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灵魂附在另一个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个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陆离,那些都是你不曾拥有,却极致渴望的世界......
当前时间:2018-11-20 19:28:37
  1. 爱阅小说
  2. 科幻
  3. 星际纵横之天钺传奇
  4. 第一章 喜欢上人家
  十八年后秦天钺已经长大成人了,正在读高三。并没有如胡瞎子所说的那样展现出文武全能,恰恰相反的是无论什么学科,没有一样能拿出手。秦远山却从来都没有责怪过他,视秦天钺为掌上明珠,毕竟这孩子父母过世的太早。

  祖孙俩相依为命,所有开销都要依靠秦远山。秦远山是一家国企的退休职工,微薄的退休金只能解决开销的一部分,其余部分靠着秦远山走街串巷收废品赚取的钱来补贴,生活的很清贫。秦天钺自觉自己不是学习的料就曾对爷爷说想辍学帮助家里赚钱,可爷爷死活都不同意。秦天钺拗不过爷爷也就作罢,每当这时候爷爷就会说:“天钺啊,你知不知道自己名字的来历?”然后无论秦天钺如何回答,秦远山都会点燃自己的旱烟,开始叙述起来:“你知道吗?你可是天钺星下凡,这天钺星可是能文能武,而且相貌不凡。你出生那年天钺星大亮,我不明白就找到你胡爷爷那个瞎子去看,别看他是个瞎子,那可是开了天眼的能人啊……”

  秦天钺对爷爷的话感到好笑,说起胡瞎子,就住在自己家的隔壁,整日游手好闲,家徒四壁。除了靠上街给人家算命骗钱,就是到秦远山这里混两口酒喝。若是他真能预知命运,早就远近闻名了,又怎么会如此贫困潦倒。秦天钺自始自终认为,关于自己天钺星下凡,不过是那老瞎子为了骗爷爷两口酒随便编的故事罢了。

  虽然秦天钺并不相信秦远山的话,但这些话早已经随着秦远山的唠叨刻印在自己的心里,有时会在自己洗漱的时候就,仔细地在镜子前打量一下自己。镜中人中等个子十分瘦弱,相貌算不上平庸,却也绝不是帅的那一档。秦天钺慢慢欣赏着自己那张平凡的脸,无论如何也看不出哪里不凡。孤芳自赏了片刻,直到瞧得自己都有些恶心了,才简单打理一下独自上床睡了。

  第二天是星期一的早上,秦天钺起床晚的过分。为了不让自己迟到,牙不刷脸不洗,披上衣服就冲出门,爷爷在后面拼命追出来,塞给秦天钺一个馒头。秦天钺接过来叼在嘴里,跨上自己的破自行车就是一顿猛蹬。

  前方马上路过一个小区的门口,突然从小区内跑出一个女孩,秦天钺刹车不及,眼看就要撞到来人身上。即将相撞之时,秦天钺把嘴里馒头一吐,车把一拐改变方向,又顺势伸手推开那女孩,结果自己一头撞在路边的树干上,摔个四仰八叉眼冒金星。正在数星星的间隙,吐出去的馒头又滴溜溜地滚到了自己的身边,一条野狗飞一般跑来,叼起馒头就跑。秦天钺心里大骂道“奶奶的,老子的早餐填到狗肚子里了。”

  再一转头,看见不远处呆呆地坐着一个女孩,正是方才自己伸手推开的那个。秦天钺仔细看去,是个身穿一套蓝色牛仔螓首蛾眉,长发飘飘的女学生。秦天钺乍一看到如此美丽的女孩,一时间忘记身上的痛,痴痴地竟然呆了,口水险些流了一地。

  秦天钺失态也就是一瞬间,然后马上吸回口水,观察一下肇事现场。见那长发女生被突如其来的变故吓的脸色苍白。一个黄色的书包在她的不远处打开着,书本散落了一地。秦天钺站起身来一瘸一拐地走向被撞的女生。

  “真对不起,真对不起,你怎么样?还好吧?”秦天钺走过来伸手要来搀扶。

  “还……还好,还好你及时推开我,不然我现在的样子一定会比你还要惨。你这人骑车怎么这么莽撞?”女孩慢慢从惊吓中恢复了原本的脸色。

  秦天钺刚要解释,女孩却突然指着秦天钺的衣服呵呵地笑起来。

  秦天钺这时候才低下头看了一下自己。经过刚才剧烈的碰撞,原来就很破烂的上衣已经被撕扯成了几片破布,在自己瘦弱身躯上随风飘荡。更过份的是胸前也开了两扇小门,极具诱惑地随风开启关闭,不时露出秦天钺瘦骨嶙峋的前胸。

  “呵呵,幸亏没撞到你。怎样?你没摔痛吧?”秦天钺伸出去的手又缩了回来,尴尬地一用双手一抱胸。

  女孩已经自己站了起来并打掉身上的灰尘,闻听此言道:“不痛?怎么会不痛,看你宁撞树也不撞我,就饶你一把,再说我还要赶时间。”

  秦天钺连忙弯腰去捡散落在地上的书本,然后一本一本地装进女孩的书包中。在这过程中秦天钺偷偷瞄了一下书本上面的签名,记住了一个和女孩一样漂亮的名字---樊佳唯。巧合的是竟和自己同一个学校。

  “该死,马上就要迟到了。”女孩接过秦天钺手中刚刚装好的书包,看了看手表。然后有点嗔怒地说。

  “樊佳唯同学,请相信我,我会负责用自行车驮你到学校。我也是25中的学生。”秦天钺信誓旦旦的说。

  “可恶,还认识我。…….不过还是算了,你先考虑考虑自己如何按时走到学校吧。”说完一招手,截下一辆出租车扬长而去。

  “一点机会都不给就pass掉了,女神在叼丝面前永远都是那么傲娇。”秦天钺嘟嘟囔囔地扶起自行车,才看到自行车的前轮已经被撞瓢了,而且有点像四边形。别说骑,就算是用力去转,车轮都未必能动。他才知道为什么樊佳唯临走时丢下那句话,原来她早就看到自行车拧成天津大麻花了。

  没有办法,秦天钺只好让原本被自己骑着的自行车,骑在自己身上。好容易连背带拖的找到一个修理行,店老板看了看车子的状况,说道:“这车,先得调调车轮,还得换掉前挡泥板。”

  秦天钺摸摸兜,翻出一张印着数字5的钞票问道:“如果只有这一张钞票,我能干什么。”

  店老板道:“那你就别换挡泥板了,好歹能将就,这也就刚刚够调车轮的钱。”

  秦天钺人穷志短,只能同意。趁着店老板给自己修车的功夫,秦天钺从书包里掏出透明胶带,把自己的上衣脱下来,劈哩啪啦几条大胶带把衣服的破处粘合到一起,看样子对付过今天还不成问题。这时车轮已经调好,店老板把车交到秦天钺手里。秦天钺重新跨上刚修好的坐骑直奔学校。

  刚冲出去不远天色立时转阴,转瞬间倾盆大雨下了起来,仿佛老天早知道他挡泥板碎了一样,故意要捉弄他一下。但为了赶时间,秦天钺骑着没有挡泥板的车,直接冲进了磅礴的大雨里。前车轮甩起来的泥水,飞溅在秦天钺脸上身上,煞是壮观。被甩了满身泥污的秦天钺,突然想起一篇古文,正合此时此景,当时就背诵起来:“天降大任于斯人也,必苦其心智,劳其筋骨,饿其体肤,空乏其身,行拂乱其所为,所以动心忍性,曾益其所不能。…….”

  待到第一节课快要下课时,一阵急促的敲门声,随后走进一人,身披几块被透明胶带黏合在一起的破布,泥泞满身,拎着被泥水浸泡的书包,伫立在一旁。班主任唐老师定睛观察三分钟后才在泥水之中看清了秦天钺的轮廓,不由得问道:“秦天钺同学,你是来上学的,还是来参加化妆舞会的?你能解释解释发生了什么事吗?”

  看不出表情的秦天钺答道:“老师你听说过cosplay吗?”

  老师接着问道:“哦,我倒是想听听,你这出是扮演的那一位?”

  秦天钺伸出双手,吐出舌头双目无光地说道:“植物大战僵尸里的僵尸啊。你看不出来吗?”话音刚落,全班同学跟炸了锅般哄堂大笑。

  老师非常无奈地摆摆手道:“你赶紧滚进去。”

  幸亏长期学习不好的秦天钺同学在班级吃的是小灶,老师特意安排这种一上课就打瞌睡的同学在最后一排独自占一桌,这才没可能影响到他人。

  下课休息的时候,秦天钺的两个好朋友瘦高个子貌不出众的李奇(和李奇比起来秦天钺比李奇还瘦且略矮小)和肤色黝黑帅气的关闯(古天乐那种)凑到近前。

  “你怎么弄这么狼狈。”比秦天钺高一头的李奇发问。

  关闯摸着秦天钺的破衣裳笑道:“这打扮,太他妈酷了,你看看你满身的黄泥颜色,你咋不跟老师说你扮演的是大便呢?”

  秦天钺佯怒道:“你狗嘴里不吐象牙。若不是起来晚了,哪能这么惨?其实,本来也不能这么惨,关键这一大早,经历了一次令人激动万分的艳遇,这才让我如此狼狈。””

  “哈哈,你艳遇?李奇,我没听错吧?你这一身大便是去跟苟屎艳遇?真让人震惊,麻烦你把艳遇的艳字去掉好吗?谁家艳遇能搞一身泥?难不成那位跟你一样重口味,喜欢在和你在烂泥塘里卿卿我我。这真是一出无厘头大片,我满脑海都是喜剧的剧情,怎么想都像是两头猪在猪窝里打滚。如你所说定然开始是各滚各的,后来就不知怎么滚到了一起。”帅哥关闯不以为然地嘲讽秦天钺。

  “樊佳唯,你们可认识?”秦天钺没有理会关闯的挖苦,继续说。

  “高三(十五)班的,她可是出了名的校花啊,难不成?”李奇若有所思地说道。

  “不会吧,我靠。原来美女都喜欢重口味?我去,明天我也穿得跟屎一样。樊佳唯眼睛瞎了不成?”关闯继续着冷嘲热讽的语调。

  “瞎了眼还能是看上吗,那是摸。盲人摸象,屁股和脸都不一定摸得清楚的情况下有这个可能。不过这也太离谱了,不会你又一次单相思开始了吧。”李奇也认为这是一件非常荒唐的事。樊佳唯冷艳高傲学习又好,连关闯这样的拈花高手也只能远远看着咽咽吐沫而已,更别说是和自己一样其貌不扬的秦天钺了。

  “人们不常说鲜花插在牛粪上吗?鲜花如果生长在花丛中还哪能显出它来,只有我这样的平凡的相貌才能配得上美貌如花的容颜。此事事不宜迟,以防夜长梦多,越早促成这美事才好。”秦天钺竟然丝毫没感觉到他和樊佳唯之间的差距巨大,就仿佛他和樊佳唯在一起才是天经地义的事。

  李奇看看秦天钺心想:真是异想天开。

  关闯道:“鲜花插在牛粪上,你可是真的牛粪啊,说实话,以你目前状态看还真像,挨上就得沾人一身稀屎那种。”

  秦天钺有些不满道:“怎么?好朋友就是用来嘲讽的吗?”

  关闯道:“嘲讽?你以为你是Boss啊,你充其量就是一个小喽啰。看你那不撞南墙不回头的样子,就让你撞死才明白南墙比头硬。”

  秦天钺道:“不试试怎么知道,没准我就是人家喜欢那种类型,想想就有点小兴奋。”

  关闯闻言,立刻做呕吐状道:“我去,这么打击,居然越挫越勇。好吧!你既然说了,我和李奇试着帮帮你,看看你究竟有没有这个造化,谁叫我们是朋友来着,凡是需要我们两个出力的地方你就尽管说。”

  关闯知道秦天钺的性格,一是不要脸,二是抗打击能力极强,其实这两点完全就是说法不同的一点。而且决定下来的事不易被别人改变,除非自己想通了。

  秦天钺两眼像似要冒出火一样看着前方:“我一定会拜倒在她的石榴裙下。”

  关闯说:“我相信,你一定会跪在地上抓住人家的裙角,苦苦地哀求‘来爱我吧,来爱我吧’双十一购物,免费送单身狗一只。”

  李奇突然挠挠头说:“可是,本来是想问你如何弄这么狼狈,你怎么扯到樊佳唯身上了。”

  关闯道:“是啊!你转移话题的功夫如此了得,在下也是万分佩服。”

  秦天钺这才一五一十的把早上发生的事说了一遍,两个人这才恍然大悟。

  于是,秦天钺和两个好朋友开始着手接近之前的调查和准备工作。既然是好朋友,就一定适合人以群分物以类聚这句话。也就是说,三人的学习天赋及努力程度惊人的相似,根本无暇考虑学习。所以才有时间做这么闲蛋的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