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灵魂附在另一个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个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陆离,那些都是你不曾拥有,却极致渴望的世界......
当前时间:2018-11-18 08:01:23
  1. 爱阅小说
  2. 历史
  3. 把这崩坏的世界拉回正轨
  4. 第三章: 雅典篇 奥林匹克(一)心之所望

第三章: 雅典篇 奥林匹克(一)心之所望

更新于:2018-03-16 14:17:15 字数:1714

字体: 字号:
  哈,果然一点也不会跳出我的意料之内,属于古希腊时期的简陋马车在那条刚修的林间小道上疾驰,但是眼前有一件不事还是让我好不在意——这道路那么疙疙瘩瘩的真的可以驾驭马车吗...让人看了不免心慌。

  这还算小的问题,可以说,和我完全无关好吗,我到底在担心个鬼呀!与此相比,眼下的情况才让人有点干着急,竖起耳朵环听四周,独属于市井之声的那种似有非有的声音并没有钻进我的耳朵,反倒是碎碎的鸟叫声充斥了我的脑海,扰死人了诶,对一个地理考满分却连楼下小卖部都忘了在哪里的我彻底慌了,镇定,镇定,没有繁华的市场、没有嘈杂的人声,没有没有...

  我懂了...说到底,我是在佃户的农庄里对吧,这也不算是什么大异常吧,我到底是在为什么东西而慌张啊,如果回到原来的世界传出去绝对成笑话,幸好在这里的所有希腊人之中没有一个人认识我,我对刚到了一个陌生的地方而产生的紧张之感已不翼而飞,迎来了戏剧性的相反,农庄的恬静以及谷物所给人的安全感,其反而还给我带来了一种莫名的温暖。

  平和清新的空气令我可以畅快的呼吸,睹物思人,不知道在钢铁森林里居住的现代人会不会羡慕我呢,嘿,我本身可以穿越就已经足以让很多人羡慕了吧,难道我来到这里把我的精神也一并麻木了吗?毕竟回去的机会也只能算是渺茫,除了知道下一年就是奥林匹克之外,我还没有掌握更多的情报,这恐怕是我致命的痛点。

  我算是彻底搞明白我现实的处境了,我、一个没有公民身份的异邦人、身无分文、没有工作、孜然一身、没有和玄幻小说里的主人公一样的逆天知识...认真地想一想,还真是一个绝情的状态。

  不过呢,俗话说船到桥头自然直,看看真是地情况再做具体打算吧,现在的首要目的还是要找一个安身之所,找到工作,养好身体,身体可是生命的本钱啊——那个谁来着说的话...管他呢,要是换成他这个样子了还能说出那么贴切的话估计也是一代枭雄吧,至少比我要强上许多,但是!说归说,我埋下的历史大坑,终究还是要我来填呵,我可是本作的始作俑者啊!

  还在痛苦沉思的时段,身后飒爽的微风稍做变动,风向改了?嗯?不对是人的气息!我瞬间转过身来并三步并两步式的后撤了几步。

  我细细掂量着这个人的外貌,微卷的棕色胡须、身着众神式的矩形块料对折衣、灰色的眼睛嵌在深陷的眼眶中、其举手投足都会给衣褶带来曲线的变化,这、俨然是一名标准的古希腊佃户。

  他的眼睛中满是狐疑,也在上上下下地打量我,我并不拘束,自我来到这个地区后衣着与外貌也都会随我产生相应的变动。

  我希望他可以开口说些什么,以免这场尴尬的气氛继续蔓延开来,可惜的是,对方好像也是这么打算的。

  我找准时机主动上前一步,伴随着树叶的抖动向他发话“您有...”一句话还没有落下帷幕。

  却不料还是由对方先行发言了。

  “这位客人,这里是皮克雅斯家族的领地,您有什么要向主人进言的吗?”

  看见他端正了态度,我也跟着用正端的语气向他问好:“我名为仰层披利特,是一名来自底比斯邦的过路商人,可令人遗憾的是,我做买卖赔光了货币,愁于生计,今在此流浪,偶尔见您家主人的田产如此丰富,想必必定在招募人手吧,我特此来到访询问”

  也许这正是个良好的时机,如果此事成功将不但有了安身之所,可以勉强度日,就连情报问题也会一并解决,那么,演技可是关键啊,我佯装心力憔悴的行客,一手拿着衣褶一手撑腰,眼神恍惚地望向他,暗地查看他的反应。

  他好像已经习以为常的样子,连一点思考式的状态都未体现,只说了一句“我了解您的情况了,请稍等”就转身向涂成灰色的房子跑去,事情,比我想象的顺利多了啊,另外雅典人的端重也让我再次肃然起敬,佃户也可以像这样礼貌的谈话...诶...估计他们现在的词语里面只有这些也有可能==

  在等待的过程中,我下意识地注意到这是一片庞大的葡萄园,刚来到这里时还以为只有这一片小小的谷物,还让我担心了一番,这是个小户人家什么的,看来,这片农场的主人是世袭得到这片土地的,也就是说,是一户贵族家庭,另外那个佃户的举动也让人不得不在意,比如说对客人的来访要求毫不迟疑什么的,到底是怎样的情况呢?

  啊,他回来了,我还来不及开口向他询问具体事态如何,对方已经冷不丁的说了一声:“先生,抱歉”

字体: 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