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灵魂附在另一个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个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陆离,那些都是你不曾拥有,却极致渴望的世界......
当前时间:2018-12-16 22:57:57
  1. 爱阅小说
  2. 玄幻
  3. 未来修仙者
  4. 第五十八章 敌友

第五十八章 敌友

更新于:2016-06-19 06:58:44 字数:2959

字体: 字号:
  纳魂之举,果然不是轻易可行的。原哥之重生,也不知道掺杂了多少变数,以致于兔起鹘落,变幻莫测。最终的结局,也只能算是有人欢喜有人忧。

  法则洗礼删除了穿越前的人生,就是彻底杀死了穿越者李原。回到过去却不能改变历史,果然是一条不可更改的法则铁律。

  然而对于李荒原而言,此原哥毕竟不是彼原哥了。那自幼相伴,满腹奇怪知识的原哥是再也回不来了。那记忆里刻骨铭心的思念,也转嫁到别人身上了。时也,命也?虽然早就做好了心理准备,当事情真的出现在眼前,依旧令人销魂断肠。

  原哥走了好久了,李荒原就在湖边愣了好久好久。

  忽而脉脉微笑,忽而泪光莹莹,也不知该为新生的原哥欢呼雀跃,还是为逝去的李原痛哭失声。

  和白素素要了一些落星湖的陨铁材料,有一搭无一搭的炼制着鸟铳,刚刚成型,又揉成了废铁,总不如意。失去意识体的后遗症还在一阵阵的头疼,失去穿越者原哥的心痛更是难以抚平。又念及自身如同软禁般的处境,真是意乱情迷,忽忽如狂。

  白素素一直陪着默默流泪,后来实在看不下去,怯生生伸手。

  “算了,不炼了。”李荒原将手中废品无力地扔下,苦笑一声,看着湖心白莲,呆呆出神。

  大邦也看着难受,一时不知道如何宽慰,就没话找话说。

  盛赞帮助原哥寻人的那一手撕开虚空的手段实在漂亮,没想到主人已经能够运用那般法术,不但打开了空间,还能精准定位,已经近乎尊者之能事,实在是出乎意料,不晓得诀窍在哪里?

  李荒原幽幽叹息,说是本来不会,一着急就会了,如同命里就会一般。接着便沉默不语,大约是联想到更多事情,一时间神情越发落寞阑珊。

  大邦深吸了一口气,缓缓说道:“命运,谁也逃不掉。不论是痛苦的还是喜悦的,不论是自愿的还是被迫的,总要一步一步的走来,渺小的,伟大的,各有其命,原哥如此,东照临亦如此。唯有自求上进,才能命里多福,唯有迎难而上,或可逆天改命。”

  李荒原闻言一震,思量片刻,喃喃轻语:“唯有自求上进,才能命里多福,唯有迎难而上,或可逆天改命,很有些道理。你这数千年的妖修,果然是见识不凡。”

  大邦目光炯然,说了一句主人谬赞了,这是很早以前前您说过的话,只是现在您忘了。

  “我曾经如此说的吗?”李荒原缓缓挺直了腰身,仰天长叹:“今日男儿竟然比不过昨日女身啊!”

  “主人,有句话不知当讲不当讲?”大邦迟疑一下,又道:“您若能豁达一些,也许就没有诸多烦恼痛苦。”

  “豁达吗?是没心没肺的豁达还是看透一切的豁达?”

  “不管怎样,能忘却烦恼就行。多年前,您倒是骂过我没心没肺的。”大邦轻声说着,眼睛却有一丝湿润。

  你呀,你呀!李荒原摇着叹息,嘴角却弧起一抹笑意,眼神也坚定起来:“嫣然归隐南疆,小鸟有了照应,原哥有了归宿,师门要做后勤保障,实在没有后顾之忧了。不就是去探封魔之地嘛,兵来将挡水来土掩,何足道哉?困难之事,总要有人来做,既然恰逢其时,我不入地狱谁入地狱?”

  “阿弥陀佛!小檀越此言甚善。若非身系重责,老僧走一趟又如何?”漫空中禅音悠悠,清越沁心:“任何修士都是珍贵异常的,我们怎会轻易放弃?”

  “比武场中,辨别心性,择其情而委任。群英会里,宝物早存,视其况而装备。为的就是人尽其用物尽其责,用最少的代价获得最大的胜利。在大是大非面前,一切私情恩怨不值一提,所有损公肥私,挟私报复之举都要严惩,这便是大情。”

  李荒原冲天一拜,说是禅师教诲得对,小子短见了。

  旁边的白素素忍不住小声嘀咕了一句那冰霜尊者呢?

  一个冷冰冰的声音就蓦然轻响:“小子虽然讨厌,但是我要真想动的话,他不会在这里嚣张。倒是有个尊者确实对他动了杀心的。但是现在有了新欢,就忘了旧恨。”

  轰隆一声巨响,整个聚灵所剧烈晃动,把李荒原等人摔成了滚地葫芦。

  “东照临,你敢出重手——”漫空是尼古拉斯的惊怒声。聚灵所的天空就飘飘洒洒下了大雪,落到湖面就冰封了灵水。

  在鹅毛大雪中,有难掩的金光闪烁,耀眼生花,却是三根硕大的金色羽毛凌空摇曳,荡起暖风熏熏,威压脉脉,转瞬间就消弭了大雪。

  随即缩小为金芒,落到李荒原三个人身上,让他们惊跳起来。抬手一看,食指已如黄金铸就,心里横生一个意念,顿时明白,这根手指已经被加持了防御手段,如同一命,可以代替自身去死上一次。

  三人大惊骇。

  李荒原结结巴巴问,是,是,哪位尊者赐下如此大福?

  雍容明艳的东照临蓦然现身,微笑道:“送上逍遥扇的三根主骨,这样能彻底打消顾虑了吧?”

  “是你?你有什么目的?”李荒原一紧张,就不客气地直问了。

  东照临轻摇臻首,脸颊却晕红了,“他非要我来当面道歉,我只好来了。从前是我不对,今后不会了。这个你收下,是他给你的,你要不收下,他会怪我的。”

  那东海尊者递过一个芥子袋,磕磕巴巴说着,见到对方不敢伸手接,鼻翼上就渗出了一层细细的汗珠。

  李荒原好像受了极大的惊吓,傻愣愣地呆住了。倒是白素素紧绷了脸,哆哆嗦嗦把芥子袋接过来。

  “亚力嘎多,请多多关照。现在,我们是,是一家人。你们不要再称呼我尊者,唤我嫂嫂就行。”东照临涨红了脸,长吁了一口气,如释重负,身形隐去了。

  “原来不是错觉。只是前后反差太大了,实在出乎意料。”李荒原使劲扇了自己一耳光,呲牙咧嘴哼哼着。

  “吓死了,我也以为听错了。就这样化敌为友了?”白素素瞪大美眸,捧着心口,还没缓过劲来。

  “厉害,厉害啊!那个器灵原哥愣是要得,把个尊者搞成了原嫂。”大邦赞叹不已。

  待心情平复,李荒原打开芥子袋,一件一件往外拿东西。是三把长刀和一杆胳膊粗细的粗硕鸟铳。

  最后是一块红宝石,轻轻一触,就传来原哥的朗朗笑声——荒拾,听说你最近有任务,我就让红红弄了点装备,只是临时打造的,先凑活用着。红红说这回带来的好宝贝都当作奖励放到群英会里了,你要有空,就去夺他个十件八件的。她现在要带我去一个地方,一时半会回不来,你不要担心。我现在很好,非常好,非常快活,哈哈哈——

  李荒原又愣了好一会儿,回不过神来。

  白素素把迫击炮一样的黝黑鸟铳递到了眼前,才让他一个激灵,略端详,浑身就止不住哆嗦起来。

  别人不清楚,李荒原心里明白。这把鸟铳一少半材料是原哥带过去的那把鸟铳,另一多半材料却与那激光铜镜同宗同源,连整体的条纹符号也是一模一样。

  显然东照临是花了心思的,只是可能她也不清楚,这么一把炮铳在得到枪气加成后能发挥出多大的威力。而对李荒原而言,这一把武器实在窝心,其价值比起黄金手指有过之而无不及。

  大邦掂量着长刀,也是满口不迭赞着好宝贝,却转手送给了白素素。说是长刀虽然不错,却过于轻巧,不是喜欢的类型,他更喜欢大棍,大斧,大锤之类的,耍起来威风凛凛的重武器。

  “看来群英会上宝贝不少啊!”大邦轻声嘀咕,眼神已然热切,“本来什么群英会我没放在心上,现在才知道尊者真是大出血了。”

  李荒原收起炮铳,郁郁之气一扫而光,朗声笑道:“那我们就去看看,这就叫有钱的出钱,有力的出力。既然尊者早就准备好了探险的装备,咱们也别矫情了。”

  大邦不由得欢呼一声,深喜主人恢复了活力。

  “悟心和尚快快开门,咱家要去群英会上大展风采。”大邦当先一步跳到竖在半空的寺门旁边,拍着门框赞叹,这真是佛门神器,要是有了这玩意才是方便,想去哪去哪,开门就是啊!

  寺门应声而开,里面白雾迷蒙,显现光怪陆离的一幕场景。

字体: 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