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灵魂附在另一个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个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陆离,那些都是你不曾拥有,却极致渴望的世界......
当前时间:2018-11-13 08:40:25
  1. 爱阅小说
  2. 仙侠
  3. 负仙机
  4. 第二章

第二章

更新于:2018-03-18 12:04:06 字数:2832

字体: 字号:
负仙机目录
共3章
  傍晚时分,灵符已经全部卖出。

  :“啊,总算卖完了。”申莫发出一声疲劳的感叹。

  :“烟儿我们走。”

  :“哦。”烟儿不知道为什么自己对申莫的看法似乎有了一些改变。

  在一间破庙里他们找到了老和尚。

  只见老和尚正在吃鸡腿,喝白酒,全然没有一点和尚的风范。申莫进去也不客气,拿起另一只鸡腿然后看了看烟儿:“给你。”

  烟儿正要伸手,申莫会意赶紧在鸡腿上狠狠的咬了口,然后有脸不红,心不跳的道:“你不闲我咬过了吧。”

  烟儿气急,刚刚还有的好感瞬间消失:“你,你,你。”

  :“还是嫌弃,那我自己吃了。”说完又是一口。

  和尚见申莫烟儿回来:“烟儿,挣了多少钱。”

  :“诺,都在这。”说着烟儿就把沉甸甸的一堆铜板丢在地上。

  :“这么多。你们数过了吗?”

  :“没呢。”

  :“那好你们累了一天,你们先吃,爷爷来数。”

  申莫用眼睛飘了下和尚:“不用数了,一共五百铜板十两银。”

  :“你又没数,你怎么知道。”

  :“我的钱我当然清楚,如果你愿意数,就数数,不过我劝你不要耍什么花招.”

  :“小兄弟,你看你新来这太古城,恐怕还没落脚的地方吧,如果你不嫌弃就先住在这里吧。”和尚媚笑的说道,搞的申莫一身鸡皮疙瘩。

  :“也好。对了,和尚有个问题我不太懂,你到底是烟儿的师父还是爷爷呢?”

  :“这个吗,是爷爷也是师父,这个怎么说呢?其实在我出家以前有过一个不成器的儿子,现在我出家了尘缘旧事于我来说不过是过眼云烟,所以我才给烟儿取这样一个名字。现在她父母都不在了,所以只好我这出家的爷爷照顾她了。”

  :“这个我就更不明白了,和尚可以收女弟子吗?”

  :“呵呵,你看世俗了吧,听说过大佛寺吗?”

  :“恩,天下三大名门之一,佛法精深是天下佛门正统。”

  :“不错,那你知不知道疯和尚。”

  :“疯和尚修真界三疯之一,曾经发下宏愿世间邪魔不除誓不成佛。却因贪念太重不禁酒肉做事不循规蹈矩,甘愿与魔教之人称兄道友被长门师兄逐出大佛寺,人称疯和尚散修称他疯佛子”

  和尚有些惊讶:“哦,那你在说说三大名门,哪三门?三疯,哪三疯?”

  :“三大名门分别是大佛寺,太虚观,和布达宫。三疯分别是,疯佛子,疯道子,疯魔子三疯相互为友做人做事不拘一格。”

  和尚更是惊讶:“小兄弟你怎么会知道这么多,实在是让老衲不懂。”

  :“说来简单,你看。”说着申莫拿出了随身携带的铃铛在和尚面前摇了摇。

  “铃铛铃铛”

  和尚看着发响的铃铛眼睛瞪的大大的口中艰难的说道:“巨灵。”

  :“对,是巨灵。晚辈拜见前辈。恩师在世时曾多次提起前辈大名,晚辈刚刚失礼了。”

  :“你师父是疯道子?”

  :“是。”

  :“他怎么会死。”

  :“师父是和疯魔叔叔比试时被疯魔叔叔打死的。”

  和尚神情略显焦急:“那你疯魔叔叔呢?”

  :“疯魔叔叔悔恨难当也是自断性命。”

  和尚听完瞬间似乎苍老了几十时岁,慢慢的轻轻的道:“他们葬在了哪里。”

  :“昆仑之颠。”

  :“可立石碑?”

  :“已经立过石碑却无坟地。”

  :“为何?”

  :“谨尊师父和疯魔叔叔的遗愿为其火葬,用他们的骨灰种两棵大树。”

  和尚听完竟然哈哈笑了起来:“多少年了,还是那么疯,还是那么疯。”

  申莫担忧:“前辈。”

  烟儿:“爷爷。”

  和尚看着申莫正色的道:“莫儿你还是叫我疯佛叔叔吧,莫儿你师父可曾对你说过修真资质之说。”

  :“说过,师父说我并无灵根。”

  疯佛子点头:“恩,说过就好,说过就好。莫儿答应叔叔照顾好烟儿。以后若有事可去你师父的坟地寻我。”

  烟儿带着哭腔:“爷爷,我不要你走。”

  :“烟儿听话,分离只是人生的一个过程,想爷爷了可以去找爷爷呀!”说完疯佛子便飞空而去。

  烟儿望着漆黑的夜空喃喃自语:“可是我刚刚和父母分开又和爷爷分开这个过程太残酷了。”

  申莫看着烟儿也是轻轻的道:“残酷也是人生的一个过程过去了也就不那么残酷了。”

  烟儿看了看申莫,申莫也看了看烟儿。此时天上开始了蒙蒙的细雨。

  第二天的太阳照常升了起来,并没有因为昨夜风雨而迟到。麻雀的叫声唧唧喳喳,依然漏水的屋檐滴滴答答。

  申莫悠悠醒来看着满目的苍凉,一尊被雨水浇灌的佛像,泥泥洼洼的地面稀松的几根稻草,还有蜷缩在墙角睡觉的烟儿。

  :“以后不能这样了。”他自语。

  :“烟儿,烟儿。”

  :“爷爷,让我在睡会。”然后马上感觉不对。

  :“啊,是你,忘记了,爷爷离开了。”

  :“烟儿,把钱拿上我们出去。”

  :“去哪里。”

  :“去找个可以遮风避雨的地方。”

  :“哦。”

  在还在安静的街道上,申莫和烟儿寻找着廉价的出租房屋直到中午才看到一个还算满意的。

  申莫:“老板在吗?”

  :“在在。哎。”老板听声音是生意上门了热情的迎了上来,结果看到申莫和烟儿的乞丐打扮便变了样子。

  :“哪来的小乞丐,快走快走,别耽误了我的生意。”

  申莫和烟儿见多了这样的嘴脸也不见怪:“老板我们是来租房的。”

  :“租房,你们租的起吗?”

  :“不知道多少钱一个月。”

  老板不禁又细细打量下申莫和烟儿,然后把头一抬伸出五个手指:“五两一个月水费餐费另算。”

  :“那好我们先租一个月。”

  老板暗道:莫非我看走眼了。一反常态:“客官我们这最少租三个月的。”

  :“那好就租三个月的。”

  老板:看来是真看走眼了。

  昏暗的灯光下,申莫手拿玉佩的影子,随着蜡烛的火苗摇曳。烟儿看着申莫不明白他为什么要把所有的钱租下这个房,一个玉佩竟然足足看了一下午。

  申莫:“烟儿,我出去下,你先睡吧。”

  :“哦。”烟儿的不明白最终也没问出口。

  “答答答”柜台上老板拨弄着油光发亮的算盘珠,神情专注。

  申莫走上前去:“老板,你看这玉佩质地如何。”

  老板停下拨弄算盘的手接过玉佩细细的看了起来。片刻抬起头看了看申莫:“是块好玉。”

  :“可以抵多少银两?”

  :“十两。”

  :“那好请老板立个字据,三个月后我会二十两把它赎回来。”

  夜风凉,半月当空。申莫努力的回忆着关于自己的童年记忆,可是怎么也想不起来与玉佩有关的线索。他是一个被遗弃的残疾的孤儿,是师父发现了他,在冰天雪地里他几乎一命呜呼。师父慈悲救下了他并不惜一切代价得到了生生再造丸医治好了他的残疾。在他三岁时师父把玉佩交给了他。

  :“申儿,这是为师发现你时,你带在身上的玉佩,从此以后你要一个人生活了,为师不会在照顾你了。”

  :“师父,申儿哪里做错了,求师父责罚,莫不要不管申儿了。”

  :“申儿师父不能照顾你一辈子,你太依赖师父了,这样是不好的,记住师父教你念的咒,画的幅,可保你衣食无忧。每三年你可上山一次。”

  疯道子足足赶了申莫九次都未成功,直到疯道子仙逝:“申儿下山去吧,生容易,活容易,生活不容易。去经历一次生活经历一次人生百态,你身无灵根被师父强行提到筑基已是极限,为师推算你的机缘在山下,快点去,快点去。。”

  申莫不知不觉已经泪流满面,不是为自己,是为师父。

字体: 字号:
负仙机目录
共3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