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灵魂附在另一个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个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陆离,那些都是你不曾拥有,却极致渴望的世界......
当前时间:2018-11-16 13:16:13
  1. 爱阅小说
  2. 玄幻
  3. 秘界传奇
  4. 第二章 初临异世

第二章 初临异世

更新于:2018-03-18 07:02:18 字数:6853

  第二章初临异世

  在百家镇犀麟街赵氏家族的大庄园门前一群人正在焦急的等待着什么,有的人不时的伸头张望着,有的人来回的走动着偶尔停下来向着一个方向张望着,右手手背不停的拍打在左手的手心上,以此来缓解自己焦急的心情。

  庄园里面不时的有人急忙的跑动着,在一处院落的屋子外的走廊,一群人焦急的等待着什么,不时的催问着,一个看上去年龄二十多点的女人在不停的痛哭着说道:“老爷你再派人去催催,怎么还没来,再不来天儿怕是要撑不下去了,天儿要是出了事我可怎么活的下去,呜呜呜。”女人哭泣着眼泪不停的流下来,手里的手绢早已被泪水浸透了。

  赵老爷也是满脸着急惊慌,虽说现在下的小雨,可赵老爷却是满身大汗,只是没有哭听到女人的话,说道:“大刘你快去门口看看王大师他们来了没有。”

  一个三十多岁的男人闻言说道:“是老爷我马上去。”说罢转身向院门跑去,。

  在屋子里面的一张大床上一个大约十多岁的孩子满身通红滚烫的昏躺在床上,身上不时有热气冒出,孩子满脸通红每呼吸一下都有热气冒出,嘴里不时的痛哼着,满脸表情变化多端,像是在忍受巨大的痛苦,又像在极力的抗争着什么,只是孩子的怀里奇怪的抱着一块青绿色的长方形石头,石头长约一米宽度大约有二十厘米厚度也有十厘米,孩子用双手交叉的紧紧的抱在怀里,像是怕别人会把石头拿走,脑袋紧挨在石头上。

  在床边两个身穿青色薄长衫的老人守在那里,其中一个脸上有一小块红斑脸色有些苍白的老人手里拿着几块水蓝色的小牌牌,只要孩子的身体冒出热气老人就把一块牌子打在孩子的身体上,每打下去一块牌子孩子身上的温度就会降下很多,孩子的**也会轻了很多,只是老人的脸色会变的更加苍白一些。

  另一个老人看到红斑老人脸色苍白的厉害担心的说道:“大哥你不能再用录了下去休息一下吧我来给天儿用录护身”。

  红斑老人满脸疲惫之色点点头说道:“好吧,那就玉龙你守着天儿怎么用录你明白,一有其他情况马上喊我,千万不要自己做主。”

  知道了大哥我会小心的一有情况不对,我马上喊你。”

  红斑老人听了后点点头向屋外走去,老人疲劳的厉害走路都有些不稳,外边的人看到老人出来一下围了过去。

  赵老爷急忙问到大伯怎么样看出什么了吗,天儿还有救吗?”

  老人喘了口气说道:“天儿的病症太过奇怪,浑身滚烫如火,我和玉龙只能暂时用冰录给天儿降温,暂时没什么问题,时间再长下去就不好说了,怎么王大师他们还没来吗?”

  赵老爷摇摇头说道:“还没有不过应该快了”。

  老人发话道:“你们守在这里我去回复一下神魂有情况马上叫我,另外多准备冰录或者其他可以降体温的录牌备用,一定要坚持到王大师他们来”。说罢向着旁边一件小屋里走去。赵老爷点头称是向着其他人交代下去。

  赵华像是做了一个长梦,梦里自己在一遍遍的回放自己的过去,从出生到自己过三十岁的生日喝醉酒醉的人事不知,每一件事都回放了出来,开始时还不是很清楚可是随着一遍遍的回放赵华越来越清楚自己从小到大的过往,到最后还没回放到的地方,赵华已经知道后面会是什么了,就这样一遍遍的回放着赵华觉得自己过了很久很久的岁月,可是又觉的只是过了很短的时间。

  后来偶尔会有另外一个人的少许往事也会出现在他的梦里,只是时间很短,也很错乱,可是再到后来另一个人的往事越来越清晰的出现在自己的梦里,从出生到十二岁在白天看到有很大的鸟在争斗,从俩只大鸟争斗的地方掉下来一个火红色的鸭蛋大的果子,果子掉在了屋外防火用水的水缸里,被孩子捡了去在晚上的时候悄悄的吃掉,所有的事情赵华全部清晰的记住了。

  只是在有另一个人的往事出现时,赵华感觉到浑身热的如进入火海一样,开始时只是一小会,可随着那个人的往事越来越清晰,浑身烫热的感觉也越来越长,到最后烫热的感觉就没停过,只是当身体烫热到一定程度时身体会突然出现一股清凉的感觉,让自己身体不再那么烫热,赵华不知道怎么回事,只是清楚的知道自己身体每次出现清凉的感觉的时间在延长的,开始时大概一分钟就会出现一次,后来是几分钟出现一次,再到十分多钟出现一次,随着出现清凉感觉时间的延长,身体的烫热感在减短着。在昏睡中赵华感觉到自己怀里抱着一个东西,脑袋贴在东西上会让自己的头感到非常的舒服,脑袋烫热温度也比身体上温度低很多。随着身体烫热感的减短,赵华的梦里不再有自己和另一个人的往事出现,虽然不再出现这些往事,可两个人的往事全部深刻的印在脑海里没有一丝的忘记。

  赵华不知道为什么会有另一个人的往事出现在自己的梦里,却知道这个梦里的人不是地球人,而是一个名叫秘界的地方的人,这里的人的语言和文字和中国话差不多,只是文字和旧社会的字更加相似的多一些,这个人只是一个十二岁的孩子名字叫赵天华,只比自己的名字多了一个天字。赵华很想醒来看看自己到底怎么回事,可是任凭自己怎么努力也醒不来,甚至连说句话都做不到。

  赵华感觉自己很累,两个人的记忆往事反复出现在自己的梦境里让自己仿佛好久没有得到休息,赵华感到脑子里极度的混乱让自己的精神状态十分疲惫和头疼,脑子里两个人的往事记忆变的越来越狂暴混乱的厉害,那种感觉赵华感到头疼头疼欲裂痛的无法呼吸一样,只有脑袋挨着的东西发出的奇怪能量让他感觉舒服一点,赵华头越来越痛,终于赵华再也忍受不了昏了过去。在赵华昏过去后,那块紧挨着赵华头的东西不断的发出能量,慢慢恢复调理着赵华的记忆,可是这些赵华已经感觉不到了。

  守在孩子身边的老人感觉到孩子的烫热时间的减少不知是好是坏,突然发现孩子的神魂波动的极度厉害,可以看到孩子满脸痛苦的表情,转眼间孩子就彻底的昏了过去。

  老人急忙叫道:“外面的人快把大哥叫来”。

  还没等人叫,红斑老人已经急忙从屋里跑出来窜进了孩子所在的小屋嘴里问道:“玉龙孩子怎么了?”

  大哥天儿的烫热感本来减少了,神魂也平息了不少,可是突然就神魂波动剧烈起来,天儿直接就彻底昏迷了,你快看看是怎么回事。

  红斑老人站着孩子的身边急忙用手划出奇怪的动作,随着动作从老人的手上射出几枚指甲大小的发光小牌进入了孩子的身体,过了一小会红斑老人长出一口气说道:“很好天儿的身体和神魂都在恢复,只是神魂现在混乱的厉害不过正在慢慢的恢复,应该不会有太大的问题,刚才的波动可能是天儿体内那导致身体和神魂烫热的能量最后的挥发,再加上天儿长时间神魂削弱的原因,所以天儿才会昏迷”。

  玉龙老人缓了一口气问道:“大哥那天儿的神魂会不会无法恢复的原来的样子?

  红斑老人摇摇头说道:“我也不知道也许恢复不了,也许会更强,这些都要看天意了”,说着话老人划出一道道手法把一枚透明的小牌打入了孩子的额头里,嘴里接着说道:“我给天儿用调神录帮着天儿调理神魂,希望对他的神魂恢复发挥最好的效果,好了玉龙你出去和外面的人说一下天儿的情况,刚才你那么急的叫我,他们不知道担心成什么样了”。

  赵华感觉到自己又睡了好久的时间,只是这一觉他感到是生平以来最舒服的一觉,赵华感觉到自己的脑子异常的清晰思维极度的敏感,身体各个器官都感觉比以前舒服和敏感很多倍,就像他现在就知道他身边有两个男人守在身边讨论着一些他不太明白的话,也能感觉到外边走廊有更多人在焦急的等待着什么,甚至赵华能感觉到他们是哭还是愁,连蚊子飞动的声音和方向以及天上下着的小雨都能听到感觉到”。

  赵华试着睁开眼睛,眼睛缓缓的睁开首先看到的是怀里抱着一块青绿色的石头,赵华试着说话:“我这是在哪啊!”

  旁边的两个人听到说话声急忙停止讨论,一起出声道:“天儿你醒了”。

  赵天向说话的两个人看去,这一看让自己大惊失色应为这两个人自己认识,可是不是自己在地球认识的人,而是自己梦到的那个孩子认识的人是孩子的大爷爷和六爷爷,赵华急忙看向自己的身体,这一看更是让自己勃然变色,自己的身体竟然是一个孩子的身体。

  两个老人看到孩子的脸色不断的变化很是着急,红斑老人急忙问到:“天儿你怎么样感觉哪里不舒服和大爷爷说。”

  赵华不知道该怎么办嘴里茫然的回道:“大爷爷我头疼的厉害,想再睡一会儿。”

  好天儿你赶快休息,大爷爷就守在你身边,你那感觉不舒服就告诉爷爷”。说罢回头说道:“玉龙你出去告诉他们天儿醒了,只是需要好好休息,让他们不要担心了,可以轻轻的进来看看天儿,但是不能说话”。

  知道了大哥我会和他们说清楚的。

  赵华现在脑子一片混乱震惊,外面的人说什么都没有注意。我是还在做梦吗?赵华乱想着悄悄用手掐了掐自己感觉到了疼。不是做梦,难道我穿越了,在梦里梦到的那个孩子的梦,那不是梦而是在穿越过程中融合对方的记忆。这怎么可能我现在该怎么办。赵华什么也不敢做就这么躺在床上闭着眼胡思乱想着。

  屋外走廊里的人在看过了赵华都在外面向红斑老人询问天儿的情况,这时玉龙老人在屋子里守着,以防出现其他情况。这时突然从院外飞来两个人人,走廊里的人看到了急忙走上去行礼说道见过王前辈,一个年约四十多岁的人随手挥了一下示意焦急的说道:“不用多礼天华怎么样了,出了什么事?”

  红斑老人急忙先把天华已经醒了的事告诉了王前辈,又把事情的从发现昏迷到醒来过程都详细的讲了一遍然后说道:“情况就是这样,至于如何引起的就要问天儿了,他醒来时说头疼就又睡了过去,要不要把他叫醒问问”?

  王大师说道先进去看看再说。红斑老人急忙在前引路同时吩咐其他人道:“你们都在外等着,没我们说话不准进来。说着话已经和王大师进了屋,外面的人齐声称是。

  玉龙天儿现在怎么样了,红斑老人进屋问到。玉龙老人先向王前辈行了个礼然后说道:“前辈大哥天儿很好,一直在睡觉,神魂已经彻底稳定下来了,前辈您再给看看有没有其他问题是我看不出的。”

  王前辈点头向床上的赵天华看去随手划出动作把几枚录牌打入了赵天华身体和头部几个地方感应了一下说道:“除了身体温度稍微高了一点,其他都很好,神魂也异常稳定还提升了很多,这到底是什么原因造成的我也不知道,看来还是把天华叫醒问一下才清楚”。

  红斑老人点头上前轻轻的拍拍赵天华(以后都是赵天华,不再用赵华这个名字了)说道:“天儿醒醒。”

  赵天华早已缓和了过来,只是开始不知怎么面对,后来想到既来之则安之正常应对就可,还好融合了对方从小到大所有的记忆,现在他的记忆比这具身体原来主人的记忆还要强的多,连他自己和这具身体主人两个人从出生到穿越融合所有事情全都记得一丝都没有遗忘。

  这时听到有人呼喊正好顺势睁眼醒来,假装的用手揉了揉眼睛摇摇头道:“大爷爷怎么了有什么事吗?咦王前辈你什么时候来的啊”?

  王前辈说道:“我刚来不一会儿,你发生了什么事,马上告诉我们,你不知道你家人有多急,就是我也一知道你出事了也急得自己先过来看看你发生什么事情。赵天华就把自己白天看到两只大鸟打架,掉下一枚红色果子被自己捡到,晚上睡觉时悄悄吃了,后来就浑身犹如火烧,再后来就什么也不知道了的事情说了一遍。

  王前辈问道:“果子什么果子有多大,什么形状的果子,吃了后除了浑身烫热还有其他感觉吗?赵天华回道:“什么果子我也不知道只是知道有鸭蛋大,形状像脑子一样,颜色通红有一股让神魂异常吸引的感觉,吃进肚里除了浑身烫热,还有就是感到神魂要爆炸了一样。”

  王前辈闻言大惊道:“脑子形状的果子,颜色通红鸭蛋大,吃后浑身烫热脑子有爆炸的感觉,天哪那是魂源果,而且还是火属性魂源果,鸭蛋大最少也是后天四品魂源果,不可能如果是那样以你的神魂根本就承受不了四品后天火属性魂源果所爆发的能量,你确定是鸭蛋大不是鸡蛋大或者鸽蛋大。”

  我确定,赵天华异常肯定的回答。

  王大师连连摇头说道:“不可能,一定不可能,四品后天魂源果就是我也承受不了,别说是我这个录导师,就是录大师也承受不了,一定有其他原因,否则你不可能承受住了,对了。”

  王大师转头向两个老人问到:“天华在昏迷过程中有什么奇怪的事或者他做过什么奇怪的事吗?”

  两个老人听着王大师的话,脑子开始想嘴里也不停的念叨着:“奇怪的事,奇怪的事”。突然玉龙老人一拍额头说道:“啊!我想到了,奇怪的事就是天儿在昏迷的过程中一直怀抱着一块石头,头一直贴在石头上,我们一开始想给他拿开,可是只要稍一分开一点天儿都会大声尖叫和拼命往回争夺。”

  对对对是有这么回事,我竟然没想到,红斑老人接着说道。

  王大师闻言问题:“石头!什么石头?”就是那块石头红斑老人往床上天华身边一指。王大师这才注意到这块石头,刚进屋时他就看到了这块石头可是没怎么注意,这时他把石头摄到手上仔细一看说道:“镇魂石这是镇魂石。”

  红斑老人问道:“镇魂石,就是炼制镇魂器的镇魂石。”

  王大师说道没错:“就是炼制镇魂器的镇魂石,我知道天华怎么承受过来了,就是镇魂石的作用,镇魂石乃三大魂石排名第一的魂石有安魂养魂镇魂调魂的作用,其中最主要的就是镇守神魂防止外物中伤神魂,天华在吃了魂源果后由于本身神魂还不是太强,所以承受不住魂源果的庞大魂力,魂源果的魂力在天华的神魂无法全部接受时开始向全身各个地方散发,这就是天华为什么全身烫热的原因,否则只会在头部烫热,本来以魂源果的魂源之力在天华无法全部接受时就会摧毁天华的神魂,可是偏偏天华头部贴着镇魂石,镇魂石自主的守护着天华的神魂,而魂源果本来是提升神魂的灵果,可是由于其本身魂源力强大的要摧毁天华的神魂,在镇魂石守护神魂的情况下无法一下摧毁天华的神魂才会向全身散发。

  哎!不对不对,以镇魂石自主散发的能量还不足以抗衡后天四品魂源果的能量,就是炼制成镇魂器也无法抗衡那么强的魂源之力,一定还有其他原因。”

  红斑老人这时说道:“我们还给天儿用了冰录和调神录,不知是不是这个原因。”

  王大师摇摇头道:“不是,冰录和调神录起到的作用很小根本无法和镇魂石相比,而镇魂石只有在炼制成镇魂器才能发挥最强的能力,可是就是炼制成了也达不到抗衡后天四品魂源果的魂源之力,何况小小的冰录和调神录,再加上以你录学生的录力就算使用你最强录力来使用最好的冰录和调神录也没有多大的效果。,一定还有其他原因。”

  这时玉龙老人说道:“也许是天赋异禀的原因或者其他奇异之事,只是我们不知道而已,王大师你也知道我们修录之士有时会遇到一些连我们自己都不知道的怪异事情发生,有时会突然魂力大增,有时会炼制出超出本身能力级别的录牌或者是炼制一种系的录牌结果炼制成其他系的大威力录牌,虽说这种事很少发生,可是不是没有发生过。”

  王大师点头道:“是啊否则也无法解释这种情况的发生。”

  这时赵天华被王大师的分析能力彻底征服,因为王大师所有想到的全部想到了,原来的那个赵天华的神魂确实被摧毁了,这就是自己为什么一开始接触的记忆是破碎的原因。

  本来以自己穿越前的神魂之力也无法承受魂源果的庞大魂力,可是在穿越过程中,自己的开始重复的回放着自己的往事记忆,每重复一次都相当于自己的神魂之力增加了一倍,自己也不知道到底回放了多少遍,每次回放都让神魂变强所以自己的记忆之力才会变强,最后自己记住了所有的过往没有一丝偏差,这都是神魂变强的原因,否则自己以前看电影什么的也有看了很多遍,自己只能记住大概剧情不可能全部记住,一部电影才几十分钟自己都不能完全记住每一丝一毫就是因为自己的神魂不强,可现在自己三十多年的事情全部记得,就是因为自己的神魂变强的原因,如果不是这样就算让自己经历自己的往事一万次十万次自己也不可能记得这么清楚那毕竟是三十多年的记忆。在接收了这个孩子的记忆本来是破碎的,后来在镇魂石的调理之下才完整的被自己接收了过来。

  红斑老人这时说道:“王大师要不要再给天儿测试一下资质啊,看看天儿神魂之力比以前是提升了多少。

  王大师说道:“一定提升了很多,至于有多高要测试之后才知道。”说着话把一块透明小牌贴在赵天华的额头上,刚一贴上就发出异常的光亮,紧接着啪的一声炸的粉碎。

  赵天华疼的大叫一声急忙用手去揉额头,两个老人被惊吓到了,忙问王大师什么情况,是不是出事了。王大师被惊呆了,这时让人一问清醒过来,哈哈哈的大笑道:“是出事了不过是好事,天儿现在的魂源之力比我都高,至于有多高要回到宗派才能测试出来,现在我无法给他测试出来,这可真是大难不死必有后福,你们赵家这下走大运了。”

  两位老人大喜的连声向王大师行李致谢,王大师急忙回礼道:“两位老哥不用客气,以后天华必成大器,说不好将来我也需要他的提拔呢。”

  两位老人连称不敢不敢。王大师两手各抓两个老人一只手说道:“没什么不敢,以后我们同辈相交,你们有什么要求我一定尽量满足,不要跟我客气。”

  赵天华看到王大师一下变的这么客气已经猜测出是因为自己的原因,虽说自己现在不强,可是自己的将来是不可预测的,但肯定的是将来自己一定会很强大,所以王大师才这么客气,他这是在博取自己的好感为将来做的投资。

  赵天华明白了这些,见自己的两个长辈局促不安的在那里和王大师客气着,于是说话解围道:“大爷爷六爷爷王前辈你们不要再客气了我饿了,可以先吃饭吗。三人一听马上回应对对对吃饭吃饭边吃边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