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灵魂附在另一个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个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陆离,那些都是你不曾拥有,却极致渴望的世界......
当前时间:2018-10-24 06:38:48
  1. 爱阅小说
  2. 玄幻
  3. 肆诡传
  4. 一.梦临其境,真假难分

一.梦临其境,真假难分

更新于:2015-10-20 14:42:41 字数:8236

字体: 字号:
肆诡传目录
共1章
  “啪!”一本童书顺着桌角滑落,恐怕这一桌子书都已经容不下这一本了,一个孩童被这突如其来的响声,吓了一个激灵,小男孩晃过神来,看了一眼掉在地上的书,长舒了一口气,然后揉了揉还未睡醒的眼睛,“算了,反正也天亮了,就当起个早了。”小男孩望了望窗外,然后拾起书本来。窗外的天并未通亮,但对于这个小男孩来说时间并不是富裕的很。因为,他要上学,对于一般读书的孩子来说,只要背书便可,每天背着书箱走几步便到学堂了,可是对于这个小男孩来说却是一条长征路啊,他可是要下山腰的,每天都要从山腰处穿过山林来到山下的乡镇读书,虽说路途崎岖,但他也没有办法,毕竟住处问题岂是他一小孩能改变的,但日子久了,这个小男孩也习惯了。“玉尘啊,带上这两张饼”小男孩的母亲起得更早,早已在大锅前忙活着了,旁边台子上放着两张刚烙好的饼,小男孩用纸将一张饼包了起来,放进了包里,嘴上叼着一张便往门外跑了出去,“娘,我上学去了”跑过母亲身边不忘慌忙的喊了一句。这个小男孩叫伏玉尘,“玉尘”两个字是他娘帮他起的,因为世道之乱,无论是当官贵人,还是平民百姓,都过得不是安稳,母亲希望孩子有所出息,但更希望他能平淡安稳的生活,所以起名伏玉尘,玉尘也不负父母的期望,学习格外用工,而他也天资聪慧,经常与名士请教问题。所以在悠闲之时他便会悟出一些千奇百怪的不解之题,可能有人会说,为何他已上学,却不向他的先生老师请教,而去问路人呢,原因有三:一.玉尘自然会先请教先生,但先生之言不真不细也,也许第一次第二次先生会耐心的给讲解,开导你的感悟和难题,可是时间久了,先生面对那么多的学生,再加上玉尘的问题包罗万象,便会失去耐心含糊不清的将其答复,这可不是玉尘想要的答案。这其二,即使先生细心回答,玉尘还是希望能听到其他人的见解.玉尘喜欢采博众之精,把所有答案放在一起,把好的综合在一起。这最后的一点,玉尘也是最坚持的一点,人外有人,山外有山,与外界交流总是会受益匪浅,所以此举让玉尘学生生涯就已经不再是只接触课本而已了,他已经有所顿悟了。玉尘在树林走着,天还没有通亮,就连周围的小动物都似乎还没有睡醒,只有那些见到这小男孩的鸟儿在向他问好,玉尘便学着鸟叫回应它们,对于伏玉尘来说,每一天最放松最开心的时候,便是走过这片树林,什么都不用想,只管自由自在.玉尘不久便下了山,走出那片迷人的小树林,再往前不远处便是一个村落,玉尘的学堂便是在那个地方,而这个村庄也是特别的很,这里集结了很多不同种族的人,为何呢?这就是战争的成果,这是一个多战的年代,而对于战争,谁会收益?胜利的君朝大臣,谁最痛苦?不是失败的君臣,而是那些百姓,毫无决策权,只能默默接受的百姓,因此有太多人太多人讨厌战争,害怕战争,憎恨战争。在几年前的一次旷世之战,那次是六个国家的战争,没人关注是为了什么,而发生了这次战争,也没人在乎是谁胜谁败,后来的人只记得那次死了很多人,很多人,天空都是暗淡的,如同恶魔一般,后来的人没有一个再提起过当时的哪怕一点点有关的事情.他们只是把那一切称为恶梦,而这个村落便是那次战争幸存下来的士兵们所寻找到的安存之地,那些士兵里包含了六个国家幸存下来的生命,那不是逃兵,也许他们之前都坚守着自己国家的使命与责任,可那都是为了生存为了和平的使命,直至到大战来临的那一刻才让他们意识到这一切都不是他们的意愿,他们是不同国家的士兵,但在这一刻他们之间没有了距离,对于他们来说只有一个理念,那就是生存。"活下来”是他们当时唯一的想法,唯一的信念。就这样这些来自不同国家的士兵一起寻找着一个“安身”的地方,一个不被外人发现,一个能活下来的地方,他们寻得一处并一起搭建了房屋,本以为这里就这样安静的生活,然而安静不能绝对,还是有人发现了这里,但是因为地势的险凹,易守难攻,各国刚刚经历大战不久,不会有哪个国家愿意派兵清理这些残兵,而且若不联手也真是难攻的很,况且发现这里的人也没有举报这里,反而大多的人都带着老婆孩子,或孤家寡人投奔这里,有的是大夫,有的是教书先生,有的是武士,甚至临近的城中的富商也甘愿带上所有财产来到这未知未来的地方,只因为了心中一个安逸平等的梦。这里无论何行何业,无论贵贱贫富,来到这里的人只是为了和平、快乐的生活.这里没有繁琐的规章制度,也没有确切的法律,这里只有一个要求那就是以“善”为先,当然“善”无法衡量,也无法判断。但是这个没有法律没有制度的地域可以让不同国家不同思想的人可以和平快乐的生活在一起的秘诀也应因此吧。久而久之,这里被外人称之为“避世之域”,但为何有这么好的城落,玉尘一家不住其中,偏偏要住在离这里较远的山腰上做什么“野人呢?”这也是玉尘一直迷惑不解的事儿.玉尘走进学堂,刚迈进学堂一步,第二步还没等跨进来,一个胖乎乎,脸脏兮兮的小男孩便大喊:“野孩来咯,野孩来咯,吼!”"哈哈哈....”坐在小胖孩旁边的小孩们哈哈大笑起来,玉尘心中暗骂:"死胖子"忍着气没有理他们,坐到自己的位置,开始翻出书本。“玉尘,带来没。”后面一个小手拍了一下玉尘的肩,“那”玉尘从怀中掏出一个竹篓,这是玉尘自己设计的捉鸟神器“我的呢”玉尘晃了晃手中的竹篓,然后又放回自己的怀中说道。“等下”那个小孩从包中取出一本书递给玉尘,玉尘把竹篓扔给小男孩,赶紧拿过那本书,那是一本史记,记录了关于一些大型战争的书,普通的很,但对于玉尘来说却是难得的宝贝,居于山上而学到的只是学堂的课本,想看一本菜谱都难得的很,更何况一本战记。玉尘瞅着书说:“看完就还你。”那小男孩摆弄着竹篓,笑的合不拢嘴,"不急,喜欢就送你了,你这竹篓真能捉鸟?”小男孩对于那本书毫不在乎,但对于这竹篓却兴趣浓浓。“当然,你只要把它往树上一放,然后打开盖子就行了,鸟一进去他就自己关上了”“哦?有这么神奇?!”这个男孩叫黄岳峰,个子要比玉尘高出一个头,长的也还英俊,他的家人都是文人,都希望他可以饱读诗书,不求功名,但要有所知识,毕竟家里是这样的一个环境,也是难免的、可是这顽皮的小子偏偏对学业无缘,酷爱生物学,鸟啊、鱼啊、各种昆虫等等都愿意彻夜不眠的研究,就是这样的一个顽皮的小孩倒是玉尘在这学堂最好的朋友."哟,有好玩的怎么不说也给我们啊!”刚才那‘死胖子’又来了,这小胖子圆圆的脸上还有双朦胧的眼睛,长的如此诙谐却喜欢调皮捣蛋,他本叫‘宋晓林’可是岳峰喜欢叫他‘林小炮’,因为他胖又小,像个小炮筒。"林小炮,怎么哪都有你。”岳峰连瞅都不瞅他一眼。“你是不是胆子大了,跟野孩待时间久了,是不是也野了?!”。这小胖虽说长的萌,但是说起话来,却毫不留情,岳峰站起来了,看了小胖一眼,岳峰远远要比小胖高,小胖抬着头把朦胧的双眼使劲瞪大,努力的让其看上去充满杀气,“怎么,你想干嘛!”岳峰一句话也没说便是一拳,小胖没反应过来便倒在了后面的桌椅上,椅子也没能撑住这小胖一身的肉肉,结果抓椅子一起倒在了地上,玉尘也被这突如其来的一拳吓了一跳,然后岳峰喊着说道:“说话别太过分!”小胖用手努力抓着周围能抓的的东西站起来,不为刚才那一拳也为面子想要教训黄岳峰,这时候,教书先生进来了,所有人都默默回到自己的位置,小胖子在回座前,在黄岳峰耳边说了一句“你等着”可黄岳峰毫不在乎的说了一个字“好”此书堂共有三位教书先生,分别传教‘悟、物、武’,此先生为悟教,也是玉尘最喜欢的一门功课,那又何为“悟”呢?本质为对自然的感悟,对人事的领悟。这对于玉尘口味相符,而且悟教先生也是三位先生中最慈善的,对于玉尘也甚是喜爱。这位悟教老师姓陈名术,矮矮的个子,微胖的肚子,长长的胡须倒真挡不住时刻保持微笑的嘴,在玉尘年少的记忆中,陈老师总是微笑的,无论何时,甚至后来在无助之时想起陈老师的笑容,身上都有一份暖意,陈老师抚着胡须笑着看着满屋的学生,道:“今天的课,名为‘生命’,谈谈你们的对生命的看法。”所有学生沉默不语,陈老师笑道:“这个问题有这么难吗,竟让我的学生们都不敢作答?那好,那就我来点吧."一听这话,孩子们更是坐的更加紧绷,谁都不愿出一点声音,唯独那个黄岳峰偏偏满不在乎的趴在桌子上玩弄着毛笔,陈老师笑道:“岳峰,你来说说。""活该!”后面的小胖低声叫好,岳峰慢悠悠的站起身来,说“老师,我不知道。”听到这话,就连小胖都怔了一下,心想‘这小子,胆子太大了’,所有的孩子都做好了看陈老师如何发火的准备,可是陈老师却笑了:"好啊,我的学生中还有如此坦率的孩子,好事,但是,你的不知道可是我的过错,所以我必须要让你知道,黄岳峰,老师听说你喜欢观察动物,那就谈谈你观察它们后的感悟吧。”“我.....我....”黄岳峰也被老师意想不到的回答给弄得不知所措了“我只是觉得,,,它们有大有小,有爬的、有跑的、有游的、有飞的、但是它们都是活的.....”“哈哈哈哈.....”整个学堂顿时笑声一片,陈老师止住了笑声,然后说:“你说的很好啊,无论,是虫无论是动物还是人,有一点都是一样的,活着,这就是生命。”学堂安静了一下,“哦~!”孩子们似乎都恍然顿悟一样,岳峰挠挠头“对,我的意思差不多”“哈哈哈。。。”学堂中又传出一阵笑声,"好了好了,请坐,黄同学,玉尘,你来说说你的想法。”陈老师摆着手示意岳峰坐下,然后目光转向了玉尘。"老师,我认为生命有大又小,有爬的、有跑的、有游的、有飞的、但他们都是活的。”玉尘站起来很认真的回答。“吁~~~!”下面一阵嘘声,陈老师笑着问玉尘:“你这不是和岳峰的答案一样吗?”玉尘很认真的望着陈老师:“老师,我俩说的话一样,但是答案不一样,他的答案既是活着就是生命,而我的答案是无论何种生命,只要存在的就是一样的生命,生命本身都是平等的。”陈老师笑着走到玉尘旁边,拍了拍玉尘的肩:“好,好,哈哈哈”“切,这么能装呢。”小胖在旁边一脸不屑的低声窃语,陈老师转过身看着小胖“晓林,那你来说说看你的看法。”小胖站起身来挺起胖乎乎的肚子,汹涌成竹的说道:“生命有限,得好好活着,有吃就多吃,有玩就多玩,能睡就多睡!”"哈哈哈..."学堂的笑声根本停不下来,岳峰擦着笑出的眼泪说道“林小炮,这名字要改改了,以后管你叫林小猪得了,哈哈哈哈....”,“笑什么,有什么错,你回答的好啊!"小胖的脸被笑的通红,陈老师微笑着说:“宋同学说的也没错,生命应该珍惜."就这样,同样的问题也询问了其他同学,而学堂中的笑声也没断过,陈老师的课永远是这样让大家很快乐的记住了很多东西,“同学们,这堂课名为生命,对于生命,你们都有自己的理解,对于生命我们也没有完全的词语可以表达,但是这堂课希望交给你们最重要的就是尊重生命,珍惜每一个生命,因为无论哪一种生命都是平等的,值得尊重的。下课。”陈老师走出了屋子,大家都开始嬉闹不止,唯有玉尘默默回想刚才陈老师那堂课的含义,但无论怎样此时的玉尘也无法理解陈老师所传教的最深的意义为何意,毕竟玉尘还是个孩子,他从未见过生命真正的来去,即使思考方向正确但也不会真切的体会到生命的本意,也许有一天,他会懂的吧,也许有一天,他们都会懂得吧。玉尘拿出那本史记翻了起来,开篇便是攻城之战,讲述的是一个兵少将寡的军队竟出其不意的攻下城池,这让玉尘惊讶不已,原来打仗不是强必胜弱,多必胜少的定律。正当玉尘看的津津有味的时候,屋子中的嬉闹声突然变得安静无比,玉尘抬头一看原来是物教先生来了,连忙把史记放回包里,物教老师平常是个不爱说话之人,总是给人一种冷冷的感觉,他也是学生们最害怕的一位教书先生,没人愿意,也没人敢私下与他接触,但据说物教先生曾是大户人家公子,家里很是有钱,可是后来为何来这里,还做了教书先生,就没人知道了,至于他的姓名,只听大人们称他为‘子语先生’,再多的更不得所知。这位老师教诲了玉尘少年时期的知识,可玉尘对他却一无所知。也被玉尘评为儿时最神秘的老师。这位‘子语’先生所教的物教便是实质、物质,包括“语言、文字、及物质的变化和认知”这位物教老师倒真博学,识得六国之字,之语,而且独自一人短短用了一年的时间,便创造了简合字,综合了六国字中精妙之处,简化为一种字体,这种简合字,简单易记,也正是这种简合字快速让避世之域的人们互相沟通起来,所以本域的人都非常敬爱这位“子语”先生,而他也是玉尘年少时的偶像。当时的玉尘一直希望长大以后要成为‘子语’先生这样博学的人。“今日学字,一字一板,从你开始."子语先生指着靠近门这边的第一个学生冷冷的说道,何为一字一板,这是子语先生的发明。他每节课前几分钟会温习上堂课学习的内容,错误的便会受到惩罚,而今日是学字,便是考之前学过的简合字,错一字罚一板,这钟功课是大部分学生最讨厌的功课,尤其是对于岳峰和小胖来说。整整一堂课下来,整个教室中都安静的很,只能听见提问的声音、回答的声音,当然还有挨打手板的声音。只是一堂课而已,子语先生走后,小胖都快哭了,心里再次充满了不想上学的想法,这一堂课小胖一直属于提问必挨打的状态。上了这堂课小胖的内心也许没有成长,但他的小胖肉肯定又厚了不少,岳峰倒也是一直挨打。但却蛮不在乎,玉尘转过身无奈的劝岳峰“你就背一背嘛,这又不难”岳峰狰狞的张着嘴“你让我背这些,还不如打死我!”“哎。。。。”“都出来!”一个粗狂的声音从屋外传来,“快走快走............”孩子们听到声音后纷纷往屋外跑,跑到屋外的孩子们很自觉地排成三排,这时候刚才那粗狂的声音又来了:“今日练弓步,出拳,都仔细看好了。”这个高大威猛的男人,不光是声音有震慑力,就连目光都会让对方胆怯,只可惜他断了一臂,据说是上次交战中失去的,曾经也是一位军士长官。当然也是小胖的叔叔叫‘宋林虎’,这也是小胖圆滚滚的身子在这学堂还可胡乱捣蛋没人敢惹得原因了."看好了,先卧步,后弓步,前腿弓,后腿直,身子要挺,来,一起做一遍。”宋林虎做完几个标准动作,便开始指挥起来,虽说面前都是些孩子。但宋林虎却把他们当做士兵一样训练,每次上完他的课所有孩子连嬉闹的力气都没了。“你,把身子挺直了,不可前倾,眼光目视前方,你......”就在宋林虎挨个纠正错误时,小胖发现岳峰身上挂着那个竹篓,心里想机会到了,“报告先生,岳峰上课竟带玩物。”岳峰一惊:“死胖子,真是够欠的。”“哦?什么玩物?”宋林虎走到岳峰身边,岳峰没吱声也没动。宋林虎就继续道:“男子汉大丈夫,有什么可婆婆妈妈的,学堂禁止学生带玩物上学,你不知道吗?”“我知道,但是这是我喜爱的东西,即使挨打我也不交。”岳峰倔脾气又上来了。“好小子,有男子汉的样,我给你次机会,武架上有木弓箭,你若能拾箭开弓把箭射到靶上,我便放你一回。”这怎么可能,木弓虽不沉,但拉弓之力,小小年纪的岳峰怎能办得到,更何况射在靶上,“好!”岳峰二话不说就去拿弓箭,站在了靶前两步远的地方,“你可没要求站多远!”岳峰噘着嘴道.宋林虎笑道:“好小子,好!就怕这对你也太远了。”“小瞧我,让你看看。”岳峰低声道。岳峰持弓上箭,拉弓之力比他想象的要吃力,岳峰使劲力气,弓箭只是向后拉动一小段,“哈哈,你现在这力气,还是再向前一步吧。”岳峰听到此话更是拼了命的拉弓,小脸胀的通红,都快爆出青筋了,"嘣!”岳峰实在没有力气了,一松手,箭便飞了出去,箭刚好落在了靶子的最下方,竟真的射在靶上了!“好小子,有两下子,是我宋林虎的学生,哈哈哈。”宋林虎边笑边拍着岳峰的头说,岳峰根本没缓过神来,竟然真的射中了。他真的没有想到,“你说的也要做到。”这是岳峰定过神后的第一句话。“哈哈哈,我宋林虎从来都说到做到。”这宋林虎虽说是小胖的叔叔,但对于每个孩子却公平的很,尤其对向岳峰和他相像的孩子,喜欢得不得了,岳峰冲着孩子堆中的小胖回做了一个鬼脸,小胖满脸气愤,心中暗道:"你等着,黄岳峰。”每日三课完毕,便已是闷热的下午,“走,玉尘,去试试你的竹篓。”“那可要加紧了,日落之前我便要往回赶,不然我娘就又要发火了。”“好好,我知道了。”岳峰推着玉尘往学堂外跑去,不久,便来到一条小溪边,缠缠小溪,流动的轻声,似乎像最温柔的话语,充斥着你浑浊的大脑一般,再加上鸟儿虫儿的附和,简直让人忘了原来前行的目标。“就这吧,一会从这条小道便可上山,离你家还近。”岳峰说着,便跑到小溪边洗了把脸。“好凉快,你也来啊."”嗯,好渴."玉尘来到溪边边手捧着溪水往脸上扑,边张着嘴喝了两大口。“玉尘,你说这放哪,难道不用放些吃的吗?”“不用,你就把它立住于树枝上就行."“好,看着”岳峰毫不犹豫的爬上一棵树上,把竹楼立于树杈之间,“这样就行了?”“恩,下来吧。”岳峰和玉尘躺在草地上,等着收获战利品,溪水声,鸟叫声,虫儿的嬉闹声,风声,暖暖的阳光,微微的清风,两个孩子舒服的都快睡着了,‘咔吱,咔吱。。’听到树枝晃动的声音,两人顿时变得精神了,”什么?抓到了?”俩人抬头向上看,看到的战利品竟是一个死胖子,这小胖竟然偷偷跟了他俩一道。趁着他俩不注意的时候,想偷偷拿走竹篓,岂想到,他这身材费了半天劲好不容易抓到竹篓却不知如何下来,正当小胖撅着小屁股抓树枝往下蹭的时候被发现了,“死胖子,敢拿我竹篓!”说着岳峰便四处寻找起东西来,玉尘笑着喊道:“晓林,你这样很危险的。”这时小胖圆圆的小脸都开始流汗了:“用,用你说,起开!”这时候岳峰拿一根长长的木棍:“起开?我让你下来!”边说边用木棍捅小胖的屁股,“哎哟,哎哟,我要告我叔叔!”小胖被岳峰弄得又疼又害怕,都快哭了。“告啊!你现在去告!”小胖上也不是下也不是,彻底服了。“我错了,我错了!让我下来!”“好啊,先把主楼扔下来。”小胖想都没想,把竹篓狠狠往地上一扔,竹篓被摔折了,岳峰赶紧捡起来一看,已经坏了,小胖想趁机下来,结果脚一滑摔了下来,还好不高,还好肉垫够厚,小胖起身揉着屁股便跑了,“死胖子!我要揍他一顿!”岳峰挨着竹篓很是伤心,“算了,我有时间再做一个送你。”“真的吗?”“嗯,天色不早了,我得回家了。你也回家吧。”“好。”玉尘背起竹箱便往通向山林的小道走去,回头时,岳峰还捧着那坏竹篓在那坐着。。。。玉尘,回家的一路上,一直想着为什么小胖会这么坏,会这么淘气。岳峰会这么胆大,会这么在乎一件玩物,先生们又为何脾气都这么怪,人真是看不懂,想不明白的动物,也许这也是岳峰喜欢动物的原因?因为动物至少让人看的懂看得透,在做什么,想做什么。。。。。“娘,我回来了。”“儿子,回来啦。今天吃兔肉”“哇,有兔肉吃,爹也回来了?”“嗯,在屋呢,进屋吧,一会吃饭”母亲还在灶前忙乎着不停。“爹,我回来了。”“回来啦。”“爹,你又受伤了?!”玉尘看见父亲手臂上包着白布。“没事,被树枝刮伤点皮,没事,你看见那兔子了吗?真是大”“爹呀,我给你做的护臂为什么不戴?”“那东西戴上活动不方便,爹没事,跟爹说说今天学到了什么?”“今天啊。又学字啦。。。。”“呵呵,你爷俩别聊了,来吃饭。”一件木屋,一张木桌,三份碗筷。一盏油灯。无论晚上吃什么,这个画面一直存留在玉尘的脑海里,似乎,有了这些就是一家人的晚饭。兔肉,野菜,菜花汤,在暖暖的灯光中,这些饭菜对玉尘来说丰盛至极,玉尘特别喜欢娘做的菜花汤,一碗一碗,似乎喝不够似的,母亲似乎最开心的事也是给儿子盛饭盛汤一般。每次看见玉尘大口大口的吃饭就很开心,而玉尘也认为只要多吃就可以让母亲高兴,所以每次吃饭都尽量多吃,吃不下饭就吃菜,吃不下菜就喝汤,"今天学的字,你可都学会了?”父亲饮了口酒,笑着看着玉尘。“恩,当然,只不过几个字,还是简单得很的."“不能骄傲啊,一会吃完后,要好好温习”“嗯”玉尘早早把功课温习过后,偷偷拿出了那本战记看了起来,“兵法之道,攻心为上,攻将为中,攻城为下”“什么为攻心呢?根本看不懂人家的心,怎么攻心?”油灯都快燃尽,而玉尘只读出了一箩筐的问题,熄了油灯,玉尘躺在木床上,睁着眼睛被窗外月光晃动的根本睡不着:“月亮啊,我的未来是什么样子呢?明天是否和今天一样呢?”也许大多孩子都会幻想着生活有所改变,期待着生活会有很多新奇的东西出现吧,玉尘也一样,渴望着未来,希望着明天,想着想着,,,,,,玉尘睡着了。。。“少爷,少爷,醒醒,少爷”玉尘揉揉眼,自己躺在富丽的床榻之上,整个屋子充满了香味,“少爷,少爷,快,该上学了,要迟到了,给您备好了温水"玉尘瞅着这个瘦瘦的男人,含含糊糊的说道:“我做了一个梦,,,,,,一个好真实的梦,,,,!”
字体: 字号:
肆诡传目录
共1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