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灵魂附在另一个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个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陆离,那些都是你不曾拥有,却极致渴望的世界......
当前时间:2018-12-15 21:47:01
  1. 爱阅小说
  2. 玄幻
  3. 未来修仙者
  4. 第四十九章 桃花劫

第四十九章 桃花劫

更新于:2016-05-30 09:48:43 字数:2621

字体: 字号:
  白雾中央,李荒原赤身裸体,趴卧在地。虽然双眸紧闭,脸上的表情却很丰富。忽喜忽忧,忽悲忽嗔,正在经历悲欢离合。

  心劫的厉害,不仅仅是倏忽缥缈,不可捉摸。更在于事发几乎没有端倪,所经所历都是真实。不论是幻境中的真实,还是现实中的真实。

  有人可以一朝得过,有人却是终生痴缠。

  就像那白娘子、暮天扬,那么高的修为,已经隐约可见心劫是什么,依旧避不开、逃不了。一个经历人世悲情,一个遭遇飞来惨祸,才得以解脱。

  暮嫣然算是异类,早早感知心劫萌动,知道与李荒原大有关联,却也不知道到底要和他发生些什么,才算渡了心劫。

  仅仅是男欢女爱的鱼水之欢就能渡过神秘莫测的心劫?李荒原绝不相信,想想都会笑出声来。

  所以那一晚,嫣然欲献身之时,他倒成了坐怀不乱的柳下惠,借着正人君子的光环把持住了。虽然过后,后悔不已,遗憾之极,心底深处却是暗暗松了一口气。

  现在,虽然沉浸在巫眉、原哥,嫣然的情感纠葛里不能自拔,他心里却是很明白,神秘的心劫竟然无缘无故的降临自身了。

  可恨自己并不明白心劫到底是什么,更何谈化解之?

  但是心劫渡不过去的传闻比比皆是。轻者,心境从此封闭,修为再无寸进,重者,虚火蔓延、幻象丛生,发疯乃至身陨道销,不必一一细说。

  “还不如生挺万兽噬心呢,也不会招惹出这个大麻烦。”他自怜自艾,唉声叹气。觉得自己的人格分裂成好几块了,要不是有原哥驻留身体多年,精神分裂一样的经验,自己恐怕早就发疯了。

  现在能自言自语的大概是残余的一线清明,而和红红,嫣然,甚至一个神秘男人纠缠不清的,也不知道是自己的哪个魂,哪个魄。

  每一个场景、与每一个人的接触,谈话,甚至争吵,都是模糊不清的,但是传递的情绪与情感,如此真实。

  一时间,历经沧桑。

  从欢喜无边、浓情蜜意,到撕心裂肺,痛彻骨髓,明明正在亲身经历,偏偏又似冷眼旁观,真是诡异之极。

  “那个男人,一定是心怀挚爱。与巫眉决裂在即,情感难以遏制。情绪波动越来越剧烈,大概不出片刻,我就要迷失了,不行了啊。”那一线清明在生死关头,能够做到的也只有幽幽自语。

  与神秘男人争吵的模糊场景很快驱散了与红红的久别重逢。几息之后,完全覆盖了与暮嫣然的海誓山盟。

  李荒原已经认命了,甚至有些渴望堕入场景之中,永远不要醒来。然而一个光点蓦然闪烁,亮如繁星,让他一瞬间看清了对面的男人似乎是个光头的,也仅此而已。

  在越来越亮的光芒中,一切的模糊不清迅速消退,显现出一条硕大的白蛇,血翅一展,通天彻地!

  “白小妖!”一线清明冷冷叹息,无悲无喜。

  “素素!”“白素素!”“白娘子!”三魂六魄则齐声惊呼。

  然后,李荒原发现自己又变成了通天彻地的血引魅蛇,正在猛烈运动着,而那硕大白蛇就在自己身下婉转盘绕,曲尽承欢。

  好一个爽字了得!

  这种感觉前所未有,陌生而新鲜,愉悦至骨髓,让血引魅蛇欲罢不能。狂呼乱吼着,一次一次喷洒精华灵能,一次一次登上极乐巅峰。

  一切如此美好,仿佛遨游太虚仙境,更似堕入美梦之中。

  许久以后,李荒原猛然清醒,便见身边昏厥一个裸体女子。这一惊非同小可,急急后退,却把她也拖曳起来。才发现自己恢复人形,腰腹以下被一条白玉蛇尾紧紧缠绕,似乎自己的某个部分还深陷其中。

  “白素素,何苦,你是何苦啊!”他咬牙闷哼,使劲敲打脑袋,慢慢回想起发生了怎样的事情,脸色不由大变。

  一把抄起,就发觉她浑身绵软,骨骼尽断。哆哆嗦嗦灌输灵能,却又让她狂喷鲜血。

  “怎么了?这是怎么了?”他脸都白了,急忙停手,一时无措。

  “这,这点伤,不,不算什么……灵能太多……受不了。”白素素也醒了,说了半句,淤血上涌,喷了他一身殷红。喘息声中,颤颤呻嘤,满脸酡红。

  李荒原恍然大悟,一时羞惭满面,无地自容。这才明白使她受伤害的,不仅仅是自己的肆意蹂躏。

  “大邦,大邦——你那里是不是还有雪山冰乳?速速拿来。”喊声落罢,便抬手抓住了穿云破雾而来的几个玉瓶。

  雪山冰乳显然比凝华露的效果更神奇,一瓶涂抹,半瓶服用,白素素伤势就飞速恢复,人也半昏半睡过去。李荒原轻轻挣脱开,幻化衣衫,遮蔽了横陈玉体。虚虚一托,令她悬浮起来,飘出了白雾。

  呆呆地怔了半晌,唯有一声叹息。他低着头,久久不语。双手却慢慢举过了头顶,掐动指诀,越来越快,猛然握在了一起。

  翻腾漫卷的白雾云海便陡然一震,旋转起来,好像云海底部有了漏洞,形成庞大的漩涡。白雾倾泻而出,而吸引力的源头,就在李荒原身上。

  几息之间,偌大的白雾云海,如遇长鲸吸水,荡然无存。

  天上是明朗朗烈日当空,地上是漫漫黄沙与斑驳泽地,一切尽复了旧观。

  唯有远处一个小小人影,气势滔天。

  “吞噬之法!主人终于体会了。总算没有白受了万兽噬心的苦楚。但是,应该不仅于此吧?”大邦长舒一口气,偷觑着正在缓缓起身的艳妖,没敢再问,事关心劫隐私,装聋作哑才是明智之举。

  天空中渐渐响起嗡嗡铮铮之声,如奏仙乐。

  一道七彩霓虹自高空垂挂而下,漫射着煌煌彩光。朵朵红云自虚无中蓦然出现,缓缓下落,似天花乱坠,浓香盈野,令闻者欲醉。

  大邦大口大口吞吸着浓郁的气息,朗声笑道:“沾光,快沾光,机不可失失不再来。总算得到法则认可,以后天下之大,任由纵横。”

  白素素也轻轻吞吸着,淡淡地说:“渡劫后,法则洗礼的天地异象,终生唯有一次,但我不相信他会这样平淡无奇。”

  话音刚落,又有两道彩虹自高天垂落,嗡嗡的响乐变成了嗵嗵的鼓声,好似雷鸣轰轰,震耳欲聋。

  朵朵红云娑娑碎裂,凝结成无数异彩斑斓的剔透晶花,漫天飘落。香气浓郁得若同实质,灌满口鼻,沁浸皮肤,让两个观礼之人刺痒难当。

  大邦抬手招过来一朵晶花,却痛叫一声,抖手甩落。

  “好疼啊,像被割了一刀。”他使劲吹着手指,“它蕴含法则,根本吸收不了。”

  “这香气我也受不了。”白素素忍不住挠着脸颊,苦笑道:“想想前面渡的劫吧,高热、高光,甚至还有黑暗气息啊!”

  说话间,一条硕大的血引魅蛇拔地而起,在三道彩虹之间蜿蜒游走,盘绕腾挪,恍如戏柱之游龙。许多赤身裸体的女子从高天上飘舞而下,或伴着大蛇翩翩起舞,或趴骑在它身上,抚摸厮弄,娇喘连连,呻嘤有声。

  “真是奇怪啊!”大邦摸着鼻子,死死盯着洗礼景象,满面通红,“万兽噬心被强行关闭了,主人的心劫是渡过了还是被打断了?”

  “渡什么过啊!别看了,小心他怪罪下来。”白素素低着头,飞身后撤。

  大邦悚然一惊,忙尾随而去,隐约看见那艳妖的脖颈羞红了一片。

字体: 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