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灵魂附在另一个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个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陆离,那些都是你不曾拥有,却极致渴望的世界......
当前时间:2018-11-14 13:22:59
  1. 爱阅小说
  2. 武侠
  3. 柳迎风系列
  4. 真假少爷第二章

真假少爷第二章

更新于:2018-03-17 21:12:02 字数:3445

字体: 字号:
柳迎风系列目录
共2章
  不多时,关松亭回来了,脸上放着光彩,脚还未跨进门槛,嘴里已经大声嚷道:“捕头,咱们的财运到了。”

  “是不是又想说你今天手气旺,需要本钱大杀四方啊?我不会再上你当了,血的教训哪。”柳迎风没好气地道。

  “太夸张了吧,我什么时候放过你的血?”

  “拿我的饭钱去赌博还不算放血?”

  “首先,我要纠正一下,我拿的是你的菜钱而不是饭钱,也就是说,即便没了那笔钱,你也不会饿死,顶多是廋个一圈;其次,我也不是去赌博,我只是去测试测试相士预言的准确度。”关松亭有板有眼地道。

  “这次你就是说破了嘴皮我也不给你测试的机会了。实话告诉你,我现在心情不好。”

  “真的假的?刚才你不是才痛痛快快地耍了常大人一番吗,按理说,你现在应该很开心呀?”

  “哼。”

  “好了好了,你不想说我就不问,还是言归正传吧。想知道为什么常大人今天一反常态对你百般忍耐吗?”

  “不是他良心发现,为他以前对我的尖酸刻薄作补偿吗?”

  “怎么可能,你良心变坏他还没良心发现呢。他之所以这么迁就你,是不愿得罪你这个大财神。”

  柳迎风一听,不高兴地道:“你再乱开玩笑我不理你了。”

  “我没开玩笑,完全是事实。当然,真正的财神另有其人,不过如果少了你这条引水渠,银子是无论如何也流不进衙门来的。”

  “看来我的作用还不小哇。揭晓吧,财神是谁?”

  “何世冲。”

  “何世冲?”柳迎风想了想,最终还是摇头道,“没印象,什么来历?”

  “你没听过他的名不打紧,你只需记住他是本地最大绸缎庄的老板,舞阳县

  一半以上的人身上所穿的衣服都出自他的店铺就行了。”

  “照你这么说,他应该是本地数一数二的富户了?”

  “比你能想象到的还要有钱。”

  柳迎风斜倚着桌子,不以为然地道:“那又如何?据我所知,像这类生意人

  大多都视财如命、一毛不拔,平日里不是怨朝廷税收太重就是怪官府管束过严,除非这位何老板患了失心疯,否则恕我难以相信他会抢着给衙门送钱。”

  “不是抢着,而是逼不得已。”

  “此话怎讲?”

  “他有件很关键的事情需要衙门的帮助。”

  “具体是?”

  “要想彻底搞清楚这件事,我认为有必要先介绍一下这个人。和许多暴发户一样,何世冲发迹的地方并非他的故乡。在来舞阳县之前,他娶了妻生了子,一家老小也算和睦,但是贫困的生活让他无法安于现状,骨子里对荣华富贵的向往促使他抛妻弃子远走他乡。辗转到达本地后,他决定停止漂泊,用当时全部的积蓄开起了绸缎庄。起初生意并不好,甚至一度濒临关门大吉的边缘,然而天无绝人之路,便在他最失意的时候,有人伸出了援手,助他成功度过了危机。从此以后,他的绸缎生意蒸蒸日上、越做越大,到现在已是声名远播的老字号,和刚开始的小铺子早就不可同日而语。自然而然的,那个曾经帮过他的人成了他最大的恩人,或许是为了报恩亦或许是真的两情相悦,他和对方的女儿结成了夫妇。”

  柳迎风冷笑一声道:“好一个知恩图报。”

  关松亭表示赞同:“他这么做对原配当然非常的不公平,所以他和他现任的夫人结合了十几年都没能生下一儿半女的事实绝对可以理解为受到了前妻的诅咒。”

  “这是他自己一手造成的,不值得同情。”

  “光是这个倒还没什么,他最担心的莫过于庞大的家产因为无人继承而不得不全数捐给朝廷。”

  “故而心急如焚地想要寻回当年被他抛弃的儿子。”柳迎风接下去道。

  “没错。”

  “其实以他的财力,如果有心去找的话,又岂会找不到?”

  “你忘了女人的妒忌心吗?每次一提到这个话题,何夫人就立即由一只温顺的小绵羊变成了一头凶狠的母老虎。”

  “那是什么原因坚定了他寻子的决心?”柳迎风问道。

  “两方面的原因。一方面,他的身体已开始为年轻时对精力的过度消耗而付出代价,他觉得自己命不久矣;另一方面,也是整个事件的导火线,他收到了一封意料之外的信。”

  “前妻的信?”柳迎风想也没想道。

  “嗯。”关松亭点头道,“从信使的口中,何世冲得知在写成这封信之后两天

  他的原配就撒手人寰了。”

  “那这信就成了他前妻的绝笔,真是可怜。知道她怎么死的吗?”

  “病死的,信中也提到她得了不治之症。”

  “除此之外还提到些什么?”柳迎风逐渐来了兴趣。

  “自然是希望他们父子相认了。”

  “这样的话,他直接派人把儿子接回来不就结了,还找衙门帮什么忙?”

  “哪有那么容易?别的不说,他们父子分离了十多年,老的样貌也许变化不大,但小的却和当年差之万里,因此,单单从长相上何世冲根本认不出谁才是自己的亲生骨肉。”

  “他就没有什么特殊的标志?比方说胎记什么的。”

  “很遗憾,没有。”

  “这就棘手了。难道何世冲没能掌握到一点有用的信息?”

  “有,是从信里获得的,他知道他的儿子是武当派的俗家弟子。”

  柳迎风皱眉道:“就这么一点?”

  “再有就是他们母子现居湖北荆州。”

  “何世冲不是荆州人?”

  “不是,他的家乡十年前发生了水灾,他们母子是逃难来到荆州的。”

  “换句话说,何世冲并不知道他们母子二人的确切住所喽。”

  “对。之所以知道他们现居荆州也全因为信是从荆州寄来的。”

  “武当俗家弟子遍布大江南北,荆州又地处湖北,相信没有一千也有八百,恐怕何老板有得找了。”

  “何世冲也很清楚这点,所以最先他打算等儿子主动来找他,可是等了一个月仍然毫无动静。”

  柳迎风哼了一声,道:“看来他儿子到底不肯原谅他的卑鄙行径。”

  “在苦等未果的情况下,何世冲决定不再守株待兔。为了拿出足够打动儿子的诚意,他不计血本,雇了几十个人在荆州大量派发由他亲笔写的多达数千张的寻子告示,告示里字字含泪、句句有情,将对往事的忏悔和对儿子的思念表达得淋漓尽致。我认为,这一张张的告示如同炙热的岩浆,熔化了所有的铁石心肠,烫平了一切的波折坎坷。”在说到最后这一句时,关松亭的表情突然变得出乎寻常的神圣。

  “有的时候,我们必须得承认,再顽固不化的人也难以抵抗亲情的感召。”柳

  迎风意味深长地道。

  “只是这份感召的力量实在太大了一些,以致于把很多局外人都吸引了过来。”关松亭不想让谈话的气氛继续悲伤,以调侃的语气道。

  “是金钱的诱惑吧,想必何老板没有忘记在告示里炫耀一下自己的家财。”柳迎风挠着脸颊道。

  关松亭呵呵一笑:“肯定是这样喽。听说,告示才贴出去十几天,就陆陆续续来了数百人自称是何世冲失散多年的儿子。这些人当中,高矮胖瘦、老少壮青一应俱全,甚至不乏女子的踪影。”

  “啊,连女人也来凑热闹,难道何老板没有指明寻找的是儿子吗?”柳迎风惊讶道。

  “当然指明了。这些女人都是女扮男装来的,一个个梦想着当千金小姐,结果往往一开口就露了馅。”

  “可笑之至。”柳迎风不屑地道。

  “其实,就算不去分辨她们的口音,她们也很难通过第一关。”

  “第一关是什么?展示自己的正宗武当功夫?”

  “不用那么麻烦,况且何世冲只是一名商人,他也无从判断什么才算正宗的武当功夫。”

  “那是?”

  “说出他前妻的真实姓名。”

  “果然高明。倘若是说出他儿子的姓名相信会有很多人办得到,但是能直接说出他前妻姓名的人怕是少之又少。”柳迎风不禁对何世冲刮目相看。

  “实际上,很多人连她姓什么都不知道。”

  “那究竟通过这一关的人有几个?”

  “三个。”

  “其中一个估计就是了。他没有用另外的方法再筛一筛?只有三个,应该很容易才对呀。”

  “没有,至少他已经没有再筛选的能力了,怪只怪他太早就抛妻弃子,导致他对儿子的印象几乎为零。”

  柳迎风沉思片刻,道:“看来必须得弄清楚他们三人谁才是真的武当俗家弟子。”

  “何世冲也是这么认为的,可惜他们没有一个人肯说自己不是。说到这里,捕头,你该预见到自己即将发挥的巨大作用了吧。”

  “是什么?”柳迎风装傻道。

  关松亭推了他一把,道:“这事由不得你不答应,常大人已经收了何世冲一千两的定金,事成之后,还会有四千两。”

  “一共五千两!何老板还真舍得。”柳迎风张大嘴巴道。

  “他是铁了心要找回儿子了。为了这笔数目,何夫人和他大吵了一架,气得跑回娘家去了。”

  “这么大反应?莫非何夫人一早有了心仪的继承人选?”

  “她不知道多么希望何世冲能收她的侄子为养子,但何世冲深知把万贯家财交给此人还不如捐给衙门来得安心。”

  “看来何夫人的宝贝侄子很不受他姑父欢迎哪。”

  “何世冲常说,如果这世上还能找出一个人比杨广更会败财,那这个人非他莫属。”

  “这件事真是越听越有趣了。我什么时候可以去拜会拜会这个何老板?”

  “今天。”

字体: 字号:
上一章
柳迎风系列目录
共2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