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灵魂附在另一个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个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陆离,那些都是你不曾拥有,却极致渴望的世界......
当前时间:2018-12-19 23:34:19
  1. 爱阅小说
  2. 玄幻
  3. 未来修仙者
  4. 第四十八章 心劫

第四十八章 心劫

更新于:2016-05-29 07:16:19 字数:3037

字体: 字号:
  沙漠里的远古妖兽越来越多,虚像也凝聚成了实体,围绕着巨型雕像上下翻飞,却不敢靠近。

  终于一只独角古兽,远远地射过来几道白光,将庞硕蛇身上的鳞片削落些许。碎鳞四散飙飞,却没有气息波动,更没有鲜血涌溅,好像李荒原真就成了雕像。

  但是有了领头的,便有后来者。古兽群动荡起来。有十几只古兽弓身昂头,一起发动了攻击。

  “呔!一群兽魂,也敢伤我主人!”大邦狂吼一声,顶着劫息冲了过去。身形未至,百丈蚌壳猛然闭合,“咵”的一声,一道雪亮风刃飚射而出,把独角古兽击飞。

  兽群登时暴乱,众多古兽掉头攻击。

  一时间,斑斓光芒乱窜,电闪雷鸣轰响。

  大邦左闪右避,还是挨了几下,巨蚌法身乱颤,有些吃不消,就急速回撤。但是无论怎么逃遁,总是围绕李荒原转圈子,再也回不到远处沙山的安全之处。似乎被天劫认定为受劫之人,不容远离。

  白素素看着大邦和古兽兜圈子,估算兽群的伤害力,暗暗咋舌,心知换做自己怕是凶多吉少。

  但是看到一只飞禽古兽,开始攻击李荒原的头部,把一只耳朵都扯掉了,她再也按耐不住,脚下一顿,变化出近百丈白蛇法身,飞身冲出,一头就把那古兽撞飞了。自己也在兽群里翻滚不止,眨眼间,白蛇法身伤痕累累。

  大邦自远处飞扑过来,吼道:“谁叫你进来的,快跟我跑!”

  “他耳朵掉了,我再不来,眼睛也没了!”白小妖速度不慢,紧跟着大邦狂奔。

  “万兽噬心,噬得是心,丢一只耳朵少一只眼睛算什么?主人渡劫留命已是万幸,毫发无伤则是妄想。别停,快跑!幸亏天劫古兽只有本能,要是来个包抄,咱俩完蛋不说,定会连累主人。”大邦猛然侧转,替白小妖挡下几击,蚌壳上碎屑乱飞。

  白小妖腾空跃起,躲开地面喷射而出的一道尖刺,尖叫:“可是那边怪兽还在咬他,而我们只能领着一小群亡命跑路吗?”

  “你是昏头了!”大邦厉声吼道:“协助渡劫要掌握尺度,过犹不及,不恰当的关爱会害死大家。”

  白素素顿时被喷得面红耳赤,一时无言以对,把一腔邪火泼洒到身后,数道闪电霹雳而去,在兽群里炸得天黑地暗。

  李荒原虽然耳朵掉了,眼睛也没了,但对周围发生事情一清二楚,只是苦于不能动弹,不能说话,生受着钻心刺骨的痛苦。

  这万兽天劫果然是噬心的,身体遭受打击而毁坏,真正的痛楚却是发自心底。

  身体每添一道伤口,心底便浮现与古兽的渊源,愈发深刻清晰。

  多数古兽都是自己或者说是巫眉,曾经击杀过的,少数则是豢养过的兽宠。但在天劫里,统统与自己为敌,纷纷啃噬自己的“心灵”。

  一开始,李荒原以为扛过去就行,后来意识到此劫竟是巫眉传承感应幻化而出,心中大惊。

  血引魅蛇吞天噬日,在李荒原的脑海里是牢不可破的传承印记,但并不代表他已经完全通悟了。

  就像早年原哥解释过的载人火箭。

  李荒原甚至可以构想出火箭的大小,形状,明白了火箭的飞行原理,但真就着手制造,未必能造的出来。即便造出来了,也是照猫画虎,不伦不类。一如他曾经造枪,最后造成了撒风漏气的烟花棒。归其原因,懂是一回事,做却是另一回事。

  巫眉的吞噬传承,本来就是残缺的。

  李荒原吞噬过元神,吞噬过黑暗能量,甚至吞噬过传送阵,大都是星核无意识的举动,没时间反复推论验证。而这万兽噬心,在最不合适的时候出现,劫炼这些缺失,让“心灵”体会吞噬的感觉。

  这看起来是天赐良机,实则不然——渡劫不过,轻则身死,重则道销。

  天大的机会后面,往往是天大的凶险。而他明白,自己的心灵快被啃噬得崩溃了,这一劫是万万渡不过去了,即便大邦与素素拼死牵制也是枉然。

  李荒原心里难受至极,连累白素素与大邦的愧疚、壮志未酬的不甘,几要盖过了噬心的痛楚。脑海里不停闪回着过往,从幼稚到青葱,点点滴滴,片片断断,恍如昨日,回光返照。

  嫣然,嫣然——他在心底怒吼着,已经控制不住浑身皲裂伤口里气息翕动,鲜血狂涌飞溅。

  主人啊——不要放弃!遍体鳞伤的大邦惨呼一声,迎着兽群扑了过去。

  白素素的白蛇法身砰然炸裂,瘫倒在地,遥望崩溃的雕像,满面惨白。

  所有古兽同时嘶吼,声震云霄。如同见了血的苍蝇,蜂拥而回。近处的古兽已经大口吞噬着泼面而来的血雨。

  就在此时,异变陡生!

  “轰隆隆”巨响声中,一个个吞噬鲜血,或者被血雨淋过的远古妖兽纷纷爆炸成了白雾,如同一串狂雷从天而降,涤荡着虚空。

  猛烈的冲击波把大邦倒击而回,旋转翻滚、节节后退中,不忘掠起白素素,远逸逃遁,直至大沙山。

  “是不是渡过了?是不是?”白素素一脸煞白,摇晃着恢复人形的大邦。

  “后门,渡劫后门!”大邦反过来摇晃着她,吼道:“主人留了传承后门,强行终止了万兽噬心!”

  白素素嗓中呃呃几声,软软倒地,嘤嘤地哭了:“那么他死不了了?”

  “不知道啊!行劫过程被终止,必生莫测之变。你看,连续的爆炸并没有降低劫息,也不知白雾里主人怎样了?”大邦呼呼喘息着,脸色黑了下来。

  远处爆炸声渐渐稀疏,形成的白雾浓郁不散,流荡滚涌,如同云海。

  里面忽然传来一个清脆的女声,悦耳动听:“小牛排……七分熟……冰镇白兰地……绝佳的料理……”

  大邦与白素素面面相觑,完全不知所云。

  而在他们身后盐湖里,“哗啦”窜出一个东西,散发白炽光芒,嘶声哀嚎:“红红,是你吗?你来了吗?我听见你说话了!”

  大邦急忙抬手,连拍带打,把飞袭而来的亮光逼出原形,打旋儿插落黄沙,正是黝黑鸟铳。

  “我要不打昏这器灵,他一定会发疯。”大邦盯着远处白雾,脸色越发铁黑。

  “我替你说了吧,他还在渡劫,而且是渡心劫。”白素素缓缓抚摸着鸟铳,呐呐轻语,神情亦喜亦嗔,很是怪异。

  白雾里的声音渐渐清晰,好像一对情侣互诉衷肠,声音也慢慢变大。

  “我幼时遭难,吃尽苦楚……恨男人花心无情。但是白妖怪说得不错,你越优秀越出色,便越发吸引人……可是我已经陷落了,不能自拔……是我不对,不该对你乱发脾气……我会努力地改,不要不理我,不能不要我好吗!”

  “嫣然,嫣然啊,我李荒原在此发誓,今生今世……从一而终,若违背…..孤独囚禁一千年,至死方休……”

  白素素听着听着,浑身开始颤抖,摇摇欲倒。

  忽然咯咯轻笑,咳了一声,嘴角流血,垂头低语了一句,原来那个木头冰山竟然也有柔情蜜意的时候。

  大邦一脸不忍,心道主人这心劫也是一道情关,不但关联着那个嫣然,也把眼前艳妖绕了进去。

  正想说些什么,给她排解一下,忽听白雾里又传来几句话,登时神情大变。

  “用玲珑幻阵困住你……怕你跟来。不是我心狠……你的心意我明白……不好面对,分开一段……再见坦然。其实你不了解……天下生灵,我视如己出。”这段话的大部分是一个阴柔女声呢哝缓语,最后半句换成了李荒原深沉叹息。

  白雾里的传声开始渐渐低弱,断断续续,几乎听不清,似乎是李荒原和一个男人在争吵。

  “你不能去……忘了数千年的情意……另有新欢……狠心抛弃一切……”男人在嘶声怒吼。

  李荒原用尖细的嗓音反驳着:“这天地……没在眼里,我……管不了,我愿意…….”声音极为缥缈,已不可闻。

  白雾云海开始无声无息动荡起来,散发猛烈气势,催人欲倒。

  大邦愣在当场,脸色惨白,两行清泪簌然而下,张嘴吐一口血,仰天哀嚎:“主人的心劫纠缠了几世,可惜我们都不是真正的解劫之人啊!”

  他连声叹息,却无人回应,扭头一看,白素素倒在黄沙里,身体正在粉化为黄沙一滩。竟是趁着他分神之时,悄然用了替身之术。其真身不知道是闯进白雾里,还是被摄了进去。

  大邦大惊大急,反身硬闯,却被弹回。白雾云海弥散开的威压如同实质,令他不能前进半步。

字体: 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