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灵魂附在另一个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个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陆离,那些都是你不曾拥有,却极致渴望的世界......
当前时间:2018-11-16 02:47:35
  1. 爱阅小说
  2. 历史
  3. 穿越到滇国
  4. 第二章 船

第二章 船

更新于:2018-03-17 13:23:06 字数:2402

字体: 字号:
  第二章:船

  伴随着剧烈的疼痛睁开了眼睛,发现自己处于湖边的水草中,抬头望去,万里无云,太阳在山顶露出半边,从温度感觉应该是早上,湖中的雾已经散了,湖面在微风吹拂下泛起涟漪,感觉湖水漂亮了很多,清澈见底,湖边水草丛生。

  一时回过神来,想挣扎着站起来,稍一起身感觉左边小腿剧烈疼痛,慢慢拉了一下裤子,青色的皮肤显示出被什么撞击后的颜色,淤青一大块。总觉得脸上黏糊糊的难受,深呼吸一下踉跄着起来走到水边,摸了两把脸,疼痛难耐,低头看了下水中的倒影,吓了一跳,自己脸上血痕累累,原来黏糊糊的都是血啊,摸摸伤痕,还好,应该只是皮外伤,估计是跌落水中时湖边的树梢杂草所致,哎,也管不得那么多了,裤子也被刮烂了,凑合着先从这鬼地方出去再说吧,这想着要出去了环视四周开始找路,但是四周群草环绕,哪里有路的痕迹,想找下自己从哪里掉下来的都找不到,印象中滇池周围都有公路啊,可是这会哪里有什么车的声音,出了偶尔几声虫鸟之声其他声音一点都没有,想起自己随身衣物,周围看不到单车的踪迹,头盔倒是在自己躺着右边不多远处,摸了下自己裤兜,人民币还在,看着毛爷爷一阵欣慰,手机掏出一看,得,进水了,开机不了了,银行卡身份证还在,重新装进裤兜,看了下四周,觉得再躺一会,看腿部的疼痛能否减轻,从旁找了半截树枝,将周围的花草拨倒铺成一层,躺在上面,清香四溢,闭眼静静的躺着,自觉已经睡了不少时间,但一躺下还是有入睡的意思。

  过了不一会,听到有嬉笑声传来,连忙起身寻找声音的来源,看到湖面上一艘小船远远的行驶,因为逆光而且刚刚睡觉起来,眼睛模糊,看不清到底是什么船,看起来很慢的样子,想来估计是旅游公司的游船吧,哎,我还以为旁边来人了,作为一个内向的人,虽然行动不便但是旅游船我还是没有想要乘坐的愿望,旅游公司如同砖家,只知道坑人,站在湖边看了一会,突然听到船上的人喊了几声,也辨不出是哪边的方言,反正就是听不懂,但是那船好像拐了个弯,朝我这边驶来,心想这旅游船过来我也不坐,才懒得给旅游公司烧钱呢,上船就是200多毛爷爷,而且那个服务质量真是差劲,想去年去丽江的拉市海,五百块钱就坐在马上被人牵着走了一公里路和号称拉市海国家湿地公园小处游,船划出去一里路的样子就被送回原处了,红果果的欺骗啊,黑心的旅游公司。

  “@#¥@¥%……&!”穿上出来个人喊道

  “怎么了,我不坐船”我回道,看了下船头那两人穿着少数民族的衣服,哪个民族我还真分辨不出来,毕竟云南的少数民族数量在全国都是第一的,旅游公司为了招揽生意总是搞些服饰,乐器之类的,见的多了也没觉得什么特别,这两人身材不高,但明显很壮实,帽子底下黝黑的脸,不过眼神像是遇到什么新奇的事物一下,问过那句听不懂的话之后一个钻进船舱上的屋内,另一个仍旧看着我。

  “@!!¥%@……!&!”他继续喊道。

  “我听得见,但听不懂你说什么,不过我不坐船,过一会就回去了”。

  “¥%!¥%!%……!”

  心想这人怎么这样呢,听不懂啊,你喊什么什么喊,算了,要礼貌,“不坐啊,我在这呆一会就回去了”。

  那人转身刚准备也钻进船舱,正好从里面走出来两个人,那会近舱的那个男的跟着另一个男的身后出来,帽子也像少数民族的,但是上身穿着像在博物馆见的秦朝的款式,他对那两个黑色员工说了一句什么,然后传继续朝我这边靠近过来,估计是边上水深不够,船无法抵岸,大概三五米的样子,那两人卷起裤腿,脱掉鞋子(请让我叫那是鞋子,有点像红军过草地穿的草鞋),下水吵我这边走来。

  完了,他们不是要强行拉客人上船吧,话说前两天还报道出北京导游拿刀威逼游客购物的事呢,但是这会腿脚不利索,想跑也跑不动啊,算了,听天由命吧,反正身上的毛爷爷总共还没两百块,想要就给你吧。

  见他们径直朝我走来,走到跟前朝我用很不标准的话说道:“上船,请”。啊,这句我听懂了,但是我怎么会随便上呢,如果上去就要我几百块的我怎么办啊,好汉不吃眼前亏,找借口,对,“我被划伤了,不方便上船,嗯,而且我晕船”,我抬腿拉了下裤子,指着我淤青的小腿说道,他们一个给另一个说了句什么两人上来就一人一边撑起我往水里走去,不对,往船上走去,光天化日之下旅游公司的人竟然敢这么强行拉客,“哎,干什么啊,你们要干嘛”我开始乱嚷,他们到快,三下五除二将我放在船上,对船上那我秦朝服饰的人作揖然后说了句话,现在看清楚了,那人身着黑色服饰,确实和博物馆的那套秦朝服饰有点相像,上面花纹绣着豹子,大概也就20岁的样子那人朝我看一下,面无表情,说道“你一起来的和谁,怎么这里来的到”,还好,会说汉语,虽然不是很流利,暂且叫这人黑头吧,谁叫他底下那两个员工皮肤那么黑呢。

  我答道:“周末和朋友出来骑车,不小心从公路上冲了出去,醒来就到这里了,哎,你们是哪个旅游公司的,哦,我也没钱给你们的,身上也就一百块钱的样子,多了也没有,你们还是找个地方把我放下去吧”。

  他们三人面面相觑,黑头说道,“什么事旅游公司,周末是你的朋友吧”

  我:“……”,装傻是吧。

  “你受伤的?”

  “哦,擦破了皮,没什么”

  他进屋拿了个小瓶子出来,“你坐在船上吧,给我涂点药”。然后将那个瓶子给了他旁边的黑人甲,黑人乙去掌舵,船开了。

  “云南白药吗这是,这包装好啊,谢谢啊”。

  “云南白药是什么?哦,这个我们滇国的名药,涂上好得快”黑头说道,黑人甲蹲下来准备涂药,我圈起来裤腿。

  “滇国……我听错了吧,算了,应该不会害我的,作为没钱没长相的**丝,不值得别人害我”,我自言自语道。

  那药涂上这舒服,很清凉,疼痛明显也减轻了很多,对他们示意谢意。黑头进舱出来时手里拿着件披风一样的床单给我,“你的烂了.......衣服,这个给你”。

  我再次笑着示以谢意。

  黑头说道:“休息一会吧,过两个时辰就到码头了”。

  擦,还时辰,两个小时吧,算了,反正舒服的,再睡一会。

字体: 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