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灵魂附在另一个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个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陆离,那些都是你不曾拥有,却极致渴望的世界......
当前时间:2019-01-23 13:48:38
  1. 爱阅小说
  2. 玄幻
  3. 未来修仙者
  4. 第四十六章 传承

第四十六章 传承

更新于:2016-05-27 07:00:39 字数:2911

字体: 字号:
  李荒原苦笑着放下记忆宝石,心情沉重。

  那种熟悉的感受越来越真实,细细体会女子的言语做派,其实和自己差不多。只不过一个是靓丽女儿身,落在大邦眼里就是灵动狡黠、风华绝代;一个是野性莽汉子,行事谨慎倒成了猥琐不堪。

  怪事年年有,今年特别多啊!她是我的前世吗?经历了几千年轮回才变成我?真是太扯淡了。李荒原摇着头,嘴角不屑地瞥到耳根。

  拿起最后一个记忆宝石,输入灵能,红色水晶腾起一簇粉雾,却什么信息也没有。

  眉头一皱,加大灵能输出,粉雾虽然源源而出,状况依旧。

  “这才对嘛,来点难度才刺激。”李荒原呵呵笑起来,输出的灵能凝聚成一缕一缕的枪气。血色水晶瞬间爆亮,满室通红,隐约可见发亮的雾气中有什么东西。

  一直被压制的神识也蓬蓬勃勃发散出去。

  立刻感知到这个通道和密室是修建在一个硕大珍珠里的。再往外便知道所谓小岛实际是一个巨型河蚌的本体,顿时明白大邦应该是大蚌。

  李荒原骇得惊声高叫,但是随着神识蔓延,他叫不出来了,唯有张大嘴合不拢来。

  外面,曾经浩浩荡荡的水面、苍茫葱翠的原始森林、一望无垠的大草原统统消失不见。取而代之的是一片浅浅的盐湖,盐霜若雪看不到边。

  热风呼啸,黄沙漫卷,渺无人烟,唯有几株枯死的胡杨残干屹立不倒。若非极远处几座山峦似曾相识,李荒原不敢相信短短时间内,会有斗转星移,沧海桑田的变换。

  “蒲昌海——”他狂吼起来,“这里是罗布淖尔——”

  “您明白了吧?玲珑世界再逼真也是幻境,几千年前的大湖海,现在只是死水一汪。”大邦的声音轻轻响起,说不出的幽怨,“我驱使元神出去抢劫,也是被迫无奈,毕竟我的实体不能仅靠灵能就存活。”

  “如果再有几百年,您还不来,玲珑幻境不破,我会干涸而死。一个渡过五劫的妖修,活生生脱水成干尸,这要传出去,也算是一个创举。”

  李荒原张了张嘴,无言以对。大邦的冷幽默,实在不好笑。

  “真正的传承马上开始,您还是专心致志吧!”大邦的声音渺渺而绝,李荒原便察觉发散的神识被逼迫回来。

  “把我同伴传进来,我们有福同享有难同当!”李荒原喊了一句,立刻有些后悔。

  自己竟然不知不觉相信了大邦所言,认为可以接受传承。可是即便是传承就没有危险吗?别看外面黄沙盈野,烈日当空,也许,那里才是安全所在。

  就在他犹豫之际,密室玉门轻响,白素素挎着鸟铳,已经怯生生站在门口。

  “放下我,我不要进去,烧死我了——”原哥的嚎叫当先响起。

  “把枪放在门外,他受不了粉雾红光。”李荒原急忙说道:“素素你不要紧吧?”

  白小妖轻摇臻首,深吸一口,登时如饮甘醇,面色酡红。摇摇晃晃走过来,软软坐倒在一边,星眸流彩,看着李荒原痴痴笑着。

  “没事就好,这里灵能百倍于外面,更利于你恢复。”李荒原狠狠咽一口唾沫,很费劲才把眼神挪开,集中到红雾中隐约的事物上。

  “这是个什么东西?是个符号还是个字?”缓缓伸出手去,刚刚触摸到什么,脑海里一声惊天炸响,不知身在何处。眼前一片漆黑,神识里空寂无物,脚下也是空虚无着落,似乎悬浮。

  李荒原强自镇定,静静等待。

  不知过了多久,极远处有亮光闪现,高速奔来。渐到近处才看出是一团星云,幽幽辉光,冲淡了无尽漆黑,形成一片暗空。

  星云之内,一颗稍大的星星正在猛烈的吸噬周围的星辰与星云,把暗空事物扫荡一空。越来越大,眼看着变成了一个发散炽热红光的太阳,煌煌乎,巍巍然,如同日出九天。

  李荒原骇然欲躲,却觉得身不由己。低头一看,惊叫起来,“哞——”的一声,如同牛吼。

  他发现自己已经不是李荒原。

  现在的他,浑身鳞甲宛然,蜿蜒盘绕,分明是一条硕大无朋的巨蛇。

  展开一对垂天翅翼,似要拥抱太阳。从抖动的血红翅膀掉落下来的,是无数似字似符的图案,在四周飞舞盘旋,化作一道道流光射向远方,把一个初升的朝阳迅速裹成了发光的大茧。

  太阳光茧虽然来势不减,在李荒原的感觉中却越变越小,只因为他正在越变越大,大到了无边无际。

  “哞——”再一声闷吼,透露无比自信,李荒原张口一吸,终于把这颗太阳星辰吞入腹中,轻松得如同巨蟒食卵一般。

  时间似乎静止,空间再次漆黑,仿佛恒久,抑或一瞬。

  李荒原仰头一喷,彩雾匹练而出,无边无际,把无尽漆黑变成了斑斓世界。

  各种光带扭曲旋绕,各种色彩闪烁不休,好像上古传送阵通道之内,更似落星湖底偶遇星核之时。流光溢彩之间,有众多亮点闪烁,如同璀璨星空。

  星空?无尽星空?李荒原一念及此,霍然而惊,再看身躯,已然变成了人形。周身霓虹荡漾彩雾弥漫,各种奇形怪状的古兽虚像缓缓飞腾。

  这是星核?还是自己?李荒原分辨不清。

  心念一动,急急飘飞,快逾雷霆、迅似闪电;心念再动,打一趟拳法,挥洒自如,行云流水。最后使劲掐了大腿一把,感觉到疼,这才渐渐相信就是自己本身,可是那人形星核呢?

  他愣了好久,神识无数次逡巡于自身,慢慢理出了一些头绪,又惊又喜,哭笑不得。

  也许,传承的意义就在于二者合一,不分彼此。

  也许,星核元婴本是大好容器,以前自己修为不高,进入不得。

  也许,其实是星核彻底吞噬了自己,仅仅保留了意识。但无论怎样,现在自己就是星核,星核就是自己。

  李荒原一声长叹,神识漫卷而出,体会着大不一样的无尽星空。虽然不明白为什么同样的虚空会有不同的感觉,但他深切知道此刻的无尽星空不但辽远无涯,而且很“凝实”。

  曾经的星核元婴如同神祗,稍有剧烈动作,星空动荡,将欲破碎。现在的星核或者说自己的所作所为已经不能对星空产生什么影响。

  这绝不是倒退,而是一种巨大进步造成的反差。

  从自己周身异象,古兽云从的特征看出,星核有了很大进步,但是星核的进步远远不及无尽星空的成长,才有了这种望尽星空,唯余慨叹的感觉。

  “一个残缺的吞噬之法,怎料有如此功效,不但让星核与我彻底融合,而且造就了更高级的无尽星空。那大邦所言,竟然是真有其事。”随着李荒原深沉叹息,周身彩雾霓虹愈发荡漾不休,各种古兽虚像渐渐消退,换成了在前两个记忆宝石中的景象,缓缓流淌。

  高山雪谷中的徜徉、水畔边的实验、胡杨林里的演武…..所有一切宛如亲身经历,恍如昨天一般。

  “不,不,我不是巫眉,她只是几千年前的一段记忆而已,这是为什么?”他抱着脑袋叫起来,心里火烧火燎,“这到底是为什么?大邦、大邦……”

  “主人,我在这里,您睁开眼,睁开眼……”大邦的喊声渺渺传来,却似相隔几个世纪一般遥远。

  李荒原觉得眼皮千斤之重,费了好大劲,才勉强睁开一线。顿时满目刺痛、耀眼生花。刚欲放开神识,便觉双肩一沉,被人摁住,阻止了。

  “缓缓的,慢慢来。”大邦颤声说道:“您这次传承闭关耗时三年多,修为大进,一定克制心情,收拢气息,稳稳当当地醒过来。”

  “三年了吗?竟然三年啊!他们都好吗?”李荒原失声轻叫,就觉得随着脸部肌肉微动,噗噗索索掉落一层灰垢。眼睛逐渐睁开,适应了,才看清了大邦那张喜忧参半的脸庞。

  “都好,都好,白素素的修为完全恢复,成为四劫修士,现在沙漠中闭关修炼、稳固境界……这不,说着她就来了。”

  李荒原顺着大邦手指看去,就见远处绵延横亘的沙丘中一道红光冲天而起,数息之间变成一朵红云,其内一个美艳无方的女子凌空而来,飘飘若仙。

字体: 字号: