚然。华夏五千年的传承,无数的仙魔鬼怪图像,现代人也并不少接触。但像石壁上如此栩栩如生触目惊心的雕刻,贺龙也是生平仅见。在如此孤独的环境中,贺龙倒有几分被吓住了,可这对于一个死过的人来说,还达不到恐惧的地步。难道,一时间还能有比死亡更令人畏惧和恐怖的事情吗?

  贺龙随即点燃一堆堆篝火。撇下余悸,他不是窥豹一斑的人。但是,他的好奇心从没有如此的强烈过。这个石洞很长。看着这些鬼斧神工的雕刻,贺龙也渐渐的进入到一种如痴如醉的秒境中。

  石壁上雕刻的是战斗中的两条巨龙。一黑一红,战的难分难离,天昏地暗。从图形上看的出红龙明显占据上峰。银色的眼眸和全身火焰红不断的散发着它此刻的威严。而黑龙仿佛在红龙的压迫下,显得日暮途穷了些。也只有剩下那战斗中坚定的双目,仿佛在告诉他人它还活着一般。

  突然,这第一副雕刻中,贺龙好像听到了无尽嘶吼似的,万般残念也如朝海般瞬间传进贺龙的脑袋。那是濒临死亡时的恐惧。贺龙想起,火车临近那一刹那,他也曾想过这样嘶吼。战场下,那是些无辜的人民,他们此刻就像蝼蚁般惨死,一时间,整个世界生灵涂炭,万世嗟叹。仿若身临其境一般,贺龙已经汗如雨下,惧从心来。

  第二幅雕刻,战斗中双龙有了些许微妙的变化。黑龙虽同样处于下峰,它的双眸发亮,似乎更是有种坚定。细处可以看到,它嘴角的龙须也微微上扬,仿佛是在讥笑对方,没能力将它杀死。只是,高空下已经再无生灵,山地也开始崩裂。无数山火喷发的景象,像是一个屠杀后的地狱世界,一切都被毁灭。接下来几副雕刻依旧栩栩如生。只是,每一次战斗后,黑龙反而越战越勇。但红龙却渐渐显出力竭之态。贺龙很是疑惑,这黑龙是吃了大力金刚丸了吧?如此的经得住摧残。摇了摇头,他接着继续看这最后一幅雕刻。

  咦!这最后一幅雕刻的内容已经不是双龙。而是一个伟岸男子踏空而去的背景。但最让人喷血的是,刚才生死两难的黑龙和红龙,此刻却匍匐在该男子的脚下,随男子凌空行去。无比的差距让贺龙是目瞪口呆,气的直骂:“这估计是两条龙为争宠而为祸人间,血染千里。然后主人出面制止了这场战斗,携爱宠悠闲的踏空而去?

  尼玛,这都什么世道?这世界的生命都如此草芥吗?哎!那个伟岸的男子还是让他留下了不可磨灭的印象。那场战斗中的神就是那个男人,他也是掌控亿万生命的神,此刻的贺龙也是神只是这个谷中的神,重生成神?他从没有像此刻这么迷茫过。

  此时贺龙已经走到了山洞的尽头,这里的空间并不大,只有个石门,没费什么力就推进去了,石室内似乎空荡了些,贺龙一步踏进心里刚产生是不是有小说中的常有天材地宝之类的神物,后面的石门就轰的声响自动关上了,任贺龙千般推拢都纹丝不动的,这时室内渐渐有一股压力产生,随着时间的推移压力越来越大,直至寸步难行,每踏出一步,豆大的汗就顺流而下,莫名的压力并没有使贺龙过多的恐惧,只是这具年轻的身体抵抗起来渐露疲惫,直到贺龙两眼一翻,就地昏死过去,刹那间,压力顿失,仿佛从没有过一样,空荡荡的室内只有地上贺龙昏死的身体,和其呼吸的声音,

  就在这时,白光闪过,一道高大挺立的身影渐渐的出现在室内。淡淡的身影越来越清晰,直至一个威严的中年男子任立空间,俯视着昏死的贺龙。从外相上看,贺龙和中年男子倒有几许相似的地方,突然,似乎感觉有些不对的地方,中年男子眉头微紧,良久后,中年男子的一声叹息打破了沉寂,:

  “孩子,这是你们的宿命。”

  之后,中年男子打出一道火色光芒溶于贺龙眉间,连带着贺龙一起瞬间消失在室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