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灵魂附在另一个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个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陆离,那些都是你不曾拥有,却极致渴望的世界......
当前时间:2018-12-16 12:19:39
  1. 爱阅小说
  2. 玄幻
  3. 为爱而轮回
  4. 奇遇

奇遇

更新于:2017-10-25 14:59:18 字数:7755

字体: 字号:
为爱而轮回目录
共1章
  已是早春二月天气,却仍未见花开,风儿吹来还带着股寒意。前往灿月城的官道上不时有飞驰而过的车子绝尘而去,留下一条条长长的车辙。

  再过两天便是科举考试的日子,外地的学子唯恐耽误了考试,不时有人乘坐着马车赶往灿月城。沐清一个人背着个小小的书箱,他没有钱去雇马车,只得独自一个人缓缓的走在路上,唯一的盘缠还是东拼西凑借来的。

  "小兄弟,等一等。"

  沐清被这突如其来的声音吓了一跳,把刚要跨出去的左脚给收了回来,转过身去,却发现一个人无声无息的出现在了他的背后,如果不是他喊了一声发出了声响,沐清绝对不会发现自己的身后竟然还有一个人,那人仿佛原本就站在他身后似的。此人身材奇臣无比,一袭深蓝色的衣衫宽松松的罩在身上。面容清醒,长发如墨,披散与背,未经冠柬,皮肤却犹如婴儿般,光滑细腻毫无皱纹。实在令人难以踹度他的真实年龄。沐清看了一看,那人手拿一件看似破旧却干净的布幡,上书仙人指路,看来应该是个道士之流。故作迷茫道:

  "道长是在叫小生吗?"

  "废话,这附近除了我们两个还有其他的人吗?"

  沐清四下看了看,果然此时这附近除了自己和这个道长以外就再也没有其他的人了。心里奇怪为何他走到自己身边却没有发觉,便问道长:

  "不知唤住小生所为何事。"

  "小兄弟可是赶往灿月城参加科举考试?"

  沐清心想我这一身打扮,任谁都可以看出我是去赶考,这还用你说。于是有些不耐烦的说道:

  "嗯,不知道长有何指教?"

  "本人是远近闻名、无人不知的神算子,我看你乌云盖顶眉心发黑,似乎有大凶之兆。不如我给你算上一卦如何?"

  我看你看谁都是大灾大难之相,一见面就咒我。我可没有多余的盘缠做这无聊之事,沐清心里虽然是这么想的,但嘴上还是恭恭敬敬的说道:

  "在下是个穷书生,不敢有劳道长费心。"

  神算子闻言,不禁呵呵失笑:你我能够在此相遇,亦属机缘,你放心,我是不会收你的钱的。

  沐清被道破心事,脸色微微一红,瞧了一眼身边的道长,见道长紧盯着自己,一副我已经看穿你心事的样子。既然不要钱,看一下自己也没什么坏处。想到这沐清便道:

  "还望道长指点迷津。"

  待沐清说完,神算子已微微眯起眼睛,手指开始不停的掐算,嘴里也不知在念叨着什么。

  神算子忽然睁大双眼,一脸正色道:

  "我观你乌云盖顶,黑云压城,脚踩太岁,命犯桃花大事不妙啊!此乃大凶之相。"

  沐清闻言,面色微变,呆了半响,目中满是怀疑不信之色,不知道该不该相信他说的话。心中正犹豫不决时,忽听道长叹了口气,缓缓说道:

  "小兄弟可是不相信我说的话吗?我神算子欺骗你一介书生对我又有何好处,况且我也不是随便之人,无缘千金亦已不算,看在你我有缘的份上,我好心好意的向你泄露天机,可你却怀疑我说的话,哎...真不该多管闲事。

  沐清一看道长都这么说了,自己也不好再说什么了。尴尬的干笑了几声,说道:"对不起道长,是我错怪你了,我不该怀疑你.....不知道道长可有化解之法?

  神算子见沐清向自己道歉,脸上浮起一抹神秘的微笑,顿了顿,换了一种口气接着说道:

  "老夫既然能够算得出来,就有化解之法,你不用担心,此事暂且不提。昨天我昨天夜观星象,发现七星晦暗,遂以国运起卦,竟然算出了一个惊天的秘密!我算出在百年后会有外夷入侵荼毒天下,残害苍生。如果没有那些修真高人来力挽狂澜,绝日国恐休矣。"

  沐清闻言,心中大骇,心想你怎么这么口无遮拦,敢说出如痴大逆不道的话来,就算你真的算出绝日将亡国也不能说出来啊,如若让别人听到,告到官府那里,你我都难逃干系,你想死怎么还要拉着我呢。不由的眉头紧锁,小声说道:

  "当今天下太平,正需文人能士,为国效力,皇恩浩荡,广开科举。你怎可光天化日之下说出如此大逆不道之言,与我说说也就罢了,如若别人,定将你押往官府,开刀问斩。再者即便你所说为真,你自己也说了百年之后,到那时候我都不知道还在那里,与我何干?"

  神算子看到沐清一副惶恐的样子,不禁晒然笑道:

  "小兄弟可知老夫活到现在有多少岁吗?"

  沐清望了一眼神算子,看他的样子,大概也就是四十多岁吧,答道:

  "道长应该有四十多岁了吧?"

  神算子抚须微微笑道:

  "老夫已经活了一百九十年了"

  什么?他竟然已经一百九十岁了,那他是人还是妖怪?难道是传说中的人精?沐清张大了嘴巴,满脸的惊奇,连续向后退了好几步才停下,和他保持一段适当的距离之后开口说道:

  "你不是开玩笑的吧?人怎么能活到一百九十岁?你的到底是什么人?"

  神算子看了一眼沐清,仿佛并不奇怪沐清的举动,依旧满面的微笑:

  "怎么不可能,老夫是修真者,修真无岁月,活这么长时间很正常,不要大惊小怪的。我见你天庭饱满,根骨极佳,是百年难得一见的修真奇才,所以动了收徒之心,以便修真心法流传于世,不知道你想不想学?"

  原来说了半天是要自己做他的徒弟啊,直接说吗,绕那么多的弯弯干什么?还说自己什么根骨奇佳,什么百年难得一见。谁知道是不是有什么阴谋?

  神算子仿佛看出了沐清心中的疑惑,慢慢的说道:

  "难道你真的就甘愿花费人生短短的数十年光阴去争取那些无聊的功名利禄?俗话说:读万卷书,行万里路。你学习修真大成之后,一步万里大千世界任你遨游,拥有几近无限的生命,不比你做那些无聊的事强吗?"

  一步万里,遨游世界,无限的生命?沐清强忍住心头的激动,差点没有当场喊出好字,却忽然想到自己临走时对小晴的承诺:我一定会给你幸福的。临走时小晴的那一双婆娑的泪眼在脑海中挥之不去,,难道自己已经忘了最初的承诺?这些事如同兜头浇了一盆冰水一样,从头凉到脚,把沐清从幻想中唤醒,正色道:

  "谢谢你的一番好意。我天资愚钝,资质平庸,恐怕学不了你高深的武功。对不起我还有事,就先告辞了。"

  神算子见沐清脸色忽变,刚才明明将要答应自己,却好像突然想到了什么就要离开,见沐清说出告辞便要离开。便一个转身,以不可思议的速度档在了他的前面,双眼射出骇人的精光,紧盯着沐清,微怒道:

  "你真的想好了吗?此事关乎你今后命运,你可要好好的想一下,再回答我不迟。"

  沐清抬头看了神算子一眼,见他一直看着自己,心中一慌,此事事关重大,如果我不答应他不会杀人灭口吧?那我岂不是死的不明不白,心中虽慌但面色却仍未改变。

  "我已经想好了。天色已晚,我还要赶到客栈投宿,如果没有事情的话我就先走了"

  神算子刚才见他没有答应,便以动了杀机,见沐清面色竟未改变,似有难言之隐。心中不禁暗暗惊叹:难道此人真的不怕死?一眼扫过,便似已瞧出他的心意,冷冷道:

  "既然你执意拒绝,那我也不好勉强与你,等你什么时候想通了再来找我吧。"说完便飘然离去,仿佛从来不曾存在过似的。

  沐清愣了一会儿,便向前继续赶路,终于在夜幕降临时分来到了一家客栈。这家客栈前往灿月城的官道上的最后一家客栈,在这里住过一晚明早出发,中午便可抵达灿月城。看了看自己所剩无几的盘缠,便订了一间下房,在店小二的带领下来到了自己的房间。

  打开房门,一股霉味迎面扑来,呛的沐清连续干咳了几声,桌子上积了厚厚的一层尘土,沐清把书箱从身上取下,找来工具把房间打扫了一遍。向小二要了一壶热水,倒好后放在了桌子上,又从包袱里拿出已经发硬的馒头,就着开水吃了起来。

  正欲就寝之时,忽听院子里一阵嘈杂,走到门前,正待打开房门出去看时,门却忽的一下子开了,钻进来一名紫衣女子,乌发凌乱,衣衫破乱浑身上下沾满血污,不等沐清反应过来,一阵风似的溜到沐清的床上,盖住身体,低声叱道:

  "赶快关上房门,躺到我身边来。"

  沐清倒吸一口冷气,不知该如何是好,见那女子语气中透出一丝不可抗拒的威严只好关上房门,走到床边躺了进来。刚躺下便感觉后脊传来一丝冰凉的感觉正想扭头看时,那女子忽然说道:

  "如果一会有人问起,就说什么都没看见,你敢耍花招的话,小心你的性命,去把蜡烛吹灭。"

  不用多说,沐清已知道顶在后背上的东西是什么,只好又起身把蜡烛吹灭,屋里顿时陷入一片黑暗之中。躺在床上,一阵如麝如兰、淡而不腻的馥郁香洁之气钻入他的鼻中,忽然好想就这样一直闻下去。

  嘈杂声离自己所在的房间越来越近,甚至连脚步声都可以听得到,身后的女子在轻轻的颤抖。就在这时,房门咣的一声被人撞开,闯进来几名手持火把和大刀的劲装大汉,火光不住的闪烁,把整间屋子照的异常明亮。其中为首一人看了看躺在床上的沐清,喝道:

  "小子,你有没有看到一名受伤的紫衣女子?"

  沐清哪里遇到过这种情况,刚想说没看见,忽然感到后背传来一阵凉意,那女子似乎在告诫自己不要将她说出去,沐清竟一时不知该如何是好。这时一人凶神恶煞道:

  "我们大哥问你话呢,你是哑巴啊!怎么还待在床上,不知道起来回话吗?"

  "我没.....穿衣服。"

  "那我帮你穿吧....哈哈....."

  说完扬了扬手中的刀便要过来,旁边几人也随声大笑起来。沐清的心一下提到了嗓子眼,暗道我命休矣。就在沐清心中盘算之时,那个被唤作大哥的人拦住了走过来的那名大汉,眼睛看向沐清,说道:

  "你不要害怕,你告诉我你有没有看到那个女子,那个女子是神月宫的魔女,恶贯满盈,我们今天得到消息,便设了埋伏想要将她一举擒获,不料却给她逃脱,哎,不知道今后又有多少无辜之人会死在她的手中!"

  说完便紧盯着沐清的双眼,似乎要从他的眼中看出破绽。

  沐清本是书生,不知江湖之事,亦不知神月宫为何物,但见几人埋伏追杀一名弱女子,亦非正义所为,心生反感。想到这里便故作颤声道:

  "几位大哥说的可是一名身穿紫衣的女子?"

  "怎么,你见过那名女子?在什么地方见到的?"

  "刚才是有一名紫衣女子来过这里,但只是停了一会儿就从窗户跳了出去我见她好像是往东边方向逃了,我把我知道的全都说告诉你们了,几位大侠如果抓住了她,千万不要说是我告诉你们的,她临走时还威胁我说,要是我告诉别人,她一定会杀了我的。"

  几人料想沐清不敢欺骗他们,便起身往东边追了出去。

  院子里终于安静了下来,看来几人已经走远,这时旁边的那名紫衣女子坐起身来,把一直顶在沐清腰间的匕首也收了起来,对沐清说道:

  "好了,你可以起来了,"

  沐清闻言,也站起身来,转身看向那名女子,抬头那一刻起,就好像给人点了穴似的,眼睛发光的直丁丁看着眼前的人:黛眉弯弯,睫毛卷翘,一双漆黑清澈而又透着闪亮光彩的大眼睛,娇俏玲珑的小琼鼻,好似精雕细琢过一番,冒出微微香汗,小巧的下巴,上面还有一抹绯色的樱唇。冰雪般白美修长的脖子,肌肤凝玉,肩若刀削,蛮腰纤细动人,美体修长。简直就是一个国色天香,风华绝代的美人儿。虽然衣衫破乱,粘满了血污,但却丝毫不影响她那魔鬼般的身材。

  紫衣女子似乎对自己的容貌很有信心,但还从来没一个敢站在她面前这么毫无忌惮的看她的人,抬头看向沐清,也不由的呆住了,好清秀的男子:眉清目秀,洁净如玉,令人特别注意的,是他那对手。洁白晶莹,修长纤美。一身儒雅之气。不知道自己怎么会突然生出这样的想法,不由得俏脸微红,微嗔道:

  "看够了没有!"

  沐清被她的话吓醒了,这才发现自己失态了,自己居然那么没礼藐的看着一名女子看了半天,近距离的对视让他感觉自己的脸上都微微发热了。于是慌慌忙忙的道歉:

  "对不起..你实在太美了........对不起,我不是你想的那个意思...."

  沐清简直都不知道说什么好了,说话也变得结巴起来,只是还有一句话他没说出口:你不看我怎么知道我看你了。

  紫衣女子看着沐清笨笨的样子,不禁"扑哧"一声笑了出来,真是一个书呆子。他是第一个敢在自己面前看自己那么久的陌生男子,眼睛从同到尾都是那样的清澈,几乎不含一丝杂念,而且看完她以后像怕自己生气似的,话也说的不清不楚的,给人一种很纯真的感觉。

  "算了,不用解释了。"

  沐清听了,如获大赦,慌忙用手擦了擦额头上的汗,暗暗责怪自己什么时候变得这么语无伦次了。只好支开话题,看到那女子满身血污,便关心的问道

  "你受伤了啊,你是怎么得罪他们的?他们把你怎么样了?"

  紫衣女子看到他夸张的动作心里不禁忿忿地想:我真的有那么可怕吗?刚才还眼睁睁的看了人家那么久。当听出沐清的话语中的关怀之意时,心中莫名其妙地起了一阵震颤,她的心跳似乎在加快跳动,居然生出了一丝丝甜蜜的感觉。不由得小脸飞红,在偷偷地看了沐清一眼之后,见他有些呆呆的样子便有意逗他,道:

  "我们不过刚刚才见面,而我刚才还拿刀威胁你,你怎么这么关心我?"

  沐清顿时为之语塞,脸色红了一红。说什么不好,偏偏说出那样的话来,现在好了,被她反问一口弄得自己回答不是,不回答也不是,一时间竟然想不出合适理由去回答她。

  紫衣女子见沐清一个大男人竟然还会脸红,觉得更加有趣,一心想要逗她:

  "喂,你睡着了啊?,还没回答我的问题呢?"

  沐清无奈,小声的嘀咕了一句:

  "我不可以关心你吗?"

  紫衣女子没想到沐清会这样回答,双颊顿时飞起一抹嫣红,也不好再逗他,便说:

  "我没有受伤。"

  沐清听到她没有受伤,心神为之一松,却似乎还有些不放心,指了指她衣服上的血迹,问道:

  "那你身上的血迹?"

  "那是别人的。"

  "你真的杀了人,他们说的是真的?"

  "你相信他们说的话吗?"

  "我.....我相信你"

  紫衣女子缓缓的理了理自己散开的秀发,淡淡的说:

  "我所杀之人皆是罪有应得之人,刚才追杀我的是飞虎帮的人,他们勾结官府,仗势欺人,无恶不做。前几天我在洛城碰见他们帮中的几个小头目在光天化日之下公然调戏妇女,我实在看不下去就出手教训了他们几个一下,没想到他们竟然纠集人手在半路设下埋伏,一直追杀到灿月城。幸亏我发现的早,不然后果真是不堪设想。你觉得我做的对吗?"

  沐清没想到事情竟还有这样的缘由,怪不得自己刚才就看他们几个不顺眼。看来自己的眼光还是不错的。只可惜了自己却无缚鸡之力,要不然也可以路见不平拔刀相助,现在有人这样做了,而且还是一名弱女子,实在令自己这个大男人深感惭愧。不由得紧握了拳头,冷哼道:

  "该杀,如果是我的话会让他们死的更惨。"

  紫衣女子没想到沐清的反应会这样大,说话间居然隐隐还有一股杀气,不由的打了一个冷战。暗道此人虽是书生,却有这样的气势。只是她却不知沐清生平最恨欺男霸女之事,初闻此事,才会露出一丝杀气。突然想到聊了这么久,而且他还救了自己,而自己却还不知道她的名字呢。就问沐青:

  "谢谢你救了我,还不知道你的名字呢。"

  沐清见她终于不再逼问自己,又问到了自己的名字,便说:

  "沐清,取自如沐清风,不知小姐芳名?"

  紫衣女子没有说话,沉默了一会儿笑道:

  "等我们下一次再见面的时候再告诉你吧。"

  "为什么,如果我们没有机会再见面了呢?"

  "我相信会有的。你相信吗?"

  "我相信。"

  "时候不早了,我要走了,你自己多保重。"

  沐清见那女子想要离去,不知为什么心里竟有一丝伤感不舍的感觉,抬头看向紫衣女子的眼睛,却从她的眼睛里发现了一丝淡淡的哀愁。

  "真的要走了吗?你我们还会再见吗"

  紫衣女子听出他话里竟然有一丝不舍的味道,自己刚才拿到逗他他似乎也没有放在心上,现在还在为自己身上的伤担心,难道他......而且自己好像也喜欢和他在一起的感觉,芳心顿时剧跳,这可是从没有过的事情啊,难道自己已经对这个书生动了心?他不会武功,而且自己现在又受人追杀,自己如果和他在一起,连累与他怎么办,心好乱。

  "我走了。"

  紫衣女子头也不回,淡淡地道,说完便一个转身,从窗户里跳了出去,头也不回的走了。

  沐清望着那女子远去的身影,呆呆的愣在那儿,心中如打翻了五味瓶,不知道是什么滋味。闭上眼睛,却浮现出她的身影,难道自己已经喜欢上了她,不可能啊不过一面之缘,何况还有小晴,为什么却在不住的想她....自作多情吧......沐清在这些混乱的思绪中,沉沉睡去。

  一觉醒来,天已大亮,收拾好东西,辞过店家继续上路,终于在中午十分到达灿月城。

  沐清站在城门口,望着巍峨的城墙,心中久久不能平静,远在千里之外的小晴......当初的承诺.......

  今天便是进士科考试的日子,街上人来人往,川流不息,皇城南门朱雀门外热闹非凡,道旁的车子一辆接着一辆,排的好长好长,人们三三两两的议论着,焦急地望着皇城的南大门。尚书省南部的礼部贡院,有几千学子正在紧张的考试。

  过了一会儿,皇城南大门敞开了,等候的人群一下沸腾起来,招呼儿子的,寻找兄弟的,喧闹声此起彼伏。功夫不大,道旁的马车便载着考生四散而去场外终于安静下来。

  当沐清交卷出门,长长地舒了一口气,他对所作诗文,充满信心,认为中举不成问题,可以安心的等待发榜的日子了,迈开健步,吟着小诗,轻快地向所住的客栈走去。

  三天后,发榜的日子终于到了。沐清一大早的便来到了皇城南大门,此时朱雀门外已经围了不少人,大家都走等待着激动人心时刻的来临。

  午时时分,忽然听到有人喊:来了,发榜的来了。紧接着便是一阵喧闹,在一阵鸣锣的开道声中,一对官家打扮的人来到了大门口,贴好了皇榜之后便离开了。众人开始往前涌,不时有人高喊着:我中了,我中了。然后满面欣喜的奔走相告,也有人黯然的离开。沐清好不容易的挤到了跟前,开始从上往下看,希望能找到自己的名字。状元-不是自己,榜眼-不是自己,剩下的不是三十位举人了,沐清越往下看心越凉,满心希望可以在三十个名字中找到自己的名字,但当目光扫过最后一个名字时,自信心终于被彻底的击溃,十年寒窗苦读,却没有在这仅仅几寸的纸片上留下自己的名字。记得小时候,父亲就亲自教自己读书识字,背咏诗赋,后来有送到私塾去读书,把全部希望都寄托在自己身上,还有小晴...还有最初的承诺.....

  沐清已经不敢再往下想,往事如一把把利剑狠狠的刺入心中,痛的自己无法呼吸。一时间有些恍惚,对身边的一切似乎都已经听不见,只是随着人群如一具行尸走肉般的漫无目的的游走在大街上。

  街角,一辆华丽的马车突然朝着沐清所在的地方冲了过来,人群轰的一下全都散开了,沐清却好像没有看见似的,依旧迷迷糊糊的站在那里。眼看收势不及,将要冲撞过来,众人都替沐清捏了一把汗,要是撞上,不死也要重伤

  千钧一发之刻,马车却忽然在距离沐清仅仅几寸远的地方生生的停了下来。

  车上的帘子被人掀开,露出了一个小脑袋,看装束像是个丫鬟。冲着沐清喊道:

  "你瞎了眼了,知道这是谁的车吗?这可是小郡主的车,你敢在此放肆,是不是活的不耐烦了。"

  众人一听是小郡主的车,唯恐牵连到自己,迅速地散开了。只剩下沐清和那辆马车。

  沐清看也未看那说话之人,呆了半响,没有说话。

  "喂,说你呢,还不让开。小心将你抓紧官府,关入大牢。"

  沐清眼中尽是迷茫之色,却突然好像又想到了什么,理也未理冲自己叫嚷的女子,跌跌撞撞的向着城门的方向走去。

  "阿兰,怎么回事?"

  车帘里响起一个带着一丝慵懒却又悦耳的声音,

  "郡主,没事了,刚才有一个要饭的拦在车的前头,现在已经走了。"

  "那就快走吧,"

  当马车走到沐清旁边的时候,不知是谁轻轻的掀开了帘子的一角,露出了一张绝色的面孔:丽眉轻抬,美眸半注,慵懒娇颜,动魂惊心。

字体: 字号:
为爱而轮回目录
共1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