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灵魂附在另一个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个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陆离,那些都是你不曾拥有,却极致渴望的世界......
当前时间:2018-11-16 04:51:42
  1. 爱阅小说
  2. 仙侠
  3. 无谋
  4. 第一章罢工风潮

第一章罢工风潮

更新于:2018-03-17 14:28:08 字数:5608

字体: 字号:
  “微月,收拾好了没,该回家了。”胖老头沈泰慢慢悠悠地走上二楼,轻轻敲了敲紧闭的房门。

  “来拉。”门开了,一身运动装的沈微月轻巧地接过老头手中的包,“终于可以回家拉,我的暑假都被这里消耗殆尽了啊~”

  “呵呵,等我们回到家,你也差不多要去大学报道咯。”胖老头很慈爱地提醒自己的孙女。“对了,前几天我给你的那道乙木元灵呢?你炼化了没?”

  女孩微微一怔,很快回答:“我把它从聚灵珠里引出来后,它就失去灵性了啊,根本就不需要炼化,吸收了好象也没什么作用呢。”

  “果然这样啊,看来想从瓜分完的残渣中捡漏真不容易。”老头咂咂嘴,很有几分懊恼的样子。

  “爷爷你又在转移话题,快说,怎么补偿我的暑假!”

  “那个……”老头眉头皱了一下,捏着口袋里那颗血红的聚灵珠,“回去我给你两颗灵丹妙药?”

  “谁稀罕拉~”沈微月冲老头俏皮地一皱鼻子,先一步跑到门前,拧开把手,才像忽然想起什么似的,回头冲老头问道:“对了,他们找到小左没?”

  老头捏了下圆圆的鼻头:“那小子心太野,这下子没了诅咒的束缚,谁知道他跑哪去了。”老头顿了一下,仿佛在考虑什么似的,走了两步来到屋外,随手把门关上,“其实,当时我收他为徒的时候,就看得出他心境不定,纵然天纵奇才,在这修行的路上也走不了多远。”

  “那怎么办?”女孩走在前面没有回头,语速却有些急切。

  “放弃他吧,以后暑假你也不用再来这五夷山了。”沈泰的语气好似下了很大的决心,停下脚步,咬牙切齿地说出这一番话来。

  “哦。”沈微月只是淡淡的应了一声,继续向前走去,直到感觉不对劲才回过头来,“爷爷快呀,展延他们肯定等急了!”

  “诶,走吧。”沈泰迈开步子,仿佛在心里松了一口气……

  肖佐正无比热忱地赞美牛顿,因为他正陶醉在重力加速度带来的高潮之中。据肖氏典籍记载;肖家的一位先辈曾将一凶兽封印在一条山脉之下,那山脉自封印了凶兽以后,便从四夷山改称五夷山了。而那被封印的凶兽虽不及“四凶”威势滔天,却也颇具神通,在斗法失败之际,深刻地诅咒了肖家的遗传生育功能:凡肖氏血脉,必然难以修行,而且终生不得离开其聚居的五夷山方圆二百里。肖佐作为肖家的外门弟子,四岁起便卖给沈家做炉鼎,十四年来每年中元节,沈泰便带着孙女来同肖佐双xiu一次。因为诅咒的关系,纵是肖佐天生阳脉,也无法修真,在这所谓的双xiu中,根本就是被采补的一方,十四年一直靠灵药透支生命活着。

  直到今年,逐渐衰弱的凶兽引来了多家修真家族和门派。在破开封印将凶兽吃干抹净后而,肖佐也终于将在其生命中的第十八个中元节,迎来人生的终结。

  不过就在中元节前一天,沈泰的孙女沈微月让人给肖佐送去一个聚灵珠,不过半天,肖佐就失踪了。这下可炸了锅,一时间五夷山漫山遍野都是那些飞檐走壁如履平地的高手们;地方报纸上肖佐的脑袋被大幅放大,悬赏金额直逼普通市民的心理承受极限;各周边地区,上到一把手,下到城管混混(不要问我这两者为什么并列……)人手一张肖佐的半身相;一张针对肖佐的大网正铺天盖地地罩下……

  !嘎!大网消失了,因为有人把肖佐房里那颗变得血红的聚灵珠交到了沈泰的手里……

  前事毕

  正在自由落体的肖佐正以肉眼可见的速度老化,配合高速的运动,仿佛正在通过时间隧道一般。其实他自己知道:将最后一份本命精元封入聚灵珠的自己,空虚的身体已经完全无法支持强健的魂魄,老化正是身体崩坏的表现。问题是,他正往凶兽破封而出的大坑跌落,究竟是先摔死,还是先老死呢?是先“啪”还是先“啊”呢。

  据说人临死时,时间会被无限地延长,长到你可以回放完自己的一生,于是,肖佐现在很困惑,“这坑咋这深呢?我好象已经把十八年都回放一遍了呀,咋还没到底咧?要不再回放一次?”

  万有引力的验证还在继续中……肖佐的意识渐渐模糊,突然一个念头闯入脑海:穿越!只要距离足够,下落的速度是可以突破光速的!超越光速就可以突破时间空间的束缚,然后就……穿越了!哦耶~我果然是主角,还是热门的穿越类主角……

  “啪叽!”肖佐那老迈的身躯着地了,跌得粉身碎骨,死无全尸,碎骨和肉渣混在一起,冒着泡沫的暗红液体逐渐漫延在干涸的石地上……看来是先“啪”。

  Ok,肖佐嗝屁了……全书完

  距离肖佐摔死已经七天了,也就是说,肖佐的头七已过了。

  黝黑的深坑底部,肖佐的鬼魂盘着膝托着腮,愁眉苦脸地看着那一团半腐败的烂肉,确切地说,那是肖佐自己的尸体。

  “哇啊啊啊,没有穿越啊,死掉了啊,死无全尸啊,死无葬身之地了啊!!”

  鬼魂状态的肖佐,还是十八岁的面貌,看来肉体的老化崩坏并没有影响到魂魄的状态。

  象肖佐这种修行不到家的人死后同一般人并无分别,魂魄会有七天无意识的存在时间,那便是所谓的头七;头七过后,魂魄就会回复生前的意识,是之谓鬼变,严格来说,这个时候,魂魄便应该称作鬼魂了。一般来讲,作为鬼魂,发展方向有四个。

  正常的就是无常接去地府报到,根据生死簿判断去向。

  较为平和的是逃过地府的追查,四处游荡的孤魂野鬼,这种转职方向属于流串作案,成天要防备地府的稽查,优点就是只要不作恶,还是比较逍遥的。

  若是死的时候阴气重,临死时又怨气足,戾气深的,转职做厉鬼是再合适不过的,这种职业就象出来混一样,混得好风生水起,割据一方,甚至得到地府官方承认;混得差了让人杀得魂飞魄散,化灰灰去了。

  最后一种,死的时候因缘际汇,鬼变一成就天赋异秉,再稍加机遇,成就鬼修。这算是隐藏职业,专为主角准备。至于怎样才算是因缘际汇?只要是主角,怎么样都算拉。

  很显然,肖佐没有遇上所谓的因缘际汇,就在他对着自己的尸体抓狂和不知所措的时候,一道黑色的裂缝在他面前张开了交错的獠牙,一只长满褐色鬃毛的绿色爪子从裂缝那一面伸了过来,一把抓住肖佐的脑袋就往里拉。

  “什么玩意……哇啊!”随着被拉进裂缝的肖佐一声惨叫,犬牙交错的裂缝象关上的拉链般消失了。肖佐被人拎着脑袋一阵风驰电掣,正感觉七荤八素、不知上下左右的时候,脑袋上一股大力将其狠狠往下一掼,好一阵头昏眼花,半晌才回过神来。

  抬眼四顾,肖佐只觉周遭一片黑雾漫漫,惨惨阴风没个定向的刮将起来,夹杂着刺耳的哭号之声,不时有依稀的鬼魅之像于黑雾内翻滚浮现。远远望见一座城池,乌油油的飞檐跳角,黑碜碜的城门塔楼,一扇正门高有十丈,正门上方“酆都”两字红光惨惨,实在是个万千气象。

  观望片刻,只见身边不断有鬼差鬼卒提着新死的魂魄往酆都城飘去,肖佐心下犹豫,思量着是否要趁着没鬼看管溜之大吉。

  “唉,罢了!”几番心思较量,肖佐双足一抬,忽忽地向那酆都鬼城飘荡过去。

  及至城下,发觉城门口还有几个恶鬼把门,只见那好恶鬼,个个身长三丈,发似朱砂,脸如蓝靛,铜铃目、血盆口,手持戮鬼叉、腰横打鬼棒,好一幅……蔫了吧唧的气派。见肖佐独个儿靠上前来。一个头扎白布条的鬼卒跌坐在地,懒洋洋地一杵手中钢叉,厚重的眼皮往起一抬,倦声问道:“汝是哪方魂魄,来俺酆都何干?速速讲明,如若不然……拿你下酒!”

  肖佐也是纳闷,自己新死不久,被人拉扯至此,也无个交代,愣睁地便往下丢,及至此时,还不知是何究竟,心下无奈:看来我肖佐此生注定是他人一盘菜呀。

  那鬼卒见他怔怔地发呆,心中不耐,一打哈欠:“不知哪个牛头马面,又将头七未过的浑子给拘了,快快进去,莫要坏了大事。”说着拿钢叉一拨,肖佐只觉腾空而起,往那黑洞洞的大门跌撞而去,匆忙中回头一瞥,只看见那鬼卒头上白布,上书两气势雄浑的大字——“罢工”!

  肖佐是个懒人,肖佐很有毅力。多数人认为懒人之所以懒是因为没有毅力,但显然,肖佐是个很有毅力的懒人,从小到大,他认准的事,很少有做不到的;他被认为是个懒人,实在是因为:他认准的事太少了……

  鬼城“酆都”,距重庆市区172公里,下游距宜昌476公里,是顺游长江三峡的第一个旅游景区,据说被三峡蓄水给淹了。当然,这和肖佐眼前的酆都相去甚远。

  白色的罢工风潮席卷鬼城。放眼望去,不着边际的都是标语横幅:

  “抗议克扣农民工工资!”,看来想在地府打工混口饭吃还挺难的。

  “挺起鬼族的脊梁,决不卑躬屈膝!”,愤怒是一种生活态度。

  “阎罗王道歉!秦广王下台!!”地府的民主建设成效真高……

  “平心娘娘我爱你~~!!”……提倡恋爱自由,共建和谐地府呀。

  肖佐正看得起劲,一群民心激愤的牛头马面,高举“加薪”大旗的奔涌而来,漫天尘土飞扬过后,坚硬的大地上,薄饼状的肖佐向天感慨:“本报讯:此次罢工,发生若干起踩踏事故,零伤亡。”

  酆都城座北朝南,背倚十万阴山,内城千顷,设东南西北四门,平日只开西门供各处游魂上森罗宝殿接受审判。

  “此次罢工抗议,得到了森罗宝殿内部员工的大力支持,东南北三门从内部向鬼众开放,一时间,除正出国访问的秦广王外,九殿阎君皆被激愤的鬼众堵在森罗宝殿内。据目测,直至今日卯时,在殿前广场静坐的鬼众,已突破十万,更有消息称,还有数十万鬼众正从鬼门关、望乡台、奈何桥、轮回池各处赶来。而面对如此众多的鬼众,九殿阎君至今仍未露面,也未向外界就此次抗议活动发表任何言论。现在让我们采访一下现场鬼众,啊,那边正有一位鬼魂向这里飘来~”

  话说那肖佐被汹涌的鬼流挤进内城,却发现内城比起外城平和太多:黑白无常、牛头马面、游魂野鬼,各色鬼众在广场上泾渭分明地静坐。就在肖佐举棋不定的当儿,一个穿着女性职业上装的女鬼向他飘了过来,为什么只有上装呢?因为她下身是烟雾状的……

  “这位鬼魂!”记者女鬼一把将肖佐拉入镜头,“看来你还是一名没有入籍的游魂,能不能向我们大家说说,是什么促使你还没入籍就爆发出如此的热情,来投入这场鬼民的运动中呢?”

  “啊,是这样的,虽然呢,我的签证还没办下来,但是我很关心我移民以后的生活会变得怎样,作为一名生活在基层的民众……啊,是鬼众,作为地府组成的一份子,我有权利、有义务来参加这次圣战。没错,这不是一次活动,这是一场战争,是一场没有鲜血和硝烟的圣战啊啊啊~~谢谢!”

  ……阴风阵阵

  “啊,很感谢这位充满斗志的鬼众。以上是《冥都八点档》记者幽悠悠从现场发回的第一手报告,各位观众,我们稍后再见!”

  肖佐被记者幽悠悠小姐一脚蹬出镜头,正目送她扭着美妙的上身离去,突然感觉有只手搭在肩膀上,扭头一看,一条血红的舌头赫然入目:“妈呀!鬼啊!”

  “你才是鬼!老子是无常!”

  对哦,肖佐扭曲了半天才反应过来,他自己现在是鬼了:“妈呀!无常!”

  你活着的时候是搞笑艺人咩?那个白无常很无语地看着把鬼体扭曲成麻花状的肖佐:“把这个绑头上,跟我过来。”说着递给肖佐一顶帽子,说是帽子,其实也就一块三角形的硬白布,粘上条白布条,白布上果然写着罢工二字。

  肖佐很听话地把帽子绑上,跟着白无常找了个角落坐下,那白无常从怀里掏出个褡裢来,抓了几棵连根的红花,撸去茎叶和花,把根往肖佐手上一塞:“先吃点,刚才你干得不错,事情结束后肯定有赏。”

  肖佐看着手中还带着泥的根块,在身上搓吧搓吧,往嘴里丢去:“这是什么?”

  “石蒜拉,好东西咯,看你表现好。”那白无常一把扯掉长舌头,往嘴里丢了块不带泥的根块。

  “你不是无常么?怎么……”肖佐看他浑不在意地扯下舌头,暗暗有些吓到。

  “工作制服咯,不扮得象一点,怎么混口饭吃?”说着,白无常还一本正经地伸手正了正头上那高高的帽冠,“你死前是干什么的?不会真的是搞笑艺人吧?”

  “一个为经典物理学奋斗终身的年轻学子,没什么大不了的。”肖佐显然不想在这个问题上过多纠缠,“我倒真的没想到,地府是这个样子……”

  “我喜欢和研究物理的人打交道,因为那样可以凸显我的存在和无常。”

  “你的笑话真蹩脚……”肖佐嘟囔了一声,然后把注意力集中到鬼声鼎沸的广场上。对于一个外来户,充斥着各色鬼众的殿前广场,显然比一个饶舌的无常要有吸引力的多,肖佐已经打算飘起来四处逛逛了。

  “坐着!”无常一把手将肖佐压住,“好吧,我承认在秦广王手下时,和那些该死的天使和恶魔们打交道,成天喋喋不休的讨价还价已经快把我逼疯了,所以我的舌头现在有些不大好使。但是你要知道,我在[对外办]里只不过是一个储备干部,只拿着1020的月薪!难道你不觉得你应该和我就这个职工待遇问题,进行深入的探讨吗?!。”

  随着这个工作压力过大的无常心中怨气的不断爆发,被按着肩膀的肖佐被一点一点地压成饼状:“我想在和你深入之前,你应该让我知道,眼下究竟是什么情况。”肖佐以纯洁的45度仰望这个无常,言语的组织方式上已经明显向强势的一方靠拢。

  “那好吧,”无常很满意地收起他干枯的爪子,眼角渐渐带起笑意,“先自我介绍一下:我叫林立,叫我老林就可以,你呢,年轻的学子?”他很着重的强调了一下“年轻的学子”几个字眼,带着浓重的调侃意味。

  “肖佐,叫小左也行。”虽然已经是可以任意变形的鬼魂形态,肖佐还是觉得应该为自己的肩膀做点什么。

  接下来的时间里,空气中堆砌着老林的牢骚、咒骂以及一大堆肖佐不明所以的地府专有名词。而肖佐除了在老林表现出质问的时候,适当地“恩”或“啊”一下外,根本没有发言的机会,所幸的是,他那已经鬼魂化的大脑,还能从这一系列毫无逻辑可言的废话中,整理出他所想了解的情报。

  首先是阎罗王签署了一项新的法案——涉及大幅减薪、裁员,以及决定将一大部分囚犯丢去轮回成渣;接着,在同天堂及炼狱的谈判中,秦广王主动降低了3个百分点的关税,以及定立单方面的免签证协议等等……然后,这场规模浩大的罢工抗议活动就爆发了。让肖佐惊讶的是:眼前这个拿着微薄薪资的、有着三个女儿、两个儿子和一个下岗老婆的、正在不断自我赞美以及怨天尤人的无常大叔,竟然是这场罢工的发起鬼之一。

  就在肖佐考虑是否需要借助什么道具来让眼前的碎嘴子安静下来的时候,一只大手就这么拎着那顶高帽子,将正陶醉在自说自话中的林立给提了起来,“你便是那无常林立?”

字体: 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