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灵魂附在另一个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个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陆离,那些都是你不曾拥有,却极致渴望的世界......
当前时间:2018-12-15 21:45:50
  1. 爱阅小说
  2. 玄幻
  3. 未来修仙者
  4. 第五十五章 聚灵所

第五十五章 聚灵所

更新于:2016-06-11 09:09:44 字数:3263

字体: 字号:
  李荒原神色恭谨地退出了大殿。被迎面的元气微风一吹,这才觉得浑身冰凉,已经出了一身通透的冷汗。重重心事渐渐爬上了眉头,越琢磨刚才的事情心里越别扭。

  炼化了定星石一般的巫王令牌,本来以为得到了认可,有了尊贵的身份。现在看来,其实就是安装了一个随身的跟踪器,令一众渡劫修士无所遁形。而嵩山禅院的元气阵,更是玄鼋困仙阵的精华部分,没有尊者许可,许进不许出。在群英会的诱.惑下,修士们一头扎进来,浑然不觉身不由己。

  也许是元气阵触及了李荒原的心理底线,让处世圆滑的他有些失态。人在屋檐下,竟然不低头。把那个冰霜尊者和东海尊者得罪死死的。将来进入蒙古草原,不知道他们会从中下多少绊子?使用多少手段?一想到这,他就恨不得抽自己嘴巴。

  其实,尊者言谈举止之间,流露了一些潜在意思,李荒原心知肚明,却越发胆战心惊。

  现在,在蒙古高原进行搜索的,应该都是几个大门派的核心弟子,所搜索的区域,大概也是相对安全的。而来参加群英会的,三山五岳的,杂门杂派的高手,此时看起来虽然轻松,但是肯定会搜索极为危险的区域。

  尊者的私心,昭然若揭!

  可叹一众高手,将要沦为炮灰而不自知,还在这里比斗夺宝。焉不知天上没有掉馅饼的好事,人家投下了香喷喷的诱饵,恐怕就是要你去拼命的。

  最倒霉的是,自己还是这一群人中铁定的一员,被几位尊者盯得死死的,想逃跑都不敢啊!闹不巧还会连累身边之人,如之奈何?李荒原胡思乱想着,不知不觉跟随小和尚来到一处陈旧的寺庙。

  见到了等候多时,颇为焦躁的白素素、大邦。李荒原也不敢多言,只是泛泛地道平安。

  悟心和尚轻轻拍手,寺门应声而开,里面浓雾一片。待诸人都进来后,小和尚抬手一挥,将偌大寺庙变成一片玉板握在掌中,高呼一声般若多罗密,眼前霎时间云开雾散,豁然开朗。

  这里显然是嵩山元气阵里的一个幻境。

  天湛蓝而云高远,无日月而亮通明。所现景色亦是优雅精致。

  百亩湖塘水面,莹光粼粼。岸边垂柳婆娑,无风轻舞。庙宇精致廊桥曲折,活水流觞清浅见底。在湖心之所,有大片大片白莲盛开,微风拂来暗香盈袖。所有真实的景物都是用灵能凝聚而成,灵息浓郁,宝气氤氲,足见佛法无边。

  “这里是聚灵所,人迹罕至,贵客暂居于此可好?”小和尚轻声问道。

  “甚好,我的灵宠是在此疗伤吗?”李荒原被眼前景物感染,心胸一畅,就微笑道:“我可以自由活动吗?”

  “雪羽金雕就在此处,檀越自去便是。只是离开聚灵所时要有我陪伴,以免迷失在禅院里。”小和尚恭谨回答。

  李荒原暗叹还是被关进黄金的鸟笼了,但脸上的微笑依然,步入湖中,踏波而行。

  白素素本欲随行前往,却被人扯了一下,她眉头一皱,张口欲言,却见大邦眼神怪异,缓缓摇头。

  时间不长,湖心清莲之处,隐约有梵唱响起,幽幽檀香弥漫。

  几息之后,陡然暴涨滔天气势,在半空之中,显现一只雪羽大雕的虚影,正是小鸟身形。只是雕首藏于翅膀之下,趴卧着,好似酣然大睡。通体散放着黄朦朦的佛光,历久不散。

  李荒原踏着水面,悠然而出,却是形单影只。

  他迎着两人的目光,轻声笑道:“小鸟睡卧在莲心之中,其况如同菩萨睡莲,竟然和佛门有缘!这次被我治愈之后,本该化形成人,但我见他年龄尚青,早早化形未免不美,就暂时封印在一朵莲花中,再过个几十年才好。”

  “小鸟在此疗伤就要皈依佛门?怎么会这样?这算什么事?”白素素满面焦急,按耐不住,用神识传音。

  李荒原微笑着抬头看天,沉默不语。大邦用力咳嗽一声,猛使眼色。

  少时片刻,半空中蓦然荡漾起一声深沉的叹息:“小檀越终究与老僧有了嫌隙啊。”

  “禅师言重了,小子实在惶恐。承蒙数次救命,粉身难报,唯有拼死效命耳!”李荒原单膝跪地,抬手指天,恳切说道:“小鸟与佛门有缘那是它的造化,小子实是代它欢喜。只是它与我感情颇深,不愿意见它以元婴修为参与战争,所以又将它封印了。这是小子的一点私心,请尊者明鉴。”

  “老衲也是欣赏它的慧根,才做如此安排。”天空中的声音缓慢而低沉,顿了一顿,又道:“如无必要,它可以不参战。”

  “多谢禅师尊者,小子再无后顾之忧也!”李荒原再拜起身,随手拉着身边的纤纤素手,慢慢抚摸,指尖却在柔腻的掌心里轻轻划动,写了一个“忍”字。

  泥呆呆的白素素顿时美眸大睁。

  李荒原意味深长地笑笑,松开了纤纤素手,指着湖心白莲,大声赞叹:佛门的聚灵阵,当是天下第一妙阵了,灵能化水不说,白莲更由灵能之精华凝聚而成,若常驻在此的话,修为进展必然极快,这回小鸟有福了。

  “贵客谬赞了。师尊说过,天下奇阵当以小周天为首,嵩山禅院算不了什么。”悟心小和尚只手探入虚空,收回时,托着一个锦缎包裹,肃容道:“此乃千年成色的通灵玉髓,师尊本来打算炼化成分身的,如今赏赐下来,足见重视。”

  李荒原道谢不迭,轻轻打开锦缎,显现一块乳白圆滑的胶状物,缓缓蠕动。表面不时凸显出小小的人脸,嬉、笑、怒、嗔,表情各异,活灵活现。果然是一块通了灵性的玉髓。

  万物有灵,玉髓亦然。但是有些玉髓承天地造化之时出了异常状况,以致于灵性混混沌沌,不得开化,便沦为纳魂的绝佳容器。

  纳魂容器的炼化过程,就是消除它原有的混沌记忆,炼化到纯净。当然这种纯净是相对的,不是绝对的。杂质越少,会使得纳魂容器与进驻灵魂融合之时的排斥减到最少,从而降低法则洗礼的风险,顺利让两者合二为一。

  低级的纳魂容器,难于炼化纯净,使得融合过程艰辛无比,进驻灵魂遭受的法则洗礼形同炼狱;高级容器,比较容易炼化至纯净,不但有利于保留进驻灵魂的完整,甚至还会让新生命保留几分修炼进化的机会,便成稀世之宝。

  “好东西,好宝贝啊!在这洞天福地里,又有天材地宝,正是炼化的最佳时刻。”李荒原赞叹不已,见悟心和尚含笑点头不置可否,就抬手轻挥,刮起一股小小的狂风,把湖心的白莲花,席卷过来好多。

  他立掌如刀,出手飞快,把灵能凝聚而成的白莲花,切割得细细碎碎,双手笼成一堆,把通灵玉髓放在里面,如同揉面一般使劲揉搓。拿拿捏捏了好半天,扭结出一个小孩儿的人形。

  “武火煅烧三天,再用文火细煨三天,就大功告成了!”李荒原端详着自己的劳动成果,微笑道:“这个法术怎么看都有点下厨的味道,要不悟心禅师在此相陪几日,细细观摩,帮我验证验证?”

  “檀越自便吧,我有其他要务。”小和尚矜持淡言,掌中玉板抛出,立地便成寺门。反身而退,寺门却悠然飘去,悬浮于半空。

  李荒原邪邪一笑,抚摸着小孩儿喃喃自语:“煅烧用的灵火自然是越高级越好。此刻当口,请人帮忙显然不是个好时候。要不就动用秘鬼神魂的残余之火?只是那玩意不好控制,闹不好引火烧身。”

  掏出一个瓷盆,注满灵能湖水,把小孩人形泡在盆里,沉思片刻又道:“要不就用老祖宗的精神之火吧,可是更高级的,只是用一回少一回。而且原哥这家伙平时没少顶撞我,也不值得享受高级火焰,还是用自己的灵能之火慢慢烧吧。”抬手打出一个法诀,盆里的灵水便咕噜咕噜冒开了水泡。

  大邦与白素素一直呆呆看着,到最后明白过来,俱是忐忑不安。

  就在李荒原说要用秘鬼之火炼化的时候,连白素素也感觉到幽静偏僻的聚灵阵里似乎多了一些什么东西;再说用更高级的精神之火的时候,又更多了一些;但是在点火烧水之后,所有的奇怪东西悄然而散。

  “我就不信几天几夜还炖不出味来。到时候那家伙化形成人,还能落一盆人身汤。”李荒原眼神闪烁,轻声嘀咕。

  “那我也有口福了。”一个曼妙身姿蓦然出现,正是东照临。

  李荒原不由得暗吸一口凉气,心中凛凛然。

  这个东照临,对自己的杀心更甚于尼古拉斯,行事狠辣果断,从不拖泥带水。当年若非白素素和小鸟挡下一击,自己说不定已经是沙漠里的尘埃了。方才在大殿之中,言谈举止风轻云淡,巧笑嫣然之际,无痕无息的尽显挑拨离间之能事。端是一位厉害角色,比那冰霜尊者更值得忌惮。

  “小朋友厉害得紧,几句话引动四方关注,就把嵩山禅院的实底给摸清楚了。我是对你越来越有兴趣了!”东照临舔着猩红的嘴唇,微笑道:“不过,小朋友有些聪明反被聪明误了,因为知道的越多,责任越大,在这场战争里也陷得更深。”

字体: 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