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灵魂附在另一个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个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陆离,那些都是你不曾拥有,却极致渴望的世界......
当前时间:2017-10-20 09:13:15
  1. 爱阅小说
  2. 都市
  3. 一场惊天动地的往事
  4. 楔子

楔子

更新于:2017-04-21 12:30:13 字数:3398

字体: 字号:
一场惊天动地的往事目录
共2章
  天哗啦啦下着雨,丝毫没有停的意思。

  送走了刘茜茜,韩守成和老黑走出了Boss酒楼。

  老黑,真名叫余兆龙,因为皮肤奇黑,所以叫老黑。

  老黑踉踉跄跄,傻傻一呵,就要摊了,韩守成忙扶上,“不能喝就别喝,充什么酒桶。”老黑摆摆手,“就你不爷们,两杯刚上口就奔吐去。”话没完,老黑就扶着路头大树哗啦啦吐了,韩守成过了去,拍了拍后背,扶了起老黑,往公交站走去。

  老黑靠在站头,愣愣地在笑,韩守成一呵,“还在想那女孩,我看你们挺配。”

  “那娘们,”老黑很带意味的一笑,半饷,吐了句,“真他妈能装——”又猛吐了一回酒水;吐完,老黑递过一支烟,韩守成接过,两人对了火点上,老黑攒吧一口,亮了句:“真他妈能装纯,装嫩。”

  老黑狠吸了一口烟,徐徐又说:“女人啊,装纯情装嫩就那么几招:头一着,举止上,动不动就捋一下发角鬓毛刘海之类,时不时地拿她的小拳头锤锤你的胸;再有,就是泪眼含着秋波,时不时的表现出对你所说事情的惊讶无知茫然。第二着,语言上,头一个用很多的语气词,什么嗯、哦、耶、哇塞······数不胜数;二一个,用叠词,像什么小猫小狗小猪,他们得说猫猫狗狗猪猪,因为这样才可爱——就比如说哥们我吧,得叫我‘老老’或‘黑黑’。”一句话还没结束,韩守成笑得吐出大半口烟,不住地咳了起来。

  “第三着,就是第一人称的‘我’,全部用‘人家’来代替。比如说,这样的一个情景,女人逛了很久的街,脚有点痛,用上以上全部的这些招数,她就是会含情脉脉地看着你,然后说,不嘛,人家的脚痛痛嘛······”

  韩守成笑奔,前俯后仰把抽完的烟头扔进雨里,忙又从自己上衣口袋里,想掏出烟来,老黑见状,先递上一支来,说道:“深深,来,抽人家的嘛。”

  韩守成一时无法,接过烟来,只骂老黑恶心;老黑自顾自也点上一支,二人慢慢悠悠地抽着,抽到半截,公交过来了,老黑在前,摸了两个硬币上车,拣了两靠后的位子坐下了。

  老黑拍了拍身上雨水,吐了口烟;前侧一妇女愣地看了韩守成一眼,转了头去;韩守成回望了一眼,见是一大肚子孕妇,便把烟头往窗外扔了,冲老黑瞟了下继而把目光向着那孕妇的肚子。

  “你搞大的?”老**。

  那妇女听了,脸倏地红了。老黑嘿嘿一乐,把烟头踩了。

  车晃晃悠悠,开过去了几站,老黑半眯着眼酝酿着睡觉;雨水劈里啪啦打在窗上,流下了去又添了新的痕迹;车厢里很是闷热,韩守成坐在里头,开了点窗,一阵冷风涌入,老黑睁开了眼,“开窗干嘛啊,你?冷不死啊——”

  这一嚷挺大,前头一伙子手一缩,向我们看来,目光警觉地四顾了一回,重新又装作若无其事地看着雨水打花了的车窗。

  车厢里闷热夹杂了湿气,使人十分的难受,一会儿,韩守成头上的雨水顺着头发流下汇成了一粒粒的水珠,一滴滴往下掉,韩守成便拿纸巾擦了一回,无奈水多纸少,半包纸巾不一会儿就用光了,韩守成旋而问老黑借,老黑嘟囔了一下,说让他自己拿。韩守成便自己动起手来翻老黑的衣服口袋。

  “韩韩,你干嘛呢?!掏人家的袋袋——干嘛还那么用力嘛!”

  老黑被人搅了清梦,一嗓子叫唤了出去,但只囔到了前半句,前头的那伙子却受了惊吓,缩了一下身体。韩守成和老黑注意了,这小子坐在那孕妇后面,手里拿着一片明晃晃的刀片,原来是一扒手,估计刚要下手,被老黑这一囔囔,手退了回来,正朝韩守成俩大瞪着眼。

  “**瞪什么?再瞪试下。”

  那小子没话,回了头去,也再没下手。

  老黑从侧身把纸巾塞给韩守成:“我说老韩,**的下次找点东西轻点行不?人家还要睡觉的······”说罢,也不再睡觉了,却把大半个车窗打开,冷风灌了进来,吹散了乘客的倦意。

  车到了站,韩守成和老黑起了身,走到门口,下了车。雨还没停,路灯昏黄,湿淋淋的树叶随风婆娑摇摆着;街上冷冷清清,偶或有一二行色匆匆的路人,冒着雨,各自赶各自的路。

  “哪去啊?”韩守成还没落稳脚,后面起了声;韩守成跟老黑回头看去,是车上那家伙,后还站着俩,一伙的。

  “爷爷今天是凑巧,囔囔一嗓子就把你们这帮鼠辈吓得尿裤子了——要是正儿八经的给爷爷撞见了,看爷爷不直接揍你娘的?”

  “大哥,这小子还挺狂。”一个个子稍小的头金发向那黄发说道。

  “想怎么着,你说,爷爷还怕了你这仨瘪三不成?”老黑没一丝胆怯。

  不等黄发大哥开口,那三把刀片掏出,围了过来,韩守成看是没得商量了,朝老黑使了个眼色;接着,韩守成飞快踹了脚靠近他右头那黄发小子,朝雨中跑了去,边跑眼角余光回望,见另两个冲老黑追去;跑出了几十步韩守成辨了个巷子钻了进去。

  巷子弯角很多,又没灯,那伙子开始追得紧,约摸跑了二十多分钟,韩守成拾了块砖头,躲靠着一路角喘着气。后面的声音缓了好多;韩守成打了老黑那小灵通,没通。过了大约半小时,确定那小子后没追过来,又连续打过三次电话,可还是没通。韩守成便寻思着从巷子的另一头人多的地方出到了大街上,一看表,快近十点了,他寻摸着上了211路公交车。还没过八一桥,老黑的妹妹就打了电话,说老黑进医院了,韩守成便要马上下车过去,老黑在一旁抢过了电话,说没事了,缝完了针,正舒舒服服躺下了睡大觉呢。韩守成说:“那我明天一早就过去!”

  第二天一大早韩守成打了电话给刘倩倩,说明了电话的用意,刘倩倩睡意朦胧的,当她明白过来发生什么事后,韩守成便是要邀上她同去医院;刘倩倩却一副扭捏,找了个旁的借口推脱了。

  待到事情发生后的第六天,到了周六,一干人等风闻了,便都要去医院,这次去的人倒是很多了,韩守成打头,秦旻拎了几样时鲜的水果,还有同寝室的黄超兵、聂小川,楼下119寝室的小大,以及班长胡继德。

  众人进了医院,远远就见老黑半躺那,枕头垫得老高,右手挂着,缠着绷带,左手吊着液滴,直冲电视屏幕发愣。

  秦旻喊了句老黑,老黑见是韩守成他们来了,直起了身,众人围着他坐。“怎么,挂彩了啊?”秦旻半带着笑说,老黑摇头“换你来啊,先不说那,烟。”秦旻抛了根烟过去,帮老黑点了上,旁的会抽烟的人各人也分了一圈。

  “他妈的,你们再不来我就要憋死了,跟着这帮小屁笼看了半天动画片。”老黑猛吸了口烟。

  韩守成说,没想到会搞成了这样了,老**,“当时你好家伙,踹了人就走,留我一个对两。”

  “我不是跟你使眼色了嘛。”

  “我哪知道你那意思是要踹人跑啊。娘的,现在小偷太他妈的猖狂了,我当时就想我们留下跟他三干,你倒好,踹人就不见人影”

  “你没跑,跟他们单干了?”黄超兵插了句,大为歆慕的。

  “跑,还不跑,那两都晃刀子,一家伙上来拽我衣服,我一甩,朝雨里冲,那两,他妈,有个是二腿子,几步甩开了,另一个较上劲了,就车上瞪我那,追着不放,我想啊,想当年我出来混的时候他俩还没生屁眼,边跑,我见路口一砖头,拣了就往后扔,没着,他家伙也上来了,我想干就干,冲了上去,一把撂到他,本还想送他两拳,那二腿子跟来了,我一甩手,起身跑,被他黄头拽了下,再使劲,也不管了,踹了脚,往巷子里奔了”

  老黑吸了口烟,缓了口气,“当时夜黑,又下雨,也没留意,回去一进屋,看整手臂都是血,给那黄毛刀片割着了,把我妹妹吓了一跳,她抓起电话慌了,‘拨110还是120啊?’”

  “你妹傻愣吧,119啊,这都不知道,我们的门牌号!”小大接着话头,一下把所有的人都逗笑起来。

  “我当时也这样说啊。这次真是,娘的孙子的,在阴沟里翻了船······”老黑咽了口唾沫,脏话也说得有些前因不搭后果了,“但后来想那太麻烦,咱楼下拐角不远不就一医院,去那得了——”

  “哦,那你这得躺多久?”韩守成问了句。

  “哥这次是栽大发了,估计得半个月左右吧。”

  “哇,黑哥,半个月,还带课休假的,羡慕嫉妒恨啊。”秦旻说道,大家乐。

  “老黑,你不老说你当年跑得快,亲过了女孩子脸蛋,女孩子被吓哭了,人家老妈知道拿扫帚都撵不到你的,现在却认栽了,这回怎么回事呢?”黄超兵带点笑意问着,韩守成乐。

  “这不跟着你这兔崽子混得,天天看片,虚了嘛,”老黑笑道,“就你小子能耐,又黄又炒作。”

  “我哪跑得过你们黑哥呀,高中同学,乡下那会儿,哪回不是他鼓动我去偷人家的甘蔗地瓜花生,问他,哪回不是抓我,跑的是他啊。”韩守成也开玩笑接着,大家又乐。

  “那天你小灵通怎没通啊?”韩守成问道。

  “进水了,雨太大了。”

  “呵,有句话怎么说来着,手拿小灵通,走在风雨中,左手换右手,就是打不通。”黄超兵接上了说,大家乐。

字体: 字号:
下一章
一场惊天动地的往事目录
共2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