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灵魂附在另一个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个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陆离,那些都是你不曾拥有,却极致渴望的世界......
当前时间:2018-11-20 21:44:41
  1. 爱阅小说
  2. 都市
  3. 梦锁全人类
  4. 第二章 运送

第二章 运送

更新于:2018-03-17 11:01:29 字数:3106

字体: 字号:
  靠在沙发上,杨松充血的眼睛一直看着被打出七八个破洞的铁门,一丝丝血腥味从身后的房间里面飘飞出来,但是他早已适应。

  李红义一直在打电话,不时有一个电话打来,而他回答电话里面人的语气都是十分的尊敬,显然不是一般人。

  “是,是,是,一定完成任务!是,是的!长官!”挂掉电话,李红义的额头已经完全被汗水浸湿,一簇头发死死的黏在眉毛上,但是他也没有去摆弄,而是坐在了杨松面对的沙发上。

  “你已经坐了半个小时了,该回复精神了吧?”李红义右手有些发抖的抽出最后一根烟,放在嘴巴边上,旁边一名男子立刻上前为其点燃。

  猛然深吸一口烟,李红义道:“想必你也很想知道这一切的原因。”

  杨松的眼睛微微一动,看向了李红义。

  “呼,就在前一个小时,这栋大楼的上方出现了一个海市蜃楼。”李红义低声道。

  杨松静静的听着。

  “而你知道这个海市蜃楼是什么样子的吗?”李红义道。

  杨松摇摇头,道:“你直说吧,我猜应该和我有关。”

  李红义点点头,道:“就是你的脸,和你完全一模一样。”说完,李红义便是对一名男子招了招手。

  那名男子立刻上前,拿出一个手机,按了几下,便是递给了杨松。

  好奇的接过手机,杨松便是看见手机里面的录像,这是在他家大楼的顶部,一团缓缓旋转的云雾在楼顶处不断的晃动,同时杨松还听见一阵阵嘈杂的议论声,自然是有很多人看见了这一幕。

  接下来,这一团云雾却是突然淡去,之后显现出来的东西顿时让杨松呆愣住了,一张每天刷牙洗脸都会看见的无比熟悉的脸出现在视频里面,看起来似乎有一点高兴,眉毛一挑一挑的。

  但是这仅仅是脸,在这张脸的下面,是一个龙虾的身体,十分的清晰,就是一条十分常见的龙虾!

  “这?”杨松指着手机道:“这不是我吧?”

  “你继续看吧。”李红义淡淡道。

  杨松转而低下头,视频录制了很久,而这里面虾身杨松脸的海市蜃楼或者说是非自然事件一直没有怎么变化,但是在最后面的一点时间,杨松的嘴巴突然咧了起来,然后两粒尖锐的牙齿缓缓的从嘴唇里面伸了出来,随之流出的,还有一丝丝血液!看起来就好像是一个恶魔一般!

  到这里视频已经完结了,杨松还是没有看出什么奇怪的地方,诚然,就算是和自己一模一样,这也没有可能让那么多人为止疯狂吧?

  “呼,看来你没有感觉到,你看看你上边嘴唇内部,是不是有一个伤口。”李红义道。

  杨松猛然瞪大了眼睛,快步走到厕所,洗了洗手便是对着镜子用力拉扯开来自己的上边嘴唇,一丝丝血迹在里面已经结疤!连忙用手指甲将这一小块凝固起来的血液给扣了出来,嘴唇内部并没有什么伤口,但是血是怎么流出来的?

  “你是不是看见了一道伤口?”李红义道。

  杨松摇摇头,道:“没有,但是我流血了。”

  李红义点点头,道:“可能是你回复了,但是你看看我的。”说完便也不顾他手指多脏,直接掀开上嘴唇,杨松可以很明显的看见一丝丝的白色肉淤,显然是一道伤口。

  “这,不会是因为我吧?”杨松突然瞪大了眼睛惊讶道。

  “小张,你们都给他看一看。”李红义转头吩咐其他人道。

  “是,队长。”几名呆在房间里面的人都是同事掀开了上边嘴唇,杨松连忙跑过去一个个的查看。

  呆坐在沙发上,全部都有,每一个人,他们的上边嘴唇也就是和他那一道血疤一样的地方都是出现了一个伤痕,有的人大,有的人小,也有的人快要恢复了,但是这已经很明显了,就是因为杨松那一个海市蜃楼。

  “怪不得外面的人都喊我是怪物……”杨松呆呆的道。

  “你在这个时间段,在干些什么事情?”李红义道。

  杨松突然问道:“你是警察?”

  “你才知道?”李红义却是反问道。

  杨松道:“你们会保全我的安全吧?”

  “放心,我们一定会。”李红义点头道。

  怕杨松又不放心,李红义道:“政府的直升飞机已经起飞了,不过由于离这里比较远,所以需要一点时间,等搭上飞机,你一定不会有任何危险!”

  杨松内心突然掠过一丝害怕,若是政府准备将自己解剖研究怎么办?

  “你还没有回答我的问题。”李红义道。

  杨松犹豫了一下,道:“我应该在睡觉。”

  “睡觉……难道那个海市蜃楼就是你做的梦?你还记得你的梦吗?”李红义追问道。

  杨松用力的喘了几口气吗,道:“百分之百不可能,我从小就没有做过梦,每一次睡着了直接就是一片黑暗然后起床,我从来没有做过梦。”

  “这就奇怪了,那到底是什么原因呢?”房间内的人都是陷入了沉默。

  “哒哒哒!”就在这个时候,一阵敲门声传了进来。

  “是我。”中气十足的声音,让李红义连忙起身去开门,门一开,便是看见一名穿着警服的男子带着一大群防暴警察在身后堵住了杨松家的门口。

  看了眼杨松,男子道:“上面下了死命令,必须保证他的安全,同时省委书记要我问你,刚才所有人脖子的问题是为什么?”

  李红义道:“有一个人掐住了这位小伙子的脖子。”

  “嗯,你们下楼吧,先把东西给领了,我很担心有人会有祸害之心。”男子说完李红义等人立刻敬了一个礼便是匆忙赶下楼去了。

  看向杨松,男子摘下警帽,道:“你叫什么?”

  杨松有些拘谨,道:“我叫杨松。”

  “我是刘海云,偾煌市的市长,发生了什么事情,你应该知道了,你有没有什么想法?或者你知道些什么吗?”刘海云道。

  杨松摇头道:“我真的什么都不知道,我一直在睡觉,起床了就有人来敲门了。”

  “嗯,这样,你不用太过紧张,据我所知,在你之前被犯人掐住脖子的时候,不说全世界,所有我看见的人都是同时捂住了脖子,包括我,所以,现在,乃至日后,不会有一个人想要杀你,整个中国都会保护你,待会总理要见你,你要保持平常心。”刘海云道。

  杨松焦虑的道:“那我……会不会被抓走研究?”

  “哈哈,你放心,没有人敢碰你,你受伤了,他们自己也会受伤,而且,谁敢研究你,我第一个不同意,呵呵,我可是有一个刚刚满月的小孩啊!”刘海云大笑道。

  刘海云十分镇定,但是杨松却是能从他的眼里看出一丝的担忧,是啊,他还有一个小孩子,若是自己受伤了,那个小孩子不也要无辜受伤?

  杨松第一次对自己产生了惶恐,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哦,对了,李红义要我帮你买一点吃的,我帮你带来了。”刘海云从口袋里面掏出一包压缩饼干递给了杨松。

  杨松之前虽然吃过一个面包,但是依然还是很饿,这下有东西吃,自然是毫不犹豫的接了过来一下就撕拉开来,然后将酥酥的压缩饼干放入了嘴巴里面。

  “呵呵,慢点吃。”见杨松刚刚吃了一口便是噎到了,连忙去喝水,刘海云坐在了沙发上笑道。

  摸了摸肚子,杨松道:“刘叔叔,等一下我真的可以看见总理吗?”

  “嗯,周总理为人很和善的,特别是对你这种日后祖国的花朵。”刘海云笑道。

  杨松苦笑一声,道:“什么花朵,是祸害还差不多。”

  “额,这个就看你自己怎么想了,我不能干涉你的思维……嗯?”刚刚说着话,刘海云的手机便是响了起来,连忙接通。

  “嗯,嗯我知道了,小杨,去窗户那里……不行,外面在下雨,司令,不如等雨下完了在上飞机?你也知道……好的,好的,我们现在就去顶楼!”说了一通话,刘海云看向杨松,道:“小伙子,等雨停了,你就可以上飞机了,先和我去顶楼吧。”

  点点头,杨松便是和刘海云在几十名用怪异眼光看着杨松的警察保护下走楼梯上了顶楼,由于电梯看起来很不牢固,所以刘海云不准杨松搭电梯。

  几脚便是踢开了已经紧缩的顶楼铁门,三名警察便是拿着防暴棍站在了一边,让杨松和刘海云一同走上了正在被大雨淋着的顶楼。

  “来这里!”在顶楼上已经停着一架直升飞机,一名头发花白的中年男子挥着手大喊道。

  “快走!”刘海云推了推杨松,生怕杨松淋到雨感冒。

  跑到了直升飞机边上,杨松便是和刘海云一同爬上了这个杨松从来没有看见过的直升飞机。

字体: 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