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灵魂附在另一个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个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陆离,那些都是你不曾拥有,却极致渴望的世界......
当前时间:2018-12-16 12:16:25
  1. 爱阅小说
  2. 玄幻
  3. 未来修仙者
  4. 第五十四章 会尊者

第五十四章 会尊者

更新于:2016-06-09 08:13:00 字数:3232

字体: 字号:
  李荒原摇摇晃晃站起身,发觉压力没有了,白素素和大邦也不见了,倒是一路陪同的小知客僧在一边双掌合十,恭谨站立。

  “拜见禅师尊者。”他深深一躬,然后抬手抱拳,冲两边比划了一下:“见过两位尊者。”

  “小朋友火气很大啊!连一直照拂你的老禅师也怪罪上了。”东照临轻摇罗扇,笑靥如花,扭脸冲着冰霜尊者咯咯笑道:“还不是你想抻量人家,结果被吓得跳将起来……”

  “不遵礼教,形容鄙陋,仅此就当诛!”冰霜尊者嘘一口白汽,两道黄眉竖了起来。

  “阿弥陀佛!”大智禅师轻呼佛号,大袖一拂,起身而立,“你们的要求满足了,现在可相信他融合了一缕秘鬼圣者的神魂?”

  尼古拉斯冷哼一声,脸上的怒容渐渐消褪,缓缓坐下。东照临唉声叹气,舔着艳红如血的嘴唇,欲言又止。

  大智禅师徘徊几步,淡然说道:“西陲三清观以阵法闻名,小檀越自然是看出了端倪。你并非因试探而怪我,而是因为这元气阵。你必定以为我们面善心狠、表里不一。其实行次下策,也是说来话长啊!”

  见到李荒原张嘴欲言,大智禅师摆摆手,缓缓道来。

  原来这巫王的惊世阵法大多是以人类的本源之气来催动的。类同双刃剑,伤敌一千自损八百。不到万不得已不轻用。但是在战争时期,危急时刻比比皆是,哪里还有不轻用一说?随着战火蔓延,巫王也到处设阵,是以当时,即便得享天年的凡人大多四十而终,便是因此。

  封魔大战的后期,巫王定计,在各个大陆,甚至是极西大洋以外的亚莫里脱大陆,设置了许多诱阵,迷阵,引阵。从而把秘鬼自各处诱来,聚集在波米尔高原,困陷于炼魔大阵。实现了一网打尽的设想。(李荒原在此处失声惊叫一声:亚莫里脱?西洋那边才发现的新大陆?)

  然而人算不如天算。在炼魔大阵里,秘鬼拼命抵抗,秘法频出,难以灭杀。巫王不得已把炼魔大阵改成了封印阵法。经过七七四十九天,封魔禁地诞生人间。为此,却抽干榨尽了几十万凡人的生机,三万修士的元气。

  “几十万人,功成之时,倒地而亡,那是怎样的场面?先贤们难道忍心于此吗?”老禅师说到此处,长眉颤抖,垂首不言。现场一片寂静。连一贯神色悠然的东照临也是满脸肃容。李荒原毛骨悚然之际亦是心旌摇荡,不能自己。

  沉默良久,老禅师再道:“这封魔禁地以人类元气为本,火炼而成,自古以来游荡于神州大陆。它诞于元气阵,自然被元气阵所感应。三十多年前,巫王令牌引导失效,我们就知道封魔地有变,却一直下不了开启元气阵的决心。”

  “直到几年前,你融合一缕秘鬼神魂,引动封魔地现形,我们追击之下,才掌握大致区域。在这个区域,我们设置了九十九个元气阵,组成一个更大的阵法。”老禅师说着,抬掌一挥,就有一片光幕显现,正是大明全舆图。手指上而下画了一个椭圆,光幕上就闪烁起众多光点。

  “好大的玄鼋困仙阵啊!”李荒原惊叫一声。

  在光幕地图上,把所有的光点串联起来,就是一只紧闭眼眸、虎踞龙盘的大乌龟图案,其首在极北森林边缘,其长长的尾端便在大明皇城,西边两肢一按黄河,一跨戈壁;东边两肢一入龙江,一临大海。

  李荒原手指虚虚比划着,恍然大悟。对尊者的大手笔佩服得无以复加,连看向尼古拉斯和东照临的眼神也不同了。

  玄鼋主水,与火炼而成的封魔地相克。玄鼋主防,善加运用就是天然的困阵。

  而真正让李荒原震惊的,是玄鼋的尾巴插入了皇都,不知道吸取了多少天脉龙气的加持。神宗皇帝允许这种事情在眼皮底下发生,是不知道?还是默许了?不得而知。

  阵法玄鼋之所以昏睡未醒,是因为没有眼睛。而这个灵魂之眼自然就在嵩山。

  外围九十九个元气阵,加上嵩山的紫气云山元气阵,数量达百,已是完满,必然显现惊天动地的威能。然而物极必反,满则见亏。可以想见,这个玄鼋困仙阵完美爆发之时,就是它最巅峰之时,也是与秘鬼决战之时。

  当一场辉煌绚烂的爆发之后,玄鼋必死。而结果却有两种可能:一是秘鬼被消灭或被重新封印,二是秘鬼残留隐遁人间终成大患。显然尊者们是不会允许第二种情况出现的,由此可见他们好大的信心,好大的决心。

  “封魔地已经被困蒙古草原,逃不了。只要能准确找到它,完成封印,便可保千年平安。只是秘鬼极会隐藏,玄鼋大阵范围也不小,集合诸位尊者神息探查还是一无所获,只有派人进入,实地寻找才行。”大智禅师叹口气,双掌合十,低声诵着佛号。

  “所以,小朋友,你有任务了。”东照临微笑道。

  “因为我多少能感应到秘鬼,所以我必须要进入玄鼋大阵了。”李荒原深吸了一口气,小声嘀咕:“飞一遍也要几天功夫,实地探查那要多久?”

  “不是你一个人去,我们的弟子已经在着手调查。”东照临笑意更浓:“待群英会结束,还会有大批修士进入。”

  “白素素与大邦可以不去吗?”李荒原眉头已经拧成了疙瘩。

  冰霜尊者冷冷地说:“没有人例外。时间紧迫,事关重大,怯战者视如逃兵,没有存在的价值。”

  “既然时间紧迫,那还搞什么群英会?”李荒原很郁闷,就没管住嘴,随口顶了一句。

  “小檀越心思敏捷,本该坦诚相告的。”大智禅师抬手一按勃然色变的尼古拉斯,说道:“群英会也举办几百次了,正是奉行养兵千日用兵一时的策略。这次群英会适逢其时,正是实至名归。而且这一次的奖品特别丰厚,小檀越也去参加一下才好。”

  李荒原低头沉思片刻,道:“禅师尊者与我有大恩,本该任由驱策,毫无二话,但是此一去,将直面渡虚圣者,我还有一身后之事未了,甚为遗憾。”

  大智禅师白眉一轩,微笑不语。

  冰霜尊者则冷笑着揶揄,不会是和南疆蝴蝶有关吧?帮助癞蛤蟆去吃天鹅肉的事情,是很难办的。

  李荒原怔了片刻,垂头幽叹:“嫣然是云扬尊者独女,战乱在即,哪里还轮到我操心。是我的一个至亲,现在沦落为器灵,请尊者赐纳魂宝器,令他容身,我虽死无憾了。”

  “小朋友太悲观了。”东照临笑眯眯插言:“所谓圣者级别的秘鬼,定有掣肘,否则也不会被我们追得东躲西藏。一般的秘鬼,至多渡劫修为,不足为惧。”

  李荒原摇着头,也笑了起来,从芥子袋里摸出一个得自胡杨林的事物,扔了过去。

  尼古拉斯抬手接过,握着黑黝黝的铁棒,翻看几眼,脸色微变。却被东照临劈手夺过,抚摸一下,忽然尖叫出声。

  “烧蚀炮,怎么还有这个?”老禅师双眸爆睁,白眉飞舞。

  李荒原已经躺倒在地,干张嘴说不出话来。三位尊者同时失态,泄露的神息翻天覆地,压得他直翻白眼。

  大智禅师大袖一挥,压力顿消,对龟缩墙角的小和尚说:“悟心,给贵客看座。我要听小檀越细细讲来。”

  李荒原坐在锦团上,还在不停的喘气:“这个东西,原来是叫做烧蚀炮的吗?我家老祖宗说是什么射线武器。是不是巫王令的景象中,发射蓝黑之光的也是这个东西?幸亏当时我反应的快,否则就要吃大亏了……”

  就把那日胡杨林里的事情添油加醋说了一遍,只是把原哥所说的话,该删的删,该减的减,都安到了祖师爷的头上,给自己大大长脸不说,还保护原哥免遭盘问。他现在也发现了,尊者也不是全知全能的,尤其是在一些细节方面,更没法做到洞若观火,他编造谎言的空间可就大了。

  至于自己铜豌豆一般的变异法身,乃是逃命的手段,更不足以为外人道也。黑色铁棒,材质特殊,坚硬非常,为什么现在弯曲扭绕如同虬枝拐杖,自然也是祖师爷的手段所为,可不是人间之力造成的。

  李荒原声情并茂的说完,口干舌燥,示意小和尚端茶倒水,借此偷窥几位尊者。见他们眼神闪烁,正在无声的交流。

  尼古拉斯嘴角挂着冷笑。东照临瞟来瞥去的眼神意味深长,暧昧不明。大智禅师却在慢慢地摇头。

  “小檀越还未进入蒙古草原,已有大功一件,我们自然竭力满足心愿。”大智禅师捋摸着长眉沉吟,“但是越有价值的消息,就越需要保密,因为这要我们重新评估一些计划,更是牵扯到人心士气,你明白吗?”

  “禅师尊者放心,出了大殿门,我就全忘了。”李荒原心头一颤,就觉得腋窝里冰凉,赶紧拍拍胸脯起誓:“此事就此而止,再不提及。我保证不会说与素素和大邦,也不会告知我师父。”

  “如此甚好,我相信你的保证。悟心,把贵客安置好,好生伺候吧!”大智禅师眼光湛湛,沉声而语,缓缓端起了茶杯。

字体: 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