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灵魂附在另一个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个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陆离,那些都是你不曾拥有,却极致渴望的世界......
当前时间:2017-04-24 09:37:22
  1. 爱阅小说
  2. 科幻
  3. 活着的亡魂
  4. 楔子

楔子

更新于:2017-04-20 21:35:18 字数:1822

字体: 字号:
  天空变得愈加的昏暗,我茫然地走在了这条古风深厚的大路上,心下很是奇怪,这是哪里,我怎么来到这里了,可这里的一切,这里的一草一木,就像是理所当然的那样熟悉。不知为什么,我有一种不知名的信心,只要走到路的尽头,我就一定可以找到来到这里的答案。

  终于,我走到了路的终点,那里是一座无与伦比的宫殿。看着那金色的琉璃瓦,透着金色阳光的百叶窗,那一根根雕刻精美的盘龙柱,我心里那股不由自主的熟悉感更强烈了。望着两旁高耸入云的金色尖塔,在熟悉感涌上心来的时候我也不由感到一阵吃惊。这树得活了多少年了,长到这么大,树的直径估计得有十米了吧。在我印象中,即使是原始森林,也找不到十米粗的大树。众所周知,随着高度的增加,代表着树木底端必须承载更多的重量,如果树木高度超过了其底端所能承受的极限,那么树木就会彻底垮塌,走向灭亡。可眼前的树木不但高度远远超过了科学所能理解的范畴,就连宽度也完全不合理。根据常识,由于重力影响,树越到顶端,其宽度就会因为未见中的原因变小。可这些树,就像是一根根柱子一样,从下到上都是同一个宽度。这也就罢了,毕竟这里是哪还没弄清楚。可树居然还浮在空中错落有致,树根下没有哪怕是一丁点的泥土,就那样裸露在空气中。就像是故意这样布置得一样,让感到不可思议的同时又觉得理所当然。

  “那是美丽的天空树,不像其他的树木需要土壤来作为汲取养料的媒介,我的王。”不知何时,一个少女从宫殿走出来出现在我身后对我说道。

  我心里暗想,鬼才会认为那种怪异的树是美丽的,再说了,你谁谁呀,我根本不认识你吧。可嘴上却在莫名其妙的附和她:“是呀,天空树真美。不过,再美的树也终有倒下的一天。不管是树也好,神也罢,在一出生就在和周围的一切进行斗争,以取得自己活下去的权力。当生命夺得的一切不足以支持自己生存时,也就代表着生命的灭亡。要想长久不变的活下去,就只能站在世界的巅峰,傲视天下。“

  那少女这次没有说话,很自然的从旁边摘下了一颗天空树上的果实递给我,良久才再次开口:”那是一条非常难走的路,在路上可能要放弃很多东西,可就这样,还是不一定能成功,我的王。“我心里暗骂:”按你的理论,估计别说第三次世界大战了,估计第六次世界大战都打完了,世界早被毁灭了不知第几次了。再说了,你老说王王的,可我真不是你的王呀。然而嘴上回应她的确是:“是呀,要放弃很多东西,可那又有什么办法呢,这是我们出生时就已经注定了的命运。”

  少女想了想,有点犹豫地问道:“王,那如果你在这条路上走的时候,你会也将我放弃吗?”这话在我这里问的语气有点犹豫,有点担心,好像还夹杂着一点期待。我诧异的看了少女一眼,心里想到:“什么情况?怎么问的这么悲凉?可嘴上回答的却极为干脆:”当然,.....是不会了,你是我最重要的,额,那个,就那么回事吧,总之别胡思乱想,放弃什么呀也不会放弃你的。“可能是说这觉得不够分量,所以我再说的同时一把抓住少女的手,将她直接拽进了怀里。

  少女身体颤抖了一下,没有反对,好似做了一个什么决定,突然说:”那就期待你带我君临天下的那一天。“”好,这就算是我们的约定好了。“少女突然离开了我的怀中,向前走去,离开了。

  当她离开的时候,我的心刺痛了一下,就像有什么很重要的东西离我而去了一样。突然,我想到了一个可能,不会是,想着我追了上去,却不知向哪里追,就在这时,我好像想起了什么一样,穿过宫殿,从宫殿后的路上狂奔,心里在想:”我为什么这么在乎这个少女?我又不认识她?不过要是真的出了什么事,总觉得会失去什么一样。“

  终于,我凭着本能追到了一处断崖处,却见少女被定在了安在断崖处的十字架上,一个个穿着铁甲的卫士围着十字架,将手中的火把不断扔向十字架下的干草堆中。不消一会,十字架就烧起了冲天大火,少女痛苦的挣扎着,嘶叫着。突然,少女看见了我,她挣扎着用最后的力气向我说了一句什么,我呆住了。

  那一瞬间,仿佛好像很多的记忆灌入了我的脑海中。我想起来了,我确实是她的王,她叫落雪。看着她在火场里嘶叫着,我不顾一切的冲了上去,却被卫视拦在了外面,卫士们用手中紧握的长刀向我砍来,我就那么看着刀慢慢的落在了我的身上,在刀即将砍入我的身体内时,我想起了少女最后说的话:“对不起。”

  我嘶叫着:“落雪.....”

  这时,我浑身是汗的坐在了我柔软的席梦思床上,听着窗外汽车来来往往的飞驰声,我惊魂未定的看了一眼闹钟,凌晨三点。良久,我深呼了一口气:“原来只是个梦。”

字体: 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