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灵魂附在另一个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个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陆离,那些都是你不曾拥有,却极致渴望的世界......
当前时间:2017-11-25 15:56:16
  1. 爱阅小说
  2. 武侠
  3. 留梦的江湖
  4. 第一章 江湖

第一章 江湖

更新于:2017-04-21 08:22:08 字数:3816

字体: 字号:
  江湖何为江湖,江湖便是江湖。江湖无情,江湖有义。人在江湖身不由己。刀光剑影,血洒泪流。很久以前,江湖腥风血雨动荡不安。那时的江湖只能用一个乱字来形容。

  直至有一天一个叫无问的人出现才打破了那份乱,没有人知道他来自哪里,师承何人,也没人见过他的真面目,他心狠手辣无情无义。一身武功纵横整个江湖无人能敌,无问在一个叫问天山的地方建立了问天教,但是整个江湖却没人知道问天山的所在位置。整个问天教在江湖就是一个谜,问天教教主无问更是一个谜中谜。无问纵横江湖与问天教统领江湖只有五年,短短的五年整个江湖为之震动,问天教人不多,但是却个个都是一等一的高手。江湖前十问天教却占了其七。问天纵横江湖期间江湖出现了短暂的平静,但是五年过后问天教就突然消失了,一夜之间整个问天教在江湖人眼中消失了。

  一时之间江湖又乱了,不知何时起江湖出现了一个传说,传说只要找到问天山上的问天教,就能得到无问的传承,得到无问的传承就可天下第一。一时之间整个江湖都在寻找问天山,但是却没有一个人能找到。问天山到底在何方,以及那个传说是真是假,江湖中众说纷纭。

  有人信,有却怀疑。

  问天教消失不久之后,在苍云宗第一代宗主笑苍云建立了苍云宗,苍云宗坐落在西北苍云山顶,于此同时中原之地李万成立忘归山庄于忘归城中。极北之地天寒地冻常年大雪纷飞此地了无人烟,却有人在此处练就一身寒功成立寒冰谷,江湖中总有人厌倦杀戮想退隐山林,却大多被仇家发现,而继续拿起那放下多年的刀剑继续那残酷的杀戮,直到有人在幽冥北海找到了一处岛屿带着他的好友家人离开了江湖出海隐居,幽冥北海相传鱼无法游过鸟无法飞过,海上雾气缭绕终年不散,那个厌倦了杀戮的人是怎么找到那处岛屿的,也许只有他自己知道,他们走后江湖中传闻有想退隐的,只须到幽冥北海行船进入雾中到时自会有人接引,但是进去的就没有人再出现在江湖。所有江湖中人称之为侠隐岛。落雨峰离忘归城不远的一处山峰,此处山上风景秀丽,全峰高耸入云,远远看去像一把从天而降倒插的巨剑,每当下雨都是从山峰落下般所有称为落雨峰,此山上出现了一个用剑的高手,剑法出神入化,江湖中人称之为剑宗却都忘了他的真实姓名,剑宗居住在落雨峰顶,因江湖中人有人到峰顶拜其为师,剑宗都一一收其为徒,一时想拜剑宗为师的,都前来拜师但是当他们到落雨峰脚下时才知道为何剑宗会收那些倒山顶的人为徒了,上山顶没有别的路可走就只能爬上去,看着那高耸入云的山峰要上爬上去没有大毅力之人是不可能上去的,在实力的诱惑下大家纷纷开始攀爬,一时力竭摔死得不记其数,有人放弃有人继续继续的人少了,到山顶的人都是万中无一的。

  有江湖就有仇杀,就有为杀而生的杀手,血杀门以杀手组成的组织,只要你有钱就可以雇佣到杀手为你杀人,前提是你有钱。“哥我们一定要登上山顶拜剑宗为师,成为一个高手”

  在落雨峰底一个十二三谁的男孩对着边上一个比他大点的男孩说到.

  “嗯”

  稍大点的男孩淡淡的回答,他抬头看着山顶微眯着双眼似乎想看清山顶的一切,但那山顶的云雾却挡住了他的视线。

  稍大点的男孩低下了抬起的头平视着眼前的石壁,缓缓的走去开始攀爬落雨峰,更小的男孩看着他哥哥视乎习惯了他的语气却又似乎,有点不习惯因为他那双眼睛出现短暂的失落。

  叶平淡站在落雨峰山顶看着脚下那万丈高山,不由想起了当时他和他哥哥叶平常,就是从这万丈山底爬上来的。当时的情景还历历在目,想起那次要不是哥哥在快到山顶的那块突起的石头处不顾一切的拉住自己,现在自己就不会站在这里了,也不可能有着一身高高超的剑法。那是生死一线的时刻。想到这里叶平淡不由的拔出了自己腰间的剑,剑花抖动狂舞起来顿时云飞雾散剑气冲天…………

  “哥,放开我吧!要不然我们会一起死的。”

  叶平常回头看了眼弟弟,把弟弟拽的更紧了,现在在落雨峰的山脖子处一不小心自己跟弟弟就可能会死。叶平常知道放开弟弟自己就就不会有危险。

  只见快到山顶的一个地方悬挂着两个孩子稍大点的孩子一只手抓着一块突出的石头,抓住石头的手正在滴血,他的另一只手呢?他的另一只手拽着一个十二三谁的男孩,男孩的脸上写满刚毅,抬头看着老天那凌厉的目光仿若穿透天际,在山顶最高处打坐的剑宗,猛然睁开双眼精光乍现。

  “我不能连累哥哥”想到这里叶平淡用另一只还可以活动的手推开哥哥拽着自己的手。发现弟弟的动作叶平常拽着弟弟的手拽的更紧了,“不能丢下弟弟”这是叶平常现在的唯一想法,本来已经快坚持不住马上要崩溃的身体不知从哪来的力气,死命的拽着弟弟。发现哥哥拽着自己的那只手上传来的大力抓的自己的手生疼,叶平淡哭了真的哭了,自己不爱说话的哥哥是自己这辈子唯一的亲人,唯一一个对自己好的,会不顾生死保护自己的人。如果可以活下去自己的生命就是哥哥的,谁要对付哥哥必须从自己的身体上踏过去,但是现在

  “我不能连累哥哥,我不能连累哥哥,我不能,我不能………”叶平淡疯狂了,爆发了全身仅剩的一力气去推开哥哥拽着自己的那只手。

  站在山顶处看着一切的剑宗动容了,那些看着一切的剑门弟子也动容了为这份兄弟情动容了,一个小女孩哭了,留着泪抓着剑宗的衣角在哀求着。

  “把他们救上来吧!”

  留下这句话剑宗转身走了留下破涕为笑的小女孩。

  “肯定是平淡哥哥又在舞剑了,每次平淡哥哥在兄弟崖都会舞剑!”一个少女看着那个在兄弟崖上舞剑的男子用只有自己能听到的声音喃喃说道。不一会舞完剑的叶平淡看着不远处得女子只见这女子清秀脱俗,一身白衣微动宛如仙子般,不过女子白嫩的左手上却拿着一把剑,叶平淡知道那把剑在整个剑门却是却是排行第二,自己才排行第三,不过前提是那把剑别刺向一个她不该刺的人在整个剑门没有谁敢把剑刺向那个人就是第一也不敢,刺向那个人第三的那把剑会变的疯狂疯狂的第三剑是个不定数。这是剑宗告诉所有弟子的,没有人会不相信。

  “荧惑师姐,你怎么来了?”

  “平淡哥哥跟你说了多少遍了叫我荧惑就好了嘛!别叫我荧惑师姐!”荧惑假装怒道。

  “好!好!荧惑你怎么来了.”

  看着假装发怒比自己还小一岁其实自己也不想叫师姐的荧惑叶平淡微笑道。

  “师傅叫我来叫平淡哥哥去守剑阁的。”

  “哦!不知道师傅叫我前去所谓何事。”

  “你去了不就知道!”

  荧惑笑嘻嘻的说道。

  叶平淡跟荧惑来到一个刻着守剑阁的洞口。

  “师傅在里面等你。”

  微笑的看了眼荧惑,叶平淡走进洞中。‘真搞不懂这两兄弟大的一句话也不说,小的却也一天冒不出几句话。’看着走进洞中的叶平淡荧惑歪着脑袋想到。

  叶平淡进到守剑阁中只见一个白发苍苍满脸沧桑的老者跟前站着一个男子,只见这男子一身黑衣清秀的脸上冷俊不惊和叶平淡有七分像。男子回头看了眼叶平淡点了下头一点表情也没有就转向老者,叶平淡微笑的回应,默默的站在男子身后。

  “平淡跟你哥哥平常明早下山去吧!”

  老者看着平淡风轻云淡的到。

  “是师傅.”

  平淡恭敬的答道。平常依旧面无表情的点了下头。看着转身走出守剑阁一个面无表情比值的走出去一个跟在其身后,面带着微笑跟着出去的两兄弟,剑宗略有所思遍闭上双眼继续打坐好像什么都没发生。

  走出洞口叶平常看了看自己的弟弟,转身大步走去。叶平淡依旧微笑着转身向另一个方向走去,在落雨峰最高的峰顶叶平常看着眼前的一切却又好像不是在看眼前,这里是他经常来的地方在这他有时看天有时看眼前有时看脚下的山峰耸立,一看就看好久好久,没有人知道他在想什么也许只有他自己知道他在想什么也许他自己也不知道。

  在兄弟崖上叶平淡也在看着前方,这次他没有舞剑这是他最后一次看着里的一切他不知道自己能不能再回来,也许能也许不能,未来的事谁又能知道呢?

  次日清晨叶平淡一身青衣跟一身黑衣的叶平常站在师兄弟之前什么也没说,师兄弟们看着眼前的兄弟也什么没说,大家都明白该走的时候就得走,没什么好说的能上山来的都不是普通人,只有一个人不一样那就是荧惑,荧惑满面梨花带雨的看着他们,荧惑走到他们跟前拿出了两把匕首两把一摸一样的匕首,放到他们手上接过匕首叶平淡笑了咧开嘴笑了,笑着看着荧惑想伸手抹去少女脸上的泪水,但是不知为何却没有去抹。想开口说点什么却不知怎么开口。荧惑看着叶平淡,转脸看着面无表情的接过匕首的叶平常,不知为何心痛了真的痛了,那是如针刺般得疼痛,带着哭腔说了句:“保重!”一只手擦着红颜泪伤心的跑了。这时叶平常转头看了一眼哭着跑了的荧惑闭了下那深沉的眼睛,然后睁开眼向师兄弟们点了下头便转身大步走去,叶平淡也向师兄弟们点了下头转身跟上,看着走了的两兄弟大师兄李不远叹了口气,看向兄弟崖,那是为一对兄弟命名的地方,哪里有两兄弟的故事一个感人的故事,这个故事在每带师兄弟嘴里流传着。

  在落雨峰的一侧从三分之一处开始是的比直的石壁,石壁上垂下俩条铁锁,这是峰上日常补给用的运输铁索现在有两个男子正沿着铁索向下滑落速度之快,快着陆的时候两个人同时放开了铁索同时一个后空翻都安稳的落地了。

  叶平淡回头看了眼落雨峰,却发现哥哥已经开始离去跟来的时候一样,就转身跟上。两个人身上只带了谢银两人没有带行囊,应为真没什么好带的唯一带的就只有身上的那把剑,还有一把匕首。

  “天黑前我们得赶到忘归城!”

  “嗯!”

  依旧是那样的对话,他们向忘归城赶去。

  <ahref=http://www.>起点中文网www.欢迎广大书友光临阅读,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起点原创!

字体: 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