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灵魂附在另一个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个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陆离,那些都是你不曾拥有,却极致渴望的世界......
当前时间:2018-12-19 23:34:59
  1. 爱阅小说
  2. 玄幻
  3. 未来修仙者
  4. 第五十二章 入嵩山

第五十二章 入嵩山

更新于:2016-06-05 17:07:05 字数:3424

字体: 字号:
  历时一整天高速飞行,在暮色深沉里,来自黄沙大漠的一行人降下云头。

  李荒原幼时曾随老头儿游历过嵩山,有些印象,但与眼前景象完全对不上。那灯火通明的地方就是嵩山禅宗吗?哪是个寺院,分明是座闹市。虽然夜以近更,依旧人声鼎沸,热闹非凡。

  城市内十余条可走马车的大路纵横交错。路边众多茶楼酒肆,酒肉飘香,丝竹盈耳。在巍峨的西山脚下,一条宽阔的青石台阶层层而上,直达红墙灰瓦、庄严肃穆的庙宇殿堂,其后的僧舍依山而建,星散分布,不下千间,占地万亩。

  所占的地形,前有颖水蜿蜒环绕,后有太室三十六峰。阡陌通衢四通八达,本是兵家必争之地。更有北望黄河九曲十八弯,暗含气吞天下之势!

  大邦与白素素人要么来自密境,要么出自绝地,哪见过中原形胜,市井繁华,顿时就泥呆呆发愣。

  李荒原皱着眉头叹息:“原本幽静庄重的寺院,如今被闹市三面包围,俗气冲天,恐怕不是什么好征兆。远不如少室山的少林寺院稳重庄严。此地人气虽旺,流于表面,人来人往,难免盛极而衰!”

  “主人,我们管不了恁多,只要人多热闹就好。”大邦眉宇间的隐忧渐渐消散,脸上有了笑容。

  “在世俗人间,尽量不要暴露修为,以免引起骚乱,这也是一条不成文的规矩。”李荒原微笑嘱咐一句,当前一步,走向了灯火通明。

  来到近里,各式各样的人们来来往往,熙熙攘攘!

  一座座富丽堂皇的酒楼中,歌舞升平,嬉闹喧天,一排排货物琳琅之商铺里,八方来客,求财求缘。

  大邦直接看花了眼。白素素对这热闹景象也很热切,东张西望。待入住了客栈安顿下来,他们征得李荒原的同意,收敛了气息,装扮成凡人,迫不及待地逛街去了。

  李荒原沐浴过后,开始静坐冥思。回首往事,颇有浮生如梦的感觉。

  几年前成为金丹算是顺理成章,成就元婴就纯粹是机缘巧合。没想到三年之后,已经是渡劫。似乎自从星核入体以后,一切都在悄然发生变化,进入一种不可掌控。按着某种既定的轨迹,一步一步走下去,令他欣喜感慨之余又有些忐忑不安。

  渡劫修为虽然还不能修行法则,但是也有一些简单感悟了。

  李荒原早先还困惑元婴法身是人形,怎么渡劫法身倒是兽态?如今才明白,从古至今的漫天大道里,人类的昌盛不过是短短一瞬,人修的功果妙门在天道中所占比例很少。漫漫劫息,洪荒之气十足。渡劫者感而凝聚法身,自然难成人形。

  倒是妖修占了便宜,大多以庞大的本体转变为法身,元婴妖态变为渡劫兽形也是少有变化,水到渠成。

  待到九劫尽渡,成就尊者,洞悉了法则天机,大乘神魂法身才会再有重大变化,是人形还是兽态,一念之下,随心而定。

  这似乎就是一条隐约的法则。是各种因素纠合在一起形成的法则。

  而李荒原的修行轨迹也是落于窠臼中,都在其内。元婴时变异的人形法身和渡劫后的血引魅蛇,不外如是。

  现在的渡劫法身依旧可大可小,随心如意。小到坚不可摧的铜豌豆,大到巍巍然半人半蛇,一念之下,瞬间而就,再也没有尾大不掉的后遗症,这才是让李荒原真正高兴的。

  然而他的变化不仅于此,真正的秘密总是隐藏在表面之下的。

  乍看来,李荒原还是血肉之躯,而在内里,星核、无尽星空与他已经融为一体。在冥想内视之中,浑身上下显现成星尘雾霭缓缓流转的一片灰蒙蒙的混沌天地。

  星尘浓厚之处,就是骨骼脏器所在。雾霭稀薄之处,则是皮肤毛发所化。俨然是一个移动的人形宇宙时空。不用刻意催动吞噬之法,吞噬却在自动和缓地进行。一些肉眼不可见的能量,正在通过发肤渗透进来,缓缓地转化沉积,弥补星尘稀薄之缺。

  这种神奇之象,定然非同小可,为何如此,此为何况?以他现在的境界隐约猜到了一点,却不能妄下断论。

  还有那个摄取来的残片也很奇怪,在混沌中变化成一片扭曲的雾霭,自成一体,不受李荒原意念支配,随意飘来荡去。所过之处,混沌时空的神秘律动为之静止,待它漂远之后才渐渐恢复,显然并没有完全融合。

  这个残片大概还有巫眉的意志,怎生想个善法才好……李荒原正在默默思量着,忽觉有异,蓦然睁眼,劈手开门,整个人就呆住了。

  “老头儿!师父!”李荒原惊叫一声,飞身扑出,倒头就拜,泣不成声。

  门框外,站着一个瘦小老头,满脸抽搐,带动颌下一缕山羊胡须颤抖不已。

  “小原儿,贱郎,贱郎啊!”李天明哑声喊着,也是泪如雨下,受了李荒原三拜,赶忙把他搀住,“你小子出息了,老头儿受不起了。”

  “师父就会取笑我,您不让我多磕几个头,小原心里难安。”李荒原哽咽不已。

  “达者为先啊,这是咱们修士的规矩。”李天明叹息着,手底有些架不住李荒原的执拗劲道,假意着恼道:“你小子现在比师父厉害了,虚头巴脑和我较劲是不?”

  李荒原闻言一惊,赶紧把师父让到正座,亲自沏茶倒水。

  看到老头儿荣光满面,显然是早已痊愈。唯有几年不见,眼角多了一丝皱纹,尚有泪痕。他刚刚拭去的眼泪,又忍不住啪嗒啪嗒落下。心里翻腾着往事,实是五味陈杂。想倾诉,一时思绪纷乱无从说起。

  李天明怎不知徒弟的心结,便轻声宽慰道:“在我这一代,三清观当有大难,即便不是此劫,还会有其他的。如今道观虽毁,人却无恙,已经是难得的局面。是以你不必自责,这本不是你的责任。”

  “说到底,师门还是得了你的宜。荒原得宝啊,你小子不负重托。”李天明呡着茶水,一声叹息,忽然把茶杯一顿,道:“你那两个同伴呢?逛俗世去了?赶紧招回来,跟我走。”

  李荒原一愣,忙掐个指诀放在嘴边呼唤着,心里不由嘀咕,以老头儿的脾性,即便自尊者那里知道了的情况,也要对自己三年多的经历刨根问底的,现在热乎话没说两句呢,就着急带人走,定是发生了什么了不起的事情,以致于没有心思。

  稍后,大邦、白素素匆匆而回。见到李天明,自然是一番热情高涨。有口唤师公的,伏地大拜不停,有嗲称师爷的,婀娜万福不起。弄得老头儿一阵手忙脚乱,可是自家实力摆在那里,一个也阻拦不住,顿时满眼焦急,额头见了汗。

  “好了,好了,咱们修士不必拘礼。”李荒原赶紧出来解围,转脸问道:“师父,我们都在了,您有事直接吩咐。”

  “秘鬼之事,你们应该都知道了。由于未知的变故,秘鬼再现人间。现在封魔禁地的大致位置已经确定,估计一场战争是在所难免了。”李天明吁一口气,看到三人满面讶容,便笑道:“现在尚在筹备,开战还早呢。咱们先去拜会尊者,然后去看看受伤的金雕,其他事情……”

  “小鸟怎么了?”李荒原和白素素同时惊呼。

  “那金雕当真忠义,把我们护送到嵩山禅院后,就回去找你。半年后回来,羽毛零落,气息奄奄。尊者说它灵能枯竭,就置于聚灵阵内温养,几年过去了,至今还未恢复。”李天明摇着头,感慨不已。

  白素素赶忙解释。说是两年前,曾经回到黑风口,看到岩石上插着小鸟碎羽,从中得知众人安全抵达嵩山的消息。但是从罗布淖尔到黑风口相距颇远,她着急回去,就没详查。

  现在想来,小鸟遍寻不到,心急之下,一定是那里遍插了传讯的羽毛。至于它的伤势,大概是它修为不高,尙需要星核之光的滋养。其况和她当年从通辽城追出来的遭遇类似,本来也颇为凶险,但有尊者照拂,此刻应该性命无忧。

  李荒原这才放下心来。

  李天明又催促道:“我这次着急来寻,是尊者要见你,咱们快走吧。”说罢,挤了挤眼,做了个只有师徒两个才明白的隐晦眼色。

  李荒原心中一惊,不动声色随老头儿往外走。掠过桌子时,看似随意地触碰一下,把桌角下面的东西掠在了掌心。

  出了客栈,早有马车等候,宽大的车厢承载数人绰绰有余。马夫甩了几下响鞭,吹响一声号角,拖着长音喊着,贵客来临——熙熙攘攘的大街立刻安静下来,所有人,走路的,买卖的,驻足的,纷纷靠边,垂首而立,让出了通衢大道。

  “这排场够大的。”大邦轻叫一声,眉飞色舞,“师公啊,到嵩山来的客人都有这个待遇?”

  “渡劫修士才有车马迎宾。元婴是知客僧引路。金丹是传音招见。再低微些的,就住在世俗客栈,进不了嵩山禅院。”李天明赶忙回应,可不敢因为他喊了几声师公就妄自托大。

  “这佛门好大架子!”白素素掩口笑道:“进一个禅院,还把人分成三六九等,还有能进不能进的。”

  “非常时期,只好如此。”李天明无奈笑道:“我们去的地方,也不是世俗中的嵩山禅院,而是一个非常奇妙的地方。”

  白素素恍然大悟,与大邦相视而笑,神色俱是跃跃欲试,兴奋不已。

  李荒原上了马车后,就靠着车厢似睡非睡,好像困倦了。任由大邦、白素素和师父有一搭没一搭地闲聊,也不插言,其实心神已经沉入手掌里那个小小的记忆宝石中。

  老头儿师父如此小心谨慎,郑重其事,连神识传音也不用,所为哪般?

字体: 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