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灵魂附在另一个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个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陆离,那些都是你不曾拥有,却极致渴望的世界......
当前时间:2017-12-16 20:59:38
  1. 爱阅小说
  2. 都市
  3. 大牛市
  4. 2005年7月21

2005年7月21

更新于:2017-04-20 21:26:31 字数:2557

字体: 字号:
  2005年7月21

  这几天我特别关注股市。几年来,我在股市上屡屡受挫,可这并不影响我时常浏览一下我电脑上共享版的赢证股市分析系统,并且每天下载数据。

  正如我喜欢在业余时间里写点什么一样,我喜欢欣赏电脑屏幕上面红红绿绿的k线。它们似乎有一种魔力,令我忘记工作中的烦恼,激起我一种有关未来的想像。

  我发现--或者说感觉--中国股市出现了异动,或许,一波不错的行情就要来了?

  股市的持续下跌已经有好几年了,随之而来的是我海景花园之梦的破灭。海景花园,是这座美丽的滨海城市--青岛,最令我心仪的地方,那里有最时尚的楼盘,最美的绿化带,最靓丽的海景;就现在而言,海景花园是最佳楼盘,单价为这座城市之最,当然,它确实物有所值。

  我多么渴望来一波象样的牛市,在这波牛市里,我会戒除贪婪、浮躁和愚蠢,做到适可而止;我的目的仅仅是,重圆我的海景花园之梦,跟我倾心的女孩子--性感迷人的麦菊,在群星闪烁或是月白风清的夜晚,一起欣赏朦胧的海,倾听海的声音。

  上午,我到一家客户那里时见到了麦菊。这家地产公司是我们星河广告公司的老主顾。最近我常借故过来,是因为这家公司的销售部有一位令我倾心的女孩子:麦菊。

  麦菊来这家公司上班大约有一年的时间,而我认识她也不过几个月,曾几何时,我们见面时已经可以无话不谈,甚至可以开一些“肉麻”的玩笑了。麦菊是一位开朗大方的女孩。说来还真得好好感谢我那位狐朋狗友的同事李梁--所有的人都称呼他梁子,他和麦菊是老乡,都是莱西人。若不是梁子招揽了这家公司的业务,我的那位“心目中的她”,恐怕在我三十岁之前是难以寻到了。

  “嗨!”我站在麦菊前面几步远的地方,手里摇晃着车钥匙,“你好,黄麦菊小姐。”

  麦菊正埋头写着什么,一头乌黑的秀发披散下来,她身边那位叫刘静的同事微笑着朝我点了点头。麦菊闻声抬起头来。

  “是你啊,”她看见我灿然一笑,很高兴的样子,“你什么时候进来的?吓我一跳!”正是她在我面前常常流露的这种快活的表情,令我得出这样的结论:她对我有意思;她尽管跟粱子关系密切,可她对我或许更有意思。

  我想单独约请麦菊吃饭的打算蓄谋已久。之前我们在一起吃过几次饭,只是每次都少不了粱子。

  “一会儿我给你打电话,”我说,“有一件重要的事跟你商量。”

  “什么重要事啊?这么神秘!”麦菊放下笔,用手托着腮,眉毛上挑,优雅的神情里面流露出几分妖冶。她瞅着我的目光里有一种让我陶醉的东西。

  “嗯……非常、非常重要,”我说,“到时候你就知道了。”我抬头看了看对面墙上的一块石英钟,“我走啦!”

  不出所料,麦菊欣然接受了我的邀请,并且遵从我的嘱咐:不许邀请别人。我告诉她,最近我在一家不起眼的小餐馆里吃了一回酸菜鱼,那里的酸菜鱼做得滋味美极了。麦菊这只馋猫果然经不住腥味的诱惑,“好啊,太好了!”她说,我在电话这头就能看见她兴高彩烈的样子。唯一有点遗憾的是,她以为同去的一定有梁子。我跟她说梁子去了济南,明天才能回来,我们俩还是先去过一过瘾吧,心里却想:要不是梁子出差,我今天还真没有闲心情请你去吃酸菜鱼;傻瓜才会乐意请别人去陪自己喜欢的女孩子吃酸菜鱼;也许梁子是这一类的傻瓜,他旱就引狼入室了,却还是一付若无其事、泰然自若的样子。

  我开的是一辆银灰色的捷达。去年年初,我花了三万元钱,从一位朋友那里买下了这辆半新不旧的二手货。我和麦菊去了那家位于中山公园西侧的小餐馆。餐馆里的空调略嫌小了些,房间里有些闷热,我们俩只用了半个小时就吃完了酸菜鱼。我们决定沿马路兜风,然后在两点之前回麦菊上班的地方。

  “怎么样,是不是有种上当受骗的感觉?所有的酸菜鱼都是一种味道。”我说,麦菊正专心瞅着一边金光闪闪的大海。

  “有点,”麦菊回过头来,“不过还行,你大可不必感到难过;你知道,我这人啊,很宽容的。”

  “对啊,我总是忽视了这点:黄麦菊女士不仅是一位漂亮的女孩子,还是一位通情达理的、温顺又宽容的女孩子。”

  “正确!”麦菊终于忍俊不禁地笑了起来。

  我们沿着香港西路向东行驶。眼前的路段是青岛最繁华的地方,马路两侧高楼林立,路中央鱼贯而行的是各式各样的小汽车,这里面有相当多的名牌汽车。相比之下,我三万元钱的二手捷达难免有些显得寒碜。

  穿过两座高楼的缝隙,我看到一片开阔的海岸,以及海岸上面一排排漂亮的楼房;那里,就是我朝思暮想的海景花园。

  “想买房子吗,海景花园?”我说。

  “当然想啦,不过可不是这一类的地方。”

  “为什么不是?”

  “为什么?”麦菊用夸张的神情看着我,仿佛我是一个搞不清楚一加一等于二的傻瓜,“一百多万哩,我的天,你每个月挣多少钱啊?”

  “六千。”

  “就是嘛!你如果一个子儿也不花,也还得攒上二十年。我就更可怜了,我的月工资还不到三千。”

  “你们是地产公司,或许可以买一套福利房。”我嘴上这么说,心里却知道这是没影子的事。

  “做梦去吧!我们是--卖盐的老婆喝淡汤。”

  “我有一个办法,可以让这件事变得容易些。”

  “什么神机妙算?说来听听。”

  “我们合伙买一套房子。”

  “嗯……是个好办法,只是要买一套一百多万的房子,还是挺难的。”

  “我们可以再想别的法子嘛!譬如找朋友去借点,或是到银行里去贷款。”

  “你的办法倒挺多,只是关于咱俩合伙买房子的馊主意,我还得好好掂量一下。”

  “有什么可掂量的?这么着对你我都好!嘻嘻,”我笑出了声,“多美啊!我们一起呆在浪漫的小木屋里,这小木屋紧捱着大海……对了,你听说过小木屋吗?”

  “我对小木屋不感兴趣,我只是担心你会坑我。万一你是个没有良心、不守信用的骗子,老天爷,我该怎么办呢?”

  我发现,一向开朗大方的麦菊,脸上居然有了些许的潮红。这淡淡的红衬托着一张洁白滋润的脸儿,更使她显得分外迷人。嗨,我想,在我身边的这位,确实是个大美人儿:看起来,我这桃花运是交定啦;无论如何,我,财经学院毕业,一家外资广告企业客户部的业务主管,自恃多少有点才气的王家良,一定要打败梁子,把上天赐与我的礼物紧紧抓住。麦菊,这位来自莱西的大美人儿,总有一天会成为我的新娘,成为我在海景花园三室二厅居室里的女主人。

  

  起点中文网 www.cmfu.com 欢迎广大书友光临阅读,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起点原创!

字体: 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