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灵魂附在另一个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个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陆离,那些都是你不曾拥有,却极致渴望的世界......
当前时间:2018-11-14 10:53:04
  1. 爱阅小说
  2. 武侠
  3. 画之仙
  4. 前记1

前记1

更新于:2018-03-17 15:21:19 字数:4084

字体: 字号:
画之仙目录
共4章
  南宋年间,恶官当道,致使民不聊生,国破山河损,有识之士无不怒发冲冠,亦有当街大骂着数不胜数,而国势时下,人心不古,终是有人极力挽回,也是为时已晚,为了避免家破人亡,有些心灰意冷之辈则选择避隐山林,不问世事,安得自身足矣。但也有少数年轻人愤世嫉俗,练武强身,更有少数武术世家世代为国,不惜自身。

  长剑问天,弯弓射天狼,保家卫国,多少男儿志,女儿情。

  大散关自古为“川陕咽喉”,楚汉相争时韩信“明修栈道,暗渡陈仓”就从这里经过,三国时曹操西征张鲁亦经由此地,此地关控陡绝,为兵家必争之地。这一日,只听路上喊声震天,大路上无数难民向南逃窜,前方又起战事,两军交战,必有胜负,宋军大多数为临时集聚,难以抵挡。交战之地本是崖间小路,敌军如冲出此地,势必如猛虎入林,无人可挡。此时大军阵势见衰,众人心中无不叹息。就在这时,远处马蹄尘飞,几百匹飞马疾驰而来,当头者一袭青衣,手握长剑,长发掩于脑后,双目无情,胯下一匹枣红色战马,如一离弦之箭,转眼临近,其身后约有五仟余人,其有三百余人,衣衫各异,一看就是武林中人。宋军将领杨飞如油锅蚂蚁,寻思拦兵退敌之计,他本也是武功高强之辈,陡然双耳直立,猛然回头,双目闪烁,精光暴起,大声喊道:“王公子助我等杀敌来了,冲啊。”这王公子好像颇有来头,众军一听,果然战力提高了两了分。杨飞喊声刚落,王公子来如闪电,已冲入敌军,只见一柄长剑挽起数朵剑花,已斩数人于剑下,王公子两目微皱,随又挥起长剑。枣红大马似已通灵,马身穿梭间已经闪去敌人数次刀砍剑刺。五千大军随后杀入,众军得到援力,精神不由一镇,大军士气又起,喊声震天,敌军见事不妙,鸣鼓退兵。王公子环顾四周,不由一声深深的叹息。杨将军见敌军退走,驰马而来,一双大手重重的排在了王公子肩上,放声大笑:“这次又多亏了王公子啊,不然后果不堪设想,走,回营好好喝一碗去。”王公子双眉微皱,拱手道:“区区小子怎敢称次大功,既然此次战事已完,杨将军应整军待马,以防敌军忽而杀回。”王公子身后一五旬老者闻言笑道:“杰儿,杨将军盛情。”王公子回头道:“父亲,孩儿知道。”杨将军闻道:“还没见过王庄主。”王庄主笑道:“好说好说。”众人一见,知王杰性情,俱都尴尬一笑。众人刚要打马回营,忽然有一人陡得从马上掉落,双手捂肚,众人一看俱都一惊,纷纷下马来看,走到身前有人双指探息,依然断气了。王杰眉头紧锁道:“中毒了。”众人俱都有此想法。王公子疾步向前,刚要探过鼻息,忽地又有人摔倒在地,继而陆续有人栽倒,众人一片惶恐。王公子紧忙俯下身检查死者身体,片刻忽然变色道:“骨毒。”众人无不变色,但能上战场这无不是坚毅之辈,虽有惊慌,但亦没有慌乱。骨毒是一种无色无味的毒药,随空气传播,能波及20余里。武功越高越发现不了,待发现时,已经气绝身亡了。由于其波及范围太广,所以武林中有一个不成文的规定,禁止使用骨毒,如有发现,灭其满门。王杰学识渊博,武功之强已是当今仅有,得以辨出。喊声刚落,便见一大批武林人士倒地身亡,王杰急声喊道:“大伯、二伯你们…….”。隐约中王杰听见有人在家叫他,猛然回头,顿时双目蘸红,型似颠狂,然而其父已然倒地,王杰身影一晃便到其父身边,定眼一看依然满脸鲜血气绝身亡,再看王杰双眼充血,双手紧握,百肉乱跳,栖身三丈之内尘土飞扬,忽而仰天长啸,声动九天。就在这时杰身边忽然飘来一道黑影,身材瘦小,一双明亮的大眼睛灌满了泪水,握住王公子胳膊,急声道:“杰哥哥,快走。”这一声叫喊让王公子浑身一颤,再以细听,远处传来了轰鸣的马蹄声,王杰暗道“上马杀敌出,下马表衷肠,弯弓射天狼,父亲的教导还在耳旁,今日贼人害我父亲,我必十倍还之。”愤然剑而起,跨上枣红马,迎着马蹄声而去,黑衣人拦他不住,也上马追去,枣红马乃马中之王,她焉能追上,片刻已没了身影。

  且说王杰,王家山庄少庄主,从小聪明伶俐,其父亲老来得子,甚是喜爱,一身所学尽勤传授,18岁已饱读诗书,20岁剑术有成,出庄保国,得其家门影响,立杆结义军,东奔西走,创下了大大的名堂。今日大散关告急找齐庄内高手前来杀敌,谁料到落得家破亲人亡,其内心恨意大浪滔天,提剑杀向了敌军。枣红马势如奔雷,瞬的杀入了敌军阵营,剑气如虹,一剑一个,直奔主帅而去,然一人之力岂能和千军万马冲锋,杀得片刻,已浑身是血,分不清自己的还是敌人的,王杰心中深深的一叹,把马回头,闯到阵势边缘已浑身无力,眼前似有迷雾遮掩。就在这时,只听见一声娇呵:“杰哥,我来帮你。”王杰稍有力气,连杀了四人,又创出几步,这时黑衣人已来到身边,架起王杰身体,拉到其马上,弯刀起落间,已杀出重围,枣红马随后紧跟。片刻创出了阵区。黑衣人见王杰双眼涣散,依然没了主意,快马走了三个时辰,人伐马累,遂下马休息,王杰精神萎靡,双眼微闭,依然不闻不问。黑衣人喊了两声不见回应,双眼充满水滴,顿了片刻又自言自语到:“杰哥哥,无论你变成什么样,我张月一生跟定你了。”此女名叫张月,为一个孤儿,得高人收养,练了一身好本领,5年前,其师傅驾鹤西去,张月也没什么去向,听说在大散关召开武林大会,心里觉得稀奇,便赶了过来,王杰意气风发,大会中尽是其风采,少女情愫便缠在了他身上,王杰一心为国,知其心意也没有道破,少年心事也埋在了心底。今日战事王杰没叫其跟随,张月便乔装打扮了一番,随军出来了,众人忙于战事,也没发现。望着王杰现在的颓废样子和以往一比,更是心如刀割,大哭了起来。所谓破房又有连阴雨,漏船又迎顶头风,在张月大哭之时,远处三匹快马急转而来,远远的看见张月,三人龇牙咧嘴喊了一通,拔刀便追了过来,张月见此,急的把王杰推上马,跨马便跑,行的数日,来到了一片密林,张月迟疑再三,打马便走了进去,密林外围树木笔直,能骑马行人,又走了一个时辰,植被越发繁多,骑马已不能行走,便下马而行,张月扶着王杰,在密林里躲避追军,东奔一阵,西走一阵,已迷失了方向,密林里暗无天日,难得有阳关,树枝划得张月身上满是伤痕,几点水滴落在了张月的脸上,举头望去是下起了雨,张月脱下外衣披在了王杰的身上,靠到了一棵大树下面。这几日担惊受怕,张月已然疲惫不堪,倒头便睡了过去。

  几缕阳关照射到张月脸上,张月睡眼朦胧的醒了,回头看了一眼王杰,只见王杰脸色苍白,嘴唇发青,浑身颤抖,张月一惊出了一身冷汗。她略通医理,在林中转了半天,取了几棵草药,嘴里嚼碎了,也不顾男女之别,取水给王杰灌了下去。等的3、4个时辰,王杰脸色好转,又背起王杰行了数里,出了密林,放眼望去,延绵不绝的山峰横贯眼前,张月无助的深深叹了口气,放下王杰,找了些鲜花野果草草充饥。

  一座不算陡峭的山峰上,青草覆盖,散落着不知几何的大石,一个芊瘦得人影背着一个邋遢的男子,吃力的往山上爬着,坚定地目光不由使得人精神一镇。这两人就是张月和王杰,此时的张月还是那身黑衣,破损处已经用草枝缝上,已然不像一件衣服。时到中午,张月已经四肢无力,把王杰轻轻的靠在一块大石旁,张月躺在草地上,深深的喘着粗气,所幸她是自小习武,体质强于他人,不然早已晕倒在地。恍惚中张月沉沉的的睡了过去。

  “这是什么地方,我怎么会来到这。”张月迷茫的看着眼前,这是一片大草原,茫茫的没有边际,只有眼前是一块两人多高的椭圆型大石头,石头上面有细密的小孔,整块石头仿佛像沉在水里数以万年的珊瑚,张月围着石头转了半圈,忽的一声惊叫,近处一看是王杰站在石头后面,一只手顶着石头,双眼紧闭。张月呼喊了两声,王杰还是没有回应,扶着王杰刚要坐下,忽的四周大亮,张月抬头一看,只见一团刺眼的白光从天而降,其速如流星坠落,眨眼便来到面前,张月回手护住王杰,腾出右手刚要抵挡,白光已经落到了大石头上,瞬间便穿到了石头里面。张月惊起了一身冷汗,回过神细想一阵,伸出手刚要触摸到大石头,“嘣”的一声,大石头爆了开来。

  张月猛然的坐了起来,满头是汗,喃喃的道:“原来是场梦。”伸起胳膊擦了擦汗,看见王杰还是恍恍惚惚,深深的叹了口气,继而又大哭了一场,擦干了泪水,背起王杰刚要走,回头看了一眼王杰靠着的大石头,怎么看怎么像刚才梦里出现的石头,只不过个头略小了点。张月正纳闷的时候,听见“嘎”的一声,只见那块石头从中间齐齐的裂开一个小缝,“嘎嘎嘎”的响声不断,陡的断成了两半,张月放下王杰走近一看,只见一个泛黄的卷轴横卧在里面,张月拿到手里,细看之下像一个画卷,拉了一下没有拉开。虽然心里惊奇,甚至平时必然心中翻江倒海,但张月现在满心烦事,精神低落,也顾不得其它,把画轴系在腰间,背起王杰,又步入了行程,饿了便挖些草根,渴了便喝些露水,行了数日,终于翻过了连绵的高山,眼前忽然开朗,张月不由想起了“山重水复疑无路,柳暗花明又一村”之说,王杰眼中也忽的一亮,随即又暗淡了下去。只见眼前是一个小小的山谷,再往远处望去三面是密集的树林,山谷中央有一个小小的湖泊,几只水鸟在湖边嬉戏,离湖一箭之地,错落有致的排列着几排小房,张月喜极而泣,几步向前走了几步,忽的两眼一黑,晕了过去。

  春去冬来、斗转星移,转眼三年已过,一个人迹罕至的小山谷里,几排小房错落有致,中央是个小湖泊,这时湖边坐着一个青衣男子,静静的看着湖水,仿佛和这湖水融为了一体,几个孩子的叫声由远而近的走来,男子慢慢的站起,嘴角微微的翘起。“王先生,今天我们该学什么了,《论语》吗?”几个孩子如黄莺一般清脆的叫着。王先生笑道:“今天给你们讲一段关于哪吒闹海的故事。”“好哦,好哦”孩子们团团的围着王先生转了起来。孩子们尽兴的听,王先生尽兴的讲,转眼时至午时,“先生,我饿了”一个小不点噘着嘴喊道,先生笑道;“好了,都回去吃饭吧,明天再讲。”孩子们一哄而散。先生抬起头,微微一笑,转身走向了小屋,推门而入,映入眼帘的是一张竹床,一张竹桌,两把竹椅,墙上挂着一个画卷,只是画卷是卷起来的。片刻,一妇人推门而入,纤细的身材,一张瓜子脸,小巧的鼻子,一双美丽的大眼睛,头上包着一块纱巾,小腹微微隆起,手上端着一个托盘,放着两个馒头,一碟素菜。美妇双眼含笑道:“杰哥哥,还不帮我来拿。”

字体: 字号:
下一章
画之仙目录
共4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